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未分類

葉秋緊張的手心都在冒汗,如臨大敵。

「轟!」 陡然,巨蟒動了,它張開血盆大口,直接向葉秋撲了過來。 嗖! 葉秋一個橫移,閃電般地退到了五米之外,躲開了巨蟒的攻擊。 就在這時,一陣「嘩啦」的聲音響起,巨蟒的尾巴從潭水之中卷了起來,迅猛地掃向葉秋,氣勢驚天。 葉秋快速以背貼地,躲開了巨蟒的尾巴,然後一個鯉魚打挺快速站了起來,疾衝出去。 「砰!」 葉秋一拳砸在巨蟒的身軀上,猶如轟在鋼板上,撞出一串火星。 沒想到,巨蟒的身軀堅硬如鐵,挨了一拳居然安然無恙。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硬?」 …

Read more

因為腦dòng開得太大,填起來估計要很久QAQ不過我會儘力填的,絕對不要坑。

更新時間:放假期間日更,就算偶爾有因為有事沒更也會在後面補上,尤其是在寒暑假的時候;開學後周更兩到三章不定,到期末時可能會請假,不過嘛,上一篇異世輝煌我都更完了……我覺得對於正式開坑了的文,我還是比較有坑品的…… 又及,關於安倍晴明的天狐之血和酒吞童子的yīn陽妖鈴還有十二神將的靈感來源於《平安京之yīn陽師物語》,因為有些設定比如yīn陽妖鈴是作者原創(反正我是沒在別的文里找到),所以已經向作者申請了授權。 內容標籤:綜漫家教靈異神怪前世今生 搜索關鍵字:主角:沢田綱吉(安倍晴明),酒吞童子┃配角:家教眾,地獄少女眾,滑頭鬼之孫眾┃其它:家庭教師,滑頭鬼之孫,地獄少女,夏目友人帳,K,型月,暗殺教室,彈丸論破 ——————————————————————————————————————————————————————— 作者在挖一個很大的坑,如果能保持這個水平都填完,大概會看的很爽。 小沙彌雙手合十,然後念了一句阿彌陀佛,臉上已經無戰意,他輸了,而且謝謝我的不殺之恩,那一腳,本可以輕鬆取他性命,我不想救鬼婆殺其他人,所以流了他一命,這小沙彌長大后,必是陰人中的一名「猛將」。 其他人也沒有斷氣,都只是或多或少的受傷了而已。 可我雖然停手了,但其他人並沒有,蜀山最後一個弟子以劍咒刺向了我,直通我後背,趁人之危雖然不是什麼好品質,但落於下風的他們沒有選擇權,只能趁這個機會偷襲殺了我,不然他們再無贏的希望。 「小心。」鬼婆尖叫了一聲,可無濟於事,蜀山弟子的劍咒很厲害,而且快如閃電,直接劍如長虹,扎向了我的後背。 …

Read more

感覺到這一次雷劫之力的不同尋常,奚淺使勁咬了一下舌頭,抑制住要暈過去的想法,強迫自己站起來。

果然! 她才站起來,又一道九天神雷毫無預兆的落下來,擊中她的背。 「噗!」奚淺直接被擊飛出去,在空中吐了一大口血,然後狠狠地砸在地上。 不……行! 再這樣下去,她就是吐血也會把自己給吐死了。 雷劫之力又快又准,看樣子,是不想給她喘息和準備的機會。 轟! 就在奚淺分析事情的時候,九天神雷又落下來。 她同樣沒有逃脫。 現在幽熒他們一個都聯繫不上,她空間里一點動靜都沒有。 …

Read more

正是由於當時越南把東南亞諸國搞的亂七八糟,烏煙瘴氣,中國在這一邊境地帶怎麼會沒有國防設施!

真到吳江龍抬頭看見沿江兩岸我軍的防禦工事,頓時間,他才長出一口氣,嘴裏嘮叨著, 「他x的,總算安全了。」 說完這句話后,船里的電視小組的人幾乎是一股腦里從船艙內跑了出來,揮舞各色東西向河兩邊致敬。 他們哪裏知道,此時,在沿江兩岸的工事內,不知有多少槍口正對着他們,只要船上的人稍有不良舉動,都可能引來暴風雨般的子彈潑灑。 。 「啊,有點疼。」宮媚秋嬌聲喊道。 曖昧的聲音在她嘴裡發出,唐南綰感覺疙瘩都爬了起來。 看到她痛苦的模樣,她嘴角抽了抽,宮媚秋身上的傷都是自己弄的,看到宮媚秋揭起衣擺,露出腰際的擦傷,低聲說:「我身體經常出現這些奇怪的傷痕,也不知是不是身體出了問題,你看看。」 看到她撩著衣服,一臉渴望,唐南綰抿了抿嘴。 「普通擦傷,敷點葯就好了。」唐南綰淡聲說道。 …

Read more

「收拾下,一會有人送你過去,這段時間好好演戲,什麼都不要想。」霍玄留下這麼句話,轉身離開。

程年站在原地不敢動,直到霍玄的身影消失,這才站起來,麻溜的收拾自己。 等先前的那個司機在出現時,程年又變成了那個優雅大方的女人。 「走吧。」程年對司機道,率先走出房間。 在路上,程年想了很多事情。 對於霍玄的陰晴不定,程年覺得很害怕,但是憑藉她現在的實力,還不能擺脫那個人,所以在忍忍...... 霍玄說得沒錯,很多時候,都是需要忍耐的! 「江璘,想什麼呢?」 一杯紅酒突然出現在江璘的面前,伴隨着它出現的,還有那個優雅的中年男人。 江璘接過酒杯,笑容親近,「叔叔。」 「這麼多年沒見了,怎麼還是如此悶悶不樂?先前你不是給我寫信,說你找到了心中的那個人嗎?人呢?」江理看着江璘的眼神,帶着長輩獨有的慈愛。 …

Read more

陳晨看了邊上幾個保安一眼,大概都是他們上去之後,下來吹牛傳的話。

他對著對方搖頭:「不行。」 對方一瞪眼:「我付錢還不行嗎?」 陳晨看著對方再次拒絕:「我說了不算的。」 「毀滅神考第一考——虛無之境開始」沒有感情的聲音在他腦海中播報著,就像是系統消息一樣。 先是一片黑暗,即便他已經周身開始放出太陽之光,可依舊無法照亮這片區域。 在李耀選擇接受毀滅神位時,神界中善良神王和邪惡神王恢復了人身,出現在毀滅神對面,修羅神收起了修羅神劍。 毀滅神和生命女神對視一眼,生命女神一笑,那虛空中似乎都要開出花來。 「還好!」毀滅神擁著生命女神,在她耳邊輕語。 善良神王輕輕靠在邪惡神王的身上,「看來世界的選擇是正確的!」 「是啊!現在只要等到他繼承毀滅神位,來到神界,我們也就可以安心了。」 …

Read more

「我沒有嚇唬你們!」

王瓊飛語氣嚴肅地說道,「你們也別問了,不想死,就趕快想辦法救人。」 王瓊飛說完,又急忙走向手術台,皺眉沉思,迫切地想要救回李初晨的性命。 而在九江巡察司司長,黎志誠的辦公室里。 黎志誠放下電話,就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 深呼吸了幾口。 等心情稍微平緩了些,黎志誠又急忙打出幾個電話。 「快快快,那位大人出事了,在九江醫院搶救中。」 「你們給我聽好了,那位大人,絕對不能有事!」 「否則,九江必定大亂!」 「快快快,快把我們九江巡察司的精銳力量,全部派過去。務必要保護好那位大人。」 …

Read more

「我沒有嚇唬你們!」

王瓊飛語氣嚴肅地說道,「你們也別問了,不想死,就趕快想辦法救人。」 王瓊飛說完,又急忙走向手術台,皺眉沉思,迫切地想要救回李初晨的性命。 而在九江巡察司司長,黎志誠的辦公室里。 黎志誠放下電話,就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 深呼吸了幾口。 等心情稍微平緩了些,黎志誠又急忙打出幾個電話。 「快快快,那位大人出事了,在九江醫院搶救中。」 「你們給我聽好了,那位大人,絕對不能有事!」 「否則,九江必定大亂!」 「快快快,快把我們九江巡察司的精銳力量,全部派過去。務必要保護好那位大人。」 …

Read more

哪知周鴻宇確是佯攻,瞬間出現在王鑫身後,一擊鞭腿,直接將對方的冰盔甲打碎。

隨後『凝』字神文爆發,凝錮王鑫所在空間,使其無法動彈。 就在此刻,周鴻宇以讓人難以看清的速度,一擊上踢腿掃出,強大的元氣震蕩四方,破山海! 轟! 這一腿,直接抽中了沒有護甲的王鑫,王鑫被空間禁錮無法躲避。 砰地一聲,咔嚓聲響起! 脊椎斷裂! 王鑫順勢向上飛起。 王鑫只覺得疼痛難忍,雖是被踢的騰空而起,卻也擺脫了凝字神文的空間禁錮。 王鑫剛想有所動作。 此時的周鴻宇,面色冷酷,正所謂趁他病,要他命。 …

Read more

木族的長老把他們送到這裡來,是想讓她們安心修鍊。

上官妍妍奪過她姐姐手中的生命之樹,又返還到了林天成的手裡,「天成,謝謝你的一番好意,此等聖物,我們姐妹倆無福消受。況且,這件事情只是個意外,我從來都沒有怪過你!」 林天成的心頭不由的一暖,上官妍妍這丫頭還真是善良,簡直和她的姐姐就是兩個極端。 院長給了個林天成一個眼神,示意他開口詢問兩姐妹關於玉凈瓶的事情。 但林天成真的覺得沒有這必要,只要他有充足的電量,他的實力還是可以提升的很快的。 相信,與血族的較量來臨的那一刻,林天成的實力恐怕也已經達到了大乘期初期境界。 但院長卻不是這麼想的,林天成必須得好好活著,才能給他培養出更多的全屬性體質天才。 皺了皺眉頭,院長有一些難以啟齒的對兩姐妹說道,「顏玉,妍妍,你們覺得院長平日里對你們怎麼樣?」 林天成對於這兩姐妹只能算是功過相抵,談不上什麼恩情。 院長想要依靠他自己的關係和這兩姐妹打一打感情牌。 上官妍妍點了點頭,臉上露出幾抹笑容,「很好啊!要不是院長收留我們,我們恐怕就真的無家可歸了。」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