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木族的長老把他們送到這裡來,是想讓她們安心修鍊。

上官妍妍奪過她姐姐手中的生命之樹,又返還到了林天成的手裡,「天成,謝謝你的一番好意,此等聖物,我們姐妹倆無福消受。況且,這件事情只是個意外,我從來都沒有怪過你!」

林天成的心頭不由的一暖,上官妍妍這丫頭還真是善良,簡直和她的姐姐就是兩個極端。

院長給了個林天成一個眼神,示意他開口詢問兩姐妹關於玉凈瓶的事情。

但林天成真的覺得沒有這必要,只要他有充足的電量,他的實力還是可以提升的很快的。

相信,與血族的較量來臨的那一刻,林天成的實力恐怕也已經達到了大乘期初期境界。

但院長卻不是這麼想的,林天成必須得好好活著,才能給他培養出更多的全屬性體質天才。

皺了皺眉頭,院長有一些難以啟齒的對兩姐妹說道,「顏玉,妍妍,你們覺得院長平日里對你們怎麼樣?」

林天成對於這兩姐妹只能算是功過相抵,談不上什麼恩情。

院長想要依靠他自己的關係和這兩姐妹打一打感情牌。

上官妍妍點了點頭,臉上露出幾抹笑容,「很好啊!要不是院長收留我們,我們恐怕就真的無家可歸了。」

其實林天成已經知道了她們兩姐妹的身世,上官妍妍也就不再隱瞞。

上官顏玉連忙起身朝著院長拱了拱手,「院長,有什麼話您但說無妨,我們兩姐妹一定竭力辦到。」

上官顏玉似乎一眼就看出了院長對他們有所請求,這反倒讓院長有一些難以開口。

院長伸手將其攙扶了起來,「也沒有什麼大事。想必你們也已經聽說了林天成和血族之間的恩怨吧……」

院長將他的一些想法,以及林天成現在的處境都告訴了這兩姐妹。

林天成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

如果能夠得到木族的玉凈瓶自然是更好。

得不到,林天成也能夠通過農場主應用種植各種天地靈材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上官顏玉沒有想到自己被院長擺了一道。

如果院長一開始就是想讓自己幫助林天成,那她絕對不會說出剛剛的那句話。

「院長,這個,恐怕……」

上官妍妍直接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他們木族的上品靈器玉凈瓶放到了林天成的手裡。

「拿去用吧!這寶貝我們暫時也用不上!」

上官顏玉狠狠的颳了妹妹一眼。

上官顏玉還在堵林天成的氣,自然不想將這玉凈瓶這麼輕易的給他。

院長尷尬的笑了笑,「既然這樣的話,那你們就準備好三天之後的秋獵試煉吧!」

說完這話,院長心情愉快的離開了。

當林天成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上官顏玉卻扣住了林天全的手腕。

「林天成,這玉凈瓶借給你倒也不是不行。不過你得拿一樣東西來換!」

「東西?」

上官顏玉猜測林天成一定是來自豪門世家,而且極有可能就是傳奇及勢力門下。

她與妹妹的實力,在這一段時間以來都是進步緩慢。

「對,這東西不能白借,你必須得拿兩顆聚靈丹來換!」

上官妍妍連忙上前拉住了他的姐姐,「姐姐,你這不是強人所難嗎?天成,你不要聽她的,你走吧!」

聚靈丹雖說沒有生命之樹和養魂木那麼珍貴,但也要耗費不少的靈石才能換來。

想當初,血婆婆為了一顆聚靈丹,就差點花了200塊靈石。

更何況,上官顏玉竟然獅子大開口,直接向林天成索要兩顆聚靈丹。

加之,林天成借了玉凈瓶又不是不還。

上官顏玉轉頭狠狠的白了妹妹一眼,「你這死丫頭,怎麼胳膊肘往外拐?我這不也是為了我們兩姐妹的修鍊嗎?」

林天成笑著說道,「沒問題,不過得等秋獵試煉回來之後我才能給你們!」

……溫桓聽著白乙修景的話,一時間有些發愣。

真的是她太過遲鈍了嗎?

之前那麼久的時間裡,她是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現啊,偏偏還在那邊自怨自艾個不停……

「若真是如此,你之前倒還不如直說呢。」

溫桓嘴裡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反倒是怨起他來了。

只是好些事情吧,過去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三百二十三章賭注 羅空聞言,不屑地笑了笑,他對柯文意說道:

「柯先生,我希望你這次能夠編一些看起來不那麼愚蠢的話,以免我瞧不起你的智商。」。

柯文意嘆了口氣,對羅空說道:

「羅空先生,我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證明,總之我說得大部分都是真話。」。

羅空戲謔地看著柯文意,反問道:

「柯先生,照您這麼說的話,您之前是對我有所隱瞞嘍,看您的表情,您似乎隱瞞了一些比較重要的事情。」。

『柯文意麵色微變,他思索了一下,說道:

「這件事情我們過一段時間再說,現在我真的有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要告訴您。」。

羅空看著柯文意,嘆了口氣,問道:

「好吧,有什麼事情,坦白吧,我告訴你,不要再耍花招,我沒有時間陪你玩。」。

柯文意連連點頭,他對羅空說道:

「我知道,我下面說得事情你一定會感興趣的,因為這關係到界主級強者突破到星系級強者,所以我不敢有半點假話。」

羅空看著柯文意,冷笑了一聲,問道:

「你再把你剛才說得給我重複一遍,界主級突破到星系級,這種秘密也是你一個結丹期的螻蟻能知道的?」。

柯文意連忙說道:

「這件事情我還是無意中從當年被斬的那個軍事主官口中得知的呢,他被斬之後,知道這個有這個秘密的只有我和我那個死對頭了,他到我家裡迫害我的妻子,也是為了從我口中得知那個秘密,我明白,我如果說出這個秘密,就一定活不了了,所以我堅持著沒說,直到現在,知道這個秘密的也只有我一人。」。

羅空看著柯文意,問道:

「就算如此,又能怎樣,我覺得你掌握的只是這個秘密的一小部分吧,你拿著一份殘缺且不能證明真假的消息就像從我這裡換取自由,你覺得這個買賣我會跟你做嗎?而且我既然知道了有這件事情,完全能用另一種手段從你的嘴裡將所有的情報套出來。」。

柯文意聽著羅空口中的「另一個手段」,不禁打了一個寒顫,他明白,那種手段一定是慘不忍睹的。

柯文意看著羅空,問道:

「到底怎樣才能放過我?」。

羅空搖了搖頭,說道:

「放過你,暫時是不可能了,不過我可以派一支戰鬥小組去接你的家人,讓她們跟你團聚。」。

柯文意眼中閃過一絲異樣,他思索了片刻,接受了羅空提出的方案。

「好,我告訴你位置,你派人去接她們,我見到她們之後會把我知道的一切事情都告訴你們。」。

『羅空點了點頭,讓科德帶領一個戰鬥小組去把柯文意的妻女都接到星舟上來。

星舟遠去,柯文意心滿意足了,他朝著羅空深施一禮,隨後回到了大牢里。

羅空看著遠去的柯文意,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

很快,十天過去了

這十天里羅空和柯文意似乎都已經忘記了對方,都在專心地做著自己的事情,尤其是柯文意,他靜坐在牢籠里,彷彿一個高深的禪師,將自己獨立於世界之外。

羅空則專心地訓練鳴庶和栗子,他每天在這兩人的慘嚎中度過,十天很快便過去了。

十天之後,科德一行人飛了回來,帶回了柯文意的妻女。

羅空第一時間將這對母女帶到了地牢里,讓她們和柯文意見面,柯文意和她們見了面之後相當滿足,他對羅空說道:

「羅空先生,您定一個時間,我會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您。」。

羅空點了點頭,對柯文意說道:

「那好,今天你先和你的家人們團聚一下,明天我再聽你說這些事情。」。

柯文意向羅空投去了一個感激的眼神,羅空只是笑笑,然後轉身離開了房間。

第二天,柯文意主動求見羅空。

羅空帶著栗子,來到了柯文意的面前。

「這……」柯文意看著羅空,似乎有些疑惑於栗子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羅空對柯文意說道:

「她是我們的傭兵團的正團長,當然要出席這麼重要的事情了。」。

柯文意點了點頭,對羅空說道:

「既然你願意和別人分享這個秘密,那麼我也沒有問題。」。、

羅空點了點頭。

然後柯文意就開始將他知道的都合盤托出。

羅空問道:

「我必須要再確認一遍,你是說五十年之後,在你說的那個坐標上會出現一個星體漩渦,屆時我們能夠進入那個漩渦中,隨後我們就能跟著那個漩渦一起進入星系級強者創造出的秘境里?」。

柯文意說道:

「理論上是這樣的,至少我從我長官的遺物里就找到了這些線索。」。

羅空看著柯文意笑著站起了身子,

「柯先生,您是不是覺得我的脾氣特別好啊?『。

柯文意看著羅空,突然,他的臉龐痛苦地扭曲起來,只見羅空動用靈力,將柯文意定格在半空中,隨後無數精神力像是細針一樣刺進了柯文意的身體,柯文意只顧的上慘叫,慘叫聲穿透了木牆,傳到了門外,但是傭兵們卻裝作沒聽見一樣。

羅空笑道:

「柯先生,您最好說實話,我沒有心情和您在這裡逗悶子。「。

柯文意喘著粗氣,說道:

「羅空先生,我真不知道您是什麼意思,您若是硬要我承認些什麼的話,那就請您殺了我吧。「。

羅空眉頭微皺,問道:

「你真當我不敢?「。

柯文意嘆了口氣,對羅空說道:

「羅空先生,您告訴我,您到底想要知道什麼吧。「。

羅空笑道:

「很簡單,你所掌握的一切,我事先說明,這次是你最後一次機會,你如果把握不住,那我也不會再給你活下去的機會,至於你的家人,他們沒罪,我會放了她們。「。『

柯文意看著羅空,問道:

「羅空先生,請您冷靜,讓我再想想。「。

羅空笑道:

「好,沒事,你有很多時間去思考問題,不過我的忍耐卻是有限度的,你如果把握不住生的機會,就不要怪我。「。

柯文意不敢抬頭看羅空,他只是懦弱地點著頭,對羅空說道:

「先生您放心,我一定會回憶出我知道的所有信息的。「

『羅空點了點頭,說道:

「希望你能珍惜你的第二次生命。「。

『然後羅空就走出了房間。

栗子始終一言不發,她看著羅空走了出去,便連忙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