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

「手腕怎麼樣?」s1mple趁著插設備的間隙,問了一句。

蘇醒扭了一圈感受了一下,確定沒有那種不適的感覺,於是回復道:「還行,比早上好多了,不會影響比賽。」

他沒有安慰隊友的意思,這是他的確切感受,如果手腕真的受不了,他也不會硬來。

「那就好,今天還得靠你c,你打不出來可不行。」s1mple和蘇醒開着玩笑。

但如果等會比賽地圖是如他們預料的那樣,其實也並非是開玩笑。

他們所需要打得是迷城和小鎮的話。

s1mple的大狙就很難起到那麼誇張的作用,更多的是需要步槍來打連殺能力。

s1mple的大狙會被限制地很死,基本上沒有太大的偷人空間。

「趕緊熱身,馬上選圖了!」這時b1ad3打斷幾人的聊天,讓幾人儘快測試機器。

不然等會打到一半又要點技術暫停。

雖說技術暫停沒有次數限制,可技術暫停對於一個手感火熱的隊伍並不是一個好事情。

所以得保證他們的電腦不會出現問題。

幾人很快就進入遊戲將設置調整完成,然後又試了一下語音功能。

選圖開始!

navi首ban,直接將叉車給ban了。

依舊是老傳統。

faze沒有過多思考,將navi的火車給ban了,這張地圖他們打得並不是很好,戰術也不是很豐富,所以拋棄自己的最短板,一個很明智的選擇。

faze接着開始一選,只見他們選擇了煉獄小鎮這張依靠團隊配合的地圖。

navi對此也是完全不虛,直接選擇了他們的最強圖荒漠迷城。

navi接着將遊樂園給ban掉。

剩下沙二和nuke讓faze選擇,faze想了想,還是決定打沙二。

將nuke給ban了。

於是今晚navi和faze比賽地圖就出現了。

首先是第一張faze選的煉獄小鎮,由faze當匪開局。

第二張是由navi選擇的荒漠迷城,由navi當匪開局。

最後一張是遺留下來的炙熱沙城,雙方拼刀選邊。

雙方十位隊員進入比賽伺服器。

蘇醒第一個進入,嘗試了一下按鍵。

確定沒有問題之後,蘇醒直奔匪家。

niko這邊剛進入遊戲,還沒有開始移動,就聽到一聲刀鋒背刺的聲音。

「what!」

niko剛想和裁判說着伺服器有問題,但是餘光看到了右上角的擊殺。

emperor使用爪子刀擊殺了niko

原來是你這個b…….niko重新復活趕緊轉頭,果然蘇醒就站在他身後蹲著晃動着蒼蠅腦袋。

niko也沒有還手,反而也蹲下了和蘇醒一起晃動着腦袋。

蘇醒晃動着腦袋,蹦蹦跳跳來到了角落,示意著niko跟上。

「沒有人能夠抵擋小鎮井字棋的誘惑!」

「職業哥也愛下棋。」

「除非是沙二踢足球。」

「我賭蘇醒能贏,niko老臭棋簍子了,我看他直播小鎮下棋就沒贏過。」

「小鎮傳來了久違的寧靜,哈哈!」

蘇醒上來就先發制人,將井字棋的中間佔住。

niko沒有過多思考,直接下了中點的上方格子。

蘇醒再下中點右邊格子。

niko下手很快,迅速下中點左邊格子,彷彿蘇醒三點連成一線。

看着niko的走勢,蘇醒就知道已經贏了。

本想要打字跟niko說他已經獲勝,但雨神提前說了出來。

「他哪裏贏了啊!」niko表示不信。

奧拉夫也附和niko:「還沒結束怎麼蘇醒就贏了?」

「雨神別說了,我下給niko看看。」

說着他就點擊了右上格子。

niko也順勢就去堵左下,防止他連成一條斜線。

可是突然間卻看到最右邊的已經有兩顆棋子連接了,現在是蘇醒的棋權。

蘇醒只要再下一步,就贏了。

niko大喊:「no!!」

他都不知道他怎麼輸的。

奧拉夫還在詢問:「他到底是怎麼贏的。」

比賽也是在這種愉快的氣氛中開始了。

------題外話------

從明天開始爭取寫比賽環節就三更吧,看了下最近的更新,確實不給力。

比那些戰力榜的內卷怪比不了,爭取和自己比較吧。

7017k 就在錢萌萌要供出蘇雨所在的時候,突然一個聲音出現,一人一鬼來到了我們面前。

看到他們后,我極度的震驚,這隻鬼我見過,在亂墳那時候,我們還交過手,但後來他走掉了。

鬼旁邊的人,我更加熟悉!

「爺爺?」我失聲叫了出來,這個身影,是我在夢裡都想見到的。

可出聲的一瞬間,我立刻就冷靜了下來,不對,他不是我爺爺!樣子確實是一模一樣,但是神態各方面,完全就是另外一個人。

還有,我爺爺不可能出現在這裡!

那就是說,這個爺爺,有可能是爺爺當時碰到血玉,然後複製出來的。這個事情洪五跟我說過,我印象非常深刻,只是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而且我記得,他應該是在棺材裡面,怎麼出來了?

之前也出來一個假媽,現在看來,棺材里的東西都出來了。

「哼,是你啊,你居然還沒死,而且這麼巧你也進了這裡?」修羅一眼就把我認了出來。

「你認識他嗎?」假唐雲問道。

「不認識,但在亂墳里交手的就是他,我把他打入地下,以為殺了他,沒想到他沒死,真是命大。」修羅解釋道。

「哈哈哈,他是誰你知道嗎?」假唐雲哈哈大笑了起來。

修羅歪頭滿臉問號,不知道假唐雲笑什麼,難道眼前的小子,還能是什麼特殊身份不成?

「他就是我的孫子,唐浩,麒麟之子之一。」假唐雲答道。

修羅臉色一變,有些震驚,但很快就恢復了神色,而且好像瞬間明白什麼了似得。

「那真是天大的喜事,你們爺孫倆可算團圓了,呵呵。」修羅輕聲一下,表示祝賀。

「對了,我叫修羅,是你爺爺的朋友,之前在亂墳可能有點小誤會。」修羅說著,伸出了右手,想要跟我握手言和,然後讓我們爺孫相認。

「呵,是嗎?」我也跟著笑了一下,然後伸手,但我不是伸手去握,而是拔劍,劍鋒如電,直接快速斬向了修羅。

修羅反應也很快,連忙退去,然後冷眼看我。

「別裝了,不要以為長得一樣,你就是我爺爺,我見過你,在鳳凰山的那口井底,你睡在棺材中,你只不過是血玉複製出來的冒牌貨罷了。」我瞪著他們倆說道,蛇鼠一窩的東西,還想騙我,也太小看我了吧?

「喲,不愧是麒麟之子啊,有點小聰明。」修羅不知道在侮辱我,還是稱讚我,表情帶著玩弄。

「小子,你剛才乖乖和我相認,可能還不會死得那麼快,自作聰明,這裡就是你的墳墓。」假唐雲翻手一掌,直接出手,襲向了我的心口。

「那又如何,想當我爺爺,你還不配。」我出劍刺向他的手掌心,但沒有刺進,他的手掌心好像有一股勁力,將銅錢劍的劍尖往外推,那股力量很熟悉,曾經在張青的身上也有。

「麒麟之子的肉,應該很特別吧,我想嘗嘗。」修羅也立刻出手,一人一鬼成包夾之勢,前後進攻。

他們的力量都不弱,兩股勢將我包圍,修羅祭出了一把刀,一把渾身散發著紫黑氣的刀,然後朝我砍來。

我只能放棄攻擊這個冒牌貨,用劍抵擋修羅,修羅的刀很陰,與我的銅錢劍相爭,居然不輸半點,陰氣與銅錢劍的陽氣相互抗爭著,發出了一陣陣恐怖的火花。

「呵呵,三清的聖銅錢,也不過如此,我的魎皇刀可不輸這種凡品。」修羅說著,越斬越烈,鬼氣如龍捲,刀刃揮砍頻繁,將我斬得步步後退。

假唐雲趁機偷襲,黑符在手中翻變,一陣咒語后,黑符化火,然後形成了一隻奔狼,朝我燒來。

我揮劍砍滅火焰,右手起咒,五雷法咒在手心綻放,一層又一層,然後轟向了側邊殺過來的修羅。

修羅鬼氣大盛,無數魂骷沖飛了出來,朝我張牙舞爪,五雷咒無法將那麼多魂骷擊碎,而且也無法維持那麼長時間,被逼得倒退了幾米,然後跳身向後逃。

一人一鬼本身就強,加上他們配合默契,我被打得手足無措。

錢萌萌此時已經掙脫了宋嘉琪的控制,然後逃到了遠處,宋嘉琪也沒空管錢萌萌,如此強的戰鬥,她不跑會被捲入進去,而且她也不是真的想投靠我,一旦我出事,肯定跑得比兔子都快,但她不敢跑遠,因為怕錢萌萌又抓住她。

沒有了我,她不是錢萌萌的對手,這真的是風水輪流轉,沒有人會知道下一秒發生什麼事情,剛才被扳斷手指頭的錢萌萌,可能下一秒就會復仇。

我現在沒有心思管她們,因為我的處境也並不樂觀,我必須要打贏這兩個傢伙,不然我就會死在這裡!這種地方,屍骨無存都不會有人知道。

「可真卑鄙啊,一個打兩個,呵呵。」我冷笑著,開始催動麒麟之力,這是一場惡戰!

「這個世界,不會還有人講什麼道義吧?要知道你就是唐浩,我在亂墳的時候,就會確定你死了才離開。」修羅刀一揮,鬼氣大開,腦袋血肉散去,變成了猙獰的骷髏。

「這個誰說得准,或許……是我確定你死了才離開。」銅錢劍附上麒麟之力,劍刃開始發紅生火,可怕的力量迸發了出來,於劍刃中綻放。

修羅也毫不遜色,魎皇刀鬼氣增強了十倍,紫黑色的力量如鬼魅一樣釋放出來。

兩聲吶喊,一刀一劍開始交戰,周圍空氣好像被壓縮一樣,地面裂開了無數道縫,鬼氣與正陽之力的碰撞,讓這裡跟地震一樣,無數的岩石倒塌了下來。

鏗鏘十幾聲,我以麒麟之力揮砍著,修羅也毫不遜色,將我的斬擊全部化解了,而且背後冒出來的鬼氣,如龍蛇一樣撲向了我,將我震得步步後退。

兩人交戰之時,實力沒有明顯的拉開就會變得焦灼,而這時候突然就爬有一方出現異變,導致力量失衡。

而那個冒牌貨,就是關鍵點,他突然出現的偷襲,讓我有點手足無措,無力抵擋,這惡鬼非常凶,我沒有辦法分心去對付那個冒牌貨。

。 熊起繼續向那塊大陸上空飛,也將其形狀看得越清楚。

等飛到這塊大陸的正上空,它總算是對其面貌瞭然。

它覺得,與其說這塊大陸像扁三角形,倒不如說像倒「T」形,或者說倒著的兩勾船錨。

它最長最大的部分就在赤道上,東西長達五六萬里,並且在兩端紛紛向南轉個彎兒,乍看就好像船錨的兩個勾。

在南部迅速縮小,大陸主體只向南延伸了兩三萬里就沒了。

倒是在兩個勾的南部以及「錨柄」左右及尾部,散落着許多島嶼。

另外,就算是錨柄的最南端,也沒超過這顆星球的南回歸線。

這般的形狀,也難怪它在南半球大洋上飛了幾天才找到。

從高空望下去,整片大陸幾乎都是綠色,只有中間有幾小塊隔壁、沙漠地貌。

另外,它的北端多是高大山脈,漫長海岸線中有相當一大部分都是高達幾千米的山崖、峭壁。

中部地區同樣山脈不少,倒是南部有一大片平原,被大片森林所覆蓋。

熊起當即內視冰府,與玄卿共享了視野。

然後它就在心裏感嘆道:『這地方很不錯啊,即便是沒有寒潮的威脅,大雲人族能遷徙到這裏,也能開發利用這裏的龐大資源,未來兩三百年都不會有飢荒之憂。』

玄卿又恢復了清冷,淡淡地道:「地方是不錯,但你怎知這大陸沒有主人?興許已經有一個強盛的國家,甚至有不少強大的修行者呢?

我建議你下去時最好小心些,別冒冒失失地被人抓了當坐騎。」

『我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