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想到此處,蘇沫不禁好一陣嘆息。

「怎麼了你?」

埼玉吃飽喝足后,望着一臉哀傷的蘇沫,不禁好奇道。

「沒……沒事……」

蘇沫剛想擺手,卻發現身後的陰影中,突兀地傳來了一陣騷動。

「埼玉,那個是……」

「蘇沫,小心!」

埼玉和念動力俠此時猛地反應過來,急忙攔在了他的身前。

一時間,蘇沫也猛然起身,窺探著草叢中的動向。

緊接着,就聽見砰砰兩聲響起,一層濃密的煙霧瞬間在蘇沫等人身側升騰而起。

整個燒烤攤,隨之籠罩在了一片迷霧之中。

「咳咳!這是……是怎麼回事啊?」

蘇沫揉着自己的眼睛,不斷咳嗽著。

這煙霧不僅使他的呼吸困難了起來,甚至還讓他的雙眼也是一陣火燒火燎的疼。

可身在迷霧當中,他卻是難以找尋到自己的對手。

很快,一陣凌厲的破風聲驟起,彷彿有什麼利器劃破了空氣一般。

「蘇哥,小心!」

屠夫在蘇沫的腦海中提醒道,隨之猛地從兜帽中鑽出,覆蓋在了他的體表。

通過屠夫共生體的加持,他的身體這才稍微好受了一些。

但,他的視線卻依然無法穿過迷霧,只能像個瞎子似的不斷在周圍摸索著。

「念動力俠,埼玉,你們在哪兒呢?」

蘇沫向四周呼喊道,但,無一人應答。

只有嗖嗖的破風聲不斷自周圍響起!

說來也奇怪,這破風聲雖然極響,明明像是有利器劃過一般。但他的身體卻並沒有受到任何痛感。

不僅如此,屠夫也向他報告說沒有任何攻擊是沖着他來的。

「怪了?」

蘇沫一面四下摸索著,忽然聽見一個尖細的男聲從一側響了起來。

「埼玉,今天你非死在這裏不可!」

這個聲音響起后,又是一連串利器擊打的聲音不斷傳來。

噼噼啪啪,不絕於耳。

「這人誰啊?」

蘇沫心下生疑,快步朝一個方向跑去。

現在的他依然身處在迷霧之中,但只要瞅准一個方向,不斷奔跑,就一準能跑出去。

這雖然是個笨辦法,但除此之外,蘇沫也想不出有什麼別的辦法了。

跑了約摸半分鐘后,他面前的事物才逐漸清晰了起來。

而他的身後,依然是一大團迷霧籠罩!

念動力俠此時正懸浮在上空十米的位置上,茫然無措地向下張望着。

他早在迷霧升起的一瞬間便運用念力,讓自己飛升到了半空之中。

但,即便是飛到空中,他也無法看清這迷霧裏所發生的事情。

只能大致感覺出,埼玉像是被什麼人給偷襲了。

而不論是他,還是蘇沫,此時都無法出手幫助埼玉。

沒辦法,根本看不清裏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啊!

好半晌過後,埼玉才揪著一個男人的后領,將他從迷霧中拎了出來。

此人身着一襲黑紫色的忍者服,腰間更是懸掛着幾把手裏劍和苦無,右手上還緊握著一把長刀。

不必多說,剛才的鐵器碰撞聲就是從他的這些武器上發出來的。

埼玉的身上此時還髒兮兮的,由於是被偷襲,加上看不清對手在哪兒。

因此即便強大如他,也不得不在挨了一番打以後,才一擊制服了這傢伙。

那人被埼玉拎在手裏,嘴卻仍是不停,依然在罵罵咧咧著埼玉。

倘若光看這人的忍者裝扮,蘇沫一準會以為自己是又穿越到了《火影忍者》的世界裏。

但事實並不是這樣的,因為這人,蘇沫認識…… 喬音還沒見過這麼猖狂的人,竟然敢這麼大規模的竊取資料呢。

「加錢。」喬音臨時要求加價。

沈星辰問:「你都這麼幹麼?」

錢無所謂,但像是喬音這樣坐地起價的,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我需要人手,這麼多的人,追蹤也是需要時間的,難道你以為我是三頭六臂?」

「好,加錢,加多少?」

「剛剛那些。」

喬音毫不客氣,這麼多的資料多少錢,沈家那麼多的錢,也不在乎她這一點點。

沈星辰一邊拿出手機來,一邊無奈的笑:「你為什麼不嫁給我,那不都是你的?」

「你不懂,自己賺的才有成就感,你就是太有錢了,你如果很窮,也許我會老了包養你。」

喬音只是開個玩笑而已,畢竟沈星辰此時是她的客戶。

沈星辰卻抬頭:「你說真的?」

「……啊?」

喬音被嚇到,她可沒有想要那樣。

「你要是確定,我現在就把家裏的生意交出去。」沈星辰可不是開玩笑的。

在他眼裏,錢跟本不是問題。

喬音一愣一愣的,剛剛她說什麼了?

「音音,我不在乎你結婚了,就算有陸景深我也不在乎,我有信心,把他三振出局。」

喬音有一點迷糊:「那個……沈星辰,你該不會故意把公司弄成這樣,就為了騙我來幫你吧。」

「我沒有那麼無聊,用公司開玩笑。」

「那就好,那我們就談工作好了!」喬音不想理會沈星辰那些感情問題,索性去看電腦上的畫面,今天是沒辦法解決了,而明天的話……

喬音當即拿出手機打電話給陸景深,陸景深接起電話:「音音!」

「老公,我現在有急事,你打電話通知老楊,告訴他,我需要他們協助我,但我不能發位置,現在手機不能超出一分鐘的時間,你只要通知他們。」

喬音說完掛了電話,陸景深一頭霧水,但起身一點沒耽擱,打電話給老楊,老楊立刻組織了人到陸景深樓下接他。

陸景深上了車看向老楊:「你們知道地方?」

「知道。」

老楊說完已經開車快速離開,陸景深看着身下的車,就是一輛計程車,後面還有一輛七座的車,看不出來是幹什麼用的,就很普通的樣子,但是兩輛車開的很快,而且不是一條路,是分兩條路去一個地方。

老楊負責開車,其他的人已經開始運作,筆記本打開,手指快如閃電,看的陸景深眉頭深鎖。

他們都帶着耳機,在漆黑的計程車里造作。

一切都不受影響。

很快車子到達一個地方,忽然的全部黑屏。

老楊下車,車上的人立刻拿出什麼東西,卡在腰上,也給了陸景深一個,陸景深也卡在了腰上。

眼前的帝國大廈大家連看都懶得看,只有陸景深抬頭想要看,老楊立刻呵斥:「不要抬頭,快走!」

陸景深立刻低頭,跟着跑想地下停車場。

到了門口,幾個人快速往裏面走,陸景深緊跟其後。

進去后老楊立刻拿出了一個遙控器,按了一下。

地下停車場裏面的監控開始轉動,朝着不同的方位,但都避開了他們這些人。

進屋地下通道口,老楊拿出一張此卡,貼在電梯上,電梯開始啟動,打開快后老楊快速進入。

幾個人上去,老楊看着手腕上的手邊,忽然的就抬起手,電梯好像是智能的一樣停下:「噓!」

大家都不說話,紛紛貼到牆壁上,電梯里的攝像頭竟自己動了,老楊的手勢下降,幾個人緩緩挪到攝像頭找不到的地方,之後等攝像頭回去再站到原來的地方。

電梯繼續上去,老楊拉了一下陸景深,讓他先走,他出去,其他的人離開,老楊最後一個。

老楊看了一眼手錶,從樓梯往上去,到了頂樓其他的人已經到了,陸景深沒想到他們是分兩條路上來的。

幾人也不說話,動作麻利。

小圓臉平常看着有點肉,也不是很靈活,但今天穿上黑色緊身衣,戴上特殊裝備,扎著馬尾,竟像是個黑夜麗人,連神情都變了。

小馬是另一隊的指揮,擺了擺手,他們先進去,就跟特種部隊一樣,他們的動作都讓陸景深震驚。

小馬帶着兩個人先行,他們離開一段距離是老楊,老楊帶着陸景深幾個人往前去。

到了地方,看到有兩個人站在那裏,女的正走來走去,男的在對面靠着看着女的。

陸景深到了近距離,一眼看出是喬音。

喬音笑了下:「老公!」

陸景深還很氣的,但聽她叫他,忽然不氣了。

但他還是看了一眼沈星辰。

「辛苦了,老公!」

喬音笑眯眯的,一臉討好。

陸景深皮笑肉不笑:「辛苦談不上,就是很刺激!」

「實在是不方便聯繫別人,他們的手機會被反追蹤,只有要你打了。」喬音為了安撫陸景深不斷討好,陸景深也不是那麼不開面的人,明白喬音在安撫他。

他嗯了聲:「我知道,你們忙。」

「好的。」

喬音笑眯眯的說完,立刻看向小圓臉,小圓臉馬上把身後的背包拿下來交給喬音:「外面全是攝像頭,看上去和平時沒有區別,但是我們扔了一顆石頭,攝像頭立刻掃射。」

「知道了,進去吧,裏面的監控已經控制了。」

「好的,老大。」

小圓臉率先進入,老楊他們緊跟其後。

陸景深看了一眼沈星辰,跟着一塊進去。

喬音找了個地方,她站在那裏,把筆記本打開,帶上耳機,隨即把頭髮紮起來。

喬音站着,其他的人盤膝坐在地上,喬音打了個陸景深看不懂的收拾,老楊幾個人分別抬起手打不同的手勢。

喬音一隻手抬起,另外的一隻手快速在筆記本上操作,其他的人都看着喬音那邊,十秒鐘后,喬音鍵盤上的手停下,另外一隻手擺了一下,其他人離開低頭快速進入狀態。

喬音卻是靜靜的注視着筆記本上的一些數據,因為數據太快,陸景深根本就跟不上。

但這些在喬音的眼前,卻好像微不足道一樣。

。 遁了個無影無蹤的小歐桓,豈敢瞧一瞧那沈盈雨,是個什麼美若天仙模樣。

真要那樣子做了,他還算是個忽冷忽熱的怪人么?

老惦記着這筆財富的曹祐,是走進了沈盈雨這房中。可他有些不明白剛才還忙着偷笑的邢鑫,為什麼會哭着跑了開,而沒有跟着進來呢。

得了個解脫的王媽媽,是覺得沈姑娘不會真做出個傻事來,而是躲回了樓下,去心疼那幾張被曹祐拽在手裏的銀票。

Prev Post
花琉璃蹲在一個攤位前,將一塊碎片捏起來,道:「老闆你這賣的是啥?」
Next Post
「趙老弟。」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