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葉秋緊張的手心都在冒汗,如臨大敵。

「轟!」

陡然,巨蟒動了,它張開血盆大口,直接向葉秋撲了過來。

嗖!

葉秋一個橫移,閃電般地退到了五米之外,躲開了巨蟒的攻擊。

就在這時,一陣「嘩啦」的聲音響起,巨蟒的尾巴從潭水之中卷了起來,迅猛地掃向葉秋,氣勢驚天。

葉秋快速以背貼地,躲開了巨蟒的尾巴,然後一個鯉魚打挺快速站了起來,疾衝出去。

「砰!」

葉秋一拳砸在巨蟒的身軀上,猶如轟在鋼板上,撞出一串火星。

沒想到,巨蟒的身軀堅硬如鐵,挨了一拳居然安然無恙。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硬?」

葉秋眼裏出現了寒光,他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兩隻拳頭上,接着猛地出拳。

「砰砰砰!」

葉秋連續十幾拳轟在巨蟒的身軀上,打得巨蟒痛的嘶叫,可即便這樣,也沒有打穿巨蟒的身軀,它的皮膚比葉秋想像的還要堅硬。

無奈之下,葉秋握住了帝劍赤霄的劍柄。

「當年漢高祖於大澤斬白蛇,今日我也效仿他一回,就在此地斬了你。」

鏘!

葉秋拔出了赤霄劍。

瞬間,巨蟒往後退了一段距離,雙眼中流露出了畏懼的神色。

「沒看出來,你這條畜生還通靈性。」

「只可惜,你不該惹我。」

「正好拿你試一試草字劍訣的威力。」

葉秋手持長劍,運轉內勁,然後施展草字劍訣第一式。

轟!

劍鋒劈了出去。

巨蟒似乎察覺到生命受到了威脅,直接用碩大的蛇頭向葉秋撞過來。

然而,它還沒有靠近葉秋,劍鋒就率先斬在了它的脖子上。

噗——

鮮血飛濺。

剎那間,蛇頭與身軀分離。

巨蟒瞬間死亡。

葉秋有些震驚。

「沒想到,赤霄劍不僅保存得完好如初,而且還十分鋒利,真是一件神兵。」

同時,葉秋也終於見識到了草字劍訣第一式的威力。

「草字劍訣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強大,如果能找到後面八式,無敵天下應該不是一句空話。」

「而且,用帝劍赤霄使用草字劍訣,威力倍增。」

「不得不說,無名真人真是一個大好人,送了我一招劍式,又送了我一把神兵,這讓我以後又多了一張保命的底牌。」

幹掉巨蟒后,葉秋鬆了一口氣,接着,眼神落在了那個四四方方紫檀木盒上。

「也不知道,無名真人留下的第二件寶物到底是什麼?」

葉秋帶着七分好奇和三分激動,緩緩地打開了木盒。

入眼,是一張黃娟。

黃娟摺疊得整整齊齊。

葉秋拿起黃娟,一層一層地打開,最後,一個物件出現在他的視線中:「這是……?」

【作者有話說】

感謝打賞的兄弟,馬上寫第二更。

。 「你說什麼,你瘋了?」

跪在地上的張曉紅聽到這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天使baby是真的以為有慕斯爵罩着她,就能為所欲為了?

「你聽不懂人話?不過也正常,畜生怎麼能聽得懂我說的話。」

宋九月嗤笑一聲,氣得張曉紅臉都綠了,要不是她現在還在接受懲罰,真的好想站起來和宋九月拚命。

「你不要欺人太甚!」

張曉紅雙手指甲都氣得全部擦進了手心,咬牙切齒地看着宋九月。

「欺人太甚?首先你得是人,這個成語才能成立。」

宋九月一邊說,一邊重新看向冰冰。

「怎麼樣,冰冰老師,你不是說什麼要求,只要你能辦得到,都會答應我嗎?跳個樓,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吧?」

冰冰看着宋九月,雙眸寫滿震驚。

「你長得這麼漂亮,怎麼說出來的話,就這麼狠呢?」

「我狠?我不及你們的百分之一吧?你們逼迫那些孩子做齷齪事情的時候,就不覺得自己狠?你們用那些孩子的器官賣錢的時候,就不覺得自己狠?

我不過就是給你們一個機會,自我贖罪,你們不謝謝我也就罷了,居然還說我狠?

冰冰老師,我們可都是成年人,成年人要為自己做的錯事負責,你不會不知道吧?」

宋九月說着,迅速抬手,一把就卡住了冰冰的脖子。

冰冰的身高一米八三,但是在宋九月的牽制下,絲毫不能動彈,一臉錯愕。

「天使baby,你瘋了?」

張曉紅這才,從地上站了起來,緊張地看着宋九月。

「陳平安那些小孩在哪裏?你要是不說,我現在立刻扭斷你的脖子。」

上次梟夜派過來的卧底,雖然最後被江淮宇他們救了出去,但是事情暴露,組織開始警惕,把陳平安那些小孩的位置,都給轉移。

這也是宋九月為什麼故意給張曉紅通知上級,通風報信的原因。

「天使baby,你到底圖什麼,殺了我,你們可就真的走不出這個房間。」

冰冰皺眉道,喉嚨因為被鉗制,呼吸都有些不順暢。

「走不走得出,可不是你說了算。」

她的話剛說完,門口的房間,就被人踢開。

一群黑衣人戴着面紗沖了進去,在他們袖口,都綉著一隻金色的老鷹。

「你們請了黑鷹的人?」

冰冰顯然也一眼認了出來,有些意外。

雇傭兵組織向來都是收錢辦事,之前他們也曾經想過和黑鷹合作,去掉那些一隻追查他們的人,但是黑鷹那邊居然拒絕接單。

沒想到,竟然會出現在這裏,而且槍口還對準他,明顯是在幫天使baby他們。

「慕少您確定,要和我們組織作對?您要知道,在我背後,還有很多勢力。哪怕殺了我,還有很多人,會為我報仇。他們會躲在暗處,不停地給慕江集團找麻煩,您是個商人,這筆生意,恐怕不怎麼划算。」

冰冰看着慕斯爵,權衡利弊。

他覺得以慕斯爵今時今日的地位,怎麼選擇,慕斯爵應該很清楚。

本來冰冰不想把事情鬧得這麼僵,但是慕斯爵要是不給面子,冰冰自然要選擇魚死網破。 「我,我們對面的萬客隆也上新了,他們賣的同樣也是當季蘋果!」那名員工一臉慌張的說道。

「這,怎麼可能?蘋果明明還要半個多月才能成熟?這時候就能有了?」郭曉見狀大吃一驚。

「有什麼不可能的,我的蘋果不是也熟了嗎?」張玄輕笑道。

「可是難道他們也有你這樣的技術?」

「當然不可能。不過以如今的技術也不是很難辦到的事情吧?」張玄輕笑着說道。

如今的科技技術已經非常的發達。已經完全可以通過控制溫度,塗抹,甚至是化學藥品來保存蘋果。

這也是為什麼明明蘋果的季節明明是秋天,可人們一年四季都能吃到蘋果的原因。

「萬客隆這是在砸自家的招牌。」

郭曉冷哼一聲道。

他們兩家都是主打生鮮。很多農作物都是剛剛採摘下來就上架賣的。

如果這時候萬客隆為了跟全民打,而做了這樣的事情,那就是在自毀根基!

「不用想那麼多,就算他們真的有蘋果賣,也對我們產生不了多大的影響。」張玄十分冷靜的說道。

「張玄說的對。營業時間到了,開門吧!」隨着郭曉的一聲令下,全民生鮮超市的出入口都已經開放。

同一時間,萬客隆超市的門也跟着打開了。

萬客隆跟全民是青山縣排名前二的超市,自然吸引了不少的人來了。

加上全民的「強身鴨蛋」跟「美容黃瓜」又都是限定產品,每天的人基本上都是排著隊在這裏等著的。

當兩家的門同時打開,當那些擠在街上的人們看到兩家店同時上新的產品都是蘋果的時候,都愣住了。

「蘋果馬上就到季節了,也不知道這兩家是是使了什麼神通,竟然有蘋果賣了。不行,必須得去撐幾斤。當季水果安全無污染!」

「我去,這兩家超市的老闆該不會是合作了吧?這麼有默契?」

「應該不可能,你看兩家給出的價格。萬客隆紅士蘋果9.9元/禁,全民塑身蘋果99元……一個?」

「一個蘋果賣99元,這他媽不就是明搶嗎?」

「不至於吧?全民的美容黃瓜跟強身鴨蛋都」

「我才懶得管,反正我就是沖着全民的強身鴨蛋去的!」

對於兩家的蘋果價格,群眾們的評論兩極分化特別嚴重。

從人流量來看,萬客隆確實是通過了生鮮蘋果在全民的手裏搶走了不少的客人。

把這一批群眾看做是一個整體的話,原本可能有九成的人是沖着全民來的。

而萬客隆也同時上了蘋果,他原本一成的顧客,也增加到了4成。

哪怕是有六成的群眾是來全民消費,也是因為美容黃瓜跟強身鴨蛋。

上午十一點半,張玄跟郭曉還有劉潔三個人此時正在二樓的辦公室里。

這裏的會議室有一台電腦可以實時監測超市內物品的消費情況。

「張玄,好像很不理想啊,一早上過去了,我們第一批上的三十斤塑身蘋果才剛剛賣完。我原本預計在早上賣一百斤,下午賣一百斤的。」郭曉一臉憂慮的說道。

「通知員工,剩餘的蘋果全部都收回到保鮮庫,蘋果馬上告罄!」張玄說道。

「啊?真的要這麼做嗎?我覺得要不就把它們擺在貨架上會好點吧?雖然早上消費高峰期,我們的銷售不理想。可我們的營業時間是到晚上十點的,這麼長的營業時間,多少都能賣多點的。」郭曉說道。

「物以稀為貴!」

第一批蘋果的銷售是這樣的情況早就在張玄的意料之中了。

哪怕全民有美容黃瓜跟強身鴨蛋這樣的爆款產品,可人們在面對新事物的時候,多少都會抱有觀望的態度!

加上張玄這一次的蘋果外觀又是那麼的獨特,跟大家觀念中的蘋果完全不一樣,情況不理想也是情理之中的。

它們還需要口碑發酵!

這塑身蘋果跟強身鴨蛋不一樣。

塑身蘋果跟美容黃瓜的效果都需要時間去驗證的。美容黃瓜也是因為一下午的預售,第二天就引來瘋搶的。

強身鴨蛋就不一樣了,那一次張玄當面炒雞蛋,那香味就已經勾起了不少人的饞蟲,又因為有萬客隆搗亂,自然而然的就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