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未分類

天使彥心中一緊,但面色不變。

她就直直地看向那高坐的銀髮天使,彷彿毫無波動,心中,一些思慮暗暗流轉。 而她身後,阿追和莫伊相視一眼,略有憂慮,而腳步未動。 「怎麼?」鶴熙聲音威嚴,看向這兩位:「阿追?莫伊?」 天使彥心中默默盤算,沒有說話。 「對不起。」 天使追看到了天基王鶴熙直視向她的目光,如是在往常,她自然對鶴熙的指示無有不可,不僅鶴熙乃是天使族的又一位王者,還因為她與鶴熙之間關係匪淺…… 但此時,她是天使彥的左翼護衛。 如有不忍言之事,女王,大於一切。 所以,她輕輕抱歉。 腳步未動,堅定地站在天使彥身後。 …

Read more

操控紙鳶的喬喬眉頭一皺。

在紙鳶的視角中,她發現城內那群原住民正在和怪物戰鬥...... 是的,戰鬥! 上千名原住民配合著上百名身着『畸變武裝』的人,正以各式各樣的手段去與這些怪物對抗。 雖然實力不濟,在幾十隻微笑怪物的攻勢下,原住民節節敗退。 可這群人愣是沒有逃跑的意思。 他們在拚命! 「這....都不要命了么?」 看着平均死上十幾二十幾個普通人,才能消滅掉一隻微笑怪物,喬喬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哪怕期間有原住民從畸變怪物的身體里,取出了什麼東西吃下肚子,都沒能令她的心態有所波瀾。 倒是那個吃了畸變怪物體內肉球的人,原本只有一雙腿是畸變武裝,現在居然多出了一條手臂。 …

Read more

……

「手腕怎麼樣?」s1mple趁著插設備的間隙,問了一句。 蘇醒扭了一圈感受了一下,確定沒有那種不適的感覺,於是回復道:「還行,比早上好多了,不會影響比賽。」 他沒有安慰隊友的意思,這是他的確切感受,如果手腕真的受不了,他也不會硬來。 「那就好,今天還得靠你c,你打不出來可不行。」s1mple和蘇醒開着玩笑。 但如果等會比賽地圖是如他們預料的那樣,其實也並非是開玩笑。 他們所需要打得是迷城和小鎮的話。 s1mple的大狙就很難起到那麼誇張的作用,更多的是需要步槍來打連殺能力。 s1mple的大狙會被限制地很死,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偷人空間。 「趕緊熱身,馬上選圖了!」這時b1ad3打斷幾人的聊天,讓幾人儘快測試機器。 不然等會打到一半又要點技術暫停。 …

Read more

「補給?」

「你們是饞了吧?」 「不要忘記,你們因為什麼被抓的!」 魏雄皺眉。 廖日、廖月是什麼貨色,他豈能不知? 廖家兄妹修鍊是邪功,八極屍訣,修鍊這種功法,必須要吸取活人腦汁,增進個人修為。 這是一種極端,快捷提高實力的手段,但前提需要無盡無休的殺人,取腦。 這等功法的弊端,就是會上癮。 一旦終止吸取腦髓,修為與實力會大打折扣,時間越久,導致實力跌落的越嚴重。 廖日、廖月兄妹二人就是處在這個階段,不然也不會落魄到這種地步。 正如禪德說過,他出道時,黑白無常的名聲,就已經惡名遠揚,江湖上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

Read more

無聊的紅王操控空天母艦低空飛行,觀看著海面上的變動,他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遺憾。

偉大航路是混亂的,各個島嶼發生的事情遠沒有原著中講述的那麼和諧。 海賊和海軍互相圍毆,當然也不乏魔谷鎮那樣的地方。 這其中有不少人都是在四海頗有名氣的人物。 有懸賞數千萬的海賊新星,也有名聲鶴起的海軍將校,黑幫、商隊甚至紅王也看到過萬國的運輸船。 有的時候一面旗子即可結束一場戰爭,有的時候一箱剛剛從海底打撈出來的財寶也能讓天性嗜血的貪婪海賊打一個頭破血流。 每次遇到這樣的事情,紅王都會運用果實能力偷偷溜出,將箱子中的財寶換成腐朽的廢鐵。 等待這些海賊打死打生獲得勝利后,裡面的東西總會氣的他們無能狂怒。 但這,跟紅王有什麼關係,他其實也只是一個三四十歲,有了幾個老婆、幾個孩子的普通男人而已。 這種惡作劇正好讓他再一次感受快樂的時光。 當然這些小動作,艾斯德斯不能理解,這也難怪。紅王前世一群男人盯著鍊鋼廠打鐵視頻看的津津有味時,他們身邊的人也依舊不能理解。 …

Read more

「果然是有額外準備么!」

腳下不亞於經歷能摧毀小型鄉村的地震。 為避免失去平衡,魔術王運用天賦魔法將自己與安德瑞轉移離開地面。 節約魔力只漂浮起來幾厘米距離。 「呵哈哈哈哈哈!桀桀桀桀桀!!!!」 聲音再熟悉不過了。 又是那聽着就讓耳朵受罪的死者之王瘋狂笑聲。 大魔法師轉世將目光放在那巨坑內。 從看到一個球形物體從平面下出現、再到類似人類的雙臂、身軀······ 出現在兩位孤身深入死者領域之人面前的,竟是個瀰漫着強烈死靈系氣息的巨人! 那內部發出死者之王笑聲的巨人,動作遲緩地升出雙手。 …

Read more

【顱腦損傷】發生機制及其病理特點

【顱腦損傷】發生機制及其病理特點 發生機制及其病理特點 根據損傷特點,可將顱腦損傷分為局部損傷和彌漫性損傷。二者在致傷因素、損傷機制和病理表現等方面具有明顯差別。另外39號特案,根據腦損傷發生的時間可以將顱腦損傷分為原發性腦損傷和繼發性腦損傷嘔吐的發生機制,二者具有不同的病理表現。 顱腦損傷始於致傷外力作用於頭部所導致的顱骨、腦膜、腦血管和腦組織的機械形變( )。損傷類型則取決於機械形變發生的部位和嚴重程度。原發性腦損傷主要是神經組織和腦血管的損傷,表現為神經纖維的斷裂和傳出功能障礙,不同類型的神經細胞功能障礙甚至細胞的死亡。繼發性腦損傷包括腦缺血、腦血腫、腦腫脹、腦水腫、顱內壓升高等,這些病理生理學變化是由原發性損傷所導致的,反過來又可以加重原發性腦損傷的病理改變。 腦損傷與意識障礙的關系 意識障礙在腦損傷患者中很常見,輕者傷後出現短暫可逆的意識喪失,嚴重時傷後持續昏迷直至死亡。導致意識障礙的最終原因是相當范圍內大腦皮質功能的喪失,但其具體作用機制目前尚不清楚。受傷後即刻發生的意識障礙,與傷後一定時間後才發生的意識障礙,在發病機制上是不同的。前者與致傷外力在受傷時對腦組織的破壞有關,後者與傷後繼發的顱內壓升高、腦缺血、腦疝有關。 以往認為,傷後原發性意識障礙的發生機制與腦幹功能的損傷有關。具體地說,就是與腦幹網狀結構上行激活系統的損傷有關。該論點的證據是,在靈長類動物腦震蕩模型中,發現存在腦幹軸索的變性。然而,近年來該學說受到瞭強有力的挑戰。對嚴重顱腦損傷、原發性昏迷繼而死亡的患者進行病理檢查發現,患者大腦半球白質存在廣泛的變性,這種病理變化即彌漫性軸索損傷。大宗病例研究和動物實驗結果表明,絕大多數原發性昏迷的發生原因是彌漫性軸索損傷而非單純腦幹損傷。 顱腦損傷對小兒智力的影響 顱腦損傷在小兒比較常見。因小兒腦發育尚未成熟,故對損傷較為敏感,即使從外表看傷情不重,但仍可能造成腦組織的損傷而影響智力的發展。 顱腦損傷的原因有由高處墜落、窗口墜落、樓梯滑跌、小兒打架嘔吐的發生機制,或由於自行車、機動車輛的交通事故而受傷。小兒發生顱腦損傷,都應及時到醫院診斷治療。有傷口應予以清創縫合,預防感染,註射破傷風抗毒素。並對無傷口的顱腦損傷應嚴密觀察,註意休息,以免加重腦挫傷或腦震蕩。如果頭痛加重,出現嘔吐、昏迷,應再找醫生診治。有的甚至在傷後2——3周以內,因顱內血腫增大,出現抽搐、昏迷、嘔吐等顱內壓增高的表現。 據統計約1/4的顱腦損傷小兒在傷後1年內可能有智力下降的情況,表現為表情淡漠、好動、控制能力減輕、精神不集中、記憶力差等。少數病人1年以後仍有頭痛、偏癱、智力障礙、癲癇等後遺癥。 因此作為小兒傢長及幼兒園老師要註意小兒的保護措施,防止腦部損傷。老師應教育小學生團結友愛,不打架,遵守交通規則,避免交通事故的發生。

Read more

牧秋臉色沉了下來,盯著她的臉,手上也不敢放鬆,上回就吃了她的虧,這一次,牧秋絕不會允許自已再吃同樣的虧。

「你以為燕凌能救你?別痴心妄想了,我手上的匕首隻要一用力,就能劃破你細嫩的皮膚,脖子被割了,你覺得,還有救?」 「還是說,你覺得燕凌的手快?」 牧秋挑眉,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他篤定秦荷不敢對他輕舉妄動,畢竟他手上的匕首可不是假的。 「你知道你和他相比,差哪了嗎?」秦荷忽然問。 莫名其妙的話,卻讓牧秋十分的感興趣:「差哪了?」 哪怕他在牧家不重視,那也是嫡子,和燕凌的身份不相上下,他自認樣貌出眾,暗斂了才華的他,也不比燕凌差。 「品性。」 秦荷直接開口。 牧秋手上一重,呼吸都重了幾分,秦荷明顯能感覺到他身上傳來濃重的怒意,他幾乎貼著她的耳朵說:「你就不怕,我把你殺了?」 「你若真要動手,我也逃不過,死亦何懼?」秦荷鎮定的望著深山之中,幽靜的深山裡,隱約能聽到動物的聲音,她道:「牧秋,當你閉眼之前,可有遺撼後悔的事?」 …

Read more

說是那麼說,可緊張的卻是孟有房。

他知道,在場的所有人誰都看清楚了,那條龍是飛到他孟有房的身上消失的,這要說沒事,也得有人信才行。 反正,后江將軍肯定是不信的。 所以,孟有房趕緊是向著小肥龍發消息:「你走了這裡的礦脈怎麼辦?總不能把這將軍位給真奪了吧。」 小肥龍不屑的一笑:「真奪了又能怎樣,他屁都不敢放。」 嗯… 反正你是帶資進組的,你說的話比重高,可這真不是一棍子乾死一個將軍的事。 乾死一個事小,引來一窩事可就大了。 孟有房晃了晃棍子語氣稍微強硬了一些:「別說這沒用的,想想辦法,打打殺殺的成何體統,說的好像你殺過人似的。」 小肥龍滾了兩滾,隨後是抬起了爪子:「說的也是,還有那麼多的兄弟姐妹需要爹去接呢,可不能成為全民公敵。」 說完之後,小爪子上綠光亮起,只見地上那塊平平無奇的石頭驟然放光。 …

Read more

過後,周韻竹輕輕嗔道:「半個月,小凡,你知道我這半個月是怎麼一天天數着日子熬過來的嗎?」

「韻竹,難為你了。」 「我好多次想約你,都沒敢約,我怕被你妻子看出問題從而破壞了你的家庭,我容易嗎?」她委屈地說着,竟然流出了眼淚。 張凡心中一陣難過,對周韻竹有一種又愛又煩的感覺。 以前就聽說中年婦女沾不得,沾上了,她就小宇宙爆發,把你炸得沒影了! 而周韻竹並不是把他炸飛,她的感情像是熾烈的小火山,能把他烤焦了。 張凡暗暗思忖著:兩人的關係這樣發展下去,結果真是令人堪憂。 現在她嫌半個月一次少,將來她會嫌一個星期一次少,進一步,她就會要求天天和你在一起! 「以後,我們每星期見一次面吧?啊?小凡,韻竹真的受不了等待的煎熬。」她緊緊地伏在他懷裏,抽泣著哀求。 「好吧,我盡量安排時間。」 一個張凡此時內心裏分成了兩個張凡:一個張凡要離開周韻竹,一個張凡要和周韻竹瘋狂相愛。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