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她有一頭細緻烏黑的長發,披於雙肩之上,略顯柔美,潔白的皮膚猶如剛剝殼的雞蛋,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唇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

身穿黑色的職業套裙,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覽無餘,筆直修長的美腿在我眼前晃悠,盈盈一握的扭腰使我心神蕩漾,冰冷的臉龐和裝扮給人一股極為驚艷的感覺。 前世我玩過的女人太多,像林菀竹這樣的,更是不在少數,對於她的容貌我早已免疫,只是略微有點驚艷而已,這個女人怒火沖沖闖進來,神色冰冷的模樣令我心中不喜,對她有點討厭。 可能這跟我現在還沒擺對自己位置以及不清楚自己的處境有關,不過就算知道我也不會在意的,相信以我的能力,在這個世界生活下去,不是什麼難事。 「唐銘,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在下面已經等了兩個小時,你還要等到什麼時候?!」林菀竹呵斥著我,我的臉上表現的極為鎮定和平靜,根據原主的記憶,這女人經常給他難堪,所以現在的我選擇不與她講話。 其實我還不知道,我越是表現成這樣,林菀竹越是惱火,斥責我的話語更加難聽,認為我爛泥扶不上牆,是個起不來的阿斗,她林家長輩不知道怎麼想的,會選擇讓她嫁給這麼一個廢物。 越是這樣她越討厭我,越想整我,這些是我最後才知道的,不過現在的我在她那裡就是一文不值,她想要羞辱我,讓我主動提出離婚,到那時她便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 「你就是個臭蟲,不知道我爺爺和爸爸是怎麼看上你的!讓我嫁給你!」林菀竹的話越來越難聽。 我的內心倒是毫無波瀾,在我看來,她罵的只是那個死去的唐銘,即便是我現在佔據了他的身體,我也不會與林菀竹計較,畢竟在某種程度上她說的也是一種事實。 「滴,反駁林菀竹,任務成功獲得華國幣1000元!聲望值10點!任務失敗,電擊1小時!」 系統的聲音突然響起,令我為之一愣,不過並未放在心上,什麼狗屁任務,我懶得理這個辣雞。 …

Read more

「哼」一聲冷哼響起,那個祭司悶哼一聲就被一分為二,所有騎士都驚呆了,沒有人看清對手是如何出手的,如此之狠。看着地上祭司被分為兩半的屍體,葉缺不屑的笑道:「下輩子,要囂張,記得要認清自己的實力!」

那過首領被驚的說不出話來,這個祭司是魔殿八大主祭中的大主祭的最喜愛的門生,出來前大主祭還別特交待要好的他,現在竟被人...他心中相著,他的前途已經毀了,全都毀了! 葉缺沒有理會剩下的人,轉過身來看着這個小女孩,把手搭在他的後背太魔勁入體不停的修復小女孩被打的不成樣的的身體,在修復的過程葉缺發現了這小女孩的根骨奇佳,實是相當旱見的,這女孩讓他想起了幽兒。 過了一會小女孩面色紅潤了起來,葉缺才收手,站起來轉過身似是隨意的道道:「怎麼想了那麼久還是沒有下定決心?」 原本還在猶豫的騎士首領,臉色變了再變,最終放開了握緊的拳頭臉色平靜的道:「閣下,魔殿會記着你的。」 「哦!魔殿?」最後一聲冷哼包含着無比霸道的氣勢,讓在場的魔殿騎士悶哼倒退了數步,有的修為差的甚至重傷倒地,而修為最高的騎士首領也嘴角溢血,葉缺冷冷的道:「記清楚我叫葉缺,就算魔殿不找我,我也會找上門的,現在可以滾了!」 接着抱起陷入沉睡的小女孩一個閃身直接消失在原地。 就在封神埤前,所有這次要來尋實的人全都被一層未知道的禁制給擋在了閃族聖地之外,而閱族的人可以任意的出意這個禁止了。 制想來也是他們那獨特的跳空能力,在這禁制之外,所有的隊伍全被閃族不停的攻學着,本來他們這些高手,但是閃族的人就是不和你硬碰,專搞暗殺! 偏偏閱族最著名的就是跳空能力,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近身然後陰你一刀,再消失,許多成名許久的高手就敗亡在這裏也讓許多修為高深的人頭疼不已。 葉缺靜靜的看着這巨大的封神埤,許多密密麻麻的小字刻在也石埤上,從上面來說葉缺大概了解了這是一個達創天級頂峰的天界高手所煉的一個神器,而這個神人之境的高手是屬於道修一脈。 …

Read more

竇勇不由得扭頭看向王良,有些感激的說道:「有勞王兄。」

王良點頭道:「應該的。」 他主動提出下一場對戰朱權,並非是他有把握取勝,而是要做消耗朱權體力的炮灰,讓狀態最佳的竇勇去擊敗朱權。 雖然敗在朱權的手中有損名望,但只要竇勇能擊敗朱權就夠了。 他付出名聲,目的就是扳倒馮家。 馮家一倒,周老九在溪海就再無對手。 他也對得起周老九這麼多年的供養。 武者,是粗人,但更懂得知恩圖報。 「孫老虎,無論過去多少年,你都不是我的對手。」 朱權突然冷笑一聲。 他看準時機,驟然變招,拳掌齊出,閃電般的轟擊在孫明富的胸口上。 …

Read more

魏嵐眼睛眨了眨,小小打了個哈欠,聲音忽高忽低,「你個子高,穿工裝褲一定帥,就是粗布布料太軟,做出來沒有型。」

「下回買。」顧朝默默記下,「你喜歡什麼樣的?下回一起買。」 「我……也沒有特別喜歡的,就一直想要……」 「想要什麼?」 都說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 魏嵐躺在床上,起初還有一句沒一句的跟顧朝說着話,但最後忽然沒聲了,顧朝追問一句也不見她答話。 放下碗轉頭一看,小姑娘柔順頭髮披散,側着身子,一雙桃花眸緊緊閉着,故意平緩,油汪汪的唇瓣不時輕輕蠕動兩下。 已經睡熟了。 顧朝神情柔和下來,輕手輕腳收了碗筷,打開熱水把魏嵐小手和油汪汪的嘴唇擦拭乾凈,顧朝將魏嵐抱進懷裏,動作輕柔將她身上厚重外套脫去。 許是動作有些大,驚擾到小姑娘的美夢。 魏嵐粉嫩唇瓣嘟了嘟,奶貓似的在顧朝胸口拱了拱,最後腦袋一歪,又沉沉睡去, …

Read more

中招的兩個大靈師巔峰,感覺五臟六腑都在發癢,而且伴隨着咳嗽,渾身針扎似的疼,一星靈王只觸及到了手臂,除了手臂傳來劇痛,其他地方還好。

可看到同伴如此,他也心底發麻。 沒想到小小一個孩子,居然能讓他們三人吃這麼大的虧,豈有此理。 「你找死。」 一星靈王凝聚靈力,猛然霹向雲蕭,靈力化仞,鋒利無比,來勢洶洶,幾乎能將雲蕭劈成兩半,他沒有任何收手,就是想要殺了雲蕭。 雲念閃身一個閃身,摟着雲蕭閃避這一攻擊。 轟……攻擊落在地面上,塵土飛揚,出現一個巨大的坑洞。 李薇兒這彪悍的動作,直接把陳玄給嚇到了。 就看了那麼一眼,他再也不敢在客廳裏面坐下去,瞬間跑進了自己的房間。 雖然李薇兒裏面還穿着貼身衣服,但是這種場面也足夠刺激人了。 「靠,廢物,沒用的東西!」看着陳玄一臉狼狽的跑進房間,李薇兒惡狠狠的盯着他那消失的背影。 …

Read more

紫裙女子沒有說話,片刻后,輕聲呢喃道:「不是啊!」

「你真的不是紫裙?!」 「你這賤人,人是壞的,腦子還是蠢的,我何曾說過我是?!」 紫裙女子冷笑的看著白裙女人,眼睛頓時有著寒光乍現,爆喝道:「知道我是誰嗎?!」 白裙女子沒有說話,死死的看著紫裙女人。 「知道這把劍是誰的嗎?!」紫裙冷冷的看著她。 白裙女人突然間深吸了一口氣,猛地就鬆開了手,瞬間倒退了出去。 紫裙女人也鬆開了手,曲指一彈,深淵劍朝著白裙女子又返了回去,而白裙女人是慌張的,她回頭看了一眼,看見深淵劍又朝著自己來時,她顫抖了,她不敢要此劍! 「我不要這劍了!」 「你不要給我這劍!」 白裙女人慌張的嘶吼道。 …

Read more

她用盡全力,拚命的掙扎了起來:

「你們放開我!我告訴你們,你們最好別碰我!不然的話,你們沒有好下場,一個都跑不掉!」 「是嗎?本來我們還想著爽了之後,留你一條命的。可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就別怪我們心狠手辣!反正一條人命也是死,不在乎多背一條了!兄弟們,按住她!」 「是,老大!」 「啊!不要!混蛋,別碰我,王八蛋,噁心,滾開!」 顧兮兮怕的幾乎快要失去理智了。 她拚命的掙扎叫罵著。 可是被關了一天一夜的她,根本就不是這群男人的對手。 眼看著男人就要衝進來,顧兮兮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誰,誰能來救救她! 「墨錦城......救、救我!」 …

Read more

喻景安立刻求生欲極強的道:「對對,小色,真的只是一場意外,我們誰都沒有想到只是一次就有了你,然後你媽媽懷了你五個多月才發現自己有了身孕,那個時候就怎麼都捨不得打掉你了,你太乖,不止是出生后一直都乖,在你媽肚子里的時候也乖,你媽從來沒有孕吐不舒服的情況,就因為這樣,你媽最後才生下了你,不過,美淑她很不開心,所以……」

「所以,你打一出生,就被交給了你小姨撫養。」喻景安繼續說到。 喻色聽到這裡,所有都對得上了。 如果這是事實,她突然間就不怪陳美淑了,「爸,那我媽現在在哪兒,你知道嗎?」 。 聽到龍俊山這句話,我們三人第一反應就是找到石苗醫了,可龍俊山的神色,很明顯的告訴我們,他發現的第三伙人並不是石苗醫他們。 「不是吧,這鬼地方除了我們和石苗醫,還有其他人來?」 「龍爺,你知道對方是什麼來頭?」 我也微微皺著眉頭,忍不住看著龍俊山追問了一句。 因為事實就像是陳八牛那傢伙嘟囔的那樣,這深山老林里,除了進山採藥的苗醫,只怕也不會有外人來了。 唯一能吸引外人來到這兒的,怕是只有極可能藏著一座甚至於好幾座土司大墓的棺材山了。 …

Read more

還有人來?

眾人疑惑。 循聲看去,卻見一輛豪車在門口停下。 車子剛停穩,司機就迅速下車,替後座的人拉開車門。 看到從車上走下的人,任桐華臉色陡然一變,旋即,不約而同的與南宮翎的妻子對視一眼,同時露出無奈的笑容…… 不多時,前面出現一座石橋。 橋下有一條小河,清澈的河水潺潺流過。 小橋流水加上綠樹掩映,風景優美。 當鍾漣漪走上橋頭的時候,她忽然停下腳步,望著河面,怔怔出神。 葉寒走到她身邊,見她的情緒似乎有些低落。 這還是葉寒第一次見到她還會有這樣的一面,驚訝之餘,選擇了安靜的陪著她一起看。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