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白富美,是她唯一的名字。

無論勾魂,還是勾魂使,都不是名字,只不過是她在鬼門的代號。

她繼續向下看,看到了熟悉的名字。

唐宇。

排名最後一位。

「真弱。」

白富美不由得一笑。

她用手指點了一下唐宇的名字,用元神傳信。

「老公,有沒有想我呀。」

聲音嗲嗲的。

獵殺榜上的人可以通過元神私聊。

這是鬼王告訴她的。

她對獵殺界的了解遠在唐宇等人之上。

……

……

「老公,有沒有想我呀。」

樹榦上閉目休息的唐宇,腦中突然響起這句話,把他嚇了一跳。

他四下里看看,鬼影一隻也沒有。

可他確定自己不是做夢,是真的聽到勾魂的聲音了。

他思索一下后才反應過來,立刻取出獵殺榜。

他不知道獵殺榜還有私聊的功能,可他身上除了獵殺榜,似乎沒有別的可疑之物了……看到白富美的名字,他就不由得笑了。

牛逼!

竟然殺進了前五十。

不愧是職業殺手。

隨後,他就又犯難了。

獵殺榜怎麼傳音啊。

「老公,你不回我消息,是不是不知道怎麼回?」

「點我的名字,用元神傳音即可。」

白富美的笑聲又在他腦中響起。

唐宇急忙依言照做,「小白姐,聽能到嗎?」

「老公,我好想你。」白富美嘻嘻一笑。

唐宇不由得一笑,「我也很想你。」

白富美問道:「你在哪裏?我去找你。」

「我在亡靈村附近。」唐宇毫不猶豫的告之自己的位置。

這種行為在他人看來非常白痴。

因為你等來的人,可能就是獵殺你的人。

但他相信自己的小白姐。

畢竟在一個被窩裏睡過覺。

白富美:「好,等我。」

唐宇收起獵殺榜,支著耳朵仔細聽了聽附近的聲音,沒聽到任何異響,也沒感受到任何危機,他這才悄無聲息的從樹上下來。

來到焦傲所在的大樹下,他輕輕的敲了敲樹榦,「下來,換地方。」

「為什麼?」焦傲開口詢問的同時,已經從樹上躍下,無聲無息的落地。

唐宇擺了一下頭,就向著通往亡靈村的土路而去。

焦傲沉默的跟在他身後。

到了路邊,唐宇沒看到白富美的身影,就拿出獵殺榜傳信。

又等了一會兒,還是沒看到白富美的身影,也沒有收到回信。

他臉色不由得一變。

一定出事了。

他向著遠處看了一眼,立刻極速飛掠而去。

「你……」

焦傲開口,可唐宇已經在十幾米外了。

他不敢大喊,怕招來什麼東西。

操,你就作死吧。

這樣毫無掩藏的飛掠,只會把自己變成獵物。

白痴的行為。

可他他心中怒罵幾聲,卻也不再隱藏,飛掠著追着唐宇而去。

媽的,我也是個白痴。 「前輩停手!」

秦楓當即站了出來,面前紅光交錯,擋住了洛千秋的卦圖攻勢。

離火、巽風、庚金之力扭曲了空間,讓他也感覺到巨大的壓力。

洛千秋眼神異常冷峻,沒有說話,周身激涌的氣息越發狂暴,大有與秦楓二人不死不休的架勢。

秦楓很清楚他暴走的緣由。

因為元獅說過:混沌百族絕對不會容許修鍊極陽眼的人活在世上。若是讓他們知道洛千秋暗中修鍊極陽眼的話,那不僅是洛千秋本人活不了,整個雲地洛氏都要為之陪葬!

所以,身為洛氏族長的洛千秋絕對不會允許這個秘密泄露出去!

不過,既然洛千秋暗中修鍊極陽眼,說明他跟混沌百族不合。

本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原則,秦楓當即解釋道:「晚輩對於極陽眼的修鍊略知一二,或許能與前輩交流一番!」

什麼?

洛千秋和公羊穎同時愣住了。

「小子,你怎麼會極陽眼?你修鍊極陽眼做什麼?」公羊穎一把抓住秦楓的胳膊,急切道,「修鍊那玩意是會死人的!」

秦楓拍拍她胳膊,示意她稍安勿躁。

而洛千秋露出疑惑之色,打量著秦楓:以這小子的年紀不應該知道極陽眼的存在,除非有人告訴他。

難道是歐雲天?

洛千秋知道歐雲天從很多年前就開始尋找極陽眼的修鍊方法。

「秦楓,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極陽眼可是神凰大陸的禁術,暗中修鍊,其罪大惡極!」

不過,心裡想著一套,嘴上說了另一套。

洛千秋的聲音清冷,有種危言聳聽的感覺。

秦楓笑了。

他環視四周,問道:「前輩有所不知,當初在姜地,有人藉助混沌百族的力量要殺我,難道我不應該教訓他嗎?

隨後在幽地,有人又藉助混沌百族的力量要殺我,還害了我朋友,難道我應該放過他?

現在,有人想藉助混沌百族的力量來威脅我的性命,難道我應該坐以待斃嗎?」

句句擲地有聲,話音鏗鏘有力。

洛千秋臉色微變,冷哼一聲,並不以為然。

秦楓知道他還不相信自己,指尖當即劃過眉心,一抹淡淡的金痕浮現出來。

洛千秋見狀,勃然色變!

「你……你……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他身形劇震,嘴唇哆嗦著。

極陽眼,這小子居然真的掌握了極陽眼!

洛千秋原以為自己是整個神凰大陸離修成極陽眼最近的人,但沒想到有人已經練成了!

這下,他不得不相信秦楓說的話了。

「你是怎麼修鍊成的?」洛千秋目光熾熱地問道。

秦楓嘴角上揚,看了公羊穎手中的玉佩一眼,說道:「我告訴前輩其中過程,但前輩可否將這件玉佩送給我朋友?」

「不行!」

洛千秋斷然拒絕。

顯然這玉佩來頭不小。

不過很快,他又改口了:「若是你的話真的有用,那也未嘗不可!」

「善!」秦楓笑了。

他當即在歐雲天事迹的基礎上胡編了一套自己修鍊陰陽眼的經歷,並且將使用極陽眼的心得體會告訴洛千秋。

雖然極陽眼是系統召喚而來,秦楓根本沒有修鍊的過程,所以,他編的經歷在洛千秋聽來是漏洞百出。但是,這使用的心得體會是真實存在的。

洛千秋露出沉吟之色,周身氣息若有若無地波動起來。

他身為仙人境大圓滿修士,融會貫通的本事自然一絕,從秦楓的使用心得中聽出了弦外之音。

見他時而沉吟,時而皺眉,不再為難自己二人,公羊穎當即小聲道:「喂,別傻站著了,我們走!」

秦楓點點頭,也擔心這傢伙會出爾反爾。

兩人迅速離去。

而就在他們離去不久后,洛千秋眉心浮現出一道若影若現的金紋。

「極陽眼!」

這時,草叢中一道拖著重傷之軀的身影露出驚容。

……

「現在,可以告訴本帝這玉佩是怎麼回事了吧?」走出東江堰大壩的神秘世界,秦楓轉而向公羊穎問道。

公羊穎顛了顛玉佩,笑道:「這玉佩是雲地洛氏的族長私印。」

「私印?」秦楓眉頭一皺,反問道,「好端端地拿人家私印做什麼?」

「這是私印不假,但對姑奶奶我來說,這只是一塊上品寒水靈玉,可以與龍息靈草搭配使用。」公羊穎解釋道。

「對了,說到龍息靈草,之前還要謝謝你!」

她抬頭看向秦楓,修長的眼睫毛輕顫。

秦楓笑了笑,打量著她,問道:「謝我?那不如告訴我,你這麼大費周章地跑遍各大氏族祖地,尋找這些東西,究竟是為了什麼?」

公羊穎眼珠滴溜溜地轉起來,神秘一笑:「時機未到,還不能告訴你。不過,你放心,姑奶奶我肯定不會與你為敵的!」

「呵呵,那本帝就等著你這位姑奶奶做大做強,日後庇佑我梁朝千古!」秦楓笑著颳了一下她翹起的瓊鼻。

「閃開,姑奶奶走了!」公羊穎不滿地皺了皺鼻子,瞪了他一眼,消失在原地。

這時,文龍、閻煜和季九韶等人從江水中上了岸。一個個弄得跟落湯雞一樣,頗為狼狽。

秦楓問了緣由之後,才知道他們碰上了虯威的事情。

「這虯威只是個小角色,當下關鍵的事情是找到姜白龍。這傢伙隱藏在暗處,早晚是個隱患!」秦楓沉吟道。

「陛下,或許虯威知道姜白龍在哪裡!」文龍沉吟道。

閻煜詫異地看了他一眼,說道:「虯威不是早跑了嗎?現在去哪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