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在承受了七八顆獨頭彈后,巨型變種護著頭顱的手臂被打斷了,接着,它的頭部也在幾顆獨頭彈的攻擊下爆裂開來。

巨型變種殞命之後,巨大的身軀剛要向前倒下堵住路面,攻擊它的裝甲車加速沖了過來,將其撞倒在了一側。

巨型變種攔截失敗,但變異體並沒有放棄攻擊,兩側的建築上,投擲型變種開始了攻擊。

不過,投擲型兵種並沒有攻擊裝甲車,而是不停的拋下雜物企圖阻礙車隊的行駛。

於是,車隊里裝甲車的頂部機槍塔開始抬高橋口,攻擊在兩側建築上出沒的投擲型變種,將其壓制了下去。

眼見着車隊就要衝出這段狹窄路段時,兩側的建築上突然跳下來許多夜鬼,有的落到地上被裝甲車碾過,有的卻落到了裝甲車頂部。

而它們穩定身形后乾的第一件事,就是張開大嘴朝着機槍塔吐出一灘粘液。

「是噴吐型變種,換霰彈,幹掉它們!」

一時間,裝甲車上的機槍塔開始清理臨近友車上的變異體,在車頂上毫無躲避空間的變異體頓時被清掃一空。

衝出狹窄路段后,車隊的視野為之一擴,而它們前方不遠處正是陵江大廈…… 後面大家討論的就是出兵的時間了,現在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宋宸暫時就確定為明年開春以後,也就就差不多是相親大會召開的時間。

這個時間兩個部落的首領倒沒有什麼太大的異議,而且宋宸的意思就是明年相親大會依舊是在騰蛇部落舉辦,到時候兩個部落的人可以直接來騰蛇部落,相親大會之後便可以集體出征。

相親大會在哪裡舉辦,可能如果是之前的話石部落還會有一點意見,但是現在這種形勢下就由不得他有其他的想法了,而且宋宸說的意思就是大家到時候直接聚集在一起,這樣的話每天人吃的用的東西可不少。

現在的石部落想要負擔起這麼多人吃的東西還是做不到的,部落其實只派出二三十個人,那麼所有人加起來至少也得有上百人才行,而且去反擊黑暗部落的話,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夠完成的。

光是來回所需要花費的時間就得十幾天了,如果是以騰蛇部落為主的話,那麼肯定就是騰蛇負責這些吃的用的東西,當然,石部落也就沒有想過這些事情,現在也不差這一哆嗦,自己肯定是競爭不過騰蛇了,這種風頭還是不出的好,而且要是從石部落出發,豈不是又得繞回來,這種彎路宋宸可不會走。

讓宋宸感到吃驚的是,石部落首領竟然提出來,到時候大家都統一穿一樣的服裝,石部落打的這點小九宋宸也明白,無非就是怕戰敗了以後,黑暗部落找到他們頭上來,穿同樣的衣服,那肯定就是以騰蛇為主了,你們兩個部落也拿不出來這麼多衣服啊。

對於這個要求,宋宸倒是答應的很果斷,畢竟現在部落里還是有很多存貨的,光是倉庫里存的備用衣服就能滿足他們兩個部落的需求,兩個部落最多也就是派出來幾十個人而已。

而且宋宸也不是沒有自己的小九九,穿上十幾二十天這種舒服的衣服,讓他們以後再去穿那種又硬又臭的獸皮,大概率是穿不下去的,到時候脫不下來,豈不是還是得將分到的東西還給騰蛇。

可以給他們穿,但是想要帶回去肯定是不行的,畢竟這麼多衣服,騰蛇部落也不是地主啊,一整套獸皮衣服,一個婦女最少也得花兩三天的時間才能縫合起來,可都是部落里婦女的心血,宋宸肯定是不會拿來送人的。

其他的也就沒有什麼了,至少暫時兩個部落還沒有想出來其他的問題,不過宋宸將兩個部落都拉進來還打著另一種主意,部落里現在各種武器都非常的完善,但是這只是防守的時候,要是出去就還是有些不足了。

唯一所缺乏的也就是站在最前面的盾牌手,現在部落里雖然有小圓盾,但是大部分武器都不好同時用,你想要整齊劃一的進攻,前面的盾牌手是必不可少的,兵種訓練起來難度倒是不大,但是危險性需要比其他的大一些。

是石部落和還是水部落人的武器相對於騰蛇部落來說都是垃圾,石斧石矛殺傷力就非常弱了,所以宋宸的想法就是,到時候讓兩個部落的人充當盾牌手擋在前面,這樣騰蛇部落的人可以放心的在後方進行的輸出。

不過這種想法宋宸也沒有直接說出來,現在就說出來了,要是他們在冬天想到了其中的道道就不好了,他們在冬天可沒有什麼事情,而且現在食物應該是夠吃的,這一次的行動又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到時候難免會胡思亂想,還不如等明年快要開始的時候再說,我留給他們反應的時間也少,即使想到了也不好再說什麼。

且現在騰蛇部落里也沒有這種合適的盾牌可用,單單用語言和肢體來描述的話,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反正盾牌手訓練起來也還算是簡單,到時候說反而更好一些。

和做出征的事情談的差不多了,宋宸就直接將明年相親大會的地點給定了下來,之前也做好了準備,所以現在說出來兩個部落首領都沒有說什麼,宋宸順便也提了一下部落之間的鹽巴貿易,兩個部落一共拿出去好幾百斤鹽,賺的盆滿缽滿是肯定的。

但是等到宋宸提及種子還有石頭交易的時候,兩個部落的首領就有些磕磕巴巴的起來,的樣子就知道他們肯定沒有做好充足的準備,本來人手就不是很充足,這邊還要進行打獵採集,那邊還要從事鹽巴的貿易,最後委屈的還只能是種子和石頭這邊。

對於這兩種東西騰蛇部落的要求越來越高,而且經過幾年的搜集,能夠發現的種子也越來越少了,石頭也是如此,大部分種類的石頭都被撿過了,時定好的每一種石頭只能拿二十斤來換,早去發現都是之前已經找到過的石頭,逐漸的兩個部落的人也就不再花心思放在石頭方面。

種子倒是能,順便弄上一點,但是像稻種這一類的種子現在在他們部落周圍也不多,有了鹽巴貿易之後,這兩種東西都是處於一種靠天收到狀態,遇上了肯定是會搜集起來,但是卻不會在花費時間刻意的尋找了。

其實對於這種情況,宋宸並不感到憤怒或者吃驚,相反,反而感到一絲欣喜,年下來大部分有用的種子都已經被發現了,剩下的未被發現的種子很少,而且經過部落里幾年的種植,這些種子都在探索部落,形成了不錯的規模,他們搜集來的那些三瓜兩棗,對於現在的騰蛇部落有沒有都不會有太大的影響。

且收購這些種子和石頭,騰蛇部落大部分時間都是處於虧本的狀態,一塊完全沒有用的破石頭也能從騰蛇部落這邊換取好幾斤的肉乾,反正現在部落里也已經有銅礦,這個問題短時間內是不需要發愁的,銅在這個時代可以滿足宋宸絕大部分的需求。

至於種子就更是如此了,經過幾年培育后的種子要遠遠比野外的好,就拿稻種來說,不管是產量還是個頭以及植株的大小,都不是野外的水稻能夠媲美的,雖然這些野種子有著突變的可能,但是可能性並不大,種子的特性就擺在這裡,短時間內想要改變並不容易,現在每年種植的水稻,產量就不會有太大的增長了,宋宸估計這也是這種種子的極限,除非有著新的種子出現,不然同類之間並不會摩擦出來多大的火花,很顯然,石部落和水部落周圍都沒有其他類型的稻種。

所以說,現在這種情況對於騰蛇部落反而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節省下來不少的支出,每年騰蛇部落在這上面花費的肉類和鹽巴都不少,當然了,收穫也是非常豐富的,不然騰蛇部落是絕對不會這麼快就形成這麼大規模的水稻種植的,沒有這幾個部落的幫忙,騰蛇部落想要滿足自己的需要,最少還得晚上一兩年才行。

而且如果是讓騰蛇部落自己來找同框的話,怕是沒有幾年也找不到,是一座銅礦創造出來的收益,就已經大大的超過之前所付出的了,但是沒有人會嫌棄自己東西多啊,部落越來越大,這些方面自然是能省就省,養活這麼多人可不容易,現在騰蛇的水稻種植規模每年都在擴大當中,但是每年都是處於勉強夠吃的水平,宋宸當初設想的存下來最少足夠半年的稻米,一直都沒有實現。

肉類雖然足夠吃了,但也是在做菜的情況下,如果是當成主食來吃的話,兩百多人每天消耗的肉類是一個將會是非常可怕的數字。

宋宸覺得這就是黑暗部落為什麼會拆分成三個分部落的原因,一個部落能夠掌握的地方只有那麼些,再遠的話就很難進行活動了,在這個面積之內,能養活的人口也是有限的,就像騰蛇部落一樣,周圍這一片山脈物產雖然豐富,但是極限也就是兩三百人的樣子,再多的話,生態就會完全被破壞,形成了惡性循環之後,到時候大家都活不下去。

所以宋宸猜想,黑暗部落極有可能就是因為這種情況才會對周圍的部落進行侵略,黑暗部落所在的地方,主要是以灌木和草原為主,物種數量的話相比於南邊還是要差上一些,而且即使是拆分成了三個部落,每個部落最少也有三百人,既然靠著周圍這一片地區養活不了自己,那麼只能靠搶了,搶人家的東西多快啊。

搶劫有風險,行動需謹慎,很悲催的是他們直接惹到了開著掛的騰蛇身上,不僅沒有搶到一點東西,還搭進去一百來號人,甚至現在對他們部落本部都有了想法,不過自從經歷過第一次的遭遇戰之後,宋宸早就有了消滅黑暗部落的想法,這次也只是將其提前了而已。 其實事實真相是她自己就能查,不過喻色暫時的還不想暴露自己能查出來的本事。

別人不知道她的本事,自然就不會提防她。

那就是她自保的手段之一。

這還是墨靖堯教她的呢。

可是如今,他們已經有半個多月沒有見過面了。

完了,她又想他了。

每次一用到代碼,她就想他。

「喻色,你找人查吧,要是她真的刷票了,必須要曝光她,就她那長相,給你提鞋都不配。」林若顏越說越激動。

喻色「噗嗤」一聲就笑了,她發覺現在的林若顏真好,大抵是與她和楊安安這樣糙的人相處久了,說出來的話越來越有人間煙火氣了。

這樣的林若顏才是正常的。

「喻色,你笑什麼?」林若顏懵的一匹的瞪着喻色,反正就是不喜歡馬瑩瑩。

「笑你也成了跟我和安安一樣的糙人了,哈哈。」

林若顏摸摸頭,一副「我有嗎」的表情。

喻色已經是笑的前仰後合了。

可是笑過之後,一股濃濃的悲傷直擊心頭。

她又想墨靖堯了。

算起來,從與墨靖堯分手后,她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笑過了。

宿舍里,明明已經過了凌晨的點,都該睡覺了。

可是這麼一折騰,三個人都很精神。

楊安安正在琢磨著要不要嫁給孟寒州。

喻色拿着手機用墨靖堯曾經教給她的代碼遊戲在查馬瑩瑩是不是刷票了。

而林若顏則是在等喻色的消息。

要是馬瑩瑩真的嬴了,她想她今晚不用睡了。

她不甘心。

就是不想馬瑩瑩當選南大的校花。

宿舍里很安靜。

但是每個人的心都不平靜。

一直安靜躺在喻色身邊的楊安安第一個坐了起來,然後爬回了自己的床,一邊爬一邊道:「小色,我只有嫁給孟寒州一個辦法才能生下這孩子才能救我媽嗎?」

其實這樣問的時候,她已經給出了答案。

是的,嫁給孟寒州是她唯一的選擇。

總比隨便找一個男人嫁了以後再離婚來的好。

小寶寶需要的是親生的父親,不是冒牌貨。

而她要生孩子,就必須要結婚。

否則,她承受不起來自於學校同學的流言蜚語。

「我覺得是,我已經替你想了很多個辦法了,最後還是覺得孟寒州是最適合的。」喻色還沒回答,林若顏回答了。

「對,顏顏說的對。」喻色也是這樣認定的,況且,孟寒州曾經承諾過,會對安安好,會對孩子好的。

她想,孟寒州應該不會再傷害楊安安一次了吧。

不過,若孟寒州真的傷害楊安安了,她現在也找不到人能教訓孟寒州了,因為,她和能教訓孟寒州的墨靖堯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他們分手了。

「我真的要嫁給孟寒州?他太渣了,啊啊啊。」楊安安低吼大叫,還是覺得不甘心。

喻色繼續玩代碼。

算起來她這個技能從與墨靖堯分手后一次都沒有用過,是時候用一次了。

不然,都不會了。

「命當如此,安安,我覺得你可以這樣,可以與他約法三章,結婚一年後,如果你發現他還是渣,你就與他離婚,只要有約定,就算他想不離也不成。」林若顏繼續的給楊安安出主意,總不能不管不顧吧,都說當局者迷,她這是在為當局者迷的楊安安指點迷津。

「讓我想想。」楊安安回到了自己的床上,又開始思考她的人生大事了。

媽媽重要,孩子重要,可是她自己……

她自己也想重要。

因為想自己重要,她就真的不想嫁給孟寒州。

可是媽媽和孩子……

這就象是一個死循環,越想越亂。

最後,想不通的楊安安直接坐了起來,撥電話給孟寒州了。

沒辦法,她睡不着。

是的,凌晨一點鐘,楊安撥給了孟寒州。

她以為孟寒州怎麼也要醒過來才接,還絕對是慢修悠的接起。

沒想到她才一撥通,那邊就秒接,仿似一直在等着她的電話似的,「安安,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

質問的口氣,有點凶。

身為一個孕婦,這個點還不睡,小寶寶也沒辦法睡,孟寒州對楊安安這個孕婦有意見了。

這也是這許久以來,孟寒州第一次對楊安安凶。

楊安安立刻就炸毛了,「孟寒州,你這是在凶我嗎?還沒結婚,你就凶我,這要是結婚了,你是不是會虐待我?」

手機那邊,先是一片安靜。

喻色和林若顏同時刷刷刷的看向楊安安。

大晚上的,楊安安的嗓門太高了,她們兩個嚴重懷疑吵到隔壁鄰居了。

果然,這個念頭才起,就聽隔壁有人喊道:「大晚上的吼什麼吼,叫魂呢?」

楊安安吐了吐舌,發現孟寒州那邊還沒反應,不由得更氣了,「孟寒州,你裝死呢?」

不過,這一次,她是刻意的壓低了聲音。

Prev Post
少裝逼,養生的很。
Next Post
李文才:「是假的!她胡說!」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