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眼看着羽箭從自己頭頂飛過,高文回過頭,看着再半空中掉頭離去的白骨夫人。

民風就這麼彪悍的嗎?

會飛的妖怪你們都敢射?

不等高文回過神。

那邊的軍隊卻先一步開口了。

「那邊的小道長,城中妖物過多,你快快躲到軍陣中來!」

卧槽!

牛逼!

軍隊硬鋼妖怪,還要保護道士。

感覺到世界友善的一面,高文忍着心裏古怪的略差感,一溜煙的躲進了城門樓下。

等身邊圍着小几百號甲士后,高文居然覺得自己安全了。

錯覺!這是錯覺!

正琢磨著怎麼和人套套近乎。

一隻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緊接着,就聽到一聲粗獷的笑聲在他耳邊響起。

「小道長您就是之前得罪了我們李校尉的那個異鄉人吧?」

高文「」

他被認出來了?

「嘿,別害怕,哈哈哈,咱們營里得罪他的人多了,你放心,有咱們護着你,他李老鬼不會說什麼的!」

「就是就是,小道長您也是為了降妖除魔嗎,就笑道長您孤身一人清理了一城怪物的手法,兄弟們可是佩服的很吶」

「小道長你放心,他李長治就一嘴硬心軟的慫貨,等他回來了,只要小道長你服個軟,再和他說兩句好的就沒事兒了」

「哈哈哈哈」

這群長汀營的兵都在說着頂頭上司李長治的事兒,似乎是在安慰高文。

他們這是把高文當成了外來的道士,專門為了除魔而來的。

可他們是不是忽略了什麼?

「那個什麼,諸位軍爺,我說咱們要不先跑吧?」

高文指了指一片漆黑的城內,臉上不知是哭是笑

「這裏面有數量接近兩萬的骷髏妖正往這邊趕,再不跑可就來不及了。」

「骷髏妖?」

「小道長你在說什麼,城裏的不是染了瘟疫的屍怪么?」

「我們上次來」

「停!」

一群甲兵的嗓門太大,聽的高文腦子嗡嗡的。

沖着他們壓了壓手,等他們平靜下來后,高文解釋道

「一開始我也是這麼想的,就針對城裏的屍怪用了一些手段,可等我把城裏屍怪處理的差不多了,剛剛那個會飛的女妖就跑出來。

就今晚,她在那些屍怪的屍體上重新召出骷髏妖,實力居然比屍怪還要強一些。

我發現后和她鬥法一場。

雖然傷了她,可我自己也是身受重傷。

現在是已經無力在去對付城中這數量龐大的骷髏妖群了」

眾甲士「」

不得不說,高文說的話還挺有可信度的。

不是說他重傷了女妖。

而是他自己受了重傷。

就他這渾身上下跟個血葫蘆似的,他說自己沒事兒都沒人相信。

可他讓這些甲士把李長治等一群人丟在城裏,獨自逃跑?

抱歉,長汀營的這群甲士還干不出這種事兒來。

冷場了能有那麼十幾秒。

一聲清咳打破了寂靜。

一個領頭的把總軍官走出來,沖着高文強擠出了個笑臉

「小道長,如果情況真如你所說,那你就先走一步,去你師門或者其他什麼地方找找援軍,我們兄弟們來給你斷後。」

「呃你們不走?」

「抱歉,我們收到的軍令是守住這座城門,堅持到校尉李長治帶人歸來后一同撤退,怕是沒辦法陪同小道長你一起離開了。」

說了這麼一句,這名把總轉過身,沖着一旁的甲士揮了揮手。

有人點頭離開。

過了一會,居然從城外牽了匹馬過來。

伸手在馬臉上摸了一把,這名把總看着高文道

「小道長,這匹馬就送給你了,咱們山高水長,有緣再見。」

高文「」

這麼煽情的么?

他該說點什麼?

看着一群人給自己讓開的道路,高文最後無奈的嘆了口氣。

「算了,馬就不用了,給我把刀吧。」

把總聞言也是一愣。

「小道長,你這是」

「你們別看我,等天亮了我自有脫身之法,到時候你們別怪我在亂戰之中逃命就好。」

高文直接搖頭。

他跑什麼?

等天一亮他就回歸了。

這邊有城牆有甲士保護,白骨夫人一時之間還不敢過來,他要是獨自跑出去了,說不定還得獨自面對那個怪物。

「哈哈哈哈,小道長放心,如果情況真如你所說,吾等就是死了,也不會怨恨小道長你分毫!」

「就是,到時候說不得我們跑的比小道長你還快哩!」

「來來來,大傢伙兒把吃飯的傢伙都拿好,小七,把你得刀給小道長」

被叫做小七的漢子抽出腰刀遞給高文。

完了還嘴欠得問了一句。

「小道長,你們高人打架也用刀啊?」

高文「???」

接過刀得瞬間一個反手,直接把刀背貼在了小七的脖子上。

在小七驚愕的目光中,高文收起刀后沖着他笑了笑。

「不但會用刀,還會拉屎放屁,什麼狗屁高人,也就肚子裏比你們多了口靈氣罷了」 一陣疾風從背後急向里約刮來。

里約感到危險的氣息,急忙向一旁閃避。

銀光一閃,銀色頭髮的男人已經抓起了紅色頭髮的男人,衝出了眾人的包圍圈。

待眾人反應過來,銀色頭髮的男人和紅色頭髮的男人已經消失在樹叢之中。

韓筱夜跺了跺腳,一臉懊喪:「可惡!又讓他們逃走了!」

韓星辰卻看著狄茜的屍體發獃。

眾人也走到他身邊。

雖然你始終不愛我,可是我要你的記憶中永遠有我的位置。

這是狄茜嘴角最後的那絲微笑想要訴說的吧!

韓星辰默默地看了一會狄茜,在她身邊挖起了土。沒有工具,他挖的很慢。即使如此,他依然十分用力地在挖。

眾人見狀,也都彎下身去,幫韓星辰一起挖。

過了一會,一個一人大小的土坑就挖好了。

韓星辰抱起狄茜,把她放進土坑裡。

慢慢地把狄茜埋進土裡,韓星辰找了一塊木頭,刻上狄茜之墓,插在土堆之上。

眾人望著狄茜的墓都沉默了。

飛蛾撲火。

不知為何,韓筱夜腦海中忽然閃過這樣一個詞。

狄茜就是這樣一個女子!

韓筱夜心中忽然升起一絲敬重。

路遙的聲音忽然響起,帶著一絲迷惘:「狄茜死了,我們的線索也中斷了……我們該怎麼辦呢?」

韓星辰眼光一沉:「我們回她工作的研究所去看一看,也許能找到什麼線索!」

路遙眼中一亮:「你說的對!我們這就去研究所!」

眾人聽了,都加快腳步,向城裡走回去。

剛走到城裡,還沒走到研究所,眾人就看見街道上的行人臉上都露出惶恐的神情。

韓筱夜心下好奇,攔住一個老奶奶問:「老奶奶,城裡發生什麼事了嗎?為什麼大家都這麼驚慌?」

老奶奶哀嘆一聲,痛心疾首地說:「你們不知道嗎?市中心那個研究所的藥品泄露了!污染了整個霍爾果斯高原的水源!」

韓筱夜驚嘆:「什麼?研究所的藥品泄露了?」

老奶奶點點頭,不再理會眾人,拄著拐棍向前走去。

韓筱夜回頭看韓星辰,韓星辰也是一臉的驚奇。

眾人加快腳步,來到了研究所。

研究所里早已人去樓空。

眾人急忙沖了進去,查看起各種藥品,這才發現後院的井水旁邊橫七豎八地倒著一堆瓶子。

瓶子裡面的藥品早已流入井水。

韓筱夜又驚又氣:「怎麼會這樣?」

韓星辰皺起眉頭:「恐怕是因為狄茜不在這裡,才會導致這裡一片混亂!」

韓筱夜眼裡一片擔憂:「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水源已經被污染了,這樣下去整個霍爾果斯高原的人都會受到影響的!」

韓星辰按了按額頭,頭痛地說:「這確實是一件麻煩的事!除非我們還能再找到一個狄茜,化解藥品中的毒素,否則,霍爾果斯高原的人民要遭殃了!」

韓筱夜怔了怔,一語不發地走進研究所的一堆資料裡面翻了起來。

韓星辰在她身後喊她:「筱夜,你找什麼?」

韓筱夜頭也不回地答:「找解毒的資料!」

韓星辰微微一怔,眼神中有些迷惘:「筱夜……你……什麼時候變的關心起這些了?」

韓筱夜沉默一秒,輕聲說:「哥,我已經不是最初的那個小孩子了!這一路走來,我知道了每個人生活有多麼不容易,我絕不會看著霍爾果斯高原的水源受到污染而無動於衷!」

Prev Post
再說赤木山王挨了一下之後,很快便站了起來。那天闕巨劍也沒有想要殺人的意思,日後妖王問起話來,只需說提前洞察到了天闕巨劍的意圖,若是貿然上去,反倒暴露了自己。
Next Post
在路嘉木身邊還有兩男三女,他們好像也是突然被送到這裏的。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