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Author page: admin

竇勇不由得扭頭看向王良,有些感激的說道:「有勞王兄。」

王良點頭道:「應該的。」 他主動提出下一場對戰朱權,並非是他有把握取勝,而是要做消耗朱權體力的炮灰,讓狀態最佳的竇勇去擊敗朱權。 雖然敗在朱權的手中有損名望,但只要竇勇能擊敗朱權就夠了。 他付出名聲,目的就是扳倒馮家。 馮家一倒,周老九在溪海就再無對手。 他也對得起周老九這麼多年的供養。 武者,是粗人,但更懂得知恩圖報。 「孫老虎,無論過去多少年,你都不是我的對手。」 朱權突然冷笑一聲。 他看準時機,驟然變招,拳掌齊出,閃電般的轟擊在孫明富的胸口上。 …

Read more

魏嵐眼睛眨了眨,小小打了個哈欠,聲音忽高忽低,「你個子高,穿工裝褲一定帥,就是粗布布料太軟,做出來沒有型。」

「下回買。」顧朝默默記下,「你喜歡什麼樣的?下回一起買。」 「我……也沒有特別喜歡的,就一直想要……」 「想要什麼?」 都說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 魏嵐躺在床上,起初還有一句沒一句的跟顧朝說着話,但最後忽然沒聲了,顧朝追問一句也不見她答話。 放下碗轉頭一看,小姑娘柔順頭髮披散,側着身子,一雙桃花眸緊緊閉着,故意平緩,油汪汪的唇瓣不時輕輕蠕動兩下。 已經睡熟了。 顧朝神情柔和下來,輕手輕腳收了碗筷,打開熱水把魏嵐小手和油汪汪的嘴唇擦拭乾凈,顧朝將魏嵐抱進懷裏,動作輕柔將她身上厚重外套脫去。 許是動作有些大,驚擾到小姑娘的美夢。 魏嵐粉嫩唇瓣嘟了嘟,奶貓似的在顧朝胸口拱了拱,最後腦袋一歪,又沉沉睡去, …

Read more

中招的兩個大靈師巔峰,感覺五臟六腑都在發癢,而且伴隨着咳嗽,渾身針扎似的疼,一星靈王只觸及到了手臂,除了手臂傳來劇痛,其他地方還好。

可看到同伴如此,他也心底發麻。 沒想到小小一個孩子,居然能讓他們三人吃這麼大的虧,豈有此理。 「你找死。」 一星靈王凝聚靈力,猛然霹向雲蕭,靈力化仞,鋒利無比,來勢洶洶,幾乎能將雲蕭劈成兩半,他沒有任何收手,就是想要殺了雲蕭。 雲念閃身一個閃身,摟着雲蕭閃避這一攻擊。 轟……攻擊落在地面上,塵土飛揚,出現一個巨大的坑洞。 李薇兒這彪悍的動作,直接把陳玄給嚇到了。 就看了那麼一眼,他再也不敢在客廳裏面坐下去,瞬間跑進了自己的房間。 雖然李薇兒裏面還穿着貼身衣服,但是這種場面也足夠刺激人了。 「靠,廢物,沒用的東西!」看着陳玄一臉狼狽的跑進房間,李薇兒惡狠狠的盯着他那消失的背影。 …

Read more

紫裙女子沒有說話,片刻后,輕聲呢喃道:「不是啊!」

「你真的不是紫裙?!」 「你這賤人,人是壞的,腦子還是蠢的,我何曾說過我是?!」 紫裙女子冷笑的看著白裙女人,眼睛頓時有著寒光乍現,爆喝道:「知道我是誰嗎?!」 白裙女子沒有說話,死死的看著紫裙女人。 「知道這把劍是誰的嗎?!」紫裙冷冷的看著她。 白裙女人突然間深吸了一口氣,猛地就鬆開了手,瞬間倒退了出去。 紫裙女人也鬆開了手,曲指一彈,深淵劍朝著白裙女子又返了回去,而白裙女人是慌張的,她回頭看了一眼,看見深淵劍又朝著自己來時,她顫抖了,她不敢要此劍! 「我不要這劍了!」 「你不要給我這劍!」 白裙女人慌張的嘶吼道。 …

Read more

她用盡全力,拚命的掙扎了起來:

「你們放開我!我告訴你們,你們最好別碰我!不然的話,你們沒有好下場,一個都跑不掉!」 「是嗎?本來我們還想著爽了之後,留你一條命的。可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就別怪我們心狠手辣!反正一條人命也是死,不在乎多背一條了!兄弟們,按住她!」 「是,老大!」 「啊!不要!混蛋,別碰我,王八蛋,噁心,滾開!」 顧兮兮怕的幾乎快要失去理智了。 她拚命的掙扎叫罵著。 可是被關了一天一夜的她,根本就不是這群男人的對手。 眼看著男人就要衝進來,顧兮兮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誰,誰能來救救她! 「墨錦城......救、救我!」 …

Read more

喻景安立刻求生欲極強的道:「對對,小色,真的只是一場意外,我們誰都沒有想到只是一次就有了你,然後你媽媽懷了你五個多月才發現自己有了身孕,那個時候就怎麼都捨不得打掉你了,你太乖,不止是出生后一直都乖,在你媽肚子里的時候也乖,你媽從來沒有孕吐不舒服的情況,就因為這樣,你媽最後才生下了你,不過,美淑她很不開心,所以……」

「所以,你打一出生,就被交給了你小姨撫養。」喻景安繼續說到。 喻色聽到這裡,所有都對得上了。 如果這是事實,她突然間就不怪陳美淑了,「爸,那我媽現在在哪兒,你知道嗎?」 。 聽到龍俊山這句話,我們三人第一反應就是找到石苗醫了,可龍俊山的神色,很明顯的告訴我們,他發現的第三伙人並不是石苗醫他們。 「不是吧,這鬼地方除了我們和石苗醫,還有其他人來?」 「龍爺,你知道對方是什麼來頭?」 我也微微皺著眉頭,忍不住看著龍俊山追問了一句。 因為事實就像是陳八牛那傢伙嘟囔的那樣,這深山老林里,除了進山採藥的苗醫,只怕也不會有外人來了。 唯一能吸引外人來到這兒的,怕是只有極可能藏著一座甚至於好幾座土司大墓的棺材山了。 …

Read more

還有人來?

眾人疑惑。 循聲看去,卻見一輛豪車在門口停下。 車子剛停穩,司機就迅速下車,替後座的人拉開車門。 看到從車上走下的人,任桐華臉色陡然一變,旋即,不約而同的與南宮翎的妻子對視一眼,同時露出無奈的笑容…… 不多時,前面出現一座石橋。 橋下有一條小河,清澈的河水潺潺流過。 小橋流水加上綠樹掩映,風景優美。 當鍾漣漪走上橋頭的時候,她忽然停下腳步,望著河面,怔怔出神。 葉寒走到她身邊,見她的情緒似乎有些低落。 這還是葉寒第一次見到她還會有這樣的一面,驚訝之餘,選擇了安靜的陪著她一起看。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