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她問:「蔣河,你是怎麼扭轉自己的命運的?」

九尾狐甩著大尾巴,開心的想,霖霖已經恢復精神了,這樣就行。至於一年以後的死期,他自然會想辦法幫她克服。實在不行,還有轉世重生這一條路可走,他現在已經可以做到保存人類的靈魂幫他們轉生了,到時他護住霖霖的靈魂,找一個合適的胎兒令她轉世就可以了,雖然到時她可能什麼都忘了,可能還需要重新長大,但這都不是問題,他的生命是無窮的,在擁有了服侍他的女巫之後,他就等於有了真實的信徒,他在世界各地有無數的廟宇,那裡都埋藏著他的分-身,就算做為異能的他會因為霖霖死去而被人奪走或消失,他其實也可以在任何一個分-身上復活,只是不像現在這麼強大,大概就跟他剛剛從異能罐里誕生時差不多。

不過,他決定先不告訴霖霖這件事,到時她真要死了再給她一個驚喜,那她一定會更加愛他的。

說不定會真的願意做他的新娘呢。

九尾狐歡快的擺著大尾巴,看謝霖「逼供」蔣河。

蔣河從來沒有跟任何人真正解釋過他的能力到底是怎麼回事。他以前一直是神棍一樣,說話來嚇人。宋長江和謝霖都被他嚇過。不過他沒有告訴過宋長江他真實的死期其實就是在這半年內。

現在謝霖知道她未來的死期是一年後了,她現在要求他解釋他的能力了。

這要怎麼解釋得清呢?

他實在不知道怎麼跟智商低於兩百的人解釋。

蔣河思考片刻,說實話:「對不起,但我覺得你聽不懂。」

謝霖拿起旁邊果盤裡的一隻蘋果,用生命之泉異能眨眼之間把這隻新鮮的蘋果變成了一隻枯乾的蘋果。

「那就說我能聽懂的。」謝霖把這隻乾枯的蘋果重重的放在蔣河的手心中。

蔣河:「……」

蔣河努力思考了一會兒,說:「你剛才說我扭轉了自己的命運,其實我並沒有扭轉,我只是改變了它被發現的地點和時機。」

時間倒回到他仍在當小區保安的時候。

他有異能這件事是一定會被其他異能者發現的。假如他在當保安時被其他異能者發現他也是一個異能者,還是一個弱小的異能者,那全小區的人都會死,可能整條街道的人也都無法倖免。

他當然也會死。

這裡面無法被更改的事是「異能一定會被人發現」。

其餘的事都是這件事引起的後果。

所以,他辭職,從小區消失,從以前的生活環境中消失。當他找到宋長江之後,就算被人發現異能也沒關係了,因為宋長江會保護他。

經過他的判斷,宋長江是最有可能保護他的人。

宋長江的死期在半年內是因為他的領地的勢力在這半年裡迅速增長。

勢力的增長是無法迴避的。

宋長江自己也是不可能不讓勢力增長的。

哪怕他提醒宋長江,過快的勢力增長會讓他喪命,他也只會放緩速度,卻不會放棄領主異能。

勢力增長過後,將會引來周圍所有敵對勢力的攻擊。

蔣河:「經過我的計算,半年後,整個北半球的異能者數量已經再次達到了頂峰,勢必會引起新一輪的爭鬥。宋長江的這個領地會成為第一個戰場。所有人都會先攻擊他,不管是外敵還是自己人。他能堅持多久不好說,但他的領地一定會消失。他也會因為領地消失而死。」

對宋長江來說,成也是領主異能,敗也是領主異能。

他前期可以用領主異能來發展勢力,後期受到攻擊,卻沒有辦法帶著領地一起逃走,最後只能是在他自己的領地上被打敗。

謝霖懂了:「要是宋長江想避開死亡,只能放棄領主異能?」

蔣河點點頭:「只有這一條路。」

想也知道這不可能。

謝霖:「那我呢?宋長江只撐了半年,我卻能撐一年,原因是什麼?是我沒有領地嗎?」

蔣河:「你沒有領地,但這場戰爭你卻不會獨善其身。你一定會參與進來的。」

謝霖點頭。

那是肯定的。

蔣河:「你身上的因果線很少,是我見過的最少的。跟你有關係的異能者非常少。按理說你是不會有事的,應該可以活很久,但是我發現你跟另一種因果的牽扯很深。」

謝霖:「是誰?」

蔣河:「是世界。」

九尾狐趴在地上,大尾巴都放了下來。

他聽懂了。

蔣河:「你跟宋長江和簡青林都有關係,可是這份關係卻與生死和利益無關。你認識我以後,跟我也有關係。認識了這裡的異能者之後,你跟他們也有了關係。這都很正常。可是你跟異能者的關係卻一點也不深。就像簡青林和宋長江,還有我,我們就是死在你面前,你也不會有什麼反應。」

謝霖沉默。

蔣河從某個方面說對了。

蔣河:「所以,這是你身上因果線不多的原因。你好像與這些異能者都格格不入。然後我發現,你跟普通人也在發生著關係。幫你開門的電梯侍者,給你服務的酒店員工,路上經過的一個行人,等等,你路過他們的時候,哪怕沒有跟他們說話,他們身上的因果線也會掛到你身上。雖然等你走開以後,那因果線就自然而然的消失了。」

蔣河嘆了口氣:「但這其實是不合理的。你看不到,其實除了你之外的異能者,沒有人再跟普通人發生聯繫了。就連宋長江,也只是這個領地內的普通人跟他有因果關係,領地之外的普通人是不會跟他有關係的。可這不是你的領地,你卻跟這個地方的普通人也有因果關係。」

謝霖到這裡有點不明白了,問:「什麼叫因果關係?」

蔣河:「就是一旦時機成熟,你們之間會發生聯繫。這個聯繫不是萍水相逢,能達成因果,則至少要有一方來主動,或是兩邊都有主動聯繫的意圖。」

謝霖:「……說具體點。」

蔣河嘆氣:「打個比方。一卡車沖向普通人,上面宋長江和簡青林在打架,他們倆誰也不會去救普通人,那他們就不會跟這些普通人發生聯繫,也就沒有了因果。普通人的生死福禍,都不會影響他們。」

他指謝霖:「而你,可能會去救人。這就是因果。」

謝霖點點頭:「說詳細點。」

「……」蔣河再嘆氣,「也就是說,除了你之外的異能者都只跟異能者有關,而你是跟太多的普通人有關。一旦發生異能者大戰,其他異能者要麼是上前打,要麼是只顧自己逃命,而你,可能會因為想救人而喪命。到了大戰的時候,你絕不可能既保護了所有人,又能活得下來的。」

所以,謝霖必死。

除非她切斷與普通人的聯繫,只保持對異能者的冷漠旁觀的態度,那她就可以保住性命。

謝霖不說話了。

因為,她很清楚,真的到了異能者大混戰的時候,她確實有可能把大多數精力都花在保護和轉移普通人身上。

她又不對當異能者皇帝有興趣,也不想搶異能。

「那我也可以提前把戰爭之火撲滅在萌芽時啊。」她不是一直這麼做的嗎?把會引起戰爭的異能者全提前幹掉不就行了。

她突然想起來:「等等,你說攻擊宋長江的都有誰?除了外面的敵人,還有自己人?」

這麼說,簡青林和張東海也打宋長江了?

她把日本神異能給張東海,又讓簡青林抓走日本神母生小神,結果他們倆最後倒是都變強了,可是並沒有跟宋長江一起打外人,而是先搞了一波內鬥?

謝霖:「呵。」

她還以為他們多多少少有點大局觀,看來是她想太多了。

※※※※※※※※※※※※※※※※※※※※

o(^▽^)o感謝在2020-10-2023:49:44~2020-10-2400:52:50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8937723、傾平貂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miumiu、薇薇大名叫過兒、強擼灰飛煙滅、冷麵小瓜子20瓶;費沙、青山如我見、橋10瓶;189377235瓶;熬過冬天再改名、洛七、不想去飯局、薄荷白喲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總裁婚姻也內卷》一起出差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不稱職,我怎麼不稱職啊?清清是從我十月懷胎,辛辛苦苦生下來的,我怎麼可能對她不好?」胡曉桐抱著清清,氣呼呼地往前走。

清清乖巧地趴在她懷裡,懷裡還抱著兩根青玉米。

「你平時是怎麼對清清的,用不用我幫你回憶一下?對清清不聞不問,家務活和地里活不幹,一天到晚就知道打麻將。」張子誠怒道。

麻將漸漸流行起來,從此一發不可收拾,大家都迷上了打麻將。

胡曉桐麻將打得特別好,誰叫她去打麻將她都會去,經常在別人家裡一坐就是一天,家務和農活都沒有心情打掃,孩子就更心情照顧了。

她打麻將的時候,就把孩子往院子里一丟。孩子餓了尿了拉了,她打麻將打得正在興頭上,心情好會管一管,心情不好就把孩子扒拉到一邊,隨便孩子在一邊哭鬧。

「我打麻將,我贏錢了啊。她們都打不過我,我在麻將桌上坐一天,能贏五六個銅錢。你給我的錢多,我也不用通過這種方式貼補家用。話說,你不是在幫周煙兒做事,我也沒見你拿多少錢回家。在我面前還擺什麼少奶奶的譜,就是個小氣鬼!」胡曉桐一臉不屑地說。

「給你多少錢,都不夠你花!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贏來的錢都給你娘家了,你對娘家人倒是大方得很,對自己的親女兒可摳門得很,一個銅板都捨不得給她。」張子誠說。

夫妻倆吵吵鬧鬧地往家走。

青雲那邊傳來消息,說是自行車做出來了。

正好,周煙兒也要去青雲一趟,送一筐玉米給老太太和葉玉珠嘗嘗。

「才回來幾天啊,咱們又要出去了。」青霧小聲嘟囔。

昨天晚上,他去看弟弟妹妹了,沒跟周煙兒一起吃玉米。

周煙兒沒有讓他空著手回去,讓他帶了幾根玉米棒子回去煮。

一大早,他就跑過來了,說玉米甜絲絲的,弟弟妹妹很愛吃。

周煙兒又拿了一些給他,同時宣布她又要去青雲了。

她去,青霧自然要跟上。

青霧的想法很簡單,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他不想去別的地方,只想在桃花村縮到死。

周煙兒:「你不想去可以不去。」

「那怎麼能行?我們約好了,你管我們一輩子的飯,我保證你的人身安全。你這個人太衰了,走到哪兒都有人找麻煩,我不放心一定要跟上。」青霧用大人般的語氣說。

這一次,周煙兒帶上了春香。

經過一段時間的歷練。春香比以前沉穩多了。

「少奶奶,請喝茶。」

春香畢恭畢敬地把茶水送到周煙兒面前。

周煙兒看了她一眼,伸手接過茶杯,笑著說:「在工坊里呆著好,還是在我身體呆著好?」

春香不假思索地說:「當然是你身邊呆著好。」

「我瞧著不像呀,你沒發現在工坊的這些日子,你胖了嗎?」周煙兒上下掃了他一眼,表情略帶著調侃之色。

春香臉頰微紅,低著頭絞著手指,哼哼唧唧地說:「我也沒胖多少。」

她確實是胖了,都怪食堂的伙食太好,她沒有控制住自己的嘴巴。

「少奶奶,你是嫌我胖嗎?」

春香按著肚子上的軟肉,傷心地說。

周煙兒在她臉上捏了一把,調戲道:「沒有啊,我覺得你胖乎乎的滿好看。」

Prev Post
縱然是很相信李子禮的本事的警方,這一刻也是滿臉迷糊,有點不敢相信。
Next Post
……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