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酒闌重得敘歡娛,鳳屏鴛枕宿金鋪。

綺羅纖縷見肌膚,此時還恨情無綿?

年輕時,儘管一無所有,卻彷彿已經擁有了整個世界。

那年春天,草長鶯飛。

在這湖畔。

她,曾說過一句話。

以後,我要將這裡,打造成江南最大的遊樂城。

讓江南的孩子,情侶…

也能,享受到和迪士尼一般的遊樂場。

而今,十年過去。

這願望,已經實現。

可…那個人,卻已不在了。

思緒翻湧升騰。

秦蒼穹眸光中,掠過一絲複雜到了極點的神色,緩緩的,從車窗外收回視線。

半生戎馬。

他,已歸來。

那年的承諾,儘管…已經遺落在了塵封的記憶中。

但,他依然會實現。

宋憐星…

無論,你此刻是生是死。

我,都會將你找到,直至天涯海角,世界盡頭。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有她和孩子在,凌家熱鬧了起來,寶寶肚子一餓就哭,聲音洪亮,大家聽着都很開心,有爸媽的照顧,喬安夏和孩子住的很好。

晚上打電話時把這事告訴了龍夜擎,龍夜擎一想就能明白她的處境,也同意她的做法,況且老爺子都能理解。

葉佳倩有時間就抱着孩子,簡直是愛不釋手。

第二天凌若冰也來了,怕喬安夏說她壞話過來偵查一下的,還好葉佳倩並沒嫌棄她,看樣子喬安夏並沒說她什麼,放心了點,「安夏,你就該帶着寶寶來陪陪爸媽了,媽,我也想回家住幾天。」

葉佳倩心情好,笑道,「好啊,這本就是你的家,想回就回來。」

凌若冰只是撒撒嬌,也想讓喬安夏看看,她在凌家是有地位的,「我也想回來,可是如果我和安夏都來這了,老爺子沒人照顧,我還是先住龍家吧。」

「你說的是,等有時間再回來吧。」葉佳倩抱着孩子喜笑顏開的,特別開心,保姆感覺自己成了多餘的。

凌若冰吃過午飯就走了,龍夜斐約了人談事,她也想跟去看看,幾年前龍夜斐主動讓出了繼承人的位置,這回,她得幫他奪回來。

喬安夏數着日子一天天的過,開始是想念,慢慢的思念如同野草般日漸瘋漲,一個禮拜后,她已經沉不住氣了,總在問他還要多久回來,尤其是晚上自己抱着寶寶睡覺,寶寶醒來要吃奶、換尿布時,總會想起他。

到第八天,龍夜擎說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了,要進山一趟,做實地考察,等考察完就會回來,最多兩到三天。

喬安夏一般是早上和晚上打他的電話,因為時差的關係,相差了十二個小時,這邊的早上那邊正是晚上。

第九天時,喬安夏早上打電話過去一直是無法接通,她問過秦牧,秦牧說山裏可能沒信號,他也沒聯繫上。

喬安夏很擔心,按理說那邊已經是晚上了,龍夜擎還沒從山裏出來嗎?如果沒有,晚上的山裏豈不是很危險?喬安夏有種不好的預感,這種感覺讓她很害怕,儘管她一再告訴自己不能往那方面去想,但總是控制不住。

聽凌禹辰說過,那片山地很偏,當時買下的時候,凌禹辰只是看好了那地方,並沒打算用來做什麼,現在勘察到那有金礦才打算先把金礦開採出來。

葉佳倩安慰了句,「也許是還在山裏沒信號,你先別着急,你哥已經在聯繫那邊了。」

龍氏和萬盛在M國都有規模宏大的分公司,兩家公司的負責人是陪着龍夜擎一起進山的,當地ZF部門也安排了相關人員陪同,這個項目一旦開發出來將會給當地帶來巨額的稅收,所以,M國官方很重視。

喬安夏在客廳來回踱步,孩子哭了她都沒在意,心煩意亂的,就擔心龍夜擎會有什麼事。

葉佳倩把孩子抱給她,「夏夏,寶寶餓了,你先給他餵奶,你哥已經讓人去查了,你別太着急。」

喬安夏坐在沙發上餵奶,突然手機響起,慌忙把手機拿了過去,孩子被她這麼一動嗆了下,連聲咳嗽,喬安夏顧不上孩子,劃開接聽鍵,「喂!」 看到哥哥如此分神,韓清清快速地扯了扯他的衣服,輕聲道:「哥,你怎麼目不轉睛地看著白衣姐姐呢?」

韓塵聞言,有些尷尬地笑了笑,隨即小聲道:「妹妹,你不覺得我們面前這位白衣女子長得如仙女下凡一樣漂亮嗎?」

韓清清聞言,臉色突變,他嘟著小嘴道:「哥,你是不是覺得白衣姐姐比我長得漂亮?」

「當……」

韓塵本想說當然,不過,他沒有說出口,因為妹妹是他的全部,他們兩兄妹從小相依為命,他現在若是誇讚白衣女子漂亮的話,妹妹多半不高興。

為了讓妹妹開心,他只好改口,「當我妹妹和白衣女子站在一起時,如同兩位仙女下凡。」

聽到哥哥的誇讚,韓清清心中特別高興,不過,她知道哥哥這麼說是為了讓她開心,她覺得自己的相貌沒有白衣女子好看。

念至此,她一臉微笑地看著哥哥,「哥,你若是喜歡這位白衣姐姐的話,只要你一旦開口,我這個做妹妹的今日就當一回紅娘。」

韓塵聞言,臉一瞬間變得緋紅,說實話,他的確非常喜歡面前的這位白衣女子,因為她的長相和氣質如同仙女下凡。

此時,在場的男人皆是目不轉睛地看著白衣女子,他們眼中充滿了愛。

當然,在場的女人看到白衣女子時,她們眼中充滿了嫉妒,她們覺得對方是來搶風頭的。

看到哥哥沒有回話,韓清清扯了扯哥哥的手,「哥,你發什麼愣?你喜歡白衣姐姐嗎?」

韓塵聞言,害羞道:「妹妹,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就在此時,包華生冷冷地看著白衣女子,「你到底是誰?你為何要偷襲我?」

他的語氣中充滿了無比的憤怒,他現在恨不得狠狠地打白衣女子兩個耳光,因為對方剛才打了他兩個耳光,讓他在眾人面前丟盡了顏面。

他現在之所以不敢貿然出手,只有一個特別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剛才對方出手的速度著實是太快了,他覺得對方的實力在他之上。

若是他現在貿然出手的話,一旦把對方惹怒了,他多半會被對方除掉。

不過,他心中特別不解,在山都城內,他從來都沒有聽說過有如此厲害的女子。

他覺得對方多半是來自山都城之外。

他現在只想搞清楚,對方到底是來自哪裡?是何身份?

白衣女子聞言,不慌不忙道:「其實我並未偷襲你,只是你的感應能力和反應速度著實是太慢了!」

在場的觀眾聞言,情不自禁地議論起來了:

「白衣女子好大的口氣!」

「她好狂妄啊!

「雖然她的口氣大了一些,不過,她剛才出手的速度的確快得驚人,她有狂妄的資本。」

「我之前怎麼沒有見過如此漂亮的女子呢?」

「……」

聽到觀眾的議論,包華生腦海里快速地閃過一個念頭,眼前這個白衣女子不是一般的厲害啊!他現在不敢去招惹對方。

不過,他想藉助對方之手好好地教訓韓塵一頓,他更想借對方之手把韓塵除掉。

念至此,他一臉微笑地看著白衣女子,「不知姑娘來自何處?姓甚名誰?」

「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字,」白衣女子冷冷地看著包華生,「我已經來到人群中一段時間了,明明是你孫子打賭輸了,你孫子不但不想履行賭約,而且還敢偷襲韓塵,你孫子就是一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你為了包家的面子,居然不分青紅皂白對韓塵下毒手,你還佩做包家的家主嗎?」

包華生聞言,臉氣得鐵青,他心中的怒氣不打一處來,他現在只想把白衣女子除掉,否則,難解他心中的怒火。

不過,他心中特別清楚,他現在若是貿然出手的話,白衣女子肯定會快速地把他除掉。

他現在特別想知道對方到底來自哪裡?背後有何勢力?

由於對方不給他面子,他現在已經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他現在只想快速地把韓塵除掉,然後再帶著包九彩離開這裡。

就在此時,觀眾當中突然有一個中年人激動地對著白衣女子喊道:「她叫白詩詩,她是神龍帝國的修鍊奇才,她在十三歲就修鍊到了元師級別了。

在同一年,她被神龍帝國的皇帝陛下封為國士,就是不知道她此次來山都城這種小地方做甚?」

「這還用說嗎?韓霜修鍊時引起龍飛鳳舞的大吉之象,白詩詩國士肯定是來見他的。」其中一位老者激動地說道。

緊接著,在場的觀眾就激動地議論起來了:

「白詩詩國士長得如仙女下凡一樣漂亮!」

「國士來韓家之後,韓家將成為山都城第一大家族。」

「韓霜能得到國士的賞識之後,他就會得到更多的修鍊資源。」

「你們不要羨慕了,誰叫韓霜不但能覺醒八星血脈,而且在修鍊時還能引起龍飛鳳舞的大吉之象呢!」

「……」

聽到眾人的議論聲,包華生腦海里快速地閃過一個念頭,他今日絕對不能得罪白詩詩國士,否則,他包家就完完了。

念至此,他一臉微笑地看著白詩詩,「白國士,剛才的確是老夫不分青紅皂白才對韓塵大打出手,這一切皆是老夫的錯,您大人大量,就不要跟老夫計較了,我現在就帶孫子離開這裡。」

白詩詩聞言,冷冷地看著包華生,「你現在就想這樣帶著你孫子離開這裡?」

包華生聞言,心中的怒氣不打一處來,他沒有計較白詩詩剛才打他那兩個耳光,表明他對對方特別的尊重。

但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就是,對方不但不領情,而且還敢為難他,他現在只想狠狠暴打對方一頓。

否則,難解他心中的怒火。

不過,他特別清楚,因為他今日一旦出手攻擊白詩詩的話,對方肯定會狠狠地教訓他一頓。

若是他一旦把對方惹急了,對方肯定會把他除掉。

所以,他現在只好強行壓住心中的怒火。

緊接著,他一臉恭敬道:「白國士,剛才的確是我孫子做得不對,你要我孫子怎麼做呢?」

白詩詩冷冷地看著包華生,「快點向韓塵道歉!」

韓清清聞言,心中格外激動,她一時也不知道白詩詩為何要幫哥哥。

於是,她小聲問道:「哥,白詩詩姐姐為何要幫你呢?是不是你之前也給她借過一大筆巨款?」

韓塵一臉微笑地看著妹妹,「小財迷,你在想什麼呢?雖然你哥是經商奇才,但是我真的不認識眼前的這位仙女。」

「她為何要幫你呢?」韓清清嘟著小嘴問道,她心中充滿了疑惑。

見此情形,韓塵打趣道:「妹妹,白國士之所以願意幫我,她多半是看在我長得英俊瀟洒的份上。」

韓清清聞言,先是白了韓塵一眼,隨即嘟著小嘴道:「哥,雖然你長得的確很帥氣,但是白詩詩姐姐長得如仙女下凡,追她的人肯定排著長龍,她怎麼會輕易地看上你呢?」

Prev Post
「這老不死的,什麼都不知道,害了別人一輩子,難道不需要接受懲罰嗎?」
Next Post
「那邊啊,是蘇葉的住所……」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