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聽着他們的議論聲,溫思思眯眸,心下直打鼓。

難道雲舒也想利用這一層身份,獲得傅家的認可?

想到她和傅南璟的關係,溫思思下意識攥緊了拳頭,眼底閃過一絲算計。

下午四點。

雲舒離開咖啡館,沒去學校,直接驅車去了一趟拳擊館。

偌大的館內,除了幾個教練之外,幾乎沒有外人。

大多數人都還在上班或者上學,安靜的過分。

換好衣服,走出更衣室。

林萬偉站在一側,看她出來了,招手示意:「雲舒,你過來一下。」

「怎麼了?」

林萬偉嘿嘿一笑:「好事兒。」

「?」

「月底有一場拳擊比賽,你想不想參加?」林萬偉這段時間花了不少精力在雲舒身上,她的進步很大,足以媲美專業選手。

「這次比賽獎金豐厚,而且還有簽約職業俱樂部的機會。」

林萬偉躍躍欲試:「要不是我年紀大了,我都想參加。」

「我問問李佳楠,我暫時不想參加專業比賽。」

雲舒沉吟半晌。

她練拳是為了保護自己,不是為了參加比賽,更不是為了獎金。

「好吧。」

林萬偉不失望是假的,但她不願意,他也沒法勉強。

李佳楠得知此事,立刻報名參賽,兩人在拳擊館泡了一下午。

晚上八點,兩人離開,約了墨風,三人一起去附近吃火鍋。

三人走入大廳落座,雲舒點了自己愛吃的,將菜單遞給了墨風:「點菜。」

點菜的間隙,擺在桌上的手機響了。

雲舒掃了一眼來電顯示,眼裏閃過一絲笑意,接起電話,小聲道:「喂,二哥。」

「在哪裏?」

「在外面吃飯,和墨風他們一起。」雲舒如實回答。

傅南璟那邊很安靜,和火鍋店的喧囂形成了強烈對比,半晌,他溫聲道:「好,吃完給我打電話,我去接你。」

雲舒小聲道:「好。」

墨風和李佳楠對視一眼:「……」

真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害羞小意的是他們老大/姐!

以前那個又颯又A的人去哪了?

現在這個人,是誰?

掛斷電話,雲舒抬眸,對上兩道意味深長的目光,蹙眉:「看什麼?」

墨風搖頭:「姐,你最近越來越好看了,我就想多看兩眼。」

李佳楠白眼一翻:「馬屁精!」

墨風呵呵一笑,一把奪走了他剛燙好的牛肉,殷勤地送到了雲舒的碗裏:「姐,多吃兩口。」

李佳楠怒了:「墨風,你能不能別拿我的肉獻殷勤!」

墨風呲牙:「不服單挑啊!」

被虐了N次的李佳楠軟了:「大佬,你隨意。」

墨風得意洋洋。

吃到一半,雲舒踢了踢墨風的腿:「查查雲瑤的下落,多在城北一帶找找。」

「在查。」

墨風嘴裏咬着鴨腸,含糊不清的道:「你放心吧,我盡量查。」

「卧槽,老大,出事了——」

李佳楠原本是在逛貼吧,哪知道看到一個最新的帖子,剛發佈不到一個小時,但評論已經上千,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點入帖子,標題赫然是——【高中生約見INS教授,暢談數小時,所為何事?】

帖子附上了清晰的照片,是人都能看出這帖子裏面的高中生就是雲舒。

反倒是Ma

s教授倒是貼心打上了馬賽克,拍照角度清奇,兩人的之態格外的曖昧。

不得不說,發這篇帖子的人,其心可誅!

雲舒拿過手機,完整的看了一遍帖子,小臉鐵青。

帖子描述的格外生動,幾乎快把潛規則這三個字寫在明面上了。

底下的評論更是不堪入目。

【潛規則?】

【嘖嘖,這就是雲家的作風?養女冒認身份,真千金私下約見教授……這一家子的教育是真的失敗!】

【雲舒好賤啊,之前纏着傅宸不放,現在又勾搭上了Ma

s教授~這樣的學生,有什麼資格待在國際中學?還不開除,等著丟人嗎?】

【只有我一個人覺得雲舒茶里茶氣的嗎?】

【聽說雲舒也是想利用黑客K的身份獲得傅家的認可……她這樣和雲瑤有什麼區別?】 蘇超在昌平府準備抽調人手,帶着南下。

而在許府中,徐階的第一幕僚杜子騰剛剛趕到徐階的書房。

見過禮之後,杜子騰便施禮說道:「相爺,南京來的人都找到了。」

「找到了?在哪裏找到的?」徐階放下茶杯問道。

「就在榆林鎮外二十里出的一個蘆葦盪中,十幾個人的屍首都埋在蘆葦盪里。」杜子騰說道:「他們身上的財物全部被搶乾淨了,應該是強盜所為。」

徐階嘆了口氣,說道:「怎麼可能是強盜所為?京城周邊還沒有這麼囂張的強盜。

算了,這事兒就不用查了。」

杜子騰問道:「相爺,您的意思是有人有意為之。」

徐階看了杜子騰一眼,說道:「你這不是問得廢話嘛,南京來的那些人身上有個屁的財物?值得一搶嗎?

這事兒必然是錦衣衛所為,蘇超是什麼人?他豈能不知道南京有人過來?

老夫還是大意了,沒想到蘇超真的不按照規矩來啊。」

杜子騰說道:「相爺,胡宗憲的事情就這麼算了?」

「不算了還能如何?」徐階嘆了口氣,說道:「蘇超已經跟老夫談過了,說剿倭之事就是他的底線,誰破壞他剿倭,他就要跟誰死磕到底。

胡宗憲在江南做得還是不錯的,至少能給蘇超剿倭之事幫上很大的忙。

既然蘇超已經交待了底線,那咱們還是不要去觸碰才是,這些個武夫一旦真的翻臉了,那還真的說不好會鬧出什麼來。」

「是,相爺。」杜子騰施禮說道:「那這件事屬下就放一放再說了。」

徐階說道:「南京來的那些人就按照遇匪去辦吧,該給的撫恤還是要給的,至於多少你看着辦好了。」

「是,相爺,如果相爺這裏沒有別的事情,屬下就先行告退了。」杜子騰朝着徐階施禮說道。

徐階擺了擺手,杜子騰又施禮一禮,這邊退了出去。

徐階是想好了,他是暫時不打算跟蘇超對掐了,這接連兩戰都輸了,他也認清了蘇超的勢力,而且也成功讓皇帝看到了兩人之間的制衡效果。

雖然是輸了,但是也一樣是達到了他想要的目的。

杜子騰剛剛走了沒有多久,徐瑛的聲音便在書房外面響了起來:「父親,您現在有沒有時間?孩兒有一事要跟父親請罪。」

「請罪?」徐階一愣,然後隨即說道:「進來說話吧。」

「是,父親。」徐瑛應了一聲之後便推門進來。

一進到書房中,徐瑛噗通一聲便跪倒在地,朝着徐階連連叩首,慌急的說道:「父親,孩兒犯了大錯,還請父親救救孩兒。」

「發生了什麼事兒?說。」徐階也有些急了,他從來也沒有見過自己的這個幼子如此的驚慌失措過。

「父親,孩兒殺人了。」徐瑛一邊磕頭一邊說道。

徐階呼的一下站起身來,驚問道:「你殺人了,你殺了什麼人?給我滾起來說話。」

徐瑛有磕了兩個頭,忙爬起身來,也不敢看徐階,就是那麼躬著身子說道:「孩兒殺兩個女人。」

「殺了兩個人女人?什麼女人?」徐階呼的一步走上前去,伸手抓住徐瑛的衣領子,將他提起來,低聲喝問道。

「是孩兒在外面養的外室。」徐瑛慌亂的看着徐階,說道:「一個是孩兒養的外室,一個是那外室的丫鬟。」

「你養了外室?」徐階問道,跟着便勃然大怒,抬手就朝着徐瑛的頭上抽了下去。

徐瑛抱着腦袋任憑徐階在他的頭上亂打,也不敢吭聲。

徐階打了十幾巴掌之後,這才呼呼的喘息著問道:「你為什麼要殺了她們?」

徐瑛結結巴巴的說道:「孩兒的那個外室有了身孕,非要孩兒給她一個名份,讓孩兒將她接到家裏來。

孩兒不肯,她就說要自己登門來找父親說,結果孩兒就拿東西砸了她,誰知失手打在她的後腦上,結果,結果她就死了。

她的那個丫鬟見孩兒殺了那個外室,她便尖叫起來,孩兒怕她招來別人,一着急,便將她也掐死了。

父親,您要救救孩兒才行。」

他說完,又是跪倒在地,朝着徐階連連叩頭。

徐階這時也冷靜下來了,長嘆一聲之後,說道:「為父什麼時候不讓你納妾了?你非要在外面養一個人?」

「父親,孩兒是不敢納她為妾啊。」徐瑛說道:「她原本是蘇州府的青樓女子,父親不是說過嘛,家裏不許有下賤之人進門嗎?孩兒哪裏敢將她納進家門啊。」

Prev Post
趙風喘著粗氣,一臉神色慘白,但手上仍不忘將灌注滿靈力的玄階極品·無弦寶琴收回靈元界,原本無弦的寶琴,在經過十四道靈力的灌注后,衍生出七道白色琴弦,若徑通音律,可配合音律類道術,加催音律道術的效果。
Next Post
「謝謝你,凱恩。」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