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陳晨看了邊上幾個保安一眼,大概都是他們上去之後,下來吹牛傳的話。

他對著對方搖頭:「不行。」

對方一瞪眼:「我付錢還不行嗎?」

陳晨看著對方再次拒絕:「我說了不算的。」 「毀滅神考第一考——虛無之境開始」沒有感情的聲音在他腦海中播報著,就像是系統消息一樣。

先是一片黑暗,即便他已經周身開始放出太陽之光,可依舊無法照亮這片區域。

在李耀選擇接受毀滅神位時,神界中善良神王和邪惡神王恢復了人身,出現在毀滅神對面,修羅神收起了修羅神劍。

毀滅神和生命女神對視一眼,生命女神一笑,那虛空中似乎都要開出花來。

「還好!」毀滅神擁著生命女神,在她耳邊輕語。

善良神王輕輕靠在邪惡神王的身上,「看來世界的選擇是正確的!」

「是啊!現在只要等到他繼承毀滅神位,來到神界,我們也就可以安心了。」

在一旁本是想要插句話的修羅神,看著這四個老朋友又開始了,心中只有「……」不知當不當說。

「哎!這神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唐晨這個蠢貨,太讓我失望了,竟然會被羅剎神的邪念蠱惑。

可唐晨已經是最接近完成修羅神考的人了,若是他不行,我還要等多久呢?難不成還得讓本神給他作弊?」

不提神界五位大佬的日常。

自李耀接受毀滅神考開始,他的眼前持續了一會的黑暗,之後便恢復了光明,而他依舊站在原地,岩漿湖都沒有變過。

「這是個啥?神考就這麼完了?」因為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都有什麼天賦能力,所以他覺得可能是這第一神考觸發了他某種天賦的反擊,讓他直接通過了第一神考。

「可完成神考不是有獎勵嗎?我的獎勵呢?毀滅神這麼摳門,獎勵都不給一份。還是我通過考核的方式不對,沒有獎勵?」

將太極天帝劍提在手中,仔細端詳,他可以感受到這把劍對自己的親近。

神考獎勵一般都是魂環年限的提升,或者是神賜魂環和魂力等級的提升,他的太極天帝劍還未附加魂環。

若是有獎勵很可能是一枚神賜魂環,可太極天帝劍上空空如也,就和他此刻的心一樣。

「就感覺很虧!」若是真的因為自身天賦能力,強行打斷神考,讓他沒有獲得獎勵,那他接受神考的意義在哪?

神考第一考就這麼結束了嗎?

收起武魂太極天帝劍「看來只能等到第二神考的時候再看了!」

神考都是神事先設計好的,輕易不會做出更改,除非是像海神和修羅神那樣作弊,肆意更改神考獎勵。

他第一神考通過的莫名其妙,第二神考還未出現,很大可能是他的天賦能力直接打斷了毀滅神考,這種異常的狀況,相信毀滅神會再次聯繫他的。

千仞雪還在等他,剛才他金烏武魂破碎,想必三人都覺得他已經死了呢!這會出去詐個屍,不知道他們有什麼反應!

「先離開這裡,找到他們再說。」他身下是炙熱的岩漿,他在最後清醒時看到降魔和刺豚拉著千仞雪避開了這裡。

心念一動,周身放出輕微的明亮的太陽之光,在加上此刻威嚴的太陽神甲,身後是兩條輕輕擺動的披肩。煌煌天威,猶如神明。

向著千仞雪三人離開的地方飛去,他如今可虛空飛行,但初次獲得這種能力,飛起來有些歪七扭八的。

「總是有種心虛的感覺」看著腳下什麼也沒踩,就這樣立在天空中。很是擔心就像是一場夢,忽然醒來,然後從高空墜落。

剛獲得新的天賦能力,還不熟練,所以他飛的並不快。

在附近饒了一圈,卻不見千仞雪三人。「這三人不會是覺得我死了直接就走了吧?這麼絕情嗎,好歹留下來給我收個屍也好啊!」

他的心中很是失望!刺豚也就罷了,又不熟悉。可降魔和千仞雪和他朝夕相處多年,看到他身死,連收屍都不願意嗎?

特別是千仞雪,兩人互有好感,暗生情愫,「給你男人收個屍都不願意嗎?」

「還是他們等的太久,不得不走了呢?」他重塑身體的時候最開始是有意識的,可後來陷入了沉睡就完全失去了時間的概念。

他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或許是時間太長了,千仞雪不得不離開也說不定。

「如今還是確定下過了多長時間再說!」在他眼中星斗大森林還是原本的模樣,得找個魂師問問才能確定具體的時間。

在他心中想著要找人的時候,忽然感覺自己的精神可以發散出去,可以在腦海中呈現出周邊的畫面,當特別注意某一點時,還能對這部分放大,可以清晰的看到葉片的脈絡。

「神奇的能力」

很快他就在遠處「看到了」幾個魂師的身影!

「就是你們了!」用自己的精神鎖定他們的位置,剛想踏空飛去,「咻」「嘭」幾個魂師另一頭的一顆大樹被他撞得粉碎。

「呸呸」將口中不小心吞進去的樹葉吐出,將頭髮中夾著的木屑弄走。

金炎燃起,將身上的雜物全被焚燼。

精神中再次確定了那幾個魂師的位置「我怎麼會偏離了這麼多,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剛才他確定了位置,只是心中有個「飛去這個地方」想法,瞬間就出現在了幾個魂師的身前,由於他自己的詫異,沒有及時停下才會超過距離,撞在了樹上。

這是他的又一天賦能力「金烏化虹」,將自身化作一道光飛行,世間極速。

「剛才那是什麼,魂獸嗎?」

「好像是!」

「我只看到了一道光,轉瞬即逝。」

三個魂師本是在休息,可他們被一道奇特的閃光吸引,讓他們有些緊張。

因為剛才的光他們沒有看清楚到底是什麼,若是魂獸那對他們來說就太危險了,這麼快的魂獸若是攻擊他們,他們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大哥要不我們現在離開這裡吧!星斗大森林太危險了。」

「可兩大帝國的懸賞怎麼辦?我們剛剛查到那個女人的行蹤,現在放棄太可惜了。」

「就是!現在只有我們知道她的行蹤,若是能抓到她!兩大帝國的懸賞可就都是我們的了。」

「是啊岳老三!你怕什麼?聽我的,我們先抓到人再說。好歹你也是個魂聖!」

「段老大!這裡可是靠近星斗核心的地方啊!聽說有十萬年魂獸出沒,我們遇上不是死路一條。」

「十萬年魂獸豈是那麼好見的,閉上你的嘴!我們明天就出發去找那個女人。」

遠處暗戳戳隱於樹上的李耀,將他們的話聽的一字不差。

「來星斗大森林找人,莫不是人形魂獸?難道是小舞?卧槽!那我這是睡了幾年?黃花菜涼了嗎!」onclick=”hui” 被李天之拉著玉手的胡姬警惕的看著美杜莎女王。

第六感告訴她。

美杜莎女王絕色的容貌與強悍的實力對她的地位形成嚴重的威脅!

「她剛剛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難道是傳送陣?」

想到剛剛美杜莎女王出現時那道石門虛影,胡姬感覺那又不像是傳送陣。

「一眼就能夠將人石化,這是什麼高手怎麼沒有聽說過?」

胡姬看著美杜莎女王心裡暗暗想道。

在天武大陸幾乎人人都會修鍊,胡姬也不例外。

沒有進宮前她可是一個大家族的天之驕女。進宮后她天之驕女的身份才逐漸被遺忘。

胡姬自信自己還是有幾分眼力的,但偏偏她看不出美杜莎女王的來路。

不僅是胡姬,趙高也好奇美杜莎女王究竟是什麼人?

石化空間這種能力實在是太變態了,要是運用得好,絕對是一個大殺器。

此時的趙高看向李天之的時候,神色也變老實了不少。

皇上就算是丹田破碎變成廢物了又怎樣?

皇上還是皇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好好做自己的奴才才是正確的選擇。

趙高心裡彷彿想通透了許多。

嬴政這些年留給趙高的威壓還是很深的,想通了之後趙高可不敢再升起什麼異心。

其實嚴格的來說,趙高剛剛也不算什麼異心。

換做任何一個場景,曾經高高在上的主子忽然修為被廢。作為一個奴才,心裡多多少少都會產生一些奇怪想法的。

可能這就是所謂的一念成魔一念成佛,好壞只在一念之間。

現在的趙高,在看到李天之身邊還有美杜莎女王這樣的強者之後,基本上僅有的一絲壞心思也都收了起來。

他只是皇上的一個奴才而已,盡忠盡職,守好本分才是他該做的。

「趙高你們也下去吧。」

「太后的遺體你處理一下,就隨便找個地方葬一下,至於嫪毐,給朕丟去荒郊野嶺餵食凶獸!」

李天之看了一眼地上的兩具屍體厭惡道。

提到嫪毐李天之雙目露出一絲噁心。

嫪毐這種人是真的引李天之厭惡。

雖然嚴格的來說,李天之應該感謝他毒殺了嬴政,不然的話李天之現在也不可能穿越到嬴政身上。

趙高退下后,李天之帶著胡姬與美杜莎女王返回宮殿。

「美杜莎……」

看著眼前這妖艷嬌媚美杜莎女王,那女王兩個字李天之沒有喊出來。

因為李天之現在是大秦帝國的皇帝,喊出女王兩個字還真的有點開不了口。

「陛下,美杜莎只是我們族群的一個稱呼而已,你可以喊我彩鱗。」

美杜莎女王紅潤的嘴唇泛起一絲弧度很是美麗,對著李天之緩緩道。

「彩鱗?你真的是斗破蒼穹世界里的那個彩鱗?」

「斗破蒼穹?什麼斗破蒼穹?」

「你是加瑪帝國塔戈爾大沙漠里的蛇人部落嗎?」

「陛下你是什麼意思?什麼加碼什麼沙漠,我可是美杜莎不是什麼蛇人。」

彩鱗看著李天之絕美的容顏,露出一絲疑惑,似乎不是很懂李天之說的是什麼。

【笨蛋宿主!別問了。】

李天之腦海中響起了系統精靈的聲音。

「為什麼?」

李天之很是不解。

【沒有為什麼,系統召喚出來的人物是從諸天萬界召喚過來的,召喚出來的時候已經清除原有記憶,賦予了她全新的身份,還有全新的記憶。】

「賦予新身份,全新記憶?」

李天之聞言頓時陷入了沉思。

原來如此。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系統這樣做應該也有她的道理。

「陛下你現在好弱,陛下是不能修鍊嗎?但看陛下的體質怎麼好像很強大的感覺?」

彩鱗那一雙碧藍色的美眸在李天之身上上下掃視一點都沒有因為李天之的身份而有什麼拘謹,感應著李天之羸弱的氣息與強悍的體質似乎有點不符,她很是疑惑。

李天之雖然是她的主人,但是現在看起來確實是弱了點。

於她來說,李天之就好比是一隻螻蟻一般。

彩鱗這話也確實讓李天之有些觸動,李天之也知道現在的他很弱。

「看來朕要儘快修鍊變強才行,還有系統獎勵沒用完呢。」

李天之暗暗道。

「對不起陛下,都是臣妾的錯,臣妾請求陛下責罰……」

胡姬聽到彩鱗說皇上弱,神色驚慌的看著皇上,她覺得皇上弱都是自己造成的結果。因為太后是通過她之手帶給皇上長生藥的。

雖然她怕死,但是她覺得皇上丹田破碎她確實有很大的責任,所以主動要求受罰。

李天之看向了胡姬。

他剛剛正想著用什麼理由打發胡姬,然後使用系統獎勵。

現在胡姬請求責罰,剛好合了李天之的心意。

「胡姬愛妃,你自行回宮面壁三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