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

(孔蘭攸的qq版人物圖已經製作出來,很漂亮,有興趣的書友,可以關注本書的,去強勢圍觀吧。)y7

特別消息!!宅男福利漫畫(你懂的)盡在歡迎關注收看!

言情閱讀網址:m.梁烈夾了一塊變異豬肉放進嘴裏,「嗯,好吃!」

他又端起米飯,就著這變異豬肉吃了起來,結果是越吃越香。

變異豬肉本來是一種不怎麼好吃的肉,有點硬,有點柴,但是經過這麼一番烹制之後,其口味已經不比純凈肉差太多。

「做的太好了,大叔,這是你做的嗎?」

中年男人有點受寵若驚,他沒想到梁烈竟然如此平易近人。

「是是,我做了十幾年的廚子了,末世后一直沒有機會做菜,現在我到了這裏,……

《末世人皇》第二百一十二章招人 紫女走了,帶著決然之色離開了這間承載著流沙無數籌謀的地方。

紫女的離開讓張良心中染上了一抹陰霾,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坐在紫女旁邊的紅蓮原本還想說些什麼,但當她對上紫女那雙死寂的眼神的時候,準備說出的話語盡數卡在了喉嚨的深處,終究她還是沒有再多說一句話。

衛庄只是看著紫女離開沒有阻攔,對於他來說紫女的離開代表著韓非對流沙的影響變的越發的淡薄。

不是他衛庄有多麼功利和無情,而是在如此關鍵時刻流沙只能有一個聲音,雖然韓非確實是不錯的領袖。

韓非死了,韓非那復興韓國的方法自然不能再用了。

不過韓非那為韓國崛起的理想倒是不能丟棄,這是流沙最後的精神支柱,而且衛庄不覺得自己比韓非差多少,更何況從一開始接近韓非衛庄就有他自己的目的。

一旁的弄玉和白鳳根本沒有發言的機會,他們只能看著紫女消失在了密室之中。

這座原本是韓非還給紫女的莊園將再也不會出現兩人的身影。

「這是我們的機會!一個能徹底剪除夜幕,幫助韓國再次崛起的機會!」

就在幾人因為紫女的離開變的消沉的時候,衛庄適時的開口了。

在場的幾人果然被衛庄的話音所吸引,流沙聚在一起的原因就是因為韓國,現在衛庄的話語將所有人的注意都吸引了過去。

看著注視著自己的張良等人,衛庄突然想到了曾經還在鬼谷的時候,還記得有一次老師鬼谷子給他和蓋聶出了一個關於抉擇的考題。

籠子里有著一頭猛虎和一個人,那時他和蓋聶還小,只有利用人做誘餌才能擊殺猛虎,最後他殺了猛虎,而蓋聶什麼也沒得到,他曾經嘲笑過蓋聶的天真,魚與熊掌如何能兼得,從那時起衛庄就知道做任何事抉擇最重要。

曾經他以為韓非會是那個能魚與熊掌可以兼得的人,但結果他也做不到。

現在衛庄自己再次面臨抉擇,這一次他依舊選擇自己曾經的辦法。

想得到就會有失去!

「什麼機會!」

愛慕著衛庄的紅蓮雙目泛光的看向了衛庄。

「韓王雖然老邁,但他並不愚蠢,潁城的重要性他肯定明白,而四王子韓宇更是野心勃勃之輩,絕不會坐視韓國滅亡,加上血衣侯白亦非的老巢和一半兵馬都在潁水之西,他們絕不會如此輕易的放棄潁城,而且潁城裡面秦軍還不多!」

「這就是我們的機會!」

「我作為司隸是可以帶兵的!這一次只要我能在交戰之際掌控兵馬,攻下潁城,奪取白亦非的兵權,那時流沙就有機會將姬無夜徹底剷除!」

衛庄擲地有聲的話語讓所有人心中都產生了些許悸動,也許這真是流沙的機會。

「到那時我們再向其他東方五國求援保住韓國,等局勢穩定以我們流沙成員為骨幹,變法韓國,讓韓國徹底脫胎換骨,到時候韓非的理想將觸手可及,我們所有人都會成為韓國的英雄!」

衛庄的一席話讓紅蓮幾人變的一臉熱誠,似乎衛庄所描繪的未來已然清晰可見。

————-

感謝孝朋投的月票!!!!!

感謝大家的推薦!!!!!!!

謝謝!!! 「喂?」

「我要你為我做一件事。」

「什麼?」

「將昨晚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全部抹掉,我要抹得乾乾淨淨的,不要留下絲毫關於我的痕迹。」

她捏著電話,在車裡通紅了一雙眼睛,死死盯著擋風玻璃前的某一處,一個字一個字道。

電話里的人沉默了。

他不知道聽了這個話該高興還是該生氣?

但最終,在足足緘默了有一分鐘后,電話里,他還是輕輕「嗯」了一聲:「可以,那你什麼時候回來?」

「今天!」

「……好,我讓人給你訂機票,明天正式回公司上班。」

他給她留了這一句。

掛了電話,女人呆了呆,片刻,當手機里傳來那張回家的機票信息時,她終於徹底決堤,扔掉了手機就趴在方向盤上大聲哭泣起來。

終於結束了。

很好……

——

紅館內。

溫栩栩到了這裡后,見到了一大早就來這裡霸佔著的陳家老頭,終於也得知了他過來的目的。

他說,他的孫女陳世媛被神鈺奪去了清白。

日!

這個綠茶婊中的戰鬥機,果然這麼幹了。

溫栩栩冷笑了起來:「陳老爺子,話是不能亂說的,現在的女孩子為了博上位,什麼事都幹得出來,小心她騙你。」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次?我的孫女怎麼可能會騙我?!」

這個老頭子一聽,果然當場就跳了起來。

溫栩栩正要當面揭穿這個謊言,打他的臉,這時,她的手機卻突然響了一下,收到了一條微信。

【霍司星:今天早上我說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說起。】

【溫栩栩:?】

【霍司星:如果違背此誓言,你將再也見不到我!】

最後,等溫栩栩再次發微信過去,竟然發現已經變成了一個大大的紅色感嘆號!

握草,這貨是有毒吧?

溫栩栩懵了,直接拿起手機就撥打這個神經病的電話,卻發現,電話也被拉進黑名單了,重複著一遍又一遍的,是電話在通話中……

瘋了!

溫栩栩急的就像是熱窩上的螞蟻。

「回來了!你們快看,少爺他和老爺子他們一起回來了!!」

「對啊,回來了……」

關鍵時刻,只聽到別墅里一陣歡呼后,她抬頭望去,發現外面神宗御已經帶著神鈺回來了,一同回來的,還有霍司爵。

終於回來了?

那剛好,出去問問真實情況。

溫栩栩見到,立刻跑了出去:「老公,你們終於回來了,大哥他怎麼樣啊?他……」

她本來是拉到了自己老公后,很想問問,神鈺他醒了后,有沒有記得跟自己上床的女人到底是誰?是不是還記得霍司星那個傻子?

可是,她才抓住這個男人的胳膊。

那邊下來的神宗御下車后,看到了從別墅里也走了出來的陳家老爺子,已經擠出一絲笑容迎過去了。

「陳兄,剛想去找你呢,沒想到,你還親自過來了。」

「是嗎?是搞清楚了這件事?」

陳家老爺子也是個非常老奸巨猾的人,看到了神宗御這樣一副討好他的表情后,馬上擺出的架子更大了。

神宗御理虧,只能繼續討好著。

「是是是,已經弄清楚了,不好意思啊陳兄,這一次,都是我這個混賬東西不懂事,你放心,我們神家一定會對這件事負責的,今天我就會讓人去挑個好日子,然後先把婚訂了。」

神宗御張嘴就給了他一個這麼大的承諾。

溫栩栩驚呆了!

好一會,等這兩個老頭子都進去了,她看了一眼就跟個木頭似得也被那老頭拽著進去的神鈺,急的又是緊緊抓住了身旁的男人。

「老公,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你們都信了那個陳世媛的話?以為和神鈺發生關係的是她?」

「你說什麼?」

霍司爵驟然眸光眯了眯。

他不知道自己的姐姐已經打過電話給這個女人了,是而,這個時候聽到她這麼說,他有點驚訝。同時,也捕捉到了裡面的不對勁。

「你知道那個真正的人是誰?」

「知道啊。」

「誰?」

「你姐姐啊!」

溫栩栩迫不及待說出了這個人,不為別的,就為她真的已經快要為這件事給急出泡來了。

什麼玩意?

明明就是鳩佔鵲巢,可為什麼到最後居然還成功到可以馬上就嫁到神家來?這不是太荒謬了嗎?

溫栩栩等著這個男人的答覆。

可讓她心底一沉的是,這個被她抱著重重希望,也相當於是唯一能幫助霍司星的人,聽了她的話后,只看到他一口冷氣抽出來后……

他就再也沒動靜了. ,

Prev Post
她問:「蔣河,你是怎麼扭轉自己的命運的?」
Next Post
趙風喘著粗氣,一臉神色慘白,但手上仍不忘將灌注滿靈力的玄階極品·無弦寶琴收回靈元界,原本無弦的寶琴,在經過十四道靈力的灌注后,衍生出七道白色琴弦,若徑通音律,可配合音律類道術,加催音律道術的效果。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