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第二天早上,莫丞州是被自己床邊的鈴聲給吵醒的,莫丞州看到自己懷裏的人立刻把手機給拿過,把聲音給按掉。

是李然打過來的電話。

莫丞州皺着眉接了起來,壓着聲音問李然有什麼事情。

「你趕緊過來公司吧!出事了!」

莫丞州皺着眉,「我現在就過去。」

掛斷電話,懷裏的人只是簡單地翻了一個身,還心滿意足地咂了咂嘴。

莫丞州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髮,在江枝的額頭落下一吻離開。

隨後離開了房間。

他換好西裝,和剛剛房內滿臉溫情的男人簡直判若兩人。

李然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骨幹,他說出事就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

莫丞州自己心裏有數,讓司機加快速度送自己回到公司。

辦公室里基本沒什麼人,上次事情之後莫丞州意識到這個辦公室有太多其他人其實不是件好事,就把一些不重要的人都調離了。

所以此刻辦公室里只剩下林曦和李然,另外還有一個從另外一個部門過來的屈悠悠。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莫丞州來到他們圍着的辦公桌前,臉色也是十分凝重。

「你可算來了。」李然嘆了口氣,「我們在江枝工作的電腦里找到了病毒原型,比第一次攻擊的病毒還要原始的病毒,基本可以確定是零代。」

李然的語氣不像平時那樣弔兒郎當,反倒是充滿了擔憂。

他說的這番話,在場的人都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除了莫丞州,另外兩個人的臉色都有的琢磨。

「不會是江枝。」

莫丞州看了一下那個所謂的病毒原型,直接給出了自己的結論。

林曦立刻就反駁了,讓莫丞州不要這麼偏袒江枝了。

「我不相信她會做出這種事情來。」莫丞州把那個文件關掉,「李然,你再給我查。」

李然也沉默了。

莫丞州的眼神有些冰冷,「我是你的上司,我連命令你去調查一件事都不行了嗎?」

剩下的三人面面相覷,沒有說話。

最後還是李然開口。

「我也不相信病毒會是江枝給放到電腦里。」李然抿了抿嘴,「可是,莫總,你要清醒一點,現在證據就在這裏。我們已經研究一個晚上了,基本可以確定這是零代病毒!」

「你那是被騙了。」

莫丞州輕輕地拋下這句話,掃視了在場的人,「你們一個和互聯網開發向來不沾邊,一個負責的區域一直不是代碼開發這一塊,也就一個李然比較了解一點點,但也不是專業人士。」

他把現場的人都說了一遍,三人的臉色精彩紛呈。

「所以我不覺得是江枝做的。就算這個病毒真的是零代,那也是江枝被人故意栽贓了。」

莫丞州嘆了口氣,「這件事不能散發出去,給我繼續查。」

他已經下了死命令,也就是讓李然等三人封口。

這是他作為老闆第一次在他們面前用這麼重的語氣。

屈悠悠回到自己的部門,孫美奇已經來上班了。

「悠悠你今天來的這麼早啊!」

屈悠悠點了點頭,「因為之前那件事有點進展,所以我們幾個人今天很早就來了。」

大家都知道江枝被懷疑是叛徒這件事。

莫丞州早就下了命令在公司不能討論這件事,但是大家還是會忍不住偷偷議論幾句。

「是有什麼進展啊!」孫美奇有些好奇,往屈悠悠旁邊湊近了些,「給說說唄!」

屈悠悠看了一眼孫美奇,抿了抿自己手裏的咖啡,「在她的電腦里,發現了零代病毒。」

孫美奇自然知道這個「她」說的是誰,她驚訝地捂住了嘴巴。

「零代?那不就是基本坐實她就是病毒開發者了嗎?我就知道,江枝看起來就不是什麼好人!」

屈悠悠讓孫美奇小聲點,「丞州下過命令不要說出去的。」

「到這個時候莫總還包庇一個叛徒?」

孫美奇的眼神有些晦暗,「莫總到底是哪根筋沒有搭對?放着悠悠你們這麼好的女孩不要,偏偏被那種壞女人給勾搭走了!」

她嘖嘖了兩聲,見屈悠悠不想再討論了,識相地閉上了嘴。

但是江枝是病毒主使這件事還是被傳播了出去。

整個聖元又掀起了一波對江枝的討伐,已經引起了董事會的注意。

董事會召集高層管理對這件事開始了一波討論。 兩人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跟着安撫了兩句鬧騰的侄女妹妹,隨後就帶着幾人往人群裏邊走。

沒辦法,想要猜燈謎,就要登上花燈一旁的木台。

木台瞧著半人高左右,四四方方的並不怎麼大。

倒是因為猜燈謎,加上作為獎品花燈漂亮的緣故,吸引了一批人過來。

眼下,趙善行和周巍想要上台贏花燈,自然要先擠進去。

往裏擠,就會鬧出動靜,有了動靜,周圍人群自然也會注意到他們。

閑不住的人群往後一瞧,就看到兩個舉止大方,容貌俊秀,身材挺拔如松的青年頗有禮貌的往前走去。

兩人身邊,還嘰嘰喳喳的跟着幾個年紀較小的孩子。

不管在什麼時代,人都是喜歡看臉的,尤其是在看到如此出眾的兩位青年後,都會忍不住多關注幾分。

關注多了,想的也就多了,眾人瞧著兩位青年的行為舉止,心說怕是也想去猜燈謎展示一下。

當下,就有耐不住的老伯開口好心勸解,「兩位小哥,你們若是想要猜燈謎,就避開那些個瞧著漂亮大氣的花燈,之前,有不少人去猜都不成,你們可不要輕易嘗試,」不然當着眾人的面失敗了,有那臉皮薄的,哪裏能抵擋得住嘞。

老伯對兩人說的話,也是一片好心,畢竟他在這裏待久了,可是瞧見了不少熱鬧。

面對老伯釋放的善意,趙善行感激的笑了笑,

「沒關係的,老伯,我們就是過來看看,若是有幸猜中,也是運氣使然,」

「是啊,老伯,這裏人多,我們也是想湊湊熱鬧,哪裏能不自量力的去猜那個最難的燈謎,」周巍跟着補充兩句,同時將目光投放在周圍其它的花燈上。

俗話說得好,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別說,在他們擠進來后,周巍好好打量了一番攤位情況,還真讓他注意到了,這個攤位的花燈是真的多。

密密麻麻的豎起來好幾面漂亮的花牆。

瞧著牆上掛着的,可不就是各色模樣的花燈。

所有花牆正中央的位置,都放着漂亮的大花燈。

而這些花燈,應該就是猜對燈謎后得到的獎品了。

老伯聞言,心裏曉得兩人怕是還是會登台,和善的笑了笑,也沒有繼續說什麼掃興的話。

不過相逢即是緣,雙方簡單閑聊兩句,老伯扭頭跟着一旁的其他人閑聊起來。

而周巍和趙善行呢,在待了一會,大致明白猜燈謎的規則后,馬上拉着趙玉幾人去一旁排隊。

對了,因為想要猜燈謎的人非常多,所以一旁排隊登記的人已經甩出一串長龍。

幾人來的晚,只能排到最後慢慢等。

不過登記的速度很快,差不多用了一盞茶的功夫,就輪到了周巍等人。

按照規則,兩人對着登記的夥計報上名字,交了猜燈謎的錢,這才拿到了一個薄薄的竹片。

竹片上有序號,到時候有人猜燈謎結束,就會有夥計過來報上下一位登台之人的序號。

到時候將序號交於夥計,就可以登台猜燈謎。

猜一次燈謎要4文錢,但十文錢可以猜三次。

兩人都花了十文錢,得到了三次機會。

只要有一次猜中,就能麻煩相應的獎勵。

「七九」

「八一」

「……」

隨着報數越來越大,排在兩人前面的人越來越少。

且,兩人看到情況,發現大部分人選擇的都是漂亮的花燈,燈謎很難,浪費了幾次機會,然後失敗而歸。

很快,夥計念到了「八九」。

是周巍的序號。

「我上台了,」周巍回頭跟趙善行說完,又將弟弟妹妹託付對方幫忙照顧后,這才跟着將木板遞給夥計,腳步輕快的登上了木台。

木台上,還站着一個夥計夥計負責暖場。

哪怕之前有很多人都沒能猜中一個,整個場子也熱鬧得很。

周巍慢步走上台,且又長著一副偏偏好相貌,自然受到了比之前還要多的關注。

夥計見狀,照例和周巍簡單寒暄兩句,將熱度炒上來后,周巍方才開始猜燈謎。

因為有三次機會,所以周巍直接點了三個小巧的漂亮花燈。

夥計看到,忙不迭的將花燈旁的燈謎展示出來。

因為沒什麼難度,所以幾乎是在燈謎放出來的下一瞬,周巍這邊就說出了答案。

在眾人的歡呼聲中,周巍三次猜中了兩次,然後一手拎着一個漂亮的花燈下了台。

見自家哥哥這麼厲害,周妤高興的跳起腳,接過周巍的遞過來的花燈,美滋滋的不行。

Prev Post
幾人進去時林母立即從沙發上起身,視線一落到林雅身上,便再不捨得移開,眼眶瞬間變紅:「小雅。」
Next Post
「連我們老大的小弟都打不過,就知道叫?」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