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然而接下來,王玖玖的電話就已經掛斷,響起了「嘟嘟」的忙音。

張術一愣,他心裏能夠想到最壞的結果,終於還是發生了!

而此刻,王玖玖仍舊在掙扎著,只看這小小的麵包車中,後排坐着四個人,中間的兩個是王玖玖跟付麗。

只聽見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人開口淡淡的說道:「開車!」

僅僅是一聲令下,這些人就已經發動了車子,甚至沒有一丁點的猶疑,王玖玖的嘴巴上被塞了一塊布條,嗚咽著聲音,發出一點點輕微的聲響。

而付麗則是朝着自己的女兒不停的使眼色。

付麗心中明白,自己定然是碰上綁架的了,只是這些人為什麼要綁架了自己,並且還綁架了自己的女兒?

很顯然這些人知道她們的身份,難道是自己的丈夫王海明遭遇了不測?

付麗的心此刻開始胡亂的跳,甚至分不清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只看坐在前排副駕駛位置上的那個神秘男人,對着坐在付麗身旁的人說道:「把她嘴裏的東西拿走!」

只看這個人一把扯開付麗口中的布條,付麗陡然之間便已經大喊了出來:「你們是誰!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和我的女兒!」

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男人淡淡的轉過頭來:「沒什麼,只是利用一下你們來換取我想要的東西而已,不用大驚小怪。」

付麗破口大罵:「你找錯了人!我告訴你!我丈夫是絕對不會給你什麼東西的!哪怕是我的老命沒了!也絕對不會讓他給你!」

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黑衣人莫名的一愣,隨後淡淡的開口說道:「看來張先生並沒有跟你們坦白他到底是個什麼人。」

付麗頓時一愣,是張術?

當下,付麗的臉色便陰沉了下來,難不成是因為這個張術在外面惹了什麼事兒不成?這些人這才遷怒她和王玖玖?

只看付麗剛剛要開口跟張術撇清關係,但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那個黑衣男人卻是淡淡的開了口。

「看來您真的是不知道張術的身份,既然如此,我就跟你長話短說。」

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那個黑衣男人,正是冷毅無疑。

只看冷毅勾起嘴角:「看來您對您女婿張先生的了解並沒有我多,那我就說說您女婿是怎麼惹怒了我,以至於我要請二位過來。」

「您女婿張術,並不是一個普通人,他是修真家族的人,並且手上有一樣寶物,這個寶物是我志在必得的,有了這個寶物,就可以化出無數的田地,以及日月山川,還有飛禽走獸,而這個寶物還有另外一個特點,那就是可以溝通神界,只要有了這東西,教宗才可以發揚光大,所以這東西留在您女婿的手裏,除了賺錢之外別無它用,只要他把這東西交給我,你們要多少財富,我都可以給你。」

付麗陡然之間就已經瞪大了眼睛,她無論如何也不能相信,竟然還會有這等東西的存在?

「你莫不是得了失心瘋?在這裏胡言亂語?」

冷毅淡淡的看着付麗:「這句話說的不對,張術拿着這等寶物卻不知道珍惜,就連我一再邀請他加入教宗,成為光榮的教徒,他也是冥頑不化,不肯,並且我跟您女婿張術交過手,這一身的傷痕就是拜他所賜!」

說着,冷毅猛地轉過身來,一把扯開身上的衣衫,露出那觸目驚心的傷口來。

只看冷毅的胸膛上充斥着密密麻麻麻的針眼,而在他的肩膀上,還有一條深可見骨的傷痕,至今尚未痊癒。

冷毅淡淡的一笑:「這些我都可以不計較,只要張術能把那寶貝給我,我什麼都可以不計較,並且我還保證你們享受榮華富貴一輩子!」

付麗猛地一愣,仔細的想了想,好像的確如此,張術這個人身上充滿了謎團,若是身上沒有什麼寶貝,怎麼會在海城這等如此寸土寸金的地方迅速的崛起並且擁有了今天這一切?

從上一次張術來到家中,付麗就明顯感覺到有些不對,軍人身份的暴露,給付麗的心裏造成了些許的陰影。

想不到張術的身份竟然還有這一層,這多少讓付麗有些難以接受。

而現在的情形,付麗也不得不去相信,眼前這個神秘男人口中所說的,其實都是真的!

冷毅看着付麗一臉震驚的模樣:「關於您女婿張先生,我早就做過調查,他利用蚩尤魔戒,自己的身體里自成一片空間,並以此發家,據我所知,就連你丈夫王大佬,也因此能夠成功上位,登上海城市大佬的寶座,不知道我說的對不對?」

付麗臉色鐵青:「你想幹什麼?」

冷毅嘿嘿一笑,嘴角微微勾起:「不幹什麼,我只是想把兩位請到我那裏去一趟,有些事,等到張先生見到了你們,或許就能得到一個令我滿意的結果。」

只聽見王玖玖喉嚨里模糊不清的開口說道:「你無恥!」

冷毅聽得分明:「無恥?我這也叫無恥?為了教宗的千秋大業,我就算是無恥一些也沒什麼,只要能得到蚩尤魔戒,就算是要了我的命,我也不會眨一下眼,皺一下眉頭!」

這一下,付麗和王玖玖同時一愣,眼神之中也帶着慌亂,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眼前這個神秘男人竟然抱着如此死志!

付麗的聲音有些微微的發顫:「那張術……」

冷毅微微一笑:「張術?只要他交出黑鐵戒,我保證不找他的麻煩,但要是他不交出來,那麼對不起,我想我不介意讓張先生後悔一輩子。」

冷毅的話,後幾句咬的特別重,好似咬牙切齒一般。

付麗冷汗直流,王玖玖心中更是凄苦無比。

而張術此刻就好似發了瘋一般在大街上拚命的找著王玖玖和付麗,開着車四處亂竄,此刻的張術早已經方寸大亂,他不知道沒了王玖玖會怎麼樣。

若是有人敢傷害王玖玖!張術一定要把那人碎屍萬段!

張術此刻眼眸猩紅,充斥着一片血色,甚至嘴角勾起的瞬間,帶着一絲絲的殘忍。

對方做的事終於激怒了張術,此刻張術甚至能感覺到體內的精神力正在一股股的翻湧,狂莽霸道的力量好似再也壓抑不住。

故而腳下踩着油門也不禁猛烈了起來:「到底是誰!」

張術心中在盤算著,根據他的判斷,目前能對王玖玖和付麗下手的,無非只有兩個人,一個就是最近張術遇到的這些事的幕後主使,但張術現在還確認不了這個人的身份,至於另一個,那就是冷毅!只有他!「

。 「努力修改中!」

「你好,郎教授!」

在他們發言的時候,陳爭找機會和郎教授打了一聲招呼。

郎教授主動伸手和他握了握,微笑說道:「你好,陳總!」

「叫我陳爭或者小陳都行,千萬別叫我陳總,聽起來真彆扭~」陳爭笑道,「以前都是在電視上才可以看到您,沒想到今天可以這麼近距離地和您見面,真是榮幸啊!」

「我比你虛長了幾十歲,就聽你的,叫你小陳吧,」郎教授笑道,「嚴格來說,你現在要比我出名。最年輕的白手起家的百億富豪,移動互聯網領軍人物,起點白金作家,現象級歌手、作曲家,新銳投資人,說你是天才不過為!」

他語速很快,但是吐字清晰、沒有半點差錯,讓人感覺他邏輯思維和口才都相當厲害。

「您這是在佰度百科上看到的信息吧?裏面有誇張的成分,不要太當真!」陳爭微紅著臉謙虛地說道。

郎教授呵呵一笑,說道:「不要謙虛啦,我又不是什麼壞人,不會對你有什麼歪心思!」

頓了頓,他收起笑容,繼續說道,「第一次聽說你是半年前,那時候我覺得你肯定是哪家世家的公子,類似於王校長那種富二代。可是當我我認真分析完你的身世背景和人生軌跡之後,覺得你就是個商業天才!所很想請你去《郎眼財經》節目當一期嘉賓,不過之前一直沒找到機會。今天我們遇上真是緣分啊,說明上天都想安排你我相見!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興趣呢?」

《財經郎眼》是一檔有鮮明郎咸平風格的聊天式新聞評論節目,由粵省電視台與滬市極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在2009年6月強力推出。由王牧笛擔任主持,郎咸平任固定嘉賓主席,邀請財經媒體人、專家學者以及企業家擔當常任嘉賓,以三人聊天的方式實現經濟學「生活化「、「媒介化「。

與其它林林總總的聊天節目不同,《財經郎眼》偏重泛財經話題,關注民生經濟事件,從民生經濟(「百姓的經濟生活」)出發,透析世間萬象、大事小情,尋求各類新聞的經濟學解讀和個性化講述,帶有明顯的時效性、龐大的信息量和獨特的思想見地,深受國內民眾的喜愛。

能被郎教授請去做節目的嘉賓,一般都是在某個行業影響力很高的企業家或者專家學者,他想請陳爭去,說明他確實非常看好陳爭,認為陳爭的商業頭腦和眼光非常獨到,對陳爭來說是一種榮幸。

「請我當嘉賓?我還想請您去我投資的電影里客串一個角色呢,沒想到您倒是先邀請我了。」陳爭苦笑不得。

「啊!為啥要請我客串電影?」郎教授也很懵逼,很快自嘲地笑着調侃道,「雖然我經常在電視上路面,但我是一個做財經評析的財經老師,非常注重數據的嚴謹性,不是演員啊!」

「沒人質疑您的財經分析呢,」陳爭知道他在開玩笑,笑着解釋道,「主要是這麼一回事,我呢,最近投資了一部大片,其中有個財經評說專家角色,我思來想去,覺得讓您去客串,就是本色演出啊!」

「您放心,有片酬!以後再有人請您去客串電影,您也可以有個片酬參考標準。」陳爭笑着補充一句。

郎教授眼珠子一轉,正色說道:「這樣吧,你上我的節目,我客串你的電影,不要片酬,怎樣?」

「你好,郎教授!」

在他們發言的時候,陳爭找機會和郎教授打了一聲招呼。

郎教授主動伸手和他握了握,微笑說道:「你好,陳總!」

「叫我陳爭或者小陳都行,千萬別叫我陳總,聽起來真彆扭~」陳爭笑道,「以前都是在電視上才可以看到您,沒想到今天可以這麼近距離地和您見面,真是榮幸啊!」

「我比你虛長了幾十歲,就聽你的,叫你小陳吧,」郎教授笑道,「嚴格來說,你現在要比我出名。最年輕的白手起家的百億富豪,移動互聯網領軍人物,起點白金作家,現象級歌手、作曲家,新銳投資人,說你是天才不過為!」

他語速很快,但是吐字清晰、沒有半點差錯,讓人感覺他邏輯思維和口才都相當厲害。

「您這是在佰度百科上看到的信息吧?裏面有誇張的成分,不要太當真!」陳爭微紅著臉謙虛地說道。

郎教授呵呵一笑,說道:「不要謙虛啦,我又不是什麼壞人,不會對你有什麼歪心思!」

頓了頓,他收起笑容,繼續說道,「第一次聽說你是半年前,那時候我覺得你肯定是哪家世家的公子,類似於王校長那種富二代。可是當我我認真分析完你的身世背景和人生軌跡之後,覺得你就是個商業天才!所很想請你去《郎眼財經》節目當一期嘉賓,不過之前一直沒找到機會。今天我們遇上真是緣分啊,說明上天都想安排你我相見!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興趣呢?」

《財經郎眼》是一檔有鮮明郎咸平風格的聊天式新聞評論節目,由粵省電視台與滬市極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在2009年6月強力推出。由王牧笛擔任主持,郎咸平任固定嘉賓主席,邀請財經媒體人、專家學者以及企業家擔當常任嘉賓,以三人聊天的方式實現經濟學「生活化「、「媒介化「。

與其它林林總總的聊天節目不同,《財經郎眼》偏重泛財經話題,關注民生經濟事件,從民生經濟(「百姓的經濟生活」)出發,透析世間萬象、大事小情,尋求各類新聞的經濟學解讀和個性化講述,帶有明顯的時效性、龐大的信息量和獨特的思想見地,深受國內民眾的喜愛。

能被郎教授請去做節目的嘉賓,一般都是在某個行業影響力很高的企業家或者專家學者,他想請陳爭去,說明他確實非常看好陳爭,認為陳爭的商業頭腦和眼光非常獨到,對陳爭來說是一種榮幸。

「請我當嘉賓?我還想請您去我投資的電影里客串一個角色呢,沒想到您倒是先邀請我了。」陳爭苦笑不得。

「啊!為啥要請我客串電影?」郎教授也很懵逼,很快自嘲地笑着調侃道,「雖然我經常在電視上路面,但我是一個做財經評析的財經老師,非常注重數據的嚴謹性,不是演員啊!」

「沒人質疑您的財經分析呢,」陳爭知道他在開玩笑,笑着解釋道,「主要是這麼一回事,我呢,最近投資了一部大片,其中有個財經評說專家角色,我思來想去,覺得讓您去客串,就是本色演出啊!」

「您放心,有片酬!以後再有人請您去客串電影,您也可以有個片酬參考標準。」陳爭笑着補充一句。

郎教授眼珠子一轉,正色說道:「這樣吧,你上我的節目,我客串你的電影,不要片酬,怎樣?」

。 「米勒娃!米勒娃!」

密室里,鄧布利多輕輕的揮舞著雙手,一枚枚巨石在他的催動下,搖搖晃晃的挪開到一邊。

「米勒娃!」

鄧布利多腳下踉蹌著,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眼神微微有些渙散,為了集中精神,下唇早已被他咬破,滲出了絲絲血跡。

「米勒娃,堅持住!」

麥格教授是他最得力的助手,也是他最信任的夥伴。

他也是人,一樣擁有着迷茫與彷徨的時候,作為巫師界的一個標桿,他的這些情緒,除了麥格教授,無法向任何人訴說。

除了麥格教授,沒有任何人知道他當年即將面對格林德沃時,心裏究竟有多麼掙扎。

除了麥格教授,沒有任何人知道他對自己母親、弟弟、妹妹難言的懊悔。

除了麥格教授,沒有任何人知道他在得知伏地魔的真實身份后的自責。

除了麥格教授,沒有任何人知道他曾多次想要迎接自己的死亡,他對這個世界沒有任何的留戀,他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向他的阿里安娜誠懇的說一聲抱歉了…

沒有任何人知道…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要找出最最了解鄧布利多的人的話,絕對非麥格教授莫屬,即使是曾經的黑魔王格林德沃也無法與之相提並論。

只有麥格教授知道,在這個頭髮與鬍鬚花白的當代最強白巫師的外表之下,掩藏着一個堅強而又千瘡百孔的靈魂。

他堅強,堅強到可以支撐起整個巫師界,奔走忙碌,將一切都扛在自己年邁的肩膀上…

可他又脆弱…脆弱到聽到熟悉的人死亡時的消息會徹夜流淚難眠…

脆弱到聽到因為自己的錯誤決定,而對他人造成了難以挽回的影響,他會記掛一生…

他不敢想像,如果麥格教授不幸離世,他會做出怎樣瘋狂的決定。

但他知道,如果那真的發生,絕對會是一場災難,是一場比食死徒肆虐還要恐怖的災難…

「米勒娃…」

「喵嗚~」

微弱的聲音,從巨石堆中傳來,但在鄧布利多的耳中,這簡直比他聽過的最美妙的音樂還要美妙一萬倍!

「米勒娃!」

鄧布利多教授高聲喊著,雙手交疊,催動着身上最後一絲魔力,將石堆推開,腳下一軟,整個人踉蹌了一步,跪倒在那裏,雙手拄着地。

但他此時的表情,卻是無比的燦爛。

「米勒娃…呼…」

一隻琥珀色的花斑貓,掙扎著從石縫中鑽了出來,向前一撲,化作麥格教授的形態,頭髮披散,臉上被劃了一道口子,摔倒在鄧布利多的身旁,露出了劫後餘生的慶幸…

「…你還活着…真好…真好…」

「…是啊…我還活着…我都以為我要死了…」

麥格教授說着,從懷裏取出了一個水滴狀的空瓶,瓶中還遺留着零星純金色半透明的液體,星芒閃爍之間,彰顯出它的寶貴…

「…但好在運氣站在我們這一邊,我們一定會勝利的…」

看到麥格手裏的藥劑瓶,意識到了這是什麼東西的鄧布利多,也露出了疲憊的笑容,望着麥格教授,輕聲說道:

「…是啊,幸運站在我們這一邊,我們一定會勝利的…」

說着,不顧地下的灰塵與碎石,翻身躺在了那裏,輕輕閉上了眼睛。

「…我們一定會勝利的…」

「…嘶嘶…」(…有沒有人能過來接我一下,我感覺自己的腿有點軟…)

「嗯?」

一道弱不可聞的聲音傳來,鄧布利多再次被驚醒,強忍着精神與軀體上的雙重疲憊,轉頭向著密室的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