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就在Ivan和墨錦城那邊的營救進行的如火如荼的時候,宴會廳裡面正在發生的一幕,也是讓眾人瞠目結舌。

原本只有三三兩兩的人圍在傑克森的身邊,半個小時之後,那一塊位置已經是被圍的水泄不通了。

「天吶,那個女人看上去那麼嬌小,沒想到這麼能喝!」

「是呀!都已經過去整整半個小時了,她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你們快看,傑克森先生都已經有醉意了。」

「難道他們喝的不是同一種酒嗎?」

「那怎麼可能?他們兩個喝的可是我們義大利最烈的酒!」

「嘖,真沒想到,號稱千杯不醉的傑克森先生竟然連一個柔弱的東方女子都喝不過,這也太沒面子了吧!」

「……」

眾人的竊竊私語傳到了傑克森的耳朵里。

原本已經有了五分醉意的他,聽到這話,脾氣頓時就上來了。

他猛的跳起來,搖搖晃晃的,一巴掌拍在桌面上:

「誰說的?誰說連一個女人都喝不過?再來!」

蘇蘇坐在對面,依舊優雅,沒有半點失態:

「傑克森先生,如果您不能喝了,我可以認輸的。」

蘇蘇的話雖然說的很客氣,可是聽在那些男人的耳朵裡面,就是天大的嘲諷。

要是連喝酒都要女人讓著,還算什麼男人?

「胡說八道!」

傑克森暴怒的低吼。

因為醉酒而血紅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蘇蘇,「我就不信了!繼續喝,蘇蘇小姐,我今天一定要得到你!」

蘇蘇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只是淡淡聳肩,「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繼續吧。」

她腦袋裡面轉的飛快。

墨錦城給她的藥丸只能夠維持一個小時的藥力。

現在半個小時已經過去了,她必須要抓緊時間了。

烈酒,一杯接著一杯的灌下肚。

傑克森的醉意越來越明顯,最後一杯酒下肚,雙目已經失焦,神智已經徹底不清楚了。

可即便是如此,他還是執拗地想要爬向蘇蘇的方向.

嘴裡還不停的念叨著,「我沒醉,我贏了,我贏了!」

蘇蘇優雅的站了起來,「傑克森先生,看樣子你的酒量不太行呢。」

傑克森艱難的抬頭,含糊不清的:「蘇蘇,蘇蘇……」

蘇蘇踩著高跟鞋,走到了他面前,慢慢蹲了下去:「傑克森先生,你真的這麼喜歡我么?」

「我……呵呵……當然喜歡,非常喜歡。」

蘇蘇那清冷的臉上,突然勾起了一抹燦爛的笑容。

她低頭靠近,用手背輕輕撫摸著男人臉,「那不如,我們去房間?」

「房間……去房間,去房間!」

傑克森突然就興奮了起來。

蘇蘇緩緩站起,看向了他身邊的保鏢,「還愣著幹什麼?還不把你們的老大送去房間。」

「是是!」那些手下沒有料到蘇蘇竟然如此的主動。

這一次,老大真是艷福不淺啊!

因為傑克森的身軀太過於龐大,再加上爛醉如泥。

一共動用了六個人,才將他給扛了起來。

他們將傑克森送到了負一層的肖魂窟,裡面有一件非常豪華的房間,是他專用的。

也是在這個房間裡面,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被他糟蹋了。

「行了,你們可以出去了。」蘇蘇看了一眼躺在水床上的男人,淡淡開口。

那幾個保鏢對視了一眼,似乎沒有要走的意思。

蘇蘇轉過身去,冷艷的臉上浮起不悅:「怎麼,你們還打算看現場嗎?」

一句話,直接讓那幾個手下笑了起來。

他們倒是想看。

聽說老大這方面需求旺盛,花樣也多,他們想多多學習學習呢。

只不過,老大向來就不喜歡在做這種事的時候被圍觀。

再加上,這個東方女子喝了那麼多烈酒,而且身體單薄,諒她也鬧不出什麼水花來。

「好好好,蘇蘇小姐,玩的開心,我們就先走了。」

「外面有人守著,有什麼需要您隨時叫我們!」

叮囑完畢之後,他們一個個臉上掛著猥瑣的笑容,走了出去。

蘇蘇等他們離開之後,將房門反鎖。

然後,緩緩轉身,看向了昏迷不醒的傑克森,目光越來越冷——

隨即,從口袋裡面掏出了手機,淡定無比的撥通了一個號碼:

「一切順利,按原計劃進行。」

***

彼時。

在宴會廳裡面,顧兮兮按照Ivan的叮囑,耐心的等待著。

以至於,傑克森那邊熱鬧非凡她也沒有心思去看一眼。

此刻,她十分擔心Ivan的行動是否順利。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半個小時很快就到了。

「已經半個小時了,Ivan怎麼還沒有回來,難不成行動失敗了?」

顧兮兮越琢磨越緊張。

不行!

她不能再繼續坐以待斃了。

畢竟,那個Ivan跟哥哥兩個人是競爭對手。

萬一他根本就沒有要救哥哥的打算呢?

「不行,我必須要親自去看看。」

顧兮兮站了起來,正準備走出卡座,冷不丁眼前一暗。

下一秒,一道高大魁梧的身影就擋在了她的面前。

那個壯漢名叫尤里。

正是剛剛大放厥詞,想要佔顧兮兮便宜的男人。

「嗨,美麗的姑娘,你怎麼一個人呢?」

尤里左右張望了一番,「你的那位小白臉男伴呢?把你這麼美麗的姑娘扔在這裡,他就這麼放心嗎?」

他一邊說著這話,一邊直接上手,想要往顧兮兮的臉上摸一把。

顧兮兮這會兒心急如焚,壓根兒連應付這個猥瑣男的心思都沒有。

她一巴掌把咸豬手拍開,「讓開。」

「喲,還是個小辣椒呢?」尤里嘿嘿一笑,表情猥瑣,「可是我就喜歡辣的,太聽話的一點也沒有意思。」

頓了頓,他又繼續說道,「我看上你了,怎麼樣,陪我一晚上?」

「……」

顧兮兮簡直被這個男人的厚臉皮給震驚了。

「滾開!」

她手臂微微下垂。

指尖輕輕抖動,原本藏在手腕上的銀針已經蠢蠢欲動。

只要這個王八蛋敢靠近,她一定把他紮成篩子,眼歪口斜一輩子。

「多少錢一晚,才願意?」

尤里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行為已經徹底惹怒了顧兮兮。

他還把她的拒絕當做是欲迎還拒.

於是,乾脆直接從自己的口袋裡面抽出了一沓厚厚的現金——

文學網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夜晚,羅天城,城主府大殿內,一位儒生裝扮的中年男人端坐首座,在他的右邊,坐着羅天城有名的勢力家族,在他左邊,坐着四位女子,除去其中一名蘿莉外,剩下的三人個個容顏絕美,看的在座眾人不停吞咽口水,眼珠不眨地盯着三人。

大殿中央,歌舞昇平,一位位美貌的歌姬伴隨着悠揚的音樂翩翩起舞,舞姿優美,但是卻無一人欣賞,大家的目光皆放在一位擁有仙子般美貌的「少女」身上,「少女」沉默不語,端起酒杯自酌自飲,酒水潤過的櫻唇泛著光澤,讓人看的差點忍不住衝動。

儒生裝扮的中年男子正是羅天城城主——高建牆。

高建牆舉起酒杯,對着沐塵等人一揚,「諸位九玄宗貴客能來我羅天城,我倍感榮幸。」

對面,沐塵左看右看,見沐纖兮、蘇妙儀、明小雨三人沒有回話的意思。

明小雨身子趴在桌子上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抓起食物往嘴裏塞,小嘴裏塞滿了食物,湯汁順着嘴角流下。

蘇妙儀吃相比起明小雨無疑優雅了許多,筷子夾着食物小口小口吃着,時不時用手絹擦一下嘴唇。

沐纖兮坐在沐塵旁邊,既不吃也不喝,目光一直放在沐塵身上,眸光冷冷清清。。

高建牆有點尷尬了,自己這收回手也不是,繼續伸着手也不是。

見狀,沐塵連忙端起酒杯回應道:「高城主客氣了,我等來此也是奉宗門的命令罷了。」

「少女」的嗓音宛如天籟之音,聽的令人如痴如醉。

高建牆稍微失神片刻,看向沐塵的目光變了些,「沐小姐哪裏的話,沐小姐來我羅天城,簡直讓我羅天城蓬蓽生輝。」

沐塵不失優雅微微一笑,沒有再說話。

沐小姐?

小姐你大爺!

你全家全是小姐,我可是貨真價實的純爺們,在下沐塵,性別男,外表嗎,比較偏向女性化了而已,你就敢叫我沐小姐!

你信不信我一劍把你變得不男不女。

沐塵不說話,高建牆訕訕一笑,很識趣閉口不言。

就這樣,大殿內一片安靜,喝酒的喝酒,看美人的看美人,一時間,氣氛顯得格外寂靜。

蘇妙儀瞥了眼沐塵旁邊沐纖兮,輕哼一聲,伸出手悄悄狠擰沐塵腰間的肉。

「嘶。」

沐塵喝酒的手驀然停頓,倒吸口涼氣,蘇妙儀擰他腰間肉他當然知道,以他的修為,憑蘇妙儀那點力氣,他可以說是不疼不癢,但為了蘇妙儀,稍微配合表演一下,消消這位姑奶奶的氣。

他納悶了,最近蘇妙儀發什麼大小姐脾氣,自己一沒惹她二沒氣她,她哪來的那麼大的火氣,整天不給自己好臉色看。

「你幹什麼?」沐塵小聲道。

蘇妙儀收回手,拿起筷子夾菜吃了口,「沒事,我閑得無聊。」

無聊?!

呵呵,沐塵心中問候蘇妙儀祖宗十八輩中的所有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