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少裝逼,養生的很。

阿凌見對方居然如此看不起自己,心中更是憤怒無比。

若不是這裡不能鬧事,他早就想把葉楓給抓起來揍一頓了。

「你這樣子,我記住了,走著瞧!」

對葉楓說了句狠話之後,阿凌便匆匆離去了。

葉楓還以為他會更有骨氣一點,沒想到這樣就跑了。

含光看著阿凌離去的背影,臉上滿是不屑。

「這傢伙,真是個軟蛋。」

「有一說一啊,跟他們比起來,還是你更猛一點好嗎。」

「哼!猛又有什麼用?還不是不夠我打。」

雖說這裡的文明等級稱得上是終極文明。

但是含光這個從高級文明來的人,等級上並不會輸給這些等級高的人。

隱隱之間還有壓制的效果。

讓葉楓也是感覺相當神奇。

很快,就到了葉楓的比賽。

經過昨天的比賽,葉楓所在的賽場也變得格外受人矚目。

光是看直播的人數就已經超過其他賽場上的總和。

不僅僅是觀眾,那些參賽選手都很好奇。

究竟葉楓是真的只有肉身厲害,還是在壓抑自己修為呢?

葉楓插著兜,慢悠悠地走上比賽場。

而對方則是一個身穿長袍的長發男子。

甚至能感覺到一股淡淡的仙氣。

而他手中還拿著一把青色的長劍。

這造型,看著就像是遊戲中修仙的人。

葉楓看了一眼這個男子身上的名牌,上面寫著1121號。

還要比含光排名更前一點。

長發男子冷冷地看著葉楓,眼中閃過一抹不屑。

「你就是昨天那個一拳秒死宗師的那個人嗎?」

葉楓淡淡地說道:「是啊,正是在下,怎麼了?」

「雖然不知道你的真實實力,但在我看來,你的實力並不強。」

「是嗎?那來比劃比劃唄。」

長發男子什麼實力,自己看的清清楚楚的。

這些人總以為自己很厲害,但在葉楓的眼中。

啥也不是。

「1121對戰21031,現在開始」

冰冷的機械聲響起,宣布這場比賽的開始。

無數的觀眾,包括一些隱世宗族的長老們都在關注著這場比賽。

他們都想知道,葉楓究竟有多強大的力量?

是一直隱藏實力,還是真正的肉身強大。

將會在這一戰,解開謎底。

葉楓站在原地,休閑地伸了個懶腰。

「來吧!」

長發男子手持長劍挽了個劍花,目光銳利地看著葉楓。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他手持長劍,往葉楓身上沖了過來。

長劍上,靈氣逐漸匯聚。

靈氣轉換成火紅色,其中火焰法則凝聚。

觀眾席上,不少觀眾發出一聲驚嘆。

「這人是誰?為什麼還能操控火焰法則?」

「好銳利的劍氣!看來此子在劍道的造詣很高啊!」

「這不就是昨天的白衣劍客嗎?一擊火焰劍打敗了對方。」

「貌似是個散修,但是實力甚至比那些門派弟子更加強大!」

「似乎已經到淬體境了?好強大的劍氣!」

「看來金色閃光這次打的不容易啊。」

眾人都認出了面前這個白衣劍客。

對於都是沒有境界,甚至境界很低的人來說,白衣劍客是個相當強大的存在。

但在葉楓看來,這還不夠看。

只見他慢悠悠的伸出手指,比作劍的形狀。

眾人看到葉楓的應對,更加震驚了。

「我的天哪!金色閃光該不會是用手指擋住白衣劍氣的劍吧?」

「這劍氣,一手指下去,還不給一口氣切斷?」

「沒理由啊,這金色閃光明明很強,沒理由這樣應對吧?」

「就是啊,後撤之後再上不好嗎?」

「淡定,先看看再說。」

白衣劍客見葉楓這樣的應對方式,也是極為震驚。

竟敢用一個手指來抵擋他的劍氣?

也太小看他了吧!

對此,他的劍氣也變得更加凌冽。

銳利的劍氣四面八方朝著葉楓飛去!

手中的劍彷彿變成了一把無堅不摧的存在。

而葉楓卻如同磐石一樣,堅定不動。

終於,兩者相撞,竟發出一聲金鐵交戈的聲音。

「叮——」

白衣劍客的長劍劈落在葉楓的手指上。

竟產生了大量的火花!

眾人看到眼前發生的這一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們看到了此生他們都無法忘記的一幕。

這只是個手指啊!

為什麼會如此堅硬!

堅硬的連一把劍都無法戳破!

這手指是鑲金了嗎?還是加了材料的?

怎麼會如此堅固!

葉楓神色如常,彷彿剛才切的不是他的手指一樣。

「能不能用點力,就這種程度?你不行啊。」 「全洛川市的人都知道牛礦長是什麼人,如果你們執意這樣,那可不好說!」

「你在威脅我們嗎,滾出去,不滾我馬上報警!」秦子涵拿出手機。

「不是,我是為你好,只要你放了我們家少爺,可以說你這輩子都會衣食無憂,要不不說你了,就連你的這兩個朋友也可能遇到麻煩,你好好想想吧!」

「子涵,不要報警!」

病床上的唐瑞突然坐了起來,「你讓我考慮考慮?」

「唐瑞,你……」

「子涵,我心裡有分寸,姓牛的家的勢力龐大,他們得罪不起,我不想連累你們,你們兩個也不容易」唐瑞痛苦的說。

「唐瑞,我們是好姐妹,不怕!」劉岩說。

「對,唐瑞我和劉岩不會離開你的!」

「子涵,唐瑞不要再說了,好嗎?」唐瑞捏了一把眼淚。

「子涵,唐瑞不要再說了,好嗎?」

「哈哈,唐小姐果然是明白人!」

門口一名中年人走了進來,正是青龍山金礦礦長牛天亮。

「你就是金爺牛天亮?」

「對,我就是在洛川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金爺,很高興認識你,唐瑞姑娘,是我教子無方,我兒子犯的錯與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也難逃其咎,在這裡我表示歉意……」

牛天亮雖然說話誠意十足,但表情高傲自大,根本沒有一點道歉的意思。

他坐在一張椅子上,翹起二郎腿,輕輕的拍了幾下褲腿上的灰塵,淡淡一笑,看著唐瑞。

Prev Post
「你們找死!」
Next Post
在承受了七八顆獨頭彈后,巨型變種護著頭顱的手臂被打斷了,接着,它的頭部也在幾顆獨頭彈的攻擊下爆裂開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