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說是那麼說,可緊張的卻是孟有房。

他知道,在場的所有人誰都看清楚了,那條龍是飛到他孟有房的身上消失的,這要說沒事,也得有人信才行。

反正,后江將軍肯定是不信的。

所以,孟有房趕緊是向著小肥龍發消息:「你走了這裡的礦脈怎麼辦?總不能把這將軍位給真奪了吧。」

小肥龍不屑的一笑:「真奪了又能怎樣,他屁都不敢放。」

嗯…

反正你是帶資進組的,你說的話比重高,可這真不是一棍子乾死一個將軍的事。

乾死一個事小,引來一窩事可就大了。

孟有房晃了晃棍子語氣稍微強硬了一些:「別說這沒用的,想想辦法,打打殺殺的成何體統,說的好像你殺過人似的。」

小肥龍滾了兩滾,隨後是抬起了爪子:「說的也是,還有那麼多的兄弟姐妹需要爹去接呢,可不能成為全民公敵。」

說完之後,小爪子上綠光亮起,只見地上那塊平平無奇的石頭驟然放光。

「布靈!布靈!」

一圈又一圈的光線亮起,大石頭瞬間被陣紋包圍,白的,綠的,黑的,各色光芒在大石頭上一繞,一隻小綠龍活蹦亂跳的閃現。

小綠龍瞅了后江將軍一眼,隨後直接就鑽進了他的身體里。

「嗷!!!」

后江將軍痛呼一聲,然後是不停的在地上打滾兒。

孟有房暗暗的給小肥龍點了個贊:「你還有這本事,居然還能分身!」

小肥龍打了個哈欠:「啥分身,那是把這裡的靈石礦給抽了一大半出來強湊的,你沒見什麼色都有么。」

「這樣不會有問題吧。」

孟有房有些擔心,這可是造假,萬一被發現了,倒霉的還是他這個『親爹』。

小肥龍又是打了一個哈欠:「問題不大,和我實力差不多,挺個三五年的應該還可以,行了,我有些困,先睡一會兒。」

這還是剛才的那個好兒子?

這語氣,這神態,這怕不是接回來一個祖宗吧!

可惜,孟有房再想問的時候,小肥龍早已經是抱著那棵建木變成的小樹苗呼呼大睡。

「靠!」

孟有房不由的罵出了口。

果然是帶資進組的就是牛氣,這麼幾秒的功夫,這態度立馬就變了,一下子就成了甲方爸爸。

惱是惱了一些,可孟有房還是有些疑惑。

寵物空間,那是只有簽訂了寵物契約才能進去的地方,可現在,這隻小肥龍居然直接就鑽了進去。

雖然說有著建木這個橋樑,可這也太詭異了。

不放心之下,孟有房開始仔細的查探著寵物空間里的一切,就連那幾隻正在睡覺的小寵物都沒有放過。

可查探了半天,他居然一絲髮現都沒有。

其實這也不怪他,只是他沒注意罷了,就在他把那塊山水牌子放進倉庫的時候,小樹苗早就已經是接收到了信息。

不只是小樹苗,建木上也是有了不一樣的變化。

幾條龍影正在小樹苗上隱現,而在小樹苗底部的墨靈更是瑟瑟發抖。

只不過,這一切都只有一瞬間。

孟有房沒有發現,他還在納悶之中,就在他想更進一步再看看的時候,一直躺在地上打滾兒的后江將軍卻是醒了過來。

后江將軍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站起來,他發出了震天的大笑:「哈哈哈!還有誰!」

這聲音,根本就不是后江將軍。

「完蛋了,將軍被靈脈給附體了!」

「怎麼辦,將軍要完!」

「快點動手,把將軍轟成渣吧!」

最後一個喊的是真狠,不由的讓其他的人側目而視。

就在這時,后江將軍的臉上無限的扭曲:「孟老弟,救命啊!!!」

只可惜,他只能是喊出了這麼一句,隨後又是變成了另一副模樣。

兩隻犄角慢慢的從額頭上長出,嘴裡也是冒出幾顆尖牙,他的鼻子一噴白氣,一嘴的龍語:「以後這裡就是我說了算,你們服不服!」

「我服你大爺!」

孟有房就知道小肥龍這貨硬睡肯定是沒幹好事。

把棍子提在手中,孟有房一步奔到了后江將軍的身前:「麻利的把控制權交回去,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后江將軍不屑的一翻白眼:「呵呵,你在教我靈脈做事?」

孟有房手上的青筋暴起,棍子上的電光越聚越多,他看準了后江將軍的腦門,二話不說上去就是一棍子。

「你說的對,老子就是在教你做事!」

「嘭!嘭!嘭!」

「滋!滋!」

「吼!」

綠龍一條,巨口大開,寒光閃閃的牙齒向著后江將軍的腦袋上一咬,一條雜色的小龍就被它給咬斷了頭骨,而後江將軍也是變回了原來的樣貌。

提示音響過,孟有房的動作卻是沒停。

那一棍子一棍子的電光,打在後江將軍的身上泛起陣陣的電荷。

后江將軍痛苦的哀嚎一聲:「孟老弟,孟哥,孟爺爺,您收了神通吧!」

孟有房抬了抬手,最後猛轟了一棍子,隨後是站在遠處看著后江將軍:「將軍大人感覺如何,是不是除了病根?」

后江將軍慌忙的點頭如搗蒜,別說是病根兒,病毛都除了。

。 「你說誰?」

「雄墨?我那個廢物弟弟?」

「他憑什麼讓你給他面子?」

「劍塵身為劍宗劍使長老,難道還不如他一個秦園府下人?」

聽到雄墨,劍塵卻勃然大怒,認為雷凌這是在羞辱自己。

因為,在他眼裏一直看不起自己那個弟弟雄墨(老伯)。

「廢物?」

「劍塵,你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我可以告訴你,如果雄墨是廢物,那你連廢物都不如!」

「不把你弟弟放在眼裏,那你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劍塵怒罵雄墨?

雷凌自然聽不下去。

雄墨前途無量,能夠自悟三式劍訣,氣劍道造詣遠比劍塵還要厲害。

可笑,他劍塵居然瞧不起自己弟弟雄墨?

這簡直是自欺欺人,把自己太當做一回事了。

「雷凌。」

「你敢說我連廢物都不如?」

「那我到要看看,咱們兩個誰是廢物!」

劍塵火冒三丈,在劍宗里,他是最年輕的長老,也是最有前途的一個劍宗未來之秀。

被人藐視不如一個廢物,這簡直在打他的臉。

嗖!

劍塵出手,飛沙滿天,如同咆哮之人,隨着劍塵移動,直奔對面雷凌而去。

步入玄境的他,此時力量之強,讓他擁有前所未有的自信,一劍橫空勢如吞天,出手便不留餘地。

「班門弄斧!」

雷凌不屑,虎軀一震之時,青鋒劍出竅,劍氣凌霄,霸氣一劍,山海之影顯化在天空,一座座山影從天而降,以虛化實,砸向逼近的劍塵。

「這是什麼劍法?」

「居然可以移山填海?」

「這也太恐怖了吧?我都快被壓的喘不過氣了?」

……

雷凌動用『劍山』,卻震撼了全場。

就連白鶴道人看到這一幕,也不走大驚失色。

他們的劍法是倚仗自身力量,而雷凌的這一劍卻靠的山海之力,完全打破了常規,力量之強已經達到玄境之強。

就連回到殿堂中的帝靈,突然感受到外面傳來磅礴的劍氣后,讓他都不得不為其動容。

「強!」

「他竟然可以劍意發揮到這等境界?」

帝靈震驚轉身看向門外,他修鍊七千多年,還未觸碰到這種領域,而雷凌卻只有幾十年,便超越了自己?

轟……!

武場上。

一座座山影墜落,頃刻間便將狂妄的劍塵淹沒其中。

恐怖的場面,簡直太震撼人心。

劍宗所有人,無論是長老還是弟子,目睹了雷凌霸氣一劍,皆是呆若木雞,徹底被雷凌的強大所震撼到心靈。

他們的劍道,在雷凌面前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讓他們徹底大開眼界,劍道至強並非只有修為來衡量。

噗……!

持續將近一分鐘時間,武場上狼煙四起,風雪皆要繞行。

而他劍塵,趴在地上全身血肉模糊,口吐鮮血之時,直接氣絕身亡!

「一劍殺了玄境?」

「簡直他不可思議了?」

「劍塵師叔死了?被雷凌一劍殺死了?!」

……

劍塵畢竟,圍觀的劍宗眾人不淡定了。

劍塵好歹是劍宗的人,如今被雷凌一劍斬殺,這當然會引起劍宗眾人的不滿。

「殺人償命!」

「對!雷凌必須要還我劍宗一個公道!」

……

就在此時,不知是誰率先點頭挑事,引起所有劍宗弟子叫嚷,大聲要討伐他雷凌。

「看看?」

「這就是你們劍宗?雷凌不想打,他劍塵非要打,死了還全都雷凌的錯,你們劍宗的人真是偽君子,無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