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露易絲的肢體僵硬,頭腦發漲,她拿出了筆卻沒辦法在便簽上寫字,因為這所有的一切都超出了她的理解範圍。

這些人都瘋了,他們受到了什麼刺激!

如果露易絲自己都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光是記下素材又有什麼用,難道她能用這些寫出像樣的文章?

聽那一聲聲躁動、狂熱的報價,露易絲·萊恩只能麻木地寫下那些驚心動魄的數字,在她差點真的寫出「一億美元」之前,主辦方及時叫停了。

主持人在提示下匆忙地說了一些好聽恰當的場面話,露易絲完全明白他的無措,可台下其他人卻並不理會,反而隱隱不滿。

那群白袍的賓客們一直交頭接耳,露易絲緊盯着他們。她看到他們的翻譯官甚至跑去了後台。

最後,還是瑞亞主動上台。

這位時刻光鮮亮麗的傳奇女星,在盛大的歡呼掌聲中再次登場,這像是享受影迷的追逐,又像是在接受信仰者的朝拜。

瑞亞現場在那支拍出上千萬美元的槍身上簽名,並且表示會將買主的名字放在電影署名上,當做一部分的投資。這是一個堪稱完美的處理。

至少那些受邀前來的媒體都知道該怎麼圓回這不可思議的活動內容。

這段故事就算是放在電影里,觀眾們都會罵編劇異想天開!

後面的拍賣又回到了一開始的節奏。

雖然每一次的成交價格始終過高,但總算被框限在正常的範圍里……

然而直到活動結束,露易絲都無法回過神。

「好了,我們該走了。」年長一些的同行者提醒道:「不過,你有一個機會。」

男記者沖着那群起身的長袍衣巾貴客們示意,「你可以追過去問問題,露易絲,但是注意,不要太過火。」

露易絲·萊恩的眼前一亮,她的腳步已經往前邁出去了——他們眼看就要離開比爾·格雷厄姆市政廳禮堂,她必須快一點,儘快的!

可是她是這麼想的,可露易絲心底里冒出的字眼卻是:「瑞亞!」

不不,這些來自中.東的神秘客人已經不是現在最重要的問題,瑞亞·諾倫才是最大的謎題!露易絲驚醒過來。

「不對,瑞亞沒走。」露易絲·萊恩拉住她的上級,「還有那些『大人物』們。」

她喘了口氣,指著已經消失的異域貴族們說:「他們之間的首領,他也沒有離開。」

「那場慈善拍賣會,是瑞亞順手給阿諾德·施瓦辛格幫了一個忙,是瑞亞配合電影的活動宣傳,這只是一個助興,根本不是正題!

聽着佩里,我們得回去。」

「他們可能還有晚宴什麼的。」

「不,佩里!」露易絲·萊恩激動地叫起來:「就算我不喜歡荷里活,我也知道,瑞亞討厭派對!」

她說着,興奮地脫下了披肩搭在手臂上,頭也不回地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往禮堂折返。

看着新人為了新聞就奮不顧身的背影,佩里·懷特卻深深一嘆,用一種複雜的神情拿出手機。他猶豫了一刻,還是發出一段信息。

「我找到了你想要的合適人選。」

發送給:瑞亞·諾倫女士。

是的。

慈善拍賣會確實沒那麼重要。

但關於美國的「超級城市建設」,關於世界的「超凡力量體系」,關於地球的「超長遠航計劃」就極其重要了。

當然不會有任何一個大人物想要錯過這場,由瑞亞·諾倫女士發起的真正活動。

拍賣環節只不過是「慶祝」,下一個環節只會更加隆重。

有這樣一個見面會檔次的前提,「百萬」、「千萬」、「億」當然不值得一提,何止是托尼·斯塔克不放在眼裏,剩下那些還坐在座位上的重要客人們也根本沒放在心上。

因為接下來,他們要談論的就是「百億」、「千億」、甚至是以「兆」為單位的金額。或許連物質上的財富都不足以支撐這裏面的具體價值。

所有人都得拿出真正的籌碼。

比爾·格雷厄姆市政廳禮堂也即將迎來新一批的客人們。

「滴滴。」

提前設置好的時間到了,昂貴精奢的機械錶發出一聲輕響。

佩表的主人晃了一下手腕,反光從他一絲不苟的金髮上劃過去,映出他灰藍色的眼眸,他低聲道:「很好,沒有拖延。」

「安德里。」

他的女伴喊他,她轉過來,黃金色的頭髮明艷跳躍,深色的藍和淺色的藍在眼中交錯,閃動着迷人的光影,永遠比他鮮活,永遠比他年輕。

哪怕佔據過他軀殼的衰老靈魂已經被剝奪扼殺,但仍舊有一種沉舊、腐朽的氣息殘留在深處,他是安德里·維特,也是阿德里安·維特,這就是事實。

但這克隆出來的、本該壽命短暫的身體裏面,還有另一種存在。

那來自瑞亞·諾倫的基因,來自瑞亞·諾倫的許可。她允許他「吃掉」那一部分戰利品,他也吞下了——

有什麼發熱起來,安德里忍不住用另一手摸了一下自己的手心,他握住過瑞亞,她沒有拒絕。雖然,她很快就離開了。

她當然會離開,她總是不願意停留。

所以,他也只能選擇跟上,並沒有更多的選項。

金髮男人站起來,整理好自己的領帶、襯衫和西裝,他看到很多討厭的人、麻煩的人、憎惡的人,但最後,他還是邁步走過去。

他會為她解決問題的。

就算這個問題已經上升到了宇宙的高度——但仔細想想,也不算什麼。

這只是一個數額更龐大、利益牽扯更複雜的交易。而他,也只是負責其中一部分環節。

※※※※※※※※※※※※※※※※※※※※

對不起又晚了想要一口氣過掉這個環節嗚嗚

感謝在2020-12-1320:05:26~2020-12-1420:34:0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啊哈~、染嫿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啊哈~50瓶;20001201@30瓶;滿船清夢、御風flora10瓶;摯愛蘭薇5瓶;無憂花若夏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我得出門一趟。」

晚飯桌上,白季平靜地說道。

白岩、白石以及司星辰都在。

「又要出去?」

白岩頓時皺起了眉頭。

「是啊季兒,你這才回來兩天,又要出門?」

「嗯……有些事情還沒處理完。」

止殺的時間有限,一直處於倒計時狀態,白季可不想趕到最後時刻,再火急火燎。

白岩聞言,微微嘆了口氣。

「也是,你現在年輕,就該多出去走動走動。」

白石在一邊問道。

「這次去哪?」

「西北大漠。」

「去那?」

白岩皺了皺眉,最終也沒有多說什麼。

「路上小心。」

白石溫聲叮囑道。

「嗯……我知道。對了,那些武者的底細我大概讓人探清了,問題不大,應該只是聞名而來,可以根據山莊現在的財力,適當接收。數量你們自己把握,我就不管了。」

「好。」

白石一口應下。

白岩張了張嘴,最終還是咽了下去。

晚飯後,飯桌上沒有說話的司星辰有了和白季獨處的機會。

「有個事我沒和他們說,這次來的那些武者裏面有些應該是不懷好意的,可能是來探查消息的,可能是試圖來挑撥離間的。我走了以後,你幫我看着點,具體怎麼處理,你自己看着辦。」

「為什麼是我?」

司星辰仰著臉看着白季。

「因為你聰明……」

白季情不自禁地伸出雙手捏了捏她的臉蛋。

司星辰的臉儘管看起來是瓜子臉,然而一捏之下,也是被捏起肥嘟嘟的一坨軟肉。

沒好氣地白了眼白季,司星辰轉過臉去,捂著自己有些發紅的臉。

「我爹和二叔他們即便知道了也不好出面,他們一來是山莊名義上的主人,而來本身也沒什麼實力。這事只有你和許方覺好處理,而且許方覺為人正直,也沒這麼多歪心思……」

「所以你是說我歪心思多咯?」

白季一窒。

果然,言多必失。

「主要是交給其他人我不放心……」

白季顧左右而言他。

事實上,如果司星辰沒有接手山莊武者的這份心思,白季是打算和許方覺交代的。

許方覺或許心思耿直,但是阿樂似乎在這方面有幾分天分。

他們兩人共同商量,應該也可以處理地大差不差。

「具體要怎麼做你可以和許方覺商量,有什麼需要他配合的你也儘管說,他很好說話的。」

「知道了~」

司星辰皺了皺鼻子。

相熟些之後,才能看到這些她不曾在外人面前展現出來的女兒姿態。

……

第二天,白季一早醒來,在一雙雙目光的送別下,悄然離開。

對於離別,白季看的很淡。

反正又不是不再相見,沒必要搞得很隆重。

「駕!」

一路向北。

之前白季是去往東南,如今又是去往西北。

短短時間內,白季的腳步幾乎跨越了整個大夏帝國的版圖。

越往西北方去,白季就越是能夠感受到一些截然不同的人文觀景。

白家鑄劍山莊所在的安陽郡其實地處也算偏北。

並且離平西王手中的領地離的不遠。

記憶中,淮王曾經戰死的昌水城,就是因為平西王的領地快速失守,從而導致昌水城被圍攻。

再加上後方混亂,在昌水城被圍攻之際,久無援兵支援。

且又為了保護昌水城以及後方十幾里之內的子民撤退,淮王才選擇死守昌水城,最終戰死。

而實際上,白家鑄劍山莊所在的安陽郡,就與昌水城所處的川城郡相鄰。

一旦昌水城失守,那可就不是單單一個川城郡的事情了。

所以即便是為了自身安危,白季也不能讓昌水城的戰事真的一敗塗地。

就算是失守,也得給後方反應時間,以及做好自身的安全應對。

知道一些後續發展的白季,自覺需要未雨綢繆。

想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