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她用盡全力,拚命的掙扎了起來:

「你們放開我!我告訴你們,你們最好別碰我!不然的話,你們沒有好下場,一個都跑不掉!」

「是嗎?本來我們還想著爽了之後,留你一條命的。可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就別怪我們心狠手辣!反正一條人命也是死,不在乎多背一條了!兄弟們,按住她!」

「是,老大!」

「啊!不要!混蛋,別碰我,王八蛋,噁心,滾開!」

顧兮兮怕的幾乎快要失去理智了。

她拚命的掙扎叫罵著。

可是被關了一天一夜的她,根本就不是這群男人的對手。

眼看著男人就要衝進來,顧兮兮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誰,誰能來救救她!

「墨錦城……救、救我!」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從木屋的外面,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為首的男人猛地停下動作,警惕的看向外面:「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其中一人點頭:「好、好像是聽到外面有動靜。」

「你們兩個出去看看,這個女人我一個人就能應付。」

「是!」

兩個手下戀戀不捨的看了顧兮兮一眼,飛快的轉身走了出去。

「救命,救我——唔!」

顧兮兮趁著這個機會大聲呼救。

可是,話還沒有說完,嘴巴就被人狠狠的捂住了。

男人凶神惡煞的將她按在了地上,表情猙獰:「臭女表子,死到臨頭了還敢掙扎?我告訴你,就算外面真的有你的人,我也不怕!等他們闖進來的時候,你已經是老子的人了!」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是他那兩個手下發出來的。

「該死的,賤人!還真有人來救你啊!」

咒罵著,他強行將顧兮兮按著趴在了地上。

用胳膊死死的壓制著她,一把掀開了西裝,就要將她霸佔。

「嗚嗚——」

顧兮兮嚇得兩行熱淚噴薄而出。

不要!

不要!

好臟,別碰她!

「嘭!」

就在顧兮兮徹底絕望了的時候,房間的大門被人從外面一腳用力踹開。

那巨大的響動將趴在顧兮兮身上的男人嚇了一大跳。

他回過頭去,赫然看到一個高大魁梧的身影就這樣闖了進來。

那是一個男人。

個頭近一米九。

自己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可是,為了拿到錢,這個猥瑣的男人還是打算做最後的掙扎。

他一咬牙,就要入侵。

不管時間多久,只要自己碰了顧兮兮的身體,她就徹底髒了。

到時候根本不用自己動手,這個女人也沒臉活著了。

站在門口的那個身影在看到了房間里,被死死的壓制住的顧兮兮之後,一張俊臉一秒就黑成了鍋底。

狂怒的暴風在他身邊盤旋肆虐。

因為他發現,就在自己出現的這一刻,那個該死的男人竟然還在打顧兮兮的注意,想玷污他!

「該死的!」

怒到了極致,男人一個健步沖了上去。

下一秒,還趴在顧兮兮身上圖謀不軌的男人,就像是被拎小雞仔似的被抓了起來。

然後,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啊!」

男人發出一聲慘叫。

只不過,這聲慘叫還沒來得及落音,那道黑影卻以更快的速度撲了上去。

他單手死死的按住的男人的脖子,右手高高舉起。

然後——

一拳,兩拳,三拳——

拳拳到肉,就這樣對著那個男人的臉上重擊。

頃刻間,狹窄的房間裡面瞬間彌散著一股濃烈的血腥味兒。

本來還在鐵拳下面掙扎慘叫的男人,也逐漸停止了動作,最後如同一灘爛泥——

文學網 杜康鞍前馬後的詢問庄塵是否還有其他任務,他這裏的人力充足一定會幫他辦妥一切。

「在時間上我希望越快越好。」

「一定一定。」

杜康的嘴巴笑的合不攏嘴,點頭又哈腰的親自將庄塵送出大門。

庄塵在出門之際,正好遇見十幾個人的小團體往他這邊走來。

他們的身上充滿了一股殺伐之氣,一看就是在喪屍堆里摸爬滾打。

庄塵的嘴角露出淺淺的一笑,看來他這一次並沒有找錯地方。

在把庄塵送走後,小團體中的幾人撓了撓腦袋,不解得回過頭看着杜康巴結的模樣。

「你小子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我還真就沒見過你這個狗腿模樣。」

「上次也來了個大單子,怎麼不見你有這樣?」

「發現你小子是有些不對勁兒。」

「難道你是有什麼特殊的興趣愛好嗎?」

「你們這群人瞎猜測什麼呢?這個大單子跟之前的完全是小巫見大巫。」

杜康無奈的對他們翻著白眼,嫌棄的揮了揮手制止住他們的胡言亂語。

他的模樣並沒有得來眾人的信任,反而是一陣的嬉笑。

「你們先進屋子裏面好好看看再說話吧!」

眾人搖了搖腦袋,雙手環胸的走進大廳。

當看到他的桌面上堆滿的蔬菜跟水果時,他們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

整個人都石化在了原地,隨後反應過來再三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眸,確定不是他們的眼花。

「你小子不錯呀,只能搞到這麼多東西。」

「這就是我說的大買賣,而且這些不過是一個零頭而已。」

杜康大搖大擺的走過去,拿起手中的水果擺弄著,高傲地昂着頭顱對他們說着。

所有人都圍了過去,流着垂涎的口水不斷地撫摸著。

「他的任務到底是什麼呢?」

「看來對方也是財大氣粗,一出手就是如此奢侈的東西。」

「怕只怕他的任務太過於苛刻。」

他們的臉上出現了一抹擔憂,對於眼前的資源又是相當的渴求。

杜康把庄塵的要求都說給眾人聽,他們才輕呼了一口氣。

接下來他們全部都是被興奮所替代。

庄塵從傭兵登記處走出來,步子都雀躍了些許。

「這塊晶體是我先看到的,你到底講不講先來後到?」

「像你這樣的窮鬼,就算你看中的又怎樣?你買得起嗎?」

「你不要欺人太甚。」

「這塊晶體是本小姐買下了,把你的臟手拿開。」

「……」

遠出的爭吵聲吸引了庄塵的注意力,尤其是聽到那個熟悉的聲音時。

他更是加快了步子,來到了被人團團包圍的地方。

他從人群中眼尖的看到五大三粗的夯大力,氣的漲紅了臉頰。

他面前的是一個身子嬌小的女子,但是她的嘴巴倒是犀利的讓夯大力接不上話來。

他們兩個人的手中同時拿着一塊棕褐色的晶體,誰都不讓誰。

「我說兩位呢!我這也是做生意的,誰給的錢多?我自然是賣給誰?」

老闆看到這樣爭吵不休,趕緊出來打着哈哈。

「聽到沒有,誰的錢多就是給誰?你這樣的窮鬼能拿得出來多少?」

譚美嬌一臉鄙夷的看着夯大力,甚至挑釁的晃了晃手中的晶體,示意他放手。

「你這塊晶體多少錢?我們都是說好價的,現在已經歸我了。」

「你給錢了嗎?既然你沒有給錢,那我就可以再出價買下來。」

夯大力被她氣得拳頭捏的咯吱作響,要不是看她是一個女流之輩早就打上去了。

「我看倒是這位小姑娘有些得理不饒人了,錢多就了不起了嗎?」

「關你什麼事?還真就別說了,這塊晶體我是要定了。」

看到庄塵從人群中走出來,譚美嬌依舊我行我素的照懟不誤。

夯大力回過頭看着他的身形,認出了庄塵的身份。

他張了張口正要喊他的名字,就被庄塵使了個眼色。

夯大力立馬閉緊了嘴巴。

庄塵走進看他們手中的晶體成色,的確也是屬於一流的,難怪這個女人敢臨門插一腳。

「這晶體多少錢呢?」

「這位小姐願意新型的機關槍作為交換,請問帥哥你是也想要買這個晶體嗎?」

「在末世之中人人都有異能,這個機關槍也不值多少錢吧?」

庄塵的話音一落,周邊的噓聲一片。

譚美嬌的臉色刷的一下就鐵青了下來。

「反正我不管這麼多,除非你出的錢能超過我,這個東西自然就是你的了。」

譚美嬌才不管周圍的人怎麼說,她開始撒潑耍賴起來。

「那這些夠不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