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感覺到這一次雷劫之力的不同尋常,奚淺使勁咬了一下舌頭,抑制住要暈過去的想法,強迫自己站起來。

果然!

她才站起來,又一道九天神雷毫無預兆的落下來,擊中她的背。

「噗!」奚淺直接被擊飛出去,在空中吐了一大口血,然後狠狠地砸在地上。

不……行!

再這樣下去,她就是吐血也會把自己給吐死了。

雷劫之力又快又准,看樣子,是不想給她喘息和準備的機會。

轟!

就在奚淺分析事情的時候,九天神雷又落下來。

她同樣沒有逃脫。

現在幽熒他們一個都聯繫不上,她空間里一點動靜都沒有。

所有的事情,都只能靠她自己。

奚淺都不確定,自己的渡劫,會有多少到雷劫。

再是沒有經驗,她也知道自己的渡劫期和別人的不一樣。

雷靈珠,天雷竹!

還有……她!

她自己是雷靈根,靈根純度已經是完美!

她們三個雷屬性,疊加起來,應該能抗衡一下。

再說了,她還有九天……噗!

奚淺心裡的想法戛然而止,她又被九天神雷轟進了一個大坑。

現在的奚淺,衣衫襤褸,渾身都是細碎的傷,烏漆麻黑的泥土和灰塵還有血跡混合在一起。

頭髮焦黑一片,有的地方還被直接劈中,人不人鬼不鬼的。

不,甚至比鬼還可怕。

凡人世界里的乞丐都比她好很多。

當然。她現在沒心情關心自己是個什麼樣子。

每次都被這樣突然的攻擊,奚淺不幹了。

她暴躁的指著頭頂的天空,「我特碼的,你再不打招呼就下來試試?老娘是吃素的嗎?把老娘惹毛了,老娘……轟隆!」

黑壓壓的雷雲里,傳來了一道震天響,聽著像是警告!

奚淺:「……」

她嘴角抽了抽,有些心虛,但還是倔強的抬頭,看著頭頂的雷雲,「我警告你,你再這樣,我就,我就發脾氣了哈!」

這話聽著有些慫!

天道……

轟!

它回復奚淺的,就是一道更加恐怖,大碗那麼粗的九天神雷。

奚淺再從坑裡面爬出來的時候,更加的狼狽了。

她滿頭黑線,覺得十分無語,但是,也不是那麼難以抵抗了。

至少她沒那種毀滅的感覺了。

奚淺的心裡鬆了一口氣,她知道,自己前面的關卡已經過了。

後面,只需要堅持就可以。

在她渡劫的時候,月神族內,很多人都感覺到了禁地里的異動。

自從明雲霄出事,鳳華傾就沒離開過月神族半步。

明之淵是誅邪聯盟的盟主,加上他現在帶著人,對戮仙門主動出擊,正是關鍵的時候,他沒回來。

月神族的一應大小事務,全部都是鳳華傾再管。

她帶著人站在禁地入口,眉頭蹙了一下,然後瀰漫起了擔憂。

「裡面是淺淺,她在渡劫!」

大家心裡是有所懷疑的,只是不太敢相信!

這才過去多久。不過百年!

小少主竟然就突破到了渡劫期了嗎?

已經邁入了靈界的頂尖高手之列。

她可還沒有一千歲呢!

他們的小少主,將是靈界唯一的,不足千歲的渡劫修士。

天縱奇才!

在境界,渡劫期已經是大能般的存在,進入渡劫期,就邁入了頂尖高手的行列。

大乘期就是絕世高手了!

大乘之後,就是飛升了!

「少主女人,小少主她……應該沒事的吧?」大家都特別擔心,渡劫有多難他們都清楚。

很多人,也會隕落在這一部,就因為渡不過心魔劫!

「淺淺不會有事!」鳳華傾說得斬釘截鐵!

別人不知道,她知道的,淺淺有紅蓮業火,沒有業障的困擾!

加上她解決了神武大陸的困境,身負大筆功德!

有功德在,她不會有事的。

大家雖然不知道鳳華傾為什麼這麼篤定,但是不可避免的,心裡還是安定了下來。

家主夫人失蹤,少主沉睡,家主在誅邪聯盟,現在的月神族,在家裡的嫡系,就夫人和小少主……

哦對了,還有就是才找回來一百多年的二小姐!

不過二小姐的修為才是金丹後期,基本上就沒什麼用,她成長起來還需要很多的時間。

等不起!

除了二小姐,就是二公子,二公子也可以當做不存在的那種。

哎……

月神族雖然強大,但是嫡系凋零,如果不是有絕對的實力,肯定會被其他的超級大勢力比下去。

只希望小少主渡劫成功,傲世所有勢力的接班人!

鳳華傾自然是不知道大家的心裡想什麼,她的一顆心,早就落在了禁地里。

如果不是怕貿然進去會打斷淺淺,她早就進去了。

渡劫,是一件九死一生的事情!

不過,修鍊突破,每經歷一次雷劫,都是九死一生的。

她面色不露,雙眼緊緊的盯著入口。

彷彿能穿透一切障礙,看到自己的女兒。

禁地里。

奚淺躺在破敗不堪的坑裡,雙眼渙散,她沒有管漸漸散去,彷彿還耀武揚威了一把的雷劫之力,而是看著黑沉的天空,嘴角漸漸勾起了一抹向上的弧度。

渡劫修士,她成功了!

這些年的努力總算是沒有白費。

雷雲散去,奚淺躺著不動!

。俞君識這話是什麼意思,俞格心裏再清楚不過。無外乎就是,如果他知進退,那麼他俞君識索性既往不咎,還能讓他頤養天年,若是他不識時務,他俞君識可就要公事公辦了。

但是他不相信俞君識能把他怎樣,他好歹為俞氏辛辛苦苦這麼多年,沒有功勞還有苦勞,就算俞君識真想把他怎樣,他爸俞牧也未必就答應。

「這俞氏說是我和你爸一手創立的也不為過。」俞格冷笑一聲:「你爸還都沒有說什麼,就輪到你了?你不覺得你說這話特別可笑嗎?」

俞君識不理會俞格的氣急敗壞。

他看了看時間,提醒道:

《大佬他不會追人怎麼辦》第八十六章殺人誅心 奧古斯都登上訓練營第24號兵營T-338組裝平台,周圍是四面內凹的曲面牆壁和一扇青銅色的氣閥門,機械臂環繞着他有條不紊地組裝焊接動力裝甲部件。整個過程用了不到24秒鐘,如同工廠的流水線在生產罐頭。

當陸戰隊員需要褪下動力裝甲休息時,拆解的流程則與之相反。在遠離基地和兵營的戰鬥和持久戰中陸戰隊員們無法憑藉自己的力量卸下裝甲,與這身鐵皮相伴的時間可能會持續數月之久。

裝甲內有一套專門設計的內循環系統,使得穿戴者不必為上廁所困擾。不過,設計者對另一項陸戰隊員至關重要的生理需求卻漠不關心,那就是撓痒痒。

奧古斯都彷彿能夠感受到位於裝甲胸口處的聚變反應堆蘊含的無限能源,這種可控的、小型的核聚變技術在他的那個時代依舊還是科幻小說與電影中的產物。

他只需輕輕地抬起手伺服系統就會立即做出回應,幾乎不費什麼力氣就能單手舉起一支高斯步槍,當穿戴者奔跑時,即使狂奔二十公里也不會覺得疲憊。

最早,在CMC-100甚至是更早的初號機時期,機械師會用吊車把試訓人員塞進大幾百磅重的裝甲中。

而那時的動力裝甲與其說是動力裝甲不如說是使用背後瓦斯燃料推進器實現高速機動的高達,這種技術在初步實現以後遇到了多道無法克服的技術瓶頸,期間超過二十位駕駛者遇難。

無論是基礎理論還是實驗層面都陷入瓶頸,科學家和工程師於是悲觀的估計,人類在兩百年之內都無法製造出安全可靠的動力裝甲。直到劃時代的伺服系統和黑科技般的小型冷聚變反應堆公開問世。

凱莫瑞安人的動力裝甲還停留在拙劣模模仿的時期,所有可用的凱莫瑞安動力裝甲都來自戰場的繳獲品和數目不明的走私品。

有傳言稱塔桑尼斯的一些創世家族正在秘密地向凱莫瑞安人高價出售他們由灰色地帶轉運而出的軍用物資,隨後這些「不實的、叛國的」言論很快就銷聲匿跡。

傳送平台緊接着就把奧古斯都送入兵營下層的轉運平台,在平台移動期間,另外兩根機械臂又把一桿被保養得油光發亮的E-9電磁步槍與兩顆高爆脈衝手雷分別掛在他的背後和腰間。

轉運平台上面站滿了近兩百名D連新兵,他們經過修補和自行上漆,重新塗裝過的動力裝甲要遠比剛剛拿到手時要閃亮得多。

奧古斯都跟隨着紅色的鋼鐵洪流走向轉運平台上一截向下的伸縮台階,最前方的四名執棋手扛着嶄新的聯邦紅藍旗,他前面的每一名陸戰隊員頭盔後面都有各自的編號,通常是營連排班首字母加上資料庫中個人的ID編號。

在階梯的盡頭,是一扇伴隨着高壓氣體轟鳴聲徐徐打開的沉重氣閘門,外界的光線璀璨奪目,彷彿是來自天界。

許多陸戰隊員在走出兵營時都能感受得到一股強烈的使命感和榮耀感,正如陸戰隊徵兵宣傳部所說的那樣,他們真就不可戰勝。

奧古斯都認為,多少缺乏一些作為炮灰的自覺。

兵營建在圖拉西斯主力基地的上層建築區域,位於地面之上。因此奧古斯都在走出兵營時就看到了這顆星球純凈的藍色天空,一個溫暖的、金色的太陽照拂大地,風中有股淡淡的鐵鏽味。

距離奧古斯都幾十碼的位置處,兩架歌莉婭武裝機械人一步步地走向一艘正在降落重型運輸機,歌莉婭伺服馬達的嗡嗡聲與飛船發動機的轟鳴通過他面罩上的集音裝置傳入耳中。

奧古斯都打開面罩上的HUD顯示面板,調出內置電腦界面,此時右下角已經顯示出了基地內部的溫度和濕度等數據,時間在2488年5月4日上午7時。

他可以通過內置電腦開啟動力裝甲的其他功能,諸如面罩上的紅外線夜視儀、熱成像和輔助瞄準,奧古斯都也能通過控制面板啟用興奮劑單元,興奮劑注射器將在壓力的作用下在瞬間完成注射。

軍用興奮劑是一種混有合成腎上腺素、內啡肽和一種強化精神的藥物。注射藥劑的士兵將極大提升速度和反應能力,消解疲勞,使得使用者在很短的時間恢復到最佳的狀態。這種興奮劑的副作用也是相當驚人的,由於其原材料具有很強的成癮性,陸戰隊員也容易對其產生藥物依賴。

興奮劑的持續時間可以達到三至六個小時,其長期使用的副作用將包括但不限於失眠、消瘦、狂躁/輕度狂躁、抽搐、偏執、幻覺、內出血、腦壞死。

軍隊條例中明確了對興奮劑的使用限制——在同一時期的戰鬥中不得超過五次,往往陸戰隊員在連續五次注射興奮劑以後都會陷入極大的痛苦之中。

不過在戰爭上沒人會擔心這樣的問題,無論是普通的聯邦海軍陸戰隊士兵還是身經百戰的將軍,都持有這樣的一個觀點:打得越多,活得越久。

這些位於面部顯示的操作都由護甲之中的雙手完成,手指的滑動和叩擊都能夠通過觸覺反饋系統傳達至顯示頁面,如同是在遠程操控控制端。

CMC-200動力裝甲的背部還擁有一套內嵌水箱,可以存儲2~4加侖純凈水,當奧古斯都需要補充水分時,他可以操作頭顯上的控制面板通過自盔甲後頸處伸出的一根軟管喝水。

這是為陸戰隊員在極惡劣地區的作戰需求設計,在諸如查爾與紅石星那樣炙熱的熔岩世界,暴露於外界的液態水會在幾秒鐘的時間內蒸發,逸散至稀薄的大氣層。

這些水獨立於液冷裝置與生命循環系統之外,雖然總設計師認為這沒有必要,但市場調研人員卻認為這能讓陸戰隊員相信他們喝到的水並非來自尿液和膽汁。

「集合,列隊!」奧古斯都在頭盔內的通訊頻道里聽到了新兵訓練營D連連長的聲音,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二排一班的所有新兵都在這時向其匯聚過來。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原本紛亂的新兵隊伍便凝聚為一個規整的隊列。

「正步走!」

「我說,頭兒,盤已經開好了,你覺得今天吉姆的射擊科目能拿到幾分?」哈納克突然在一班的通訊頻道里說。

「三分,不能再多了。一瓶78年波特酒,克哈聖地亞哥夏日莊園產。」奧古斯都回答說。

吉姆·雷諾剛接觸射擊時的表現很難讓人把他剛未來的遊騎兵指揮官聯繫在一起,用糟糕透頂來形容都不為過,在不穿着動力裝甲的情況下,隔着10碼遠都能射歪。拿哈納克的話來說,他閉着眼睛打得都比雷諾要好。

「今天一定會比昨天要好,我爸爸常說……」雷諾話還沒說完,頻道里哄然大笑,充滿了歡樂的氣息。他往常總以自己從未接觸過高斯槍作為借口,但今天沒人能忍到他說完再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