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趙風喘著粗氣,一臉神色慘白,但手上仍不忘將灌注滿靈力的玄階極品·無弦寶琴收回靈元界,原本無弦的寶琴,在經過十四道靈力的灌注后,衍生出七道白色琴弦,若徑通音律,可配合音律類道術,加催音律道術的效果。

「不行……八脈圓滿,已經是將外四脈與內四脈構成穩定的循環,就像是一個代表無限的莫比烏斯環,一面代表外四脈,一面代表內四脈,內外相合,不分彼此,而現在卻要在這個穩定的結構中插入第九脈……」

「說到底,這所謂的第九脈·魄脈究竟該算是外脈,還是內脈?」

「還是說,是不屬於內外的第三種維度?」

趙風一邊思索,一邊催動血脈恢復自身狀態,而後再度開始試驗,但結果仍是無用。

黑衣見趙風連連失敗,便提醒道:「我所給出的修鍊之法,只是推衍的結果,甚至算不上是完整的,只能提出這個概念,引導你走向一個大概可能會成功的方向,但究竟如何,仍要靠你自己去完善,你不能死扣第九脈的修鍊之法,而要加入自己的理解,尋找正確的參照物,必要的時候,可以對已經知道的修鍊之法提出質疑,乃至通往另外一個方向……」

白衣此時也開口道:「我額外給你補充點知識吧。」

「無論是古修法、正統修真還是現代修真,都有一個十分奇怪的現象:境界之間的力量等階並不是絕對的。」

「以正統修真來說,黃階修者可運用靈氣,衍生靈力,單純以威能來說,靈力是勝過靈氣的,但正統修者需要達到尊者之境才能運用靈力。」

「而一名玄階修者可運用罡氣,通過元嬰衍生罡力,雖然同樣無法在當前境界引用罡力,但罡氣的威力勝過尊者的靈力。」

「如果將修真力量的等階從低到高排序,分別為:靈氣、靈力、罡氣、罡力、神氣、神力、元氣、元力。」

「你看著這當中的力量升階,存在著什麼規律嗎?」

趙風一愣,苦苦思索,足足一刻鐘后,才恍然大悟:「是有形,與無形!」

白衣點點頭,繼續道:「沒錯,以宏觀角度來說,氣是無形的,但如果以微觀的角度來看,氣是有形的,只不過它是由無數有形的個體構成的,而修者以相對宏觀的角度去看待氣,才會覺得它無形。」

「而力,是純粹無形的。」

「有形的靈氣,修至極限,轉為無形的靈力,而無形的靈力修至極限,又衍生出有形的罡氣,如此推衍下去,可知道修者的力量一直在無形與有形之間切換,每一輪切換都是一次質的飛躍。」

「物極必反,陰陽無界,便是如此。」

「在理解這一層道理后,再回到你目前正在探索的第九脈·魄脈,你回想一下八荒武脈的第八脈,再結合有形與無形的理論基礎,從中或許會找到答案……」

趙風喃喃著「有形、無形」,手上仍不忘繼續往法器中灌注靈力。

「八荒武脈第八脈,是魂脈……魂魄之說,結合無形、有形。」

「魂脈是八脈的收官一脈,為整個八脈功體奠定基調,魂體無形,那麼魄體該是有形?」

「也就是說,第九脈·魄脈的關鍵,是如何讓魂魄雙脈構建聯繫,並促成無形到有形的切換,只要這層聯繫構建出來,屆時以一脈帶動其他七脈,進而重建整個功體的構造!」

趙風信心大增,他之前的想法是先拆掉八脈功體,將八脈分離,再嘗試灌入第九脈,但現在,他只需要揪住第八脈的「尾巴」,再續上第九脈,便有可能成功。

半個小時后,趙風眉頭一皺,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睜開了雙眼。

「不行……八脈功體太穩定了……而且,因為我先前自斬神識人相,導致神魂雙脈融為一體,附著在意識黑海上的那柄劍器表面,構成了血色紋理,等同是將整個八脈功體鎖死……想要在這種情況下揪出魂脈,更是難上加難……只能另闢蹊徑了。」

趙風沒有就此放棄,通過與白衣、黑衣的交談,他至少了解到一件事:第九脈的修鍊並非固定的,一條路鎖死,便找第二條路!

「若魄脈是有形的,是不是也能與外四脈構建聯繫?但是問題又來了……」

趙風眼神中閃過一絲複雜,最後變成無奈和苦笑:

「魄脈,究竟是什麼?」

在黑衣的第九脈理論體系內,魄脈是魂魄中代表有形的那部分。

而魂魄之源,在意識。

趙風早前的魂脈修行中,便是將意識連升兩階,跨越靈識、神識,來到魂識的階層,這才衍生出了魂脈。

意識本就是無形,魂脈可以說是將意識的無形特性凝練到極致,兩者本質皆為無形,在功法的催動下,倒是很好提升,但現在的問題是:從無形到有形,從魂脈到魄脈,究竟要怎麼進階?

其實,早在這之前,趙風已經感覺到了意識存在有形與無形的兩種形態,否則,他平時如何將一些原本存在於現實的道具,帶到意識黑海?

就如同毒種,趙風便是在意識黑海內,將有形的毒種取出,並由無形的意識人相吃下,他當時只覺得奇妙,卻並沒有深究其中的奧妙,直至現在,真正將魂魄的概念擺在面前,他才意識到:自己可能曾經與所謂的「魄脈」無比接近!

若一件事情毫無頭緒,差的可能只是一個轉身、一個契機,但如果這件事情感覺就發生在身邊,卻又看不到,那才是最致命。

前者可以通過視覺觀察到,而後者只能靠領悟!

「不能慌,重新追溯……重新理解……重新感悟……第九脈,出自八荒武脈,雖然是黑衣推衍的結果,但推衍的功法理論基礎仍是八荒武脈,也就是說,答案很可能在八荒武脈的前八脈……」

「不……也許更簡單……也許就在我面前……也許關鍵只有一句話,甚至是一個字?」

「複雜的方法已經找不到頭緒,現在,改變思路,用簡單的方法,最簡單的方法!甚至簡單到招笑……」

「八……荒……武……脈……」

趙風雙眼瞳孔猛縮,就連手上靈力輸出的動作都停頓了片刻——

「真相,會是這樣嗎?」

「死就死!來!」

……

北境山巔,長刀無痕、長槍映雪戮戰霸王。

刀者功法·育水功的屬性為水,槍者功法·五火術屬性為火,兩者看似對立,實則互為滋長。

水氣滋長火勢,火溫配合玄階上品·映雪槍之雪勢,化雪為水,同步滋長水氣!

再加上不滅劍痕催生的飄雪,讓兩人攻勢互補,將損耗降到最低,與此同時,利用功法特性,將環境改造成最適合兩人配合的狀態:溫度飆升、水氣氤氳,驟成五十米的蒸汽領域!

「時機到了……映雪,你且退下吧。」長刀無痕起勢,長槍映雪冷哼一聲,提槍後退,靜待時機。

「輪迴刀法——」

「六畜盡滅!」

弱水刀划空一揮,刀影藏於水刃之中,而水刃在領域內化作整齊,遮掩霸王視野的同時,使得這一刀失去了視野所能捕捉的蹤影。

「地獄無生!」

「魔羅締印!」

「人間斷罪!」

「黃泉開道!」

「天之輪迴!」

六式刀招聯袂而出,輪迴刀法的特性為刀勢遞進,前招尚未發揮效用之際,后招可后發先至,造成雙招威能交疊,隨著六式刀招並出,並成一式,其中強悍威能,逼得方遠三千米內的飄雪驟然停滯,雖然只有一瞬,仍是硬撼了不滅劍痕,試問世間又有幾人能做到?

此時,霸王神色凝重,心知此式兇悍,當即催動海底輪,一股龐大的生命禁忌之力湧上心頭,手中妖刀匯聚這股力量,餘威在刀背歡騰,不斷構成各類凶獸的身影,隨著霸王橫刀揮斬,萬凶皆滅——

鐺!!!

雙刀交鋒,兩股龐大刀勢衝散蒸汽領域,一時之間,風雪逆轉、蒸汽四泄,場外觀眾被震退數十米,就連旁邊的劍無雙、逍遙三劍都暫時停止了對決,匆忙避開餘威核心。

「長刀無痕、長槍映雪,你們的這股戰意,絕不是單純為了進入刀墓劍冢……我項天究竟哪裡招惹了你們將影?」霸王渾身被生命禁忌之力包裹,冷冷地盯著二十米之外的長刀無痕,發出低沉的質問聲。

「將影行事,不問緣由……你雖強,我仍未敗……」長刀無痕刀柄反握,準備基礎輪迴刀法最終一式,但這一式所耗心力,卻需要一段時間沉澱。

「好一個不問緣由……既然如此……你們應該也已經做好準備了吧……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名為生命的代價……」霸王語氣中不夾怒意,一步邁進,宛如西楚霸王在世,威不可擋!

「你的殺意,問過我了嗎?」

巾幗將影,不讓鬚眉!

映雪槍起,灰燼火鳴!

卻見長槍映雪凌空而起,手中映雪槍之鋸齒鋒芒縈繞在一團金色火焰之中,踏天威赫,旋槍一擊,以風之速、山之力,合一往無前之招,怒演戰場狼煙——

「狼煙式·興戰天下!」

一擊落肩,霸王左膝微微一顫,仍是堅挺,正欲揮刀回擊,槍者赫然變招!

「號威塵寰!」

收槍回馬,面對金焰槍鋒,霸王只得改攻為守,聽聞一瞬鏗鏘,暴退三米,然而槍者招式愈演愈烈,踏馬而上,又是一擊——

「風雲千變!」

一點寒芒未止,金色火焰如萬點星辰來襲,霸王眉頭一凜,再退半步,連斬三刀禦敵,奈何槍者身影飄忽,隨招而動,一如風雲,變幻莫測!

「血吻大地!!」

砰!!

霸王身後,將影提槍落擊,再撼左肩,迫使左膝顫動、微曲。

「任你武骨崢嶸,映雪槍下,皆是一般!狼煙式·天道不仁·聖賢之戮——!」

槍者凜聲沉喝,一身傲骨飛旋演練強招,映雪槍卻無半分動作,直至槍招到頭——

槍,由始至終,未動。

招,此時此刻,已至!

砰!!!

單膝駐地,霸王被迫下跪!

「霸王!棄刀,尚可保住一命!」

槍者掌勁加催,慣透槍鋒,逼得霸王膝下再陷三分!

「休想……」

霸王此時一如困獸,喉嚨低沉如惡龍凶吼,一股元氣自根基透出,逐步激活體內先天血脈,一股令天地寂滅的可怖氣息,自九天而上,緩緩壓下……

「執迷不悟!」

槍者怒出新招,收槍而退,倒飛凌空三米,槍鋒斜指蒼天,威嚴道——

「萬里狼煙·江山無人!!」

槍鋒之上,火勢暴漲,卻也在此時,真正的恐怖,降臨了……

霸王通體血紅,詭秘紋理遍布全身,一股極致無形的力量不斷灌入血脈,催使功體發揮到極致,赫然是——蛻變元身!

「映雪收招!不可再進!」

長刀無痕大驚失色,趕忙大喊,奈何長槍映雪槍招已經催至不得不發的境地,刀者心知已經錯過收招之機,當即顧不上刀勢沉澱,將八成威能的輪迴刀法最終式祭出,力求槍者安然無恙……

與此同時,十一嶺山洞之內,趙風處在隨時都可能喪命的危機境地:皮脈、肉脈、血脈、骨脈、精脈、氣脈、神魂雙脈,竟在此時,陷入枯竭之態!

八荒武脈!

趙風以最簡單的理解方法推衍,最終摘取一個「荒」字。

「八荒武脈,若八代表八脈,那麼荒代表的,也許是荒蕪?」

「我不知道答案,但這是目前為止最接近真相的答案……山巔的戰鬥還在繼續,那股力量,我已經感覺到霸王激活了血脈……」

Prev Post
……
Next Post
聽着他們的議論聲,溫思思眯眸,心下直打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