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魏嵐眼睛眨了眨,小小打了個哈欠,聲音忽高忽低,「你個子高,穿工裝褲一定帥,就是粗布布料太軟,做出來沒有型。」

「下回買。」顧朝默默記下,「你喜歡什麼樣的?下回一起買。」

「我……也沒有特別喜歡的,就一直想要……」

「想要什麼?」

都說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

魏嵐躺在床上,起初還有一句沒一句的跟顧朝說着話,但最後忽然沒聲了,顧朝追問一句也不見她答話。

放下碗轉頭一看,小姑娘柔順頭髮披散,側着身子,一雙桃花眸緊緊閉着,故意平緩,油汪汪的唇瓣不時輕輕蠕動兩下。

已經睡熟了。

顧朝神情柔和下來,輕手輕腳收了碗筷,打開熱水把魏嵐小手和油汪汪的嘴唇擦拭乾凈,顧朝將魏嵐抱進懷裏,動作輕柔將她身上厚重外套脫去。

許是動作有些大,驚擾到小姑娘的美夢。

魏嵐粉嫩唇瓣嘟了嘟,奶貓似的在顧朝胸口拱了拱,最後腦袋一歪,又沉沉睡去,

顧朝啞著嗓子低笑一聲,揭開被子,抱着魏嵐放回床上,又拉過被子細心掖好。

房間里寂靜一片,顧朝在床邊坐了好一會兒,視線無意識定格在縫紉機上半成品的女士列寧裝,他深邃眼眸微微閃爍,內心期待莫名。

將來,魏嵐也會穿着像這樣的列寧裝,嫁給他嗎?

顧朝凌唇唇角上揚,喟嘆一聲轉頭看向床上睡熟的小姑娘。

好想……

時間可以再快一點。

顧朝躬下腰,輕輕在魏嵐額頭落下一個吻。

堂屋那邊傳來動靜聲,是顧阿婆,這個點兒應該是準備做飯了。

顧朝掖了掖被角,起身帶上門走了出去,果然在門口撞上往廚房走的顧阿婆。

「阿婆。」

顧阿婆抬頭看過來,顧朝裝作沒看見她眼底的嚴厲,轉口道:「囡囡睡著了,一會兒午飯給她留點溫在鍋里,不用喊她。」

顧朝說完,扣起領口兩顆扣子一副出門的架勢。

顧阿婆跟了兩步追問:「你做什麼去?不在家裏吃飯了?」

「剛吃了麵疙瘩。」顧朝從堂屋大門後面提了把鐵鍬就往外走,「明兒要起藕,大隊長喊人挖溝截水呢,我這就去了。」

顧阿婆心裏有數,沒再追問,中午做飯也沒有刻意減少口糧。

午飯顧阿婆和右蘭一起吃的,見魏嵐沒起,顧阿婆也沒讓右蘭叫,把魏嵐和顧朝的飯單獨裝好,燒了半鍋熱水,拿蒸盤架在中間溫著。

下午魏嵐醒來時,窗外霧蒙蒙一片,雪花淅淅瀝瀝的下着,廚房裏傳來柴火燃燒的「啪嗒」聲。

揉揉眼睛,看了一眼手錶,三點半。

居然睡了三個多小時,晚上該做賊去了。

魏嵐抿抿嘴,掀開被子打着哈欠,提起外套一邊穿一邊睡眼朦朧拉開門往廚房走去。

顧阿婆搬著小馬扎坐在後院屋檐下燒爐子,爐子上的鋁製的大象鼻水壺正咕嚕咕嚕冒泡。

聞着味不像是開水。

魏嵐嫌棄聳聳鼻子,「阿婆,你在做什麼?」

「朝哥兒他們在外頭凍著呢,熬點兒薑湯。」顧阿婆掰斷小木棍從爐子通風口塞進來,轉身沖灶台努努嘴,「鍋里還溫著飯,洗把臉醒醒神兒,把飯吃了。」

「誒!」魏嵐點點頭,打了熱水就蹲在顧阿婆身邊,淡黃色毛巾被熱水浸透,從飄揚熱水就能看出來有多湯。

魏嵐搓着手指,試探著勾起毛巾,齜牙咧嘴半天,手指勾勾翹翹忍着燙把毛巾擰得半干,最後仰頭將溫熱毛巾附在臉上,愜意的直嘆氣。

「醜人多作怪。」顧阿婆啐了一口,被魏嵐這幅怪像惹得好氣又好笑。

「暖水壺保溫效果太好了,我要是不小心點,手還不得燙熟了?」魏嵐嬌氣辯解,臉上蓋着毛巾,聲音顯得有些悶。

顧阿婆揚眉笑道:「你不會兌點冷水?」

「阿婆,這你就不懂了。」魏嵐摘下毛巾放回盆里。

晾了這麼一會兒,水溫剛剛好,她擰巴擰巴又把毛巾貼臉敷著,瓮聲瓮氣道:「要是兌了熱水就沒那個熱乎勁兒了。有時間阿婆也試試,敷臉可舒服了。」

「一會兒嫌燙手,一會兒嫌不熱乎,不是醜人多作怪是什麼?」顧阿婆哼了一聲,道:「老婆子年紀大了,可沒有你們這些小年輕能折騰,吃飯去吧。」

魏嵐摘下毛巾,見顧阿婆一手挎籃子,一手拎象鼻壺往外走,連忙追問,「阿婆哪去?給朝哥送薑湯?」

「是,外頭下雪呢,那些知青娃娃穿的單薄,容易凍病。」顧阿婆腳步不見停下,「拿去給他們一人一碗,喝了發發熱,暖和暖和。」

「那我去唄!」魏嵐趕忙輕了一遍毛巾倒掉水,毛巾丟進盆里趕不及收,起身追着去了堂屋。

顧阿婆小腳走的慢又沒那麼穩當,外面天寒地凍下着雪要是摔了可不是鬧着好玩的。

「阿婆,我去就行了,你在家歇著吧!」魏嵐不由分說從顧阿婆手裏接過茶壺放在桌上,轉身回房間拿了圍巾戴上,見窗外一團黑色羊絨線圍巾靜靜躺在那裏。

魏嵐撅了噘嘴,小聲罵道:「織了又不戴,看我下回還給你織嗎!」

罵歸罵,小手還是順帶把那條圍巾拿起,疊吧疊吧放進裝碗的籃子裏。

顧阿婆道:「你去也要得,不過等吃了飯去吧?不急這會兒。」

「我中午吃過麵疙瘩了,這會兒還不餓。阿婆你不用操心了,就在屋裏坐着看看電視吧。」

。 見彭建明半天不說話,彭家老祖宗的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希望,案子在心中猜測著,難道真的是……

越是這樣想,心中越是火熱,他目光定定地看著彭建明,問:「還是不能說?這樣,我也不逼你全部告訴我,但是,你能不能夠看在我年紀都這麼一大把,興許活不了多久的份上,給我一點提示,給我一點希望。」

「啊!」彭建明張著嘴巴看著他,說不出話。

在旁邊的彭明朗跳著腳說:「爺啊,你老怎麼能夠說這種話,您老人家的身體好得很,妹妹一定會找到的,呢也能夠見她。」雖然平時最愛和爺爺抬杠頂嘴,但是,他也是打從心眼裡尊敬這位老人。

畢竟,這位老人,從年輕的時候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讓人值得尊敬,即便是現在他們家族越來越大,家族裡的紛爭也越來越多,這位老人仍然是他們整個彭氏家族的驕傲,是他們家族的老祖宗,也配得上這樣的稱呼。

現在,竟然對彭建明這個老小子,說出這樣喪氣的話,彭明朗氣的要揍人。

白齊中伸手拉住彭明朗,轉頭看向彭建明,這傢伙臉上的糾結,他也看得清清楚楚,也許,這傢伙的小媳婦兒真的是他們要找的人,但為什麼不肯承認?在這短短的時間裡,他想了許多。

這傢伙,肯定是很愛很愛自己的媳婦吧。

帝京彭氏家族,那麼龐大的家族,現在的紛爭已經到了白熱化,讓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些事情的人,進入這樣的家族,對她來說並不是件好事情。

也許這樣做,也是彭建明這個男人對自己媳婦的一種愛護,他作為一個男人也能夠理解,心思在瞬間百轉千回,也明白了彭建明現在死都不開口的原因。

心裡想著,也許現在這樣,什麼都不知道,才是對她最好的保護,神使鬼差的,白齊中攔住了,要揍人的彭明朗。

彭明朗黑著臉,指著彭建明,看著白齊中說:「你看看這傢伙,他氣不氣人?他這就是想找揍的樣子,先讓我揍他一頓再說。」

白齊中朝彭明朗搖搖頭,扭頭沉聲對彭建明說:「你回小東西的病房去吧,好好照顧她。」

彭建明錯愕的看著他,不太理解這人怎麼會一下子就想通了。

白齊中看著他,冷冷的說:「沒什麼好說的,你回去吧,對她好點,再好點,否則的話,我會把她搶過來,我自己給她幸福。」

彭建明才剛站起來,準備往若若的病房走,聽了這番話,停了一下腳步,扭頭看看白齊中,眼中露出一抹嘲諷的嗤笑,說:「你做不到,你永遠做不到,比我對她好的基礎上更好,我也不會讓你有那個機會。」

這話說的也忒繞口,卻成功能讓白齊中的俊臉黑成一片,說完彭建明頭也不回的,離開彭家老祖宗的病房。

彭明朗跳腳,指著走掉的彭建明問:「那個傢伙就這麼走了,他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你剛才那說的又是什麼話?該不會,是我們想的那個意思吧?若若是……」

白齊中…

彭家老祖宗…

。璇風瓑浼氬啀璇.. 書房中。

黃石公閉着眼睛在思考,他心裏清楚,一旦將許負送到秦宮之中,變數太多了,以至於在這一刻,他根本不敢確定。

自古美人愛英雄,名將愛寶馬。

特別是許負這樣正處於情竇初開的少女,而這個天下,又有何人能夠與嬴政相提並論。

大秦始皇帝嬴政,滿足思春少女的一切想像。

權傾天下!

蓋世無雙!

相貌更是不凡,雖然不算是相當俊美,卻也是英武不凡。

就算是黃石公對於嬴政偏見很深,卻也清楚天下最耀眼者莫過於始皇帝。

而許負是他的弟子!

也正因為是他的弟子,黃石公才清楚許負的不簡單,年僅十五的許負,精通相術,極為的不俗。

黃石公可是清楚許負出生的異事!

在嬴政開啟滅國之戰的那一年,秦國境內各郡上奏吉兆之事。

河內郡上奏,該郡溫城縣令許望之妻趙氏生一女,手握玉塊,玉上有文王八卦圖隱約可見。

此女出生僅百日,即能言,實屬神異。始皇聞訊,亦以為吉瑞之兆,令賜許望黃金百鎰,以善養其女。

許望得到皇上賞賜,自然感激涕零。為了表示對始皇帝的感激之情,他特為女兒取名為「莫負」,意為莫負秦王的隆恩。

後來,許望帶着女兒求學,一直到遇到了他,他預言秦必然會滅亡,於是許負將莫負改名為負。

意思是她終究是負了始皇帝!

正因為如此,黃石公對於許負並不放心,他心裏清楚,嬴政與許負之間淵源不淺。

……

「負兒,你對於當今天下如何看?」半響之後,黃石公再喝了三盅米酒之後,道。

話題終究是要開始的,黃石公心裏清楚,就算是一直在這裏僵持着,遲早都要捅破這一點。

但是終究是師徒!

這一刻,黃石公採取旁敲側擊,而不是但單刀直入。

「大秦帝國暗中波濤洶湧,大秦朝廷雷厲風行,始皇正在與老世族,六國遺族爭奪時間!」

許負沉思了片刻,俏臉微微一凝:「但是,老師以弟子來看,這一場以中原大地為戰場的交鋒,朝廷佔據優勢!」

「呼……」

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黃石公苦笑:「時至今日,老夫已經沒什麼要交給你的了,楚南公與老夫商議,讓你入秦宮……」

黃石公沒有解釋,許負也沒有問,兩個人都是當時極為聰明的人,自然清楚對方的意思。

良久許負站起身來,對着黃石公行了一禮:「弟子明日便前往咸陽,但,老師從此之後,你我之間的師徒之情一刀兩斷,形同陌路。」

說罷,許負轉身走了!

望着許負離去,黃石公忍不住幽幽一嘆,如此天賦絕佳的弟子,這一輩子只怕是再也遇不到了。

「哎!」

……

這一刻,他不知道這樣做是否正確,但是他不得不這樣做。事到如今,他已經停不下來了。

……

會稽。

項氏一族之中,項梁站在院落之中臉色變得陰沉,他自然是得到了殷通傳來的消息,甚至於還早於陳縣。

正因為得到了這一次大朝的信息,項梁才察覺到他們的機會越發渺茫。

「范增,對於這一次大朝之中的政令,你有何看法?」半響之後,項梁看向了一旁安靜喝茶的范增。

聞言,范增放下手中帛書,語氣幽幽,道:「從殷郡守的帛書之中,便可以看出,朝廷對於項氏一族了如指掌。」

「甚至於連你與殷通私交甚好都一清二楚,而且前一次項伯襲殺黑衣衛,朝廷也一清二楚。」

說到這裏,范增笑了笑,感慨萬千,道:「除此之外,對於這一次大朝之中頒佈的政令,老夫只能說一聲高明。」

「以土地改革蕩平老世族的根基,盡收國人百姓之心,從而淡化六國的影響力,增強關外國人百姓對於大秦的好感。」

「同樣的也是在削弱六國遺族的力量,增加大秦府庫。」

「如今天下徭役暫停,長城暫停,驪山陵暫停,馳道放緩,直道開工,由此可見,朝廷開始要休養生息了。」

「而且南征大軍撤軍,雖然會丟棄之前的戰果,卻會減少恐怖的消耗,分兵移駐陳縣與會稽,陳縣的那些人,以及我們都會暴露在帝國的眼皮底下。」

「五十萬大軍坐鎮楚地,王翦親自前往藍田大營,這意味着天下大勢被始皇一下子板正,主動權重新落在了朝廷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