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幾人進去時林母立即從沙發上起身,視線一落到林雅身上,便再不捨得移開,眼眶瞬間變紅:「小雅。」

「媽。」

見到許久未見的母親,林雅眼角也濕潤起來。

林母拉過林雅的手,上下打量著,不斷念叨:「瘦了也結實了。」

任由林母拉着自己坐下,林雅表情複雜難言。

「你這孩子,那麼長時間也不知道回來看看我和你爸,要不是今天你爸生日,你是不是還不準備回來?」

聽出林母語氣中的嗔怪,林雅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對着林雅好一通念叨,林母瞧了眼江河的方向,想起方才他們剛進來時,生出幾分感慨。

猶豫半晌,林母又問道:「小雅,你老實告訴媽,最近你過的好不好?」

「我過的挺好的。」林雅輕聲說道。

林母有些不信,語氣懷疑道:「小雅,你真沒騙我?」

「沒有。」林雅搖頭:「最近江河變好了,前段時間剛買房子……」

提起江河近期的變化,林雅嘴角的笑容不由自主的柔和下來。

知女莫如母,從林雅臉上的笑容便能看出她過的確實不錯,不是為了不讓她擔心故意編的謊話。

畢她臉上的幸福笑容是裝不出來的。

確定女兒沒撒謊,心疼女兒的林母鬆氣的同時,也有些不可思議。

那個賭鬼女婿……竟然真的改頭換面變好了?

在母女二人談話時,另外一邊林勝天也在和江河聊天。

因前段時間調查到的那些,林勝天對江河的態度雖有些冷淡,卻沒有像往常那般一見面便恨不得將人轟出去。

接過江河給自己倒的茶喝了一口,他接着問道:「最近你過的怎樣,有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

「過的挺好的。」江河臉上帶着微笑,說道:「前些日子我自己開了一家公司。」

得知江河沒有找工作,而是自己開的公司,林勝天瞪大眼睛,難掩驚訝的問道:「你自己開了一家公司?」

「嗯。」江河點頭:「是一家房地產公司,近期剛起步,發展的還算不錯。」

就在林勝天想再問些什麼時,身旁響起一道嗤笑聲。

林子傑靠在沙發上,胳膊交叉在一起,在林勝天責怪的看過來時撇撇嘴,表情很是不屑。

「子傑!」林勝天微微沉下臉,警告的看他一眼。

「一個吃軟飯的廢物現在開了公司,還真是挺厲害的。」林子傑陰陽怪氣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公司能開起來還發展的不錯,是因為你攀上的高枝。」 何龍把丹藥收了起來,同時示意丫頭繼續說下去。

丫頭問道:「三老此次來這裏,就沒想過這麼多的極品靈石,被人劫了去?」

余藍聽到丫頭問的認真,也沒有迴避什麼!直接回復問話。

「想過,能從我們三人手裏搶走東西的也沒幾人,除非他們想引起宗門大戰,況且我要想走的話,他們也攔不住。」

丫頭皺眉,那我不安的感覺是從哪裏來的呢?

「試問余老,您說的那沒幾個人,可否能指出來歷,或者是多少人才能把您三位團滅了?」

「嗯…三老先別介意,我的話有點直……」

余藍抬手示意丫頭不用解釋,順勢手指點在自己的額頭上,正是默默地在數算,敢打她們主意的那些人。

何龍見余藍有模有樣地挨個盤點,也不好打斷她,只能等她算計完了,有不足的自己再補充。

「丫頭…能動我們的,在明面只有五位,北濟西滿各一位,南靈三位,除非這五人聯手,我們三個就不是對手了,而且還逃不掉。」

余藍想了半天,就想到這五人,同時看看何龍徐成水,示意他兩有沒有補充。

何龍瞅著余藍嘴角往上一翹,左眉高右眉低,一副觀賞井底蛙的感覺,被余藍雙眼一瞪,立馬回復正常狀態。

「哼、哼…」清了清嗓子。

「余老說的沒錯,不過還是有遺漏,北濟西滿我就不說了,單是南靈天宗的太上長老,就不下十位!怎麼還用和別人聯手?」

「這…我倒是沒有想過,難道參加個拍賣會,他們會出動一半的太上長老?」

余藍有點不相信,但又否決不掉,只能試問。

丫頭試着把事情擴大,預防到位了總是沒有壞處的。

「三老…這次拍賣會可不止咱一家攜巨款啊!給我都想把他們都劫了,只是出於道義咱不能那麼做,這道義可不是誰都有的……」

「試問一下,萬一南靈天宗把人全派出來呢?」

徐成水冷氣倒吸,順嘴出溜道:「一但南靈全出來,分擊我們那是手到擒來呀?」

何龍接續道:「真要是那樣,南靈就一家獨大了,隨時會滅掉所有宗門啊!」

丫頭起身再次作揖,繼續說道:「三老既然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那丫頭就不送了,請三老火速反回。」

「真要是沒什麼事情發生,那將是最好,至於宗門武道大賽,丫頭三人保證奪冠。」

余藍三老盯着,眼前這個看似柔弱的丫頭,書院能有此女何求不會強盛。

何龍笑道:「南靈若有此歹心,少我們一家看他們如何下手……」

「丫頭啊!我們三個老不羞,就不給你添麻煩啦,等你有空回書院再煉兩爐丹藥,我們這幾個老傢伙要是能再升上一層,也能多活幾十年不是……」

「一定會的,還望三老原諒丫頭的魯莽行事。」

隨後丫頭把丫鬟叫了進來,早已準備好的罩袍面具,擺在了三老面前。

「哎呦,我們還沒來之前,丫頭就準備好攆我們了?真是個小機靈鬼。」

余藍說笑着,把面具帶在臉上,罩袍一穿:「你還別說,這種感覺真不錯。」

趁著黑市外面亂鬨哄的人群,鸞鳴書院的十五人,分散著退走,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還倒是被攆出來的遊客呢!

於此同時,也有較大的勢力不斷來人,就連丹藥師聯盟也來人了,第一時間就引起了白連雪白錦,姑侄二人的關注。

所有的來客都被黑市接待,安排到了指定洞府,每個洞府都有簡單的封印結界,用來遮蔽他們的聲音不被人偷聽了去。

丹藥師聯盟此次參加拍賣會,倒不完全是為了買闊脈丹,而是想知道丹藥的出處。

為了參加拍賣會,還特意用多年積累的上品靈石,去南靈天宗兌換成極品。

如此逆天的丹藥,堂堂若大的丹藥師聯盟,竟然無人能研製出丹方,這讓丹藥師聯盟如何面對世人,抓住售丹之人才是此行的主要目的。

所以這次丹藥師聯盟,派出了暗影殿的主要力量,丹堂葯堂只出了兩位長老,加起來一共二十二人。

這也是丹藥師聯盟,在武道方面的最強力量,暗影殿首席長老南明順帶隊,曹承也在其中。

丹堂首席長老崔璽,葯堂首席長老侯蓉,則是為了確認丹藥真偽而來,如果要是能擒住售丹者,也是少不了他兩對丹方的鑒別。

「啟稟大人,外面有黑市執法求見。」

正是暗影執事,躬身向南明順請示答覆。

「有沒有說何事求見?」

「回稟大人,沒有!就是個傳話的黑市執法者。」

「嗯…讓他進來吧!」

南明順的相貌極其普同,是放進人堆里不被人注意的那種,但聲音卻是威嚴渾厚,語速極慢。

「是…」

暗影執事答應一聲,躬身低頭退了出去。

不多時,身着罩袍頭戴紅焰面具的阿燦走了進來,沖着在場的人尋問道:「請問哪位主事。」

「你有何事,直說無妨。」

阿燦見有人答話,便斷定此人就是丹藥師聯盟的帶隊,對南明順躬身施禮。

「回稟大人,白焰邀請丹藥師聯盟的丹藥大師,去內場一敘。」

「不知你家主人此舉何為啊!」

南明順的語氣,故意示好阿燦,想從中了解到更多的消息。

「回稟大人,白焰之事小的無權知曉,小的只是奉命行事。」

「噢……是無權知曉?」

南明順喃喃細語,揣摩阿燦話中的意思,隨手取出一百兩中品靈石票塞進阿燦手中。

「小兄弟雖是無權知道,說明你是個遵義之人,不打緊的事情也是可以透漏點的,讓我們知道在你主人跟前,怎麼做才能妥當些。」

阿燦眼露貪眸,盯着手中的靈石票,喃喃自語:「不就鑒定什麼丹藥的事嘛,有什麼神秘的……」

隨後又大聲回話:「回稟大人,小人話已傳到,白焰隨時恭候丹藥師聯盟眾位貴客。」

阿燦說完又是躬身施禮,退了出去……

「老曹…你看這個事情是否有詐?我們去還是不去?」

南明順回頭,去問一直不敢啃聲的曹承。

「回大人,我覺得該去,這機會十分難得,如果運氣好的話,我們順勢就把售丹之人盤問出來了。」

「大人,您可是武宗二層高手啊?我感覺擒了那個白焰,也是極有可能的事情……」 我哥?我哥他怎麼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墨離心裡不停地在忐忑著,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心跳一直在狂跳不止的樣子。

看著歐陽瑞澤的眼神,彷彿看著很認真,正當她在想些什麼的時候,葉棠走了過來,原本是想單獨兩個人秘密的說些關於墨池的話,但是看到葉棠在制止著瑞澤的話,一下子就明白了什麼。

「小離,你和瑞澤在說什麼?」

話語中,帶著些許的危險,歐陽瑞澤聽出了裡面的意思,下意識閉上嘴,斜著眼看著葉棠。

眼神里,好像是在責怪著葉棠多管閑事一樣。

「沒什麼。」說著,歐陽瑞澤瞥他一眼,便離開了。

剛想說的話,也沒有說完,可是墨離能夠體會到,剛剛瑞澤話未完的意思。

如果是哥哥的事情,那為什麼葉棠不肯讓歐陽瑞澤說出來呢。

一定是出了什麼事情,不然他們倆不會這麼慎重的,一定是這樣的。

「他……怎麼了?」

Prev Post
但很多人卻並不是奔著產品來的,畢竟這產品就算再先進,離他們也還是比較遙遠。
Next Post
第二天早上,莫丞州是被自己床邊的鈴聲給吵醒的,莫丞州看到自己懷裏的人立刻把手機給拿過,把聲音給按掉。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