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蘇暖暖走近了過來,敲了敲木門,冷冷地道:「啟稟師尊,弟子已經挑選完心怡的靈獸,現如今將玉牌交於你!」

「哦?你挑選好了?時間過去了這麼久,為師還以為你沒有挑選呢,故意多作逗留了一段時間!」

門內的縹緲峰峰主贏櫻雪一開始是認為她跟自己當初一樣。

認為契約獸沒有什麼大作用。

然後就賭氣,在神獸莊園裡面亂逛了一個時辰。

什麼神獸都沒有契約。

所以,她剛才一直都是一副愁眉苦臉地樣子。

可現如今突然聽到這丫頭選了自己的契約獸后,她就自然喜不自勝了。

「師尊,您的令牌!」

木門被打開了。

贏櫻雪側卧在寒冰玉床之上,衣著片縷,彎曲著那雙修長的玉足,橫陳著雙手,宛如美人魚在海水中靈動地遊動一般,十分誘人。

她的樣貌,雖然及不上蘇暖暖。

但是好就好在她的氣質夠冰冷的。

讓人看上一眼,就如同處於冰天雪地之中。

李天然從蘇暖暖的懷中探出了自己的那顆可愛的小腦袋,睜大了狗眼,仔細瞧了瞧。

嚯!

這就是女帝的師尊了嗎?

乖乖!

他原以為女帝已經是世界第一高峰了,沒想到,強中自有強中手啊,這成熟的師尊才是第一啊。

傲然獨立,高聳嚇人。

絕非凡品。

這等高峰,不知該如何攀爬了。

「嗯!」

贏櫻雪點了點頭。

她跟蘇暖暖的感情是很不錯的,畢竟三個月前,是她與掌門師兄雲霄真人下山剷除魔教荼毒東洲百姓的時候,在半路上發現了蘇暖暖這個好苗子,這才將她帶入太玄宗的。

而再加上這些天蘇暖暖一口氣突破了好幾個境界說花費的天靈地寶,她有多少就會提供多少的。

所以。

蘇暖暖對她的態度還不錯,跟常人完全不一樣。

她接過令牌,放回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

隨後笑語盈盈地坐直了身子,跟蘇暖暖面對面道:「你那靈獸是什麼樣子的?可否讓為師瞧瞧?」

「嗯,師尊,給!」

「這是你挑選的契約獸?」

蘇暖暖點了點頭,她將靠在懷中睡覺的李天然給拿了出來。

李天然的身軀太小了。

看上去與普通的茶杯一樣大。

擱在她的懷中,自然是不容易被人發現。

如今掏出來之後,贏櫻雪忍不住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她剛剛流露出些許滿意的神情,頓時就化為了虛無。

「這是一條狗啊!一條看上去,靈力波動都沒有的狗,它如何做得了你的契約獸?你選了這個,日後神靈境突破的時候,降下的雷劫,你能夠吃得消嗎?」

她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看著此時不以為然的蘇暖暖,她就回想起了當初的自己。

唉。

當初她自己選擇了這條不歸路。

豈能讓自己的徒弟也跟自己一樣,選擇苦修啊?

這方天地。

已經不是萬年之前了。

靈氣不再那麼充裕。

苦修之道,難如登天啊。

「師尊,這條狗是弟子的契約獸,是弟子的夥伴,弟子不希望師尊用這般言語去羞辱弟子的夥伴!」

蘇暖暖有些氣不過,心中頗有些不滿。

哼哼,贏櫻雪啊,贏櫻雪,難怪你到現在都沒有成仙了,是你的眼光跟那些凡夫俗子一樣啊,這條狗若真的是普通的狗。

那我蘇暖暖怎麼可能會挑選它呢?

日後殺回去報仇,就指望著這條狗能夠為我提供些許助力了!

小瞧它,肯定是沒好果子吃的。

此時的李天然,被贏櫻雪拿在手中,頗有些不習慣。

他的前爪子,剛剛好就抵在這贏櫻雪的臂膀上,而後爪呢?在小腹的上面,在丹田之下,也就是小腹旁有贅肉的肚臍部位。

這就很尷尬了。

這個位置,也就是意味著,它的狗鼻子能夠不偏不倚地能夠蹭到某些高聳入雲間的地方。

尼瑪。

老天爺啊,我這輩子都變成了一條狗了。

你還弄出這樣的花花世界來迷住我的狗眼。

實在是太作孽了!

你有本事把我恢復成人身啊,我保證不會擦將走火,頂多來個桃園探險。

「唉,罷了罷了!既然你已經做出了選擇,為師就沒有辦法阻止你了,日後有你後悔的!」她搖了搖頭,十分的無奈。

沒辦法啊。

既然蘇暖暖跟她當年一樣,那就怎麼勸說都沒有用了。

畢竟她當年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不過。

她感覺懷中的這條狗的鼻息逐漸是在加重,有種熱浪襲來的感覺。

而她修鍊的是《凝冰決》,對熱是很敏感的。

於是乎,不由得將自己的視線,向下偏移,將它給拿到了自己的面前,仔細一端詳。

「汪汪汪汪汪……」

李天然氣急敗壞地大喊大叫著,他剛才就差點要想入非非了,正覺得自己已經如在夢端了呢,沒想到,被這看上去如同少婦一般精緻的師尊給打斷了。

還把它給提起來了。

它自然是氣不過了。

不過,它這氣急敗壞的吼叫,在贏櫻雪的眼中卻演變成了撒嬌和賣萌。

「你這契約獸,倒是挺可愛的,你看看,在為師的手中還在撒嬌呢,為師現在能夠理解你為什麼要選擇這條狗了,實在是太可愛了,為師頗有些愛不釋手的感覺啊!」

她忍不住地感嘆了起來,不時地用右手捏了捏它的狗肚子。

這對李天然來說,簡直就是巨大的折磨啊。

癢死了。

哎呀,癢死了。

你這女菩薩,你摸我肚子也就算了,你的手往哪裡摸啊,哎呦,哎呦,不要再摸了,我癢死了……

它是真的受不了了。

癢得它渾身發抖,都打起了噴嚏。

若是尋常的狗打噴嚏也就罷了。

偏偏是它在這種可愛的外表之下,半扒拉著眼睛,打起了噴嚏,別提有多搞笑,多呆萌了。

「哈哈哈,這小玩意有點意思!」

「師尊,該還給我了吧?這可是我的契約獸啊!」

「就先借給師尊把玩一下吧,等下師尊要去華清池沐浴了,等沐浴完了,再將這小可愛交給你如何?對了,這小可愛有沒有名字啊?」

「師尊,師尊!你怎麼能夠這樣啊,這可是我的啊!天然,天然,別玩了,快,快回到主人的懷裡面來!」

蘇暖暖似乎是有些生氣了。

哪怕這天然不是她的契約獸,那也算是她的寵物啊,也屬於是私人物品,這師尊也太過分了吧?得寸進尺的老妖婆,你當初你自己不選契約獸,現在跑來拿徒弟的!

太可惡了!

什麼?

等下這美女師尊要去沐浴……

聽到了關鍵詞的李天然,哪裡肯離開這美女師尊的把玩啊,還不停地把狗頭往她的懷中擠,生怕這等天大的女菩薩行善的好事,被自己的主人女帝大大給破壞了。

「暖暖啊,你看看,為師可沒有強迫它啊,它自己非要賴在為師的懷裡面,為師也沒有辦法啊!」

「哼!死天然,臭天然,你這條小色狗,你要繼續賴在師尊這裡不走,我以後就不要你了!」蘇暖暖身為女帝,這是她頭一遭因為一個狗,跟別的女孩子吃醋。

而且這個女孩子還是她現如今的師尊…… 林岳一道劍波,打傷內門排名前三的龐龍,給在場的眾人造成不小的震撼。

很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於是,用雙手揉了揉,再次睜開雙眼,看到的畫面,卻依舊是風輕雲淡站在原地的「林岳」。

Prev Post
抓住陳雨然這富婆的胃,貌似是條生財之道?
Next Post
「我們接到舉報,你涉嫌打架鬥毆,我們需要帶你回去接受調查!」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