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陰喜兒的神情一下子冷了下來。

「就憑你,也配我暗算???」

「你們這些人,篡奪了太陰神教不說,現在還想把太陰聖皇的血脈斬盡殺絕,簡直喪心病狂。」

「今天前來追殺的人,統統都不要走了,都給我埋葬在這大雪山上吧。」

姬玄神情冷淡。

對這種為了利益,忘記恩情,沒有人性的人,姬玄連多看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至於對方有復活秘術,姬玄更是毫不在乎。

對於他而言,這些秘術沒有半點用處。

姬玄這麼多年來,為人一直低調隱忍,從不輕易讓自己涉足險境之中,也從不輕易讓自己陷入矛盾的漩渦之中。

但是太陰神教這件事情,他不能不管。

他不能讓曾經為人族留過血的人再傷心流淚。

所以,從開始介入這件事情開始,姬玄的心中就已經動了殺念。

他要把參與到篡奪太陰神教權利,陰謀追殺陰小憐的所有人,全部連根拔起,把她們殺個精光。

姬玄從不輕易和人為敵。

一旦和人為敵,他就必須把所有已知的未知的危險全部剪除掉。

所以,在陰喜兒還在對姬玄怒目而視的時候,姬玄已經動陰喜兒以及她身後的人動了殺心。

「放肆。」

「毀我肉身,還敢如此狂妄,簡直狗膽包天。」

陰喜兒勃然大怒起來。

她原本地位卑賤,通過暗算上一代太陰神教的教主,她才成功成為了太陰神教的聖女。

這種從婢女到聖女的身份突變,讓她產生了種種浮躁、狂傲的想法。

在她想來,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人可以站到她的頭頂上去了。

她已經是一方頂天立地的人物了。

而哪裏能想到,竟然有不知道死活的東西跳出來,阻攔她打殺陰小憐不說,而且,還狂妄自大,竟然說要把追殺陰小憐的人殺個精光。

你有這個實力嗎???

陰喜兒心中說着,下一刻,她的手中,一面古幡陡然升騰而起。

這是太陰神教的傳世聖兵——太陰神幡。

在篡奪了太陰神教的權利之後,齊玲瓏為了拉攏人心,所以把這件傳世聖兵給了陰喜兒。

以陰喜兒現在的實力,還不能完全的復甦傳世聖兵的神祇。

不過,這不妨礙她拿出這件聖兵來對抗姬玄。

「給我殺了他。」

陰喜兒嘴裏怒叫了一聲。

接着,就看到太陰神幡之上,縷縷太陰之氣翻滾而出。

下一刻,就看到一條條太陰之氣交織而成的陰蛇浮現在了虛空裏。

這些陰蛇瞪着冰冷的眸子,正向著姬玄的身軀蜂擁而去。

「愚蠢。」

看着搖動太陰神幡,復活聖兵神祇的陰喜兒,姬玄微微搖頭起來。

他的手在虛空中撥弄了幾下。

隨即,就看到那些向著他席捲而來的陰蛇左搖右擺起來。

接着,這些陰蛇全部崩塌在了虛空裏。

在兵字秘之下,沒有任何兵器可以在姬玄面前放肆。

刷!!!

接着,姬玄的手一攝,然後,就看到太陰神幡急促跳動,然後,直接升騰而起,落入了姬玄的手中。

「怎麼可能???」

看着自己的聖兵被姬玄奪走,陰喜兒的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情。

很顯然,她完全沒有想到,一件傳世聖兵會這麼容易被姬玄奪走。

「走。」

看到連傳世聖兵都奈何不了姬玄之後,陰喜兒的心中很快產生了一個念頭。

陰喜兒知道,她如果再不走的話,她可能就沒有走的機會了。

眼前這個小子不知道到底是何來歷,但是卻可以清楚,此人絕非尋常。

很有可能是某個隱藏起來的老怪,甚至他那一脈的祖先可能受到過太陰聖皇的恩情也說不定。

想到這裏,陰喜兒再不停留。

刷!!!

只看到她身上的太陰帝符中,陡然有烏光流轉。

接着,她的身軀彷彿閃電一樣,向著遠方疾馳而去。

這枚殘破的太陰帝符,乃是當初太陰聖皇留下來的符籙,後來傳到了上一代教主的手裏。

這枚符籙擁有復活、逃遁、隱匿的能力。

上一代教主被暗算至死之後,這枚符籙落入了陰喜兒的手中。

靠着這枚符籙,陰喜兒幾次死裏逃生。

所以在驅動太陰帝符之後,她的身軀很快消失在了天際。

「跑得了嗎???」

看着陰喜兒逃離,姬玄直接搖頭起來。

「你沒事吧。」

姬玄沒有直接追擊陰小憐的意思,他看向了旁邊哭泣的陰小憐。

陰小憐年紀不大,但是,一身血肉卻在發着光,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她的體內,彷彿有一輪明月在沉沉浮浮。

很明顯,陰小憐的體質非常不凡,她很有可能繼承了太陰聖皇的部分血脈。

雖然只是部分血脈,但是未來的成就依舊不可限量。

因為血脈提純之下,陰小憐可能覺醒聖皇十代,甚至五代之內的血脈。

這般血脈,也僅比那些古皇子、帝子級別的存在弱上一籌而已。

姬玄也終於明白,太陰神教這群篡權的人為何一定要追殺陰小憐了。

因為陰小憐體內有太陰聖皇的血脈,並且已經在刺激下部分覺醒。

一旦讓陰小憐逃出升天,那麼用不了太久,她很有可能重新殺回來太陰神教。

到時候,那些叛徒就要有大麻煩了。

因此在這種情況下,陰喜兒親自出手,前來追殺陰小憐。

只差一點,陰小憐就要被打殺了。

不過姬玄既然已經出現,他就不可能允許陰小憐出事。

「銀婆婆死了,我最後的親人也沒有了。」

陰小憐臉上無聲的流淌著淚水。

她的母親被最信任的人暗算而死。

她也慘遭追殺。

短時間之內經歷翻天覆地的人生變化,陰小憐雖然在飛速成熟,但是,她仍舊承受不住如此大的巨變。

現在,唯一一個僕人也為了守護她而隕落了,陰小憐心中難過的想要滴血。

她要殺掉那些害死她親人的人,她要讓那些背叛太陰神教的人付出血的代價。

「銀婆婆沒有死,她在另外一個生命維度守護你。」

「你現在要做的,是幫銀婆婆復仇。」

姬玄看着陰小憐道。

「那些叛徒實力強大,我沒有能力…………」

陰小憐臉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有我在,你不用害怕。」

「我現在就帶着你殺到太陰神教去,把那些背叛你母親和你的人殺個精光。」

姬玄沒有多說什麼。

陰小憐身為苦主,肯定是要親眼見證她的仇敵的死亡的。

所以,姬玄在陰小憐的見證之下,安葬了銀婆婆的身軀。

接着,他帶着陰小憐衝天而起,向著陰喜兒逃離的方向追擊而去。

太陰神教位於蘆州的一處山脈之中。

這裏太陰氣息縱橫,平日裏少有人至。

但是此刻,虛空中,卻看到一個女子在飛速逃離著。

而在這個女子的身後,還有一個男子和一個少女正不緊不慢的追趕着。

前方的女子不是別人,正是陰喜兒。

本來,陰喜兒看姬玄沒有追擊,以為自己已經逃過一劫。

Prev Post
這頓飯結束時,螃蟹和蝦都吃的差不多,還有糯米團,砂鍋粉絲,都是他愛吃的菜,消滅了一半。
Next Post
不過聯想到他對江曉做的那些事,陸征便覺得這幅皮囊透露著虛偽和噁心。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