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讓蕭琳感覺到困難的是,王爺現在的狀態好像有些不太對勁,王妃是個女人,必然善妒,不會接納她的。

她只有等王爺徹底清醒之後再攤牌,只要王爺接納她了,王妃就不可能趕她走。

……

整個村莊之內,見那些野獸沒有傷人之後,那些村民們也跑出來圍觀。

他們一眼就看到了跟在楚辭身後的蕭琳,眼睛頓時一亮。

「那不是蕭家的小妮子嗎?這不只來了這麼多野獸,還有如此多的侍衛,看來蕭家現在是發達了。」

「能巴結上這樣的貴人,能不發達嗎?得趕緊去通知蕭家的老兩口,需要讓他們趕緊知道這件事。」

望着那些人羨慕的眼神,蕭琳得意的抬起了下巴。

等她以後成為了攝政王府的側妃,到時候她再風風光光的回來。

如果能成為王妃那定然是更好的,只是這個王妃太惡毒了,想要對付她沒那麼容易,所以還是先成為側妃比較容易些。 冰同刃眉心又一皺,想不到算來算去,還是低估了他。

那槍尖一端,被白世徹牢牢握在手中,任由他如何用力,竟依舊紋絲不動!

「哼。」

白世徹又一聲輕哼,右手提刀,沿着對方的槍桿向前,猛然一推!

冰同刃一驚!

雙手被迫一松,手中銀槍當即被對方奪了過去。

心知再打下去,必定要吃虧。

毫不猶豫,他撥馬便撤,很快已退回本方陣營。

而白世徹,卻只是在手裏掂了掂那桿銀槍,並沒有要追擊的意思。

他要的便是,在開戰之前,先挫一挫對方的銳氣。

目的已達到,若殺了冰同刃,有道是哀兵必勝,反而會適得其反。

目光望一眼冰刃軍方向,將那桿銀槍高高舉過頭頂,他只沉聲說了兩個字。

「攻城!」

「殺——」

數十萬兵將異口同聲,殺聲震天,直破雲霄。

看着如洪水開閘般,洶洶傾泄而來的炎赤軍,冰同刃眸色暗沉,同樣冷冷吐出了兩個字。

「迎戰!」

「沖——」

又是數十萬人一聲,一個「沖」字響徹四方。

冰刃軍亦如同猛然出籠的凶獸,當下已直奔對面的炎赤軍衝去!

昆吾、天信兩國相鄰,常有戰亂,不睦已久,是以再對上這個老對手,勾起往昔交戰恩怨,眾兵將自然絲毫不會留手。

且大多還就等著這一日,能夠再與對方大軍一戰,以報往昔仇怨。

一時之間,狂吼怒喝之聲不絕於耳。

雙方大軍,一方銀甲白袍,一方赤甲紅袍,眼看已即要衝殺交匯在一處。

可便在這時,忽見一道紅光從天而降。

「轟——!」

一聲巨響,仿似天上落下一道天塹!

那赤紅的彼岸之火,攜著無可抵擋的燎原之勢,如那無法跨越的天河一般,登時砸在了雙方大軍之間!

正正好,截住了雙方衝殺在最前面的一眾兵將!

但見前方一排兵將,猶未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整個人便已被那一股強勁浩瀚、猶如上天之手般的力道震得向後飛去!

直至連帶着後方衝殺上來的兵將,一同落到數丈開外!

穩住身形后,所有人不由齊齊向上望去。

那一剎,就見一道赤紅身影,如那天神降臨,翩然落在了後方城頭上方,那面最高、也最醒目的昆吾大旗之上!

目光如那至尊至聖的無上主宰,冷淡漠然的俯瞰著下方戰場。

眼波流轉,那一雙絕世緋瞳掃過昆吾冰刃軍,而後落向了對面的天信炎赤軍。

「參見麟王殿下!」

那一刻,數十萬人齊齊單膝跪地。

一聲參拜起,九霄神同敬,九幽鬼同懼!

信蒼曲腳下踩着那猶在獵獵飛舞的昆吾大旗,如立於平地。

妖美的面容上,靜然無波,冷然無情。

「退。」

「五裏外紮營。」

雙唇微啟,兩句話淡淡吐出,輕輕緩緩的響遍下方戰場。

霎時,天信炎赤軍,上至白世徹以及左將軍劉陵許、右將軍梁拾庸,下至無名兵卒,齊齊領命,莫敢不從!

來時勢洶洶,去時也洶洶!

看着很快已退遠的天信大軍,那一剎,儘管處於敵對,可冰同刃、海無疆等人,對那城頭大旗之上的紅衣王者,也不禁由衷敬服。。 南嶺錦官城,邪毒最先流行的地方,亦宸便是領取了查清邪毒起源任務,才遊歷到了錦官城。

厲塵帶着許恆樂和林銳也便直奔南嶺最大的修真城市,錦官城。

街道兩旁鱗次櫛比商鋪,街道上絡繹不絕的人流,顯示著這座修真城市的熱鬧繁榮。

但是很明顯的,即便不使用小秘法,也很容易發現他們臉上都帶着淡淡愁雲。

如果按照許恆樂的習慣,當然得去茶樓酒樓探探小道消息,不過厲塵卻是沒有進茶樓酒樓的打算,帶着他們直奔居住在錦官城中的魏家。

一道宗的化神真尊大駕光臨,魏家守門的弟子,邊忙不迭向家主發送傳訊符,邊急急的打開正門,熱情的往裏相迎,「前輩裏邊請!」

魏家家主魏朝嚴來的速度可真夠快的,厲塵的腳才剛剛抬起,他便風風火火的到了大門前,「原來是羅前輩,魏某有失遠迎,還望羅前輩見諒。」

「魏家主客氣了。」厲塵笑道,抬腳走進魏家。

魏家,南嶺第一大家族,其底蘊自然非同凡響,光光一道巨大完整的靈璧石,修築成的影壁,就使得將整個前院的靈氣濃郁度提高了不少,更別說遍佈整個院子裏的高階靈花,靈果樹。

一行人在魏朝嚴的帶領下,穿過同樣氤氳著靈氣迴廊,到達魏家的會客廳,魏家的化神老祖已等候在了那裏,見過到厲塵進來,忙迎過來道:「恭喜羅道兄成功化神。」

「道兄客氣。」

雙方相互客氣的寒暄幾句,分賓主落座,有魏家的築基子弟,迅速的送上靈茶。

厲塵坐定后,也沒再浪費時間,直接的的問道,「魏道兄,魏家主,厲塵此次前來,一為追查邪毒而來,二為我那個不出息的二弟子而來,所以還望魏家能把已知的信息,能夠與厲塵分享。」

亦宸真人在錦官城附近失蹤?

魏家和魏家老祖都頓時臉色大變,難怪厲塵會親赴南嶺。

魏家家主急忙說道:「亦宸真人是在一個月前到達錦官城的。向我們魏家詳細了解邪毒最初發現的原因和地點,然後便匆匆的離開了,當時我們魏家曾提出,由魏家子弟陪他一起前往,但被亦宸真人拒絕了,所以我們魏家只是以為亦宸真人進了易水河,暫時沒有信息,所以我們魏家還沒來得及向宗門彙報。」

魏家家主邊說,朝已將記錄着易水河資料的玉簡遞給了厲塵。

得了想要的資料,厲塵又詳細詢問了些細節,便不耽擱,起身告辭。

倒是許恆樂腳步頓了頓,詢問道:「敢問前輩,魏志宇魏道友在家嗎?」

「小友認識志宇啊!這小子出門遊歷去了。」魏家家主哈哈笑道。

「原來如此,謝謝前輩告知。」許恆樂禮貌的行了晚輩禮,跟着厲塵向魏家大門口走去,魏家家主和魏家老祖自然熱情相送,沒辦法,人家可是老大哥家的人。

厲塵帶着許恆樂和林銳出了魏家,也不再在錦官城中停留,直接出城,直奔離錦官城千里之外的易水河,只是離開錦官城百里之後,他的本命劍龍乾瞬間透體而出,圍着三人布下道道劍氣。

「說說看,有什麼發現。」厲塵詢問的看向許恆樂,他相信許恆樂不會無緣無故的,詢問一個魏家子弟的行蹤,雖然他們一次共同探險的經歷,但畢竟不是很熟。

「也沒什麼發現。」許恆樂搖頭,「他們都是活了千把歲的老怪物,周身氣息內斂,即便面露驚訝之色,周身氣息依然平穩,弟子就奇怪,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這標準是純粹好奇的試探,厲塵卻是冷冷哼了聲,吩咐道:「你們繼續走,但記住,千萬別入易水河地界,為師今晚會去探探魏家。

「是師尊。」兩人急忙遵命。

厲塵閃身離開,兩人便也慢悠悠朝着易水河走去,到了申時,兩人便找了個樹林,布下防禦隔絕陣,開始安心等待厲塵歸來。

「師妹,你說二師兄會不會入易水河?魏家不會真有問題吧!」

許恆樂知道林銳是沒話找話,為了掩飾心頭的難於置信。

魏家,傳承了幾千年的大家族,一直是一道宗的左膀右臂,會有什麼問題嗎?

「魏家一定有事,二師兄也一定去了易水河。」許恆樂道。

易水河,據說橫亘整個扶搖大陸,據說是這個世界上陰陽兩界的分界河,據說凡人死後,魂魄便會入易水河,順流而下,到達冥界,然後再入輪迴。

據說,修士因為生前引靈氣入體修鍊,所以他們的魂魄輕於凡人,反而不能輕易跟隨易水河水順流而下,他們的魂魄飄蕩在易水河中,日日被河水洗滌,最後化成了易水河中的鵝卵石。

據說,易水河水奇寒無比,就是因為無數化作鵝卵石的修士魂魄所致,而且就是因為陰寒氣息太重,所以進入易水河周邊區域,就如同進入了秘境一般,會與外界失去聯繫,這也符合了厲塵所言,發送亦宸的傳訊符無法發出去。

「這是為什麼呢?」林銳疑惑道。

「或許是不甘心久居人下吧。」許恆樂不確定的說道,千年老二,誰會甘心,但在修真的世界,實力為尊,魏家若不出聖人,那怕再不甘心,都無法改變千年老二的下場,除非……

師兄妹猛然從地上跳起來,師尊會有危險嗎?

山林里的風呼呼的吹,四周的空氣卻是驟然劇烈的降溫,嚴重的低溫,使得原本溫暖的空氣,迅速凝聚成冰針,朝着兩人,撲簌簌的疾射而下。

兩人都是同階中的佼佼者,雖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還是快速的飛身而起,本命劍盤旋而出。

烈焰伴着驚雷掃蕩而出,疾射的冰針,瞬間化為水滴,滴落下來,沾染在兩人的護身防禦罩上。

護身防禦罩,頓時騰起陣陣青煙,嚴寒趁機開始入侵他們肉身,迅速的蔓延至經脈,靈氣的運轉,一下子變得遲滯起來,烈焰和驚雷,有了減弱的跡象。

邪毒!

兩人驚訝迅速的得出了相同的結論。 陰帝的變化,讓藺九鳳失望。

但仔細一想,或許早有預兆。

但不管怎麼樣,他只是選妃,要廢后,這些都是他的家事。

廢後有內閣大臣們的阻攔,無需藺九鳳去參與。

Prev Post
「提前使用你出差那幾天的額度。」
Next Post
但很多人卻並不是奔著產品來的,畢竟這產品就算再先進,離他們也還是比較遙遠。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