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花琉璃蹲在一個攤位前,將一塊碎片捏起來,道:「老闆你這賣的是啥?」

那老闆一看花琉璃等人氣質不凡,模樣更是萬里挑一,原本萎靡的神色,瞬間變得精神,熱情道:「仙子,你手上這碎片是女媧補天時遺落的,若是煉化了鑲嵌在武器里,武器的威力能增加幾十倍呢。」

花琉璃:「……」

這人竟然比她還能忽悠。

女媧補天遺落的仙石碎片?你咋不說是天上的隕石呢?上面的花紋一看就是用毛筆畫上去的好伐。

「仙子,我這人最大的缺點就是不會撒謊,你瞅瞅這碎片,在陽光下還有光澤呢,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東西,一般人我還不賣給他呢,也就看著仙子長的人美心善,才割愛的。」

我是不是還得謝謝您?

見花琉璃看著碎片沉思,男人再接再厲道。

花琉璃將碎片放到毯子上,道:「這東西一看就太貴,我買不起。」

男人:「……」

他把牛吹的太大把客戶嚇跑了?

花琉璃站起身,道:「這地方的東西果然很貴,咱們這些窮人,不配來這個地方閑逛。」

淑儀:「……」

師妹,你是不是對窮人這倆字有啥誤會?

你若窮,天下間哪裡還有富貴人?

呵~

她師妹的嘴,騙人的鬼,不可信不可信!

「我見仙子真心喜歡,你無需給在下錢,只需用你身上的一樣東西換就好。」

花琉璃:「……」

她身上的東西?

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寶貝,換個破瓷片,她長的像傻子?

「我身上的東西不值錢,算了的,哪兒能讓你吃虧?這東西我還是不要了。」

男人:「……」

就在這時,一名男孩兒跑來,皮膚有些黑,瘦骨嶙峋的彷彿風一吹就倒。

男孩兒跑到男人面前,道:「爹,娘快不行了,你快回去吧。」

男人聞言,雙目瞪圓,連攤子都不要了,抱著男孩兒朝著後方飛奔而去……

花琉璃看著男人離開的背影,對著司徒錦道:「去看看。」

「想去就跟上。」

花琉璃等人不緊不慢的跟著男人。

男人抱著男孩兒來到郊外一個破茅屋內,遠遠就能聽到劇烈的咳嗽聲,時不時還伴隨著嘔吐聲。

「娘……你堅持下,爹回來了。」

男孩兒拉著男人跑進屋裡,花琉璃他們隨後就到了。

男人聽到腳步聲,警惕的轉過身,見到花琉璃等人……

「你們……」

花琉璃看了眼躺在茅草堆上的女人,面色枯黃,雙眼凹陷,嘴角掛著血絲,腹部衣服被鮮血染紅。

「就是好奇跟過來看看,這女人好像快不行了。」

男人看著花琉璃,猛然跪在地上,道:「求仙子救救我媳婦兒,我終生願為奴僕伺候您。」

花琉璃:「……」

她要啥奴僕?

一個沒修為的凡人,最多也就幾十年的壽命,到時候別說伺候自己,怕是她的丹藥都得倒貼不少。

。 看著華山派這般寂靜景象,賈布心中湧現不屑,只覺得蘇衍不過如此,聽見神教威名,竟是遠遠遁逃了。

至於說……埋伏,壓根就沒有想過。

有什麼埋伏,會比扼守緊要關隘處更好,佔據這優勢,真是有用的。

甚至之前……諸多日月教徒就做好準備,甚至打算犧牲一些人,搶奪這些地方。

但而今一看呢?

沒有人!

關隘處沒有,滿山遍野也看不見,除了逃跑,還有其他什麼解釋?

這不是賈布傲慢,完全因為……日月神教太強了,這次進攻五嶽,進攻各大門派,除了在峨眉吃了點癟,其他地方,勢如破竹。

各大小門派望風而降,五嶽外圍弟子,也一個個被擊潰,更不用說……現在的華山……連外圍勢力都沒了。

雖然這麼想,但賈布還是道:

「你們把守要道,仔細探查,瞧瞧還有沒有漏網之魚。」

「是!」

諸多日月教弟子紛紛應下,他們散開……朝各處走去。

咻咻咻!

破空聲響起,讓得賈布一驚,往後退了幾步,數支箭落在他前面,箭頭深入寸許。

他凝神打量周遭,有些狐疑:「是誰?滾出來。」

這是高手!

賈布心中明白,自己身為日月神教堂主,一身武功本就不弱,在輕功造詣上,雖說不高,但也自信,通曉許多旁人的輕功法門,江湖上能瞞過他感知的,就沒有多少。

更別說上千個弟子在身邊查看了,這都發現不了,只能證明,來著武功很高。

而且……箭術也極為不凡,再上千個人當中,找到領頭的自己,並且險些射中,這等難度……可是極高的。

「可惜了!」

耳畔……一聲嘆息傳來,聽得出來聲音極度年輕,而後……賈布目光倏忽望去,只見在不遠處山坡上,立著一人,身著青衣,卻是看不清具體相貌,只能瞧出這人手上似是拿著一把弓箭。

「放箭!」

賈布厲聲叫道,一群群日月教徒,自然也看見了那人,立馬依言而行。

勁弩的射程,可是極遠,霎時間,一道道箭矢,便沖了過去,在半空中劃出道道刺耳身影。

宛若流星一般。

不管你是多麼厲害的高手,這樣還不死么。

賈布這般想,之前場景,著實嚇了他一跳,自己雖是高手,但被箭矢射中了,也一樣要死的。

不敢相信這樣的場景,不敢想象,自己還沒能完全發揮出實力,便是隕落。

思忖間,他眼中湧現抹陰狠,好似看見了面前這人腦漿迸裂的場面。

有仇報仇,有怨報怨罷。

他猜測,這人或許就是大名鼎鼎的蘇衍,只有他,才有這等能力,瞞過自己。

不過他也實在太蠢,身為一派掌門,居然不去安排弟子,反倒親身出動,這是幾個意思啊。

前來送死的嘛!

這般想,賈布嘴角就不禁勾起抹嘲諷……又有些解恨。

但……倏忽間,令他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他瞳孔瞪大,眼中滿滿是不可思議之色。

只見數百上千箭矢確實射出去了,可這山坡後面,卻突然衝出許多人,衝到那青衣人面前,用身體……擋住了箭矢。

而……那個朝他射箭的青衣人,便順勢後退了,他就眼睜睜看著那些人倒了下去,鮮血飈射。

什麼意思?

這些人瘋了?!

死士!

死士有這麼用的么,幫人擋箭?

這人太霸道了,腦中也真夠蠢的,這般做除了白白死在這裡,又有什麼用處。

還不如讓這些人,把守華山各處,還更好一些。

真以為……擋了這一下,便有用?

「逐步逼近過去。」

賈布發命令,日月教徒立馬行動,黑壓壓的人群,如同潮水般,朝一個小小山坡衝過去。

哼!

困獸之鬥!

還是那腦子不怎麼好用的蠢獸!

賈布覺得,不論山坡後面的是誰,這次……絕對死定了。

可……眼看著他們就要接近時候,一道道白光,驟然湧現,人影緊接著跟著出現。

好像……還是之前被射死的那些人?!

賈布驚疑不定,也在猛然間發現,之前死去那些人的屍體,不見了!

這是什麼?!

幻覺?!

還是妖怪!

他懵了。

其實不只是他,諸多日月教徒,也懵了。

是不是,看錯了啊。

怎麼會有這種事情。

有人能死而復生的。

原本緩緩逼近的人潮,都出現片刻的停滯。

「繼續放箭!」

賈布咬了咬牙,接著命令。

管你是什麼,修羅也好,妖怪也罷,阻礙了我神教大計,終究得死!

咻咻咻!

流星般的箭矢衝過來,而那些人……也像是不怕死似的……急匆匆迎上來。

砰!砰!砰!

一具具屍體倒下去,化作白光,很快又重新復活……

第二次了,第二次了!

所有人揉揉眼,均是感到不可思議到極點。

第一次,能說是意外,能說是幻覺,那第二次呢?

第二次,再怎麼欺騙自己,也沒法說,這是很正常的。

一時間,許多日月教徒都面色波動起來,哪怕他們屍山血海經歷不少,但如今奇詭景象,還是第一次見。

微風襲來,帶著血腥味道,諸人竟都是打了個寒顫,只感覺有點陰森。

這些人……他們……他們……

「別慌,放箭!放箭!」

賈佈道,「障眼法罷了,定是障眼法!」

許多日月教弟子有點想轉身就跑,但命令傳下,依照慣性,還是發動手上勁弩。

Prev Post
在路嘉木身邊還有兩男三女,他們好像也是突然被送到這裏的。
Next Post
想到此處,蘇沫不禁好一陣嘆息。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