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還有人來?

眾人疑惑。

循聲看去,卻見一輛豪車在門口停下。

車子剛停穩,司機就迅速下車,替後座的人拉開車門。

看到從車上走下的人,任桐華臉色陡然一變,旋即,不約而同的與南宮翎的妻子對視一眼,同時露出無奈的笑容…… 不多時,前面出現一座石橋。

橋下有一條小河,清澈的河水潺潺流過。

小橋流水加上綠樹掩映,風景優美。

當鍾漣漪走上橋頭的時候,她忽然停下腳步,望著河面,怔怔出神。

葉寒走到她身邊,見她的情緒似乎有些低落。

這還是葉寒第一次見到她還會有這樣的一面,驚訝之餘,選擇了安靜的陪著她一起看。

等了一會兒葉寒小聲問道:「怎麼了?」

鍾漣漪搖搖頭:「沒事。」

葉寒沒有繼續多問。

過了一會兒,鍾漣漪忽然問道:「你喜歡游泳嗎?」

葉寒點頭道:「還算喜歡。」

「哦,這樣啊。」鍾漣漪悄然後退一步,忽然一腳,狠狠踹中葉寒的屁股。

葉寒猝不及防之下被竹葉青暗算了一把,一頭往河面栽去。

百忙之中葉寒伸手隔空拍打河面,瞬間就調整了身形,往橋頭飛掠而來。

只是鍾漣漪是鐵了心要把他踹進水中,葉寒剛剛飛到岸邊,她又是一掌擊來。

「你要幹嘛呢?」葉寒閃過她這一掌,不解的質問道。

鍾漣漪冷笑道:「讓你在車上不老實。」

葉寒無奈道:「我又不是故意的,車上那麼擠,能怪我嗎?……喂還來?小心我還手了。我跟你講,你根本打不過我。」

鍾漣漪柳眉一挑,一股凜冽氣勢猛然爆發:「是么?」

說罷,鍾漣漪發起了更加迅猛的攻勢。

葉寒雖然能擊敗她,但當然不可能還手,所以應對的有些狼狽。

「好男不跟女斗!」

見鍾漣漪這麼執拗,葉寒知道不讓她消氣的話,今天是沒完沒了,於是很乾脆的站在原地不動,任由鍾漣漪將他推下了河。

噗通一聲,葉寒砸落河水裡,濺起了巨大的水花。

嘩啦啦的水花濺到了橋上,浸濕了她的鞋子。

很快的,葉寒從水下探出頭來,借著河水輕微的浮力,穩穩的站在河水中。

葉寒抬頭望著橋上的鐘漣漪,很是無奈的道:「現在滿意了吧?」

鍾漣漪嫵媚一笑:「還算湊合。」

葉寒撇撇嘴,沒答話,腳尖一點,掠上橋頭。

他在橋的這頭,鍾漣漪在那頭。

葉寒一身全部濕透了,於是一把將上衣脫下,一邊擰水一邊搖頭輕嘆:「寧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和女人。看來我師傅的這句話是真理。」

「你在嘀咕什麼?」站在那頭的鐘漣漪沒聽清楚葉寒念叨什麼。

葉寒沒好氣的提高聲音,說道:「我說,我濕身了!」

「濕身還是失身?」鍾漣漪巧笑倩兮的問:「要不要我對你負責?」

看來她把葉寒推進河裡之後,心情愉快了很多。

看到那明媚的笑容,葉寒也很是歡喜,嘴裡卻輕哼了一聲,「不需要。」

「生氣了?」鍾漣漪輕笑一聲。

葉寒道:「這不明擺著么,還用問?」

「小氣。」鍾漣漪沖葉寒招了招手:「走了,過了這座橋就到了。」

葉寒搖頭道:「我不去,等衣服幹了再去,這一個落湯雞的樣子怎麼見人?」

鍾漣漪問道:「你真不去?」

葉寒點頭道:「真不去,男子漢大丈夫,說不去就不去。」

鍾漣漪說道:「那我走了。」

葉寒沒吭聲,鍾漣漪就真的自己一個人走了。

見此情況,葉寒很是無奈,這女人真是太過分了。

石橋還比較乾淨,葉寒蹲下去一掌將那些細沙吹得乾乾淨淨,隨後將上衣攤開鋪好。

接著他又是一掌拍在衣服上,內勁一震,那濕漉漉的衣服頓時被震出大量的水出來,一掌下去,就幹了大半。

如此這般,過了沒一分鐘,他的上衣就已經幹了。

這條小路非常僻靜,一路走來,葉寒都沒看到一個行人。

他左右一望,確認周圍沒人,便將褲子全部脫下來。

葉寒搗鼓了一會兒,褲子也全部幹了。

只是過了這麼久,鍾漣漪居然真的沒回來找他。

她難道就不怕自己一氣之下,直接轉身走人么?

葉寒越想越氣,打定了主意,如果她不畢恭畢敬的回來請自己過去,他今天就真的不去了。

於是葉寒撲通一聲跳下河去游泳。

遊了十幾分鐘之後,還是沒看到鍾漣漪回來。

葉寒皺了皺眉,心想女人的壞毛病都是慣出來的,她如果不來,自己就鐵定不過去。

又過了一陣,葉寒還是沒有看到鍾漣漪的身影。

他無奈長嘆一聲,不得不承認,自己這次是輸了。

還是自己過去找她得了,大男人不跟小女人一般見識。

就在他準備上岸的時候,忽然聽到一陣輕盈的腳步聲傳來。

很快,葉寒看到鍾漣漪的身影,她的手中,拿著一套衣褲還有一條幹凈的毛巾。

「興緻不錯。」鍾漣漪饒有興趣的看著河裡的葉寒:「還準備游多久?」

「還沒過癮呢。」葉寒道:「這裡的水很清澈,城市裡可見不到。我準備在這裡游個地老天荒。你要不要也下來游一會兒?」

鍾漣漪嘴角輕揚,「好啊,可惜我沒帶泳衣。」

「那你就不穿泳衣,光著身子下來。」葉寒理所當然的說道。

「趕緊給我上來。」鍾漣漪沒有繼續跟他說笑:「我們村子比較小,很多人都搬出去了,我走了好幾戶人家才給你借到一套合身的衣服,你穿上試試。」

原來是給自己找衣服去了,難怪這麼久才回。

想到這裡,葉寒的鬱悶一掃而空,說道:「其實你不用那麼麻煩,我自己的衣服快乾了。」

「你穿還是不穿?」鍾漣漪問道。

「穿。」葉寒說道:「好吧,你把衣服放下,轉過身去。」

鍾漣漪依言放下衣服,轉過身去。

葉寒跳上橋,身體一震,抖落了大半的水珠,隨後用毛巾擦了幾把,開始穿衣。

「別回頭啊。」穿褲子的時候葉寒很不放心的提醒了一句。

「我根本沒想過要回頭」鍾漣漪撇撇嘴:「你的身材雖然還算不錯,但我對你真沒興趣。」

「嗯,那就好。」葉寒鬆了一口氣。

「你一個大男人這麼害羞?」鍾漣漪覺得匪夷所思,背對著他說:「說起來,有什麼好看的,看到了又怎樣?」

葉寒沒答話,加快速度穿好褲子,這才說道:「你不了解我,我是一個很傳統的男人,你如果看光了我,可是要對我負責的。只是我現在紅顏知己太多了,應付不過來,所以你真不能看。」

「扯淡。」鍾漣漪嘴角一扯:「你算還傳統?這世界上就沒有人不傳統了。」

葉寒鋒笑了笑,走到她身邊:「我好了,走吧。」

「嗯。」鍾漣漪點點頭,往前領路。

葉寒問道:「我很奇怪,像我這麼帥的男人,你居然會沒有興趣?鍾小姐你該不會是個百合吧?」

鍾漣漪沒好氣道:「你有病吧。以前沒覺得你這麼不要臉。」

葉寒笑道:「第一次見面我就說要把你扔上床,難道你覺得我是個好人?」

「閉嘴。」。 網上關於顧慎的消息就這麼多,剩下的就是一些無關痛癢的惡毒言論。

不過對於原主,蘇沐總算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想要完成他的心愿也不至於莫瞎。

就是這個難度完全是地獄級別,商場上硬碰硬是不可能的。

她一個普通人完全不懂商場知識,只怕會被人坑得連條底褲都沒了。

蘇沐自認不算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沒有那個腦力去商場里攪弄風雲、爾虞我詐。

王者歸來?做夢吧,哪有那麼多歪嘴戰神下山的。

她也就會種地點田,還是參考網上的某科知識自學的,總不能讓自己顯得一無是處吧。

報仇什麼的遙遙無期啊,嚶嚶嚶,心疼地抱住硬邦邦的自己。

「顧哥別傷心,要想生活過得去,頭上總得帶點綠。」羅天天瞧著愣神的蘇沐,故作成熟,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副語重心長的過來人模樣。

鄭陽暗中搖搖頭,不愧是熊孩子,傷口上撒鹽的手段好生熟練,學到了!

蘇沐一頭黑線,『溫柔如水』地勸說了又開始皮癢的某小隻,一天不收拾就上房揭瓦。

要不是她現在行動不便,一定要羅天天體驗一下什麼叫做『父愛如山』。

「後來發生了什麼,那個殺手為什麼離開了。」鄭陽忽然漫不經心地來了一句,眼神卻在霎那間銳利起來,快得讓人差點以為是錯覺一般。

面對鄭陽的質問,蘇沐面上故作茫然地搖搖頭,解釋了一句說自己記不清了,心裏有些慌亂,他這說懷疑什麼了嗎?

出乎意料的是鄭陽並沒有繼續追問,而是轉身離開了。

這讓蘇沐有些摸不著頭腦,長嘆了一口氣,搖搖頭不再多想。

「顧哥,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好的題材。」羅天天突然來了一句,開始搗鼓手機,明顯是已經開了直播。

蘇沐伸長脖子湊過去看了一眼標題,整個人氣得差點當場去世。

【震驚某男子被包成木乃伊,原因竟然是……】

「羅天天,等我傷好了,你的屁股別想要了!」

呵,熊孩子一點都不可愛!

蘇沐閉上眼,假裝聽不到某小胖墩天花亂墜的話,意識進入了功德譜當中。

【小世界編號02】

【改變羅天天和鄭陽死亡的命運,影響劇情,功德+800】

看來他們兩個都和小世界當中的主要人物有關係,根據上一個小世界的經驗,這個人必然是劇情當中的重要人物,極有可能是反派。

蘇沐不由得想起了傅言,周揚的死預示著寒冰小隊的滅亡,也成就了那個被世人所唾棄的喪屍王。

她的到來似乎改變了很多,只是巧合嗎?

這個問題蘇沐並沒有糾結太久,因為她知道現在的自己還沒有資格知曉真相,多思無意,不如顧好當下。

兌換劇情需要2000功德,還差兩百!

不能坐以待斃,目前的情況對於蘇沐來說很不利,一旦陳野發現了顧慎還活着,一定不會放過自己。

原主的靈魂殘缺和陳野一定脫不開關係,只是她目前還沒有能夠對抗的辦法,功德譜保護靈魂的功能是被動的,而且想必也有限制,她不能把希望全都放在這一點上。

最重要的是功德,或許自己可以根據羅天天和鄭陽找到那個關鍵人物,通過他獲取功德、解鎖劇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