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如今所見這群被放逐的魔物,見識到他們的悲歡和無奈,她忽然覺得有些迷惘。

她所謂的堅定和信仰到底有沒有意義。

手上一暖。

她低頭看見,葉湛的大掌握住了她的手。

離傾抬頭,對上了葉湛堅定的眼神。

「師尊,我相信所有的謎題有朝一日都會真相大白。」

人間有酆都城,地府也有。

人間的酆都城,離傾去過很多次。

傳說中的鬼城,與旁的城鎮相差不遠,人來人往人聲鼎沸,陽光充沛,照耀在每一個角落。

除了家家戶戶門戶之上懸挂著柳條、艾草、以及桃木,其實與旁的城鎮並沒有大的區別。

甚至她捉妖驅鬼無數,酆都城出現怪事的幾率比其他地方還少得多。

而地府的酆都城,與人間那座城池相比,卻相差甚遠。

下了生橋。

眼前便是一片一望無際視野開闊的曠野,曠野深處聳立著的一方高聳入雲的城牆,即便還隔著數里的距離,城牆之上用黑墨寫就的「酆都」二字,還是清晰可見。

城牆之上,還篆刻著許多壁畫,猙獰的、血腥的,駭人的,全是地獄里各種生魂受刑的酷刑。

這些壁畫並不是「死」的。

畫上灼燒著鐵餅的業火,跳躍著;油鍋里的沸油冒著青煙;施刑的鬼卒手中的長鞭和刀戟不斷揮舞聳動著一下下鞭打著穿刺著,帶出揮灑的斑斑血跡;遭受刑法的生魂哀叫著,求饒著,痛不欲生……

「這是?」

葉湛蹙眉看著那些動態壁畫。

「這是十八層地獄里遭受刑法的實錄。」魏麻子想必已經見怪不怪了,毫無波動地說,「你們都是修真之人,生平都沒做什麼十惡不赦的壞事,不用擔心的。」

「對對對,你們都是好人,肯定很快就能去輪迴投胎。」

周一丁應和道,方才離傾救了他們一命,他對他們更感激了。

離傾笑了笑沒說話,跟著兩個小鬼朝酆都城走去。

比之歸鄉原,這裡天色明亮了些許,像是晨曦光線乍破之時。

而這光源,來自酆都城之前那塊懸在半空的巨大石頭。

石頭髮出幽幽的光芒,在酆都城狹窄的門口,投下巨大的光柱。

前方有新魂由鬼卒拘著,停留在光柱之前,像是在等待驗證。

「那就是鑒魔石了。」

魏麻子搓搓手,不安地看著兩人,賠笑道:「兩位仙君,待會兒你們也會經過那裡,只有通過驗證,最後才能放你們入酆都城。前方有些我的同僚出現了,你們……」

「知道,我們會裝得和她一樣,不會在你同僚面前露餡兒的。」

離傾看了眼那呆呆傻傻的農婦。

「嘿嘿嘿,那委屈二位了。」得到離傾的承諾,魏麻子放心了不少。

越靠近酆都城,前方愈發的熱鬧。

幾個拘著魂魄的鬼卒在酆都城門之前拍著隊,手中鐵鏈上都鎖著新魂,有些只有一兩個人,有些鐵鏈上卻擠擠挨挨地捆了一長串。

這些新魂中有普通平民,有穿著道袍的修士,還有些妖族之人。

世間的生靈在這裡都能看見。

不論在人間如何爭鬥,如何地位懸殊,在這裡倒是實現了眾生平等。

這些鬼卒顯然都以自己拘的魂的多寡為炫耀資本,相互比較。

人間的脾性,哪怕作為鬼后,依然絲毫未變。

「嘖嘖,陳老哥,你今日才抓了一二三四五六個鬼啊。」

「是啊,這月的業績怕是要完不成了,庄老弟,我倒是羨慕你。」

那個被稱為陳老哥的老鬼,羨慕地看了眼庄老弟鐵鏈上像蚱蜢一般,長長綁著的一溜新魂。

「這怕有二十多人吧。」

庄老弟得意地揚起與身材不搭的碩大的頭顱:「三十三個。」

「真是羨慕啊,怎麼死了這麼多啊。」

「嗨,這是洛州一家人,被人滅門啦,我去拘魂之時,簡直慘不忍睹,地上全是血呢。」

「死那麼多啊,真是羨慕啊。」

如此言談,如果放在人間,定要被人暴打一頓的,但是在此地,卻無人覺得不妥,還誇耀艷羨了起來。

各處都有各處的規則。

「呵,得意什麼。」麻子鬼哼了聲,嘀咕,「洛州那家,本應該是我的業務了,如若不是我拉肚子,能便宜了他。」

他聲音不小,那拘了三十三個生魂的大頭鬼卒,覷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離傾他們,踱著短腿,邁著方步洋洋得意地走到了他們面前。

「原來是魏麻子和餓死鬼啊,讓我瞧瞧,你們今日到底抓了幾個。」

魏麻子臉都青了。

「讓我來數一數,一,二……」

那鬼卒點了點那農婦,視線落到師徒兩身上時,聲音忽然卡住了。

回過神來時,他摸著下巴眼睛滴溜溜亂轉,才落下一個興奮的,「三。」

「數清楚了,快滾!」魏麻子羞惱得很,罵道。

姓庄的不動,咽了口唾沫,「魏麻子你們運氣真不錯,竟然拘到這般美人的魂,看看我此行全是些歪瓜裂棗,我好久沒見過長得這麼順眼的了。」

葉湛盯著那鬼卒,眸色冷了幾分。

又是一個覬覦師尊美貌的,該死!

此刻也不能動,他暗中催動法力。

站在這個姓庄邊上的那個陳姓老頭忽然抬起手臂,就給了那個急色鬼一個大耳巴子。

。 柳生輝察覺到了項北飛展露出來的一絲頹勢!

雖然這絲頹勢很快就被項北飛給掩蓋了出去,但很明顯,他持續地施展這隻青色的大手也是有限制的!

「如此說來,他的極限也就在這裏了!」

柳生輝目光灼灼地盯着項北飛。

然而項北飛在空中仍然鎮定自若地喝道:「都說了你這樣的氣勢還不夠殺我!」

他的聲音隆隆作響,如同悶雷炸響,但卻沒有立即再動手,就像是有什麼顧忌一樣。

頓時讓柳生輝更加確定了!

這小子在虛張聲勢!

他已經不敢主動出手,甚至那聲音看似洪亮渾厚,但明顯是在強裝鎮定,掩蓋自己的頹勢!

「你以為我就這點本事?那你也太小瞧我了!」

柳生輝猛然一喝,身上再次迸發出了強大的氣勢,看向了自己的系統界面!

【是否消耗1000萬身高值加強「高高在上神羽」?】

「是!」

柳生輝在腦海里毫不猶豫地低喝一聲!

【花費1000萬身高值加強「高高在上神羽」】

咻!

柳生輝的系統界面立馬出現了一根白色的羽毛,這羽毛的氣息很微弱,就像是一根再普通不過的鳥羽,氣息甚至只有御氣初期,但是它是屬於可以增強的系統物品!

系統界面上柳生輝搜集來的身高值正在飛快地銳減著,每一點身高值都化作了一道紅芒注入到白色羽毛里。總共1000萬點身高值全部轉化,強盛的紅色光芒瞬間亮起,這些光芒在白色羽毛上交錯著。

嗡!

白色羽毛就像是被染紅了一樣,血紅通透,氣勢變得越來越強盛。

【「高高在上神羽」注入完畢!】

【當前身高值:1269844130000000】

「你乖乖受死!」

柳生輝冷然一笑,接下來只要將這根神羽加持到自己身上,用來增強自己的氣勢,這樣在面對項北飛的時候,就足夠削弱掉項北飛百分之十的戰鬥力!

項北飛淡定地看着柳生輝,也懶得說話,但斗宿上再次爆發出了一股恐怖的氣息,青色大手從空中幻化而出,彷彿擠壓着這片空間,讓空間都層層坍縮在了一起。

轟!

青色大手毫不留情地朝着柳生輝拍下去。

這一掌威勢滔天,夾帶着爆裂的呼嘯,讓四周的空氣都扭曲了起來。

「強弩之末,故作掙扎!」

柳生輝這次對於青色大手已經完全不放在眼裏了,他看向了那根血紅通透的羽毛,這根花費了1000萬系統值的神羽散發着磅礴的氣息,正在等着他領取融合,然後將項北飛踩在腳下!

他心念一動——

咻!

紅色神羽消失在了系統界面中!

然而下一刻,柳生輝的神色卻微微一滯!

想像中紅色神羽落在自己手中的情景並沒有出現!

「神羽呢?」

柳生輝心中微驚!

在紅色神羽從系統界面消失的那一刻,他發現自己突然和神羽失去了聯繫,自己明明領取了神羽,為何神羽不在自己手中?

然而此時他顧不上多想,因為斗宿的青色大手已經轟然而至,夾雜着風雷之聲,令人顫慄,他只能倉促地再次朝前方拍出一掌——

轟!

柳生輝這次的掌風只是剛凝聚起來,就被拍碎,餘波盪漾著,席捲向了他。他臉色大變,身上靈力迅速地涌動着,硬生生在自己身前凝聚出了一道強大的氣牆!

咔嚓!

這道臨時凝聚的氣牆仍然沒有擋住斗宿,瞬間被破,但也給柳生輝爭取了反應的時間,他及時躲開了青色大手,不過餘波仍然把他掀翻了出去!

砰!

柳生輝直接被拍入了地面,把地面轟出一個巨大的深坑出來。

「該死!怎麼會這樣!」

柳生輝狼狽地從坑底爬了出來,身上的氣血變得極其不穩定,嘴角也流出了一絲鮮血。

他擦掉嘴邊的鮮血,憤恨不已!

剛才這一巴掌他原本是不放在心上的,只要能夠融合神羽,自身氣勢必然暴漲,擋住這一掌綽綽有餘!

然而那根神羽卻沒有到手!

「我的神羽呢!」柳生輝憤怒地看向自己的系統界面。

【高高在上神羽已發放!請宿主用心戰鬥!戰勝敵手!】

末了,系統又來了一句:

【加油!】

「我加你媽!」

柳生輝腦門青筋暴起,直接爆粗口!

神羽都不在自己手上,還給他加油?

這系統是在玩自己嗎!

Prev Post
「彭老混,他孫子還偷我家的雞蛋,還偷我家種的菜。」
Next Post
「好!可以是可以,不過,我得是正統,其餘三峰均為記名。」楊無忌留了一個心眼。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