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魍邪王再次動了,速度十分之快,這次爆發出了更加強大的烏光,附加自身,腳踏虛空,撲向姜澤。

它的招式變了,不再遠程消耗,而開始近距離與姜澤作戰,一瞬間而已,他整具軀體被無盡烏光籠罩,尤其是雙足,踩過之處,虛空直接崩開,強大無比!

這讓很多玩家倒吸涼氣,這BOSS舉手投足間,就撕裂虛空,隨手一拍都比核彈爆發還恐怖,簡直強的離譜!

姜澤目光閃爍,背後浮現無盡的雷霆,一隻雷霆戰龍順著戰矛騰飛,湛藍透亮。

這是上輩子姜澤從一古星遺迹那裡學來的超A戰龍秘術,但僅是半式,還是起手式!

姜澤最近突破,一直在參悟過往的秘術,收穫巨大,再結合玩家們的奇思妙想,他嘗試彌補了這一起手式。

姜澤戰矛划動,龍呤聲響徹天地,電弧本源奧義,蘊含在那對顯化出的湛藍神龍中,恐怖氣息滔天,轟隆一聲,與那魍邪王撞在一起。

這一次,雙方再次同時被震飛,魍邪王身軀震動,張嘴再度噴出一大口血液。

「怎麼可能!你一B-巔峰,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的實力?」魍邪王驚懼,他如今可是一隻腳踏入了B+初期,還爆發了巔峰實力,居然還是拼不過姜澤!

「只有這樣的實力嗎??那我可要結束這場戰鬥了!」姜澤從容一笑!

魍邪王確實很強,但那又怎樣,姜澤僅憑電弧的力量,就能穩佔上風,更別說動用其他力量了!!

「就憑你?你對我的力量,一無所知!」魍邪王晃了晃腦袋,冷笑道!

「不,是你對我的力量,一無所知!有什麼都施展出來吧,不然你沒機會了!」姜澤淡淡道。

轟!

電閃雷鳴,姜澤周圍全都是閃電,至強無比,戰矛橫空,撕裂虛空,向前劈殺,釋放恐怖力量,震耳欲聾!他要結束這場戰鬥!

「去死!」魍邪王身軀暴漲,氣息再度變強,揮爪迎擊雷霆戰矛!

偷香 李明將自己和姜宏的聯繫方式留了下來,方便葉寒隨時聯繫他們。

葉寒想了一下,說道:「後天我要去藍湖別墅看看,順便給我父母挑選一個好的住處,到時候你安排人陪着我去看看。」

「好的,葉少。」李明笑着點頭。

他不擔心葉寒有要求,就擔心葉寒什麼都不需要。否則的話,他們很難和葉家攀上關係。

約定好時間,李明告辭。

「寒哥哥,你拿到了藍湖別墅?」趙九兒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葉寒。

「對。」葉寒點了點頭:「那是姜宏家的樓盤,昨天他來賠禮道歉,把其中大半沒有賣掉的別墅送給我了。」

對於這個別墅區,他並不是很在意。如果不是為了給吳艷紅爭一口氣,加上自己也需要一套房子,藍湖別墅區他根本就不會放在心上。

聽得此言,哪怕趙九兒見多識廣,此時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

藍湖別墅大半數的房子,那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姜宏居然隨手就將藍湖別墅送了出去,未免也太大方了。

想到葉寒要去看房子,趙九兒立刻躍躍欲試,問道:「後天我能不能一起去?」

「必須一起。」葉寒笑了笑。

這幾天趙九兒可能會遇到危險,葉寒自然不能放任她離開自己的身邊。

而且後天是星期六,趙九兒也沒有課。

「太好了。」趙九兒歡呼雀躍。

吃完午飯,葉寒送趙九兒去上學。他一直跟在趙九兒不遠處,保護着她的安全。葉寒隱約感覺到,有人窺視着這裏。但是對方很謹慎,沒有出手。

「來的是高手。」葉寒更加專註,只要對方出現,他會在第一時間出手。同時,他也收斂自己的鋒芒和氣息,不讓對方發現。

一旦對方出現,他會直接暴起發難,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出乎葉寒的意料,對方也像是有所覺察,出現過一次之後,就徹底隱藏了下來。

這不由得讓葉寒有些意外,難道對方感應到了自己?

他更加小心的隱藏自己,盡量讓自己變得普通起來。

學校外。

一個臉色有些發白的青年男子,忌憚的向後看了一眼,確認身後無人追蹤,這才輕輕鬆了口氣。

「是個高手,最起碼是先天高手,而且還是先天武者之中的佼佼者。」青年心中暗暗想到。

剛才對方差一點發現他,讓他恍若被死神籠罩一般。一般的先天武者,給不了他那麼可怕的感覺。

只是,對方最終也沒有確定他的位置。否則的話,他根本就不可能活着走出這個學校。

「不能隨便出手,一定要弄清楚那個人的身份,不然很可能會栽了。」青年做出決定,悄悄的打了一個手勢。

人群之中,有人隨着他悄悄離開。

隨着青年他們的離開,縈繞在葉寒心中的危險感覺消失了。

葉寒頓時明白,殺手已經走了,應該是感應到了自己的存在,選擇了退走。

不過,葉寒並沒有放鬆警惕。因為往往越是這個時候,越容易出事。

沒過多久,葉寒的手機鈴聲響起。

「大哥,七妹讓我告訴你,死神的殺手盯上了趙九兒,現在南陽市之中,至少有七個死神的殺手。其中一個是先天武者死侍,據說極為難纏,謹慎到了極點,一有點風吹草動,就會轉身就跑。」電話裏面傳來小六的聲音。

「我知道了,放心吧,區區一個死侍,我還沒有放在眼中。」葉寒臉上露出一抹笑容,他知道這個電話會打過來的。

「恩,那就好。」小六掛上了電話。

葉寒也收起手機。

七個死神的殺手,一個先天武者,想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殺人,沒有那麼容易。

他不會坐以待斃,而是要主動出擊。

接下來,葉寒給大黑哥打了一個電話,讓他注意最近入境的人,特別是老外。

葉寒還特意叮囑,不要大張旗鼓,哪怕是發現了對方的下落,也不要太靠近,通知他就行了。

同樣的話,他傳給了王家。

王鵬得到命令,立刻去辦。

隨後,葉寒又給刀王打了一個電話。

「死神的高手?還要殺九兒那丫頭,哈哈,太好了。人在哪?」

聽完葉寒的講述,刀王頓時笑了起來,依然中氣十足,響若洪鐘。

顯然,刀王知道來了高手,可以好好打一場,這才特別興奮。

「我正在找他們的下落。」葉寒說道。

「算我一個。」刀王說道。

「好。」葉寒笑眯眯的掛上了電話。

有刀王加入,死神這次來的七個人,鐵定要翻車。

此刻,死侍他們已經回到了住處,正在商量著如何動手。

因為感應到了有高手守護趙九兒,這讓他們明白,這一次的刺殺,並不會如同以前一樣容易。

趙九兒身邊,早有防備。哪怕是他們,也很難找到機會下手。

死侍雖然年輕,但在國際上都是出了名的謹慎。若無百分之百的把握,他肯定不會出手。

「老大,你擋住那個高手,攔截他半分鐘就可以,我們就能殺了那個趙九兒。」

一個黑人壯漢開口,他手中拿着一把匕首,眼中閃爍著嗜血的光芒。

瞥了他一眼,死侍淡淡的說道:「你想死別拉着我,隱藏在暗中的那個高手,我有一種感覺,我絕對擋不住他,一旦碰面,我肯定死定了。」

「黑鬼,你想老大死嗎?」

這是一個女人,看起來快三十歲了,像是熟透的蜜桃。她長相極其妖嬈,一雙眼睛像是狐狸一樣會放電。

「sao狐狸,別想挑撥離間我和老大的關係,為了老大,我甚至都可以死,又怎麼會故意讓他送死呢?」黑人男子冷哼一聲,一臉不滿盯着被稱作sao狐狸的女人。

女子冷笑了一聲,道:「那你為老大去死啊。」

黑人男子不屑笑道:「我也想啊,但是我一直沒有機會。」

「現在你有機會了。」

就在此時,一個冷漠的聲音響了起來。

幾人微微一怔。

這是誰在說話?

與此同時,死侍臉色大變!。 江瀾看着驚庭。

開口直道:

「我從未對人施展過,有一定可能存在弊端。」

他從未對人施展過。

所以有必要試一次。

剛剛好這師兄有所求。

省得他直接對自己施展。

對他人施展跟對自己施展,不一定相同。

但是對他人施展,或許感覺能夠更真切一些。

植物蛋確實讓他感覺心靈福至,但是也就這樣。

而且植物蛋,無法提供反饋。

「請師弟大膽嘗試。」驚庭沒有選擇。

都已經這個時候了,如果放棄,等於功虧一簣。

本就是在賭的他,自然不怕再賭一次。

江瀾沒有猶豫,直接施展了七彩祥雲。

此時一道祥雲從半空中落下。

江瀾能夠感覺到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東西加持在驚庭身上。

彷彿有了一點點的好運。

只是讓江瀾有些意外的是,施展七彩祥雲的時候,他身上也會出現七彩祥雲。

驚庭身上開始被七彩祥雲覆蓋,他身上的七彩祥雲就會消失。

這祥雲跟他本身無關,彷彿是這段時間的積累。

原來是這樣。

江瀾一瞬間明白了。

從他學會七彩祥雲之後,他身上就會開始聚集這些東西。

施展的對象越強,那麼耗費的七彩祥雲就越大。

植物蛋,基本沒感覺。

但是驚庭金丹修為,自然會耗費不少七彩祥雲。

不過這七彩祥雲的積累,貌似對本身沒用。

這…

有些雞肋。

不過倒是可以試着給自己施展。

具體有沒有用,下次試試就好。

只是,這個術法確實不太適合隨意對人使用。

稍有問題,就容易引火燒身。

尤其是修為強的人。

植物蛋,貌似能隨便施展。

一顆蛋沒有任何影響。

當然,七彩祥雲不過是輔助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