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霍霆均「哧」地一笑:「敢罵我流氓的,還真只有你。」

他寵溺地碰碰她的鼻尖。

「既然你覺得我是流氓,我是不是該坐實了這個光榮的稱號?」他咧唇,笑意更深。

低頭,霸氣地含住她的倆片粉嫩柔潤的櫻唇。

這可比面前的佳肴和美酒都可口多了。

他眼間透出邪魅,迅速地將彼此之間的情感點燃。

顧汐被男人禁錮在懷裏,放浪形骸地索吻,很快,她整個人酥軟在他的懷裏,情不自禁地回應着他。

之前每一次說要她,他都只是「開玩笑」。

所以顧汐以為這一次也是。

然而,她低估了這個男人。

突然,她被橫空抱起,抱向那邊的沙發。

顧汐緊張起來,雙手拴緊他的脖子,聲音嬌嬌軟軟的:「霍霆均,你來真的?」

霍霆均低頭,那雙狼一般的眼裏飽含着愛的慾望,沙啞的嗓音性感到極致:「我什麼時候對你說過假話?」

顧汐被他放進沙發里。

「這是酒店,你不要胡來。」

「明天我就買了它,它就是我們的地盤了,我想怎樣就怎樣。」

顧汐:「……」

某人彎下長腰,熱情似火的吻繼續落下。

不一會兒,顧汐又推開他,綿軟的嗓音有點顫抖:「有人敲門,好像要進來了。」

霍霆均順手從褲袋裏抽出自己的錢包,一把將它扔向了包廂的門,偏過臉,怒吼:「誰都別進來!」

外面的服務生聽見了動靜,連忙答應:「知道了,霍先生!」

他的吻技越來越嫻熟了。

還記得剛開始親吻的時候,他其實不太會……

但是很快,他就找到了章法。

現在,溫柔的、深情的、熱烈的、霸道的,各種吻法窮出不盡,顧汐越來越抵擋不住。

只要被他吻上,她就沒有辦法保持醒「脫身」,很快便跟着他一起沉淪。

特別是現在,他的吻霸道又火熱,將她的理智晒成了枯柴,被一把火燃燒成灰燼。

她的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

就給他吧,這也是她內心的所願,正式成為他的女人,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 孟有房在將軍府著閉目養神。

接下來的目標很明確,那就是拿下莫西沙,只不過,想要拿下他還得需要好好的謀劃一下才行。

莫西沙礦區在最北端,產量最高,所以實力也算是最強。

尤其是現在,七條龍回歸,打開的可不只是他孟有房的九龍棍,恐怕整個靈石仙國的修為限制也被打開了。

時間對於孟有房來說那是相當不利的,所以莫西沙之行一定要快。

可是…

大將軍和大護法的目的是什麼呢?

孟有房轉動著棍子給眾人提高著修為,他也在想著莫西沙一行的危險。

那裡是一個陷阱,不是吞了他孟有房,就是吞了這幾位礦區將軍,或者是全部都一網打盡。

不管是什麼,他孟有房都得去。

「嗡!」

一聲震顫,有人再次打破了修為的極限,他進階了,而在門外也響起了報告聲。

「報告!后江將軍到!」

一個身影閃進了將軍府,后江將軍也是風塵僕僕的喘了口氣:「你們就不能派個人過來幫忙嗎,這幾條破龍真特么的能搞事情!」

孟有房瞪了一眼,他看向了后江將軍身後的幾條小龍。

這幾個貨一個個吃的溜光水滑,不知道吞了多少靈石礦才能變成這樣。

雖然是嘴上埋怨著,可后江將軍一點都沒有不開心的意思,他那一身的靈氣一看就是得到了巨大的好處。

孟有房很欣慰,后江能來最起碼說明他還是很講義氣的。

棍子上泛起七色光芒,孟有房再次開了一輪加速:「后江將軍先休息一下,我們養足了精神再說別的。」

說完之後,他把小樹苗晃起,讓那些靈氣更加的順滑。

后江將軍當然也沒客氣,就連那幾隻小龍也是紛紛的沖向了棍子盤在了上面。

一晃三天過去,孟有房的身體已經是完全恢復,而那些礦區將軍們也紛紛的把手下的護軍召集了過來。

俗話說的好,一個籬笆三個樁,一個好漢三個幫。

更何況,這些礦區將軍們他們也是得到了實實在在的好處,押寶當然是要押到最後才行。

大軍集結,隨時準備著進攻。

看著前方站著的李明,孟有房拍了拍他的肩膀:「李明,這人才的培養和礦區的改造就全靠你了,好好乾,等回來之後為你慶功!」

李明沒有多說話,他只是重重的一點頭。

孟有房晃了晃棍子,向著冰龍一揮手:「出發!」

冰龍青色的身影飛起,浩浩蕩蕩的大軍向著莫西沙礦區急速前行。

……

莫西沙礦區,高山的神殿之中,大將軍正在和大護法說著事情,一聲報告打斷了他們兩個的談話。

「報告大將軍,孟有房已經向著莫西沙殺來!」

大將軍擺了擺手,傳令官快速的退了出去,旁邊的大護法卻是眼睛里閃起惡光:「大將軍,莫西沙能行嗎?」

大將軍笑了笑,把手中的龍牌扔給了下方的莫西沙:「你去吧,按我說的做。」

莫西沙接過龍牌,他的嘴角掛著冷笑:「大將軍放心,在下保證讓孟有房這一次有來無回!」

「去吧。」

莫西沙重重的行了個禮隨後轉身就衝出神殿。

大護法的心裡非常的不爽,控龍牌雖然是丟了,可他的實力還在,這莫西沙竟然一點都不尊重,居然沒給他這個大護法行禮。

大將軍擺正了前方的棋盤向著大護法一讓:「大護法,黃金樟可是好東西啊。」

大護法先是一愣,隨後也笑了笑:「是啊大將軍,這莫谷的星彩寶石同樣也是好東西不是嗎?」

「咔噠!」

一枚棋子落在了黃金樟的棋盤上,那棋子上閃耀的星彩分外的撩人。

……

莫西沙回到了靈脈之地,他站在那裡等著,靈脈的外圍,無數的護軍手持利器正嚴陣以待。

莫西沙摩挲了一下龍牌,他的眼中紅光一閃:「傳令前沿,不惜一切代價削弱敵人的兵力,違令者斬!」

「是!」

傳令兵應答一聲,不一會兒的功夫,莫西沙礦區的前沿便是響起了呼喝聲。

一箱箱的靈石正在分發,而在後方還有著無數的工人正在切割著靈石礦,他們都很累,同時也很興奮。

一塊塊邊角扔進了廢料筐里,其中不乏還有著上好的靈石存在。

人來人往之後,廢料筐消失,而那些工人的臉上也是露出了幸福的神采。

孟有房不知道莫西沙礦區的具體情況,可他從傳令兵傳回來的消息中看出,這莫西沙居然想要硬來。

大軍還在行進,幾位礦區將軍圍在了孟有房的身邊。

老帕敢扛著開天霹靂火,他不由的搖了搖頭:「這莫西沙要幹嘛,這麼搞他的礦區不想發展了嗎?」

其它的將軍也是紛紛點頭。

打仗終究是會死人的,可人死不死,那也是礦區將軍說了算,沒有人願意死人,尤其是礦區的護軍,這些可都是寶貝。

帶著護軍來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壯壯氣勢嘛。

可現在莫西沙的架勢,這特么的就是想要死磕,他這是不把護軍當人來看了。

木那晃了晃手中的喀秋莎,她也是嘆了口氣:「公子,看來這大將軍是鐵了心的要把你幹掉,你怎麼說,要不要打?」

打當然是要打,可孟有房的心裡還是不想殺太多的人。

說他心軟也好,說他假仁假義也罷,反正他總覺得殺人太多會對修行有影響。

看了看遠處的那個方位,孟有房點了點頭:「你們幾位將軍就在這裡和護軍們周旋一下吧,我帶著我的幾條龍去會會莫西沙!」

他的意思很明確,讓礦區將軍拖住護軍,他去直搗黃龍。

只要打倒了莫西沙,其它的這些小護軍那就會是一盤散沙,到時候也可以少殺一些人。

木那看了兩眼嘴張了張,最後她也沒有再多說,只是給了孟有房重重的一個吻:「你可得幫我實現願望,不然我詛咒你不舉!」

好傢夥,這詛咒實在是太惡毒了,孟有房可不敢接。

向著眾人擺了擺手,孟有房囑咐了一句:「注意大將軍和大護法,別被他們兩個給陰了。」

「明白!」

眾人的應和聲響起,而在前沿陣地上霹靂火的聲響也是炸成了一團。

「噠噠噠!」

莫西沙的反抗開始了。

孟有房站在冰龍的後背上,他把棍子高高舞起,沒有管那些零星的霹靂火,他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莫西沙靈脈。

一根棍子開路,孟有房直線的奔向了莫西沙靈脈所在地。

莫西沙在那裡看著,他的手輕輕的一揮:「擋住他,讓他的手上沾沾血!」

「是!」

傳令兵應答一聲出去,不一會兒的功夫,三顆紅色的靈石信號彈升空。

護軍們沸騰了,他們的耳邊全都響起了戰前莫西沙將軍的聲音:「全力圍殺孟有房,活下來的獎勵靈石礦坑一個。」

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別說是一個礦坑,就是一處小礦洞也值得拚命!

呼啦!

烏泱烏泱的護軍們瞬間就沖向了孟有房,他們都沒管後方的那些敵人,他們的目標只有孟有房一人。

一開始孟有房還在收著打,可隨後他就發現,這人數可是有點多。

最主要的,他還感受到,這護軍的實力可是要比老帕敢他們的手下要高出了好大一截。

冰龍揮舞著爪子,他的眼神斜向了孟有房:「家主,孤軍深入還不下殺手,你可是會被困死的。」

孟有房當然也明白這一點,只是他不明白莫西沙為什麼要這麼做。

人命這東西,真的就這麼不值錢嗎?

九龍牌向外一放,孟有房把所有的龍都喚了出來,他的手輕輕一揮:「下手輕點。」

冰龍聽完之後嗤之以鼻,下手輕點,再輕又能輕到哪裡去,有的時候,下手輕還不如直接一擊必殺來的痛快。

死亡是一瞬間的事,而痛苦可能是一輩子的事。

小龍們搖頭晃尾巴的沖了上去,它們身上的靈氣涌動,孟有房的前方也是閃出一大片的通路。

莫西沙在那裡看著,他的眉頭微微皺起,這並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他看向了傳令兵:「所有人跟著孟有房,全部收縮兵力,允許使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是!」

傳令兵退了出去,三顆黃色的靈石升向高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