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沒來得及撤走地妖師鯤鵬老祖站了出來說道:「陛下如今地局勢,也只有打碎天維之門,這一條路走了,莫非陛下是想要看著洪荒大地生靈塗炭嗎?」

作為妖族現在修為最高的修行者,鯤鵬老祖不可能看著,妖族成為人族的劫灰兒,所以鯤鵬必須回到洪荒大地之上。

因為現在妖族的損失,已經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最大限度,在這樣下去他妖族,可就要被滅族了。

先前鯤鵬老祖以為有著天道幫忙,魔族不會造成什麼危害,但現在看來,他錯了徹頭徹尾的錯了。

魔族真的復甦了,神族復甦還會遠嗎?

這個時候再待在神族的地盤兒,那不就等於自尋死路嗎?

荒古埋葬了很多事情,不少大神通修行者的記憶,都出現了偏差,但總有些例外。

無窮無盡的寒氣,出現在天界之中,妖族的大神通修行者,鯤鵬老祖開始釋放自己全部的力量。

「陛下還請打碎天維之門,同樣的話我不想說第二遍。」

其他大神通修行者,雖然不知道鯤鵬為什麼要選擇在,這個時機動手,但同為大神通修行者,其他數十位大神通修行者。

更有著同樣的目的,於是數十位大神通修行者,在同一時間內,釋放了自己的全部力量。

……

下界破敗的山谷內,蘇牧飛奔出茅草屋。

感知著三十三重天界,出現的波動,說道:「他們在衝擊天維之門,難道天界出現了什麼變故不成嗎?」

這很沒有道理,但為了應對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蘇牧撤去了周身所有的封印,在洪荒大地之上,釋放了自己的威壓。

混元二重天仙家的元神威壓,足以壓垮大羅金仙。

蘇牧不是傻子,最近天地之間發生的異常,他已經隱約猜到了,現在發生的事情,與荒古年間古神、古魔兩方與古仙之間的交戰,有著必然的聯繫。

只是蘇牧不知道,這其中究竟有什麼聯繫。

他雖然從上個,存活了下來,但直到他降生在大荒世界之前,他的真靈都處於一種蒙昧的狀態,也根本不知道荒古年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或許知道真相的只有,剛剛脫離了法則之海,控制的鴻鈞老祖吧!

斬魔聯軍大營之中,包括北極戰神在內的修行者,都將目光轉向了那座山谷之中。

人族的神靈同樣是感到了莫名的恐懼,這恐懼來自於真靈深處。

弓箭之神,十分虔誠的說道:「天道這是要拋棄人族了嗎?」

人族的神靈與人族氣運相合,屬於共生的狀態。

一旦人族被天道摒棄,那麼人族的神靈,也將會逐漸陷入沉睡之中。

從荒古年間就成為地道神靈的泰山府君,看著天界的異變,神情凝重的說道:「已有的事,后必再有,荒古年間的事情,終究還是要重演!」

……

…… 畢竟是自己的基地,鳴人幾下就擺脫了天天的糾纏。

等你們真的結果了,我讓寧次明白,

什麼叫好玩不過嫂子!

你說你好好的不去看寧次打拳,跑來追我?

就好比你好好的空間天賦,你用來封印武器,然後拿出武器戰鬥?

怕不是石樂志!

你就是養一大堆通靈獸,作戰的時候,召喚出來讓他們使用武器。

也比你一個人啥幾把扔強!

做一個快樂的寵物訓練家不好?

當然鳴人現在沒心情提點他這個未來的嫂子。

憑藉自己的直覺鳴人找到了牙。

還是在哪裏練習著牙通牙,我踏馬從小看你用到大!

「兄弟!歇一歇,找你有事!」

「啊!什麼事,兄弟!我感覺我就要突破了!」

牙滿臉興奮的跑了過來,鳴人上下瞅了瞅,一身的繃帶,也是夠努力。

但是我不知道你能怎麼突破?

「是這樣的,明天我們要去執行a級任務了,由於我們的帶隊老師臨時有事!所以由我帶隊,現在缺一個人,你去不去?」

牙擦了擦汗水,比要突破還興奮的看着鳴人說道:

「啊!a級任務,我去!謝謝兄弟了~」

「行,那就這麼定了,明早七點,我們在村子門口集合!」

「沒有問題!」

「嗯,那你悠着點修鍊,我也去修鍊了。」

「哈哈沒事,赤丸!我們上!牙通牙!」

這個兄弟,他坑定了~

接着就是練習了一會兒熟練度。

到了吃午飯的時間,鳴人看着這一大桌子人,這一頓得多少錢?

感覺收留雛田,導致了一系列連鎖問題。

現在看來血虧!

吃過午飯,都是該幹嘛幹嘛去了。

鳴人則是拉着佐助,繼續練習鋼筋鐵骨了。

保命技能,有空就得練,沒有捷徑的。

到了夜裏,人差不多都走完了。

鳴人的這棟房子裏,鳴人笑嘻嘻的看着雛田:

「一起睡?」

「你想的美~我睡我自己房間~哼~」

說着雛田一路蹦蹦跳跳的到了自己的房間門口。

「嘭」

聲音傳來,雛田毫不客氣的關上了門。

鳴人怨念的的看着房門,恨自己沒有白眼……

「咯吱」

門又打開了,鳴人眼神一亮,這是要邀請他過去嗎~

而雛田探出腦袋笑嘻嘻的看着鳴人,壞壞的說道:

「晚上不許到我房間里來!知道沒~晚安~我的小未婚夫~」

說完雛田還挑逗的眨了眨眼睛。

豈可修!

你這是玩火!

等著,

再過兩三年,我就把你吃了!

哼。

「嘭!」

鳴人也關上了房門,回到了房間。

來到桌子前,拿出訂婚冊,怔怔的看着。

十幾年了。

他已經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擁有記憶的漩渦鳴人還是穿越者了。

鳴人摸了摸自己的臉龐,很真實。

也許他就是漩渦鳴人……

目標已經要實現了一個了,就差爸媽了。

記憶里的父母不曾見過,什麼感覺都沒有。

而自己的父母,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過。

人一旦擁有了片刻,就想永遠保留那一刻……

「哼,想不到吧,你們兒子這麼有出息~嗯,今晚就讓你們看看吧~」

說完鳴人拿起訂婚冊子,直接傳送到了英雄墓地。

說起來也是丟人,自己居然這麼多年沒有來給他們掃墓……

在一排排墓碑中走過,最終在兩個獨立的墓碑前停下。

細細的打掃一遍。

然後一屁股坐下,拿出訂婚冊,炫耀的晃了晃。

媽媽知道了,一定很開心吧……

哎……

快了,沒兩年了,你就會見到長大的我了。

嘮嘮叨叨半夜,鳴人起身準備走了,然而身體一頓

看着眼前的兩個墳包……

鳴人終於明白了,自己為什麼要去樓蘭了。

他需要水門和玖辛奈的遺體來複活他們!

水門的大蛇丸有,但是親媽的怎麼辦?

大蛇丸好像沒有吧?

並且到了最後,就連藥師兜都沒有召喚玖辛奈的靈魂。

這裏面不會是空的吧?

我要不要打開看看………

就是以後把老媽復活了,老媽問起來怎麼復活她的?

答:拋了你的墳,兒親手拋的……

那肯定不行……

需要先去樓蘭,穿越時空回到老媽還是少女的時代,取她的血液和頭髮。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行……

如果不能行,自己再回來拋吧……

想到這裏,鳴人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樓蘭看一看了。

不知道時間線不對,也沒有那個百足,能不能觸發時空漩渦。

不過,先去拿死神面具吧,把老爸握在手裏才安全。

話說回來,他復活了十七八歲的老媽,在復活二十五六歲的老爸。

老爸再對小媽不知道能不能下的去手?

鳴人已經能夠想到那個畫面了。

哈哈!

凌晨兩點半,開開心心的使用飛雷神之術回到屋裏,然後開門看看基地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