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因為腦dòng開得太大,填起來估計要很久QAQ不過我會儘力填的,絕對不要坑。

更新時間:放假期間日更,就算偶爾有因為有事沒更也會在後面補上,尤其是在寒暑假的時候;開學後周更兩到三章不定,到期末時可能會請假,不過嘛,上一篇異世輝煌我都更完了……我覺得對於正式開坑了的文,我還是比較有坑品的……

又及,關於安倍晴明的天狐之血和酒吞童子的yīn陽妖鈴還有十二神將的靈感來源於《平安京之yīn陽師物語》,因為有些設定比如yīn陽妖鈴是作者原創(反正我是沒在別的文里找到),所以已經向作者申請了授權。

內容標籤:綜漫家教靈異神怪前世今生

搜索關鍵字:主角:沢田綱吉(安倍晴明),酒吞童子┃配角:家教眾,地獄少女眾,滑頭鬼之孫眾┃其它:家庭教師,滑頭鬼之孫,地獄少女,夏目友人帳,K,型月,暗殺教室,彈丸論破

———————————————————————————————————————————————————————

作者在挖一個很大的坑,如果能保持這個水平都填完,大概會看的很爽。 小沙彌雙手合十,然後念了一句阿彌陀佛,臉上已經無戰意,他輸了,而且謝謝我的不殺之恩,那一腳,本可以輕鬆取他性命,我不想救鬼婆殺其他人,所以流了他一命,這小沙彌長大后,必是陰人中的一名「猛將」。

其他人也沒有斷氣,都只是或多或少的受傷了而已。

可我雖然停手了,但其他人並沒有,蜀山最後一個弟子以劍咒刺向了我,直通我後背,趁人之危雖然不是什麼好品質,但落於下風的他們沒有選擇權,只能趁這個機會偷襲殺了我,不然他們再無贏的希望。

「小心。」鬼婆尖叫了一聲,可無濟於事,蜀山弟子的劍咒很厲害,而且快如閃電,直接劍如長虹,扎向了我的後背。

可鏗鏘一聲,他的劍好像扎在了鋼牆一樣,無法入半分,甚至把劍都頂得彎曲了,也毫無作用。

「這是人嗎?鐵軀嗎?」蜀山弟子大驚,連蜀山的劍咒都無法貫穿,這根本就不是人的身血肉之軀。

確實,鬼化之術,就是請鬼上身,我現在是半人半鬼的狀態,身體硬如鋼鐵,不讓當初能扛煌元一拳嗎?半拳都灰飛煙滅了。

楊天為什麼只是用咒法輔助我,不怎麼敢上前,就是因為他的軀體沒有鬼化之術的加持,太脆弱了,擋不了多少下。

而且我受的傷害,很多都被鬼抵擋了,所以我才說鬼化之術是茅山鬼道天罡三十六技最強的技法。

我把手搭在蜀山弟子的劍上,然後猛力一握,鏗鏘一聲,劍斷成了幾截,紛紛散落地下。

「不可能,騙人的吧!」

蜀山弟子不敢相信發生的一切,但我已經一拳打在了他的心口上,迅猛無比,力如天雷,他悶哼一聲,跟風箏一樣飛了出去,落地吐出了幾口血,面色慘白,虛弱無比,差點就暈了過去,慘遭重傷,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他這才知道我跟他差距有多大。

「真這麼強嗎?我來試試。」出馬仙不服,他身上長出了幾種毛,好像把所有野仙都請上了身,他腳踏地上,地面都震動了起來,用力一踩,地面立刻出現了裂縫,這力量,讓人驚嘆不已,果然藉助外力才是永遠滴神,我的是鬼,他的是野仙,性質一樣。

可他的上限,永遠沒有我高,把野仙都請上來也沒有用。

「我也來,聯手定能擊敗他。」天師揮動劍刃,黃符滿天飛,九錢的天師道行很高,已經解決老天師他們了,不容小覷。

出馬仙好像變成了野獸了一樣,不知道是不是一時之間請了太多的野仙上身,好像自己已經失控了,連理智都沒有的那種,胡亂咆哮著就沖了過來。

可我跳躍而起,直接跟他對拳,看著差不多,但力量還是相差甚遠,他的右手直接骨折,發出砰的一聲脆響,鬼氣包裹著我的拳頭,極其的暴重,可他好像失去了疼痛,不顧一切要殺死我。

我冷哼一聲,按住他的頭,直接砰的一聲,直接按進了地里,他整個頭都伸了進去,然後砸出一個圓坑,血染紅了地面,隨即野毛褪去,一動不動了,四肢垂下,不省人事。

這個人明顯有強行請野仙上身的嫌疑,他還無法駕馭這麼多野仙上身,力量確實很大,但他控制不了,而且跟我比,還是差了很多。

這時候那個九錢天師突然從後面偷襲,一個強者,應當不放棄任何機會!

他噴出了一股火咒,勢如破竹般沖向了我。

我單手一劈,將火焰熄滅,如鬼般出現在他面前,然後一掌拍在他的身上,噗嗤一聲,他化為了一張黃符,直接落地碎滅了。

「五行之咒,道煞天滅!」

五道符,五種力量,全部湧向了我,金木水土火,五種法咒,五種形態,好像要將我淹沒一樣。

可我不躲不避,絲毫不懼,雙手將這五行之力撕碎,黃符打散。

「這怎麼可能,太強了。」天師急忙後退,以一個水咒阻擋我的追來之勢。

「水神共工借法,急急如律令。」

黃符配合法咒,化為虛影,然後如水一樣傾瀉而來,將我淹沒。

「古巫·鬼鯤!」

巨大的鬼獸將水咒吞滅,朝著天師俯衝而去,力如泰山,巫力瞬間將他壓倒。

「術如天魅,百斬滅邪。」

天師揮舞出無數道劍影,咒法結合,直衝鬼鯤。

鬼鯤與之相撞,發出了砰一聲震撼音,鬼鯤散去,但天師也被震得虎口流血,倒地后,捂著胸口吐出了幾口鮮血,臉色蒼白,他能破我的巫術,已經很強了,而且還是鬼化狀態下的。

。 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后,胡天就坐著郝大光的座駕,來到了綠水縣的縣城裡。

綠水縣作為比較偏遠的縣城,看起來還不是很現代化。

這裡基礎設施很簡單,只有兩三條街道,街道上只有寥寥可數的幾輛計程車。

高樓大廈更是一棟都沒有,就旁邊街道上有一個稍微像樣點的大超市。

而且街上也沒什麼行人,整個縣城就一個紅綠燈路口。

就在這個時候,胡天口袋裡的手機響了。

胡天把手機從口袋裡拿出來一看,發現是周小碧打過來的。

於是胡天趕緊接通了電話。

周小碧那略顯有些開心的聲音從手機里穿了出來:「天哥。」

「小碧啊,怎麼打我電話了?是有什麼喜事嗎?」胡天笑著說道。

「是啊,天哥,你猜的太對了,真的有喜事。」電話那頭的周小碧笑著說道。

胡天問道:「是什麼喜事呀?」

「天哥,是這樣的,我跟秋柔準備下周六結婚,你有時間過來參加我的婚禮嗎?」周小碧笑著說道。

聽到周小碧這麼說,胡天心裡也是一驚。

沒想到周小碧跟宋秋柔發展的這麼快,竟然不知不覺中要結婚了。

不過胡天一直都拿周小碧做兄弟看的,現在兄弟要結婚了,胡天打心底的為他感到高興。

胡天笑著說道:「肯定有空,畢竟這個可是你大喜的日子。」

「好,那你周六的時候來我家就可以了,我會安排好的。」周小碧笑著說道:「如果你有空的話,周五過來也可以的。」

「我現在在外地,你放心,我周六一定趕回來喝你的喜酒。」胡天笑著說道。

「好,謝謝天哥。」周小碧笑著說道。

胡天又跟周小碧說了幾句,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這個時候,胡天心裡也有些感慨。

想不到,周小碧跟宋秋柔幾天後就要結婚了。

想到這裡,胡天突然有些自責了。

如果自己之前能夠早點跟宋芊結婚,那她不早就是自己名正言順的妻子了嗎?

胡天心裡甚至都有點對不起宋芊的感覺了。

同時胡天也在心裡想好了。

等參加完周小碧的婚禮,一定要儘快去華宗一趟。

畢竟現在的胡天不僅恢復了實力,而且很快就要邁入仙境第八層了。

而五彩仙子的實力也恢復到了仙境第九層。

自己跟五彩仙子兩個人的實力加起來。應該能去華宗闖上一闖了。

想到這裡,胡天心裡稍稍心安了。

這個時候,坐在胡天旁邊的郝大光笑著說道:「胡天先生,要不您吃完飯再走吧。」

「是啊,胡天先生,午飯已經準備好了。」秘書小高笑著說道。

胡天笑著說道:「真的準備好了啊?」

「是啊。」郝大光點了點頭說道。

「既然準備好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畢竟也不能浪費糧食呀。」胡天笑著說道。

聽到胡天這麼說,郝大光顯得非常的受寵若驚。

他笑著說道:「胡天先生,你放心,絕對沒有浪費的意思,就只準備了一頓便飯,都是幾個我們綠水這邊的家常菜。」

「好啊,既然你這麼熱情,那就麻煩你了。」胡天笑著說道。

「沒有沒有。」郝大光感到很榮幸的說道。

不久后,郝大光就帶胡天到了縣招的小餐廳。

當然,他帶胡天去的是一個領導用餐的小包間。

郝大光坐在胡天旁邊作陪,秘書小高坐在旁邊端菜倒酒。

胡天往桌子上一看,發現桌子上有三菜一湯。

這四個菜都是綠水本地的招牌菜,看起來做的挺不錯的,讓人忍不住的食慾大開。

胡天心想,這個郝大光還真是用心了。

其實請人吃飯也是一門學問的,如果太過於豐盛,顯得太做作了,而且也是一種浪費。

如果太過於單一,顯得很小氣,讓人感覺這個人的人品不行。

畢竟特意請別人吃飯,不可能只點一兩個菜的。

像今天這樣,三個人吃四個菜,既不顯得浪費,也不顯得拮据,感覺還挺好的。

郝大光笑著對胡天說道:「胡天先生,我們縣有點貧困的,喝不起茅台跟五糧液,中午我請你喝我們本地的綠水酒可以嗎?」

「當然可以呀,你是主,我是客,你做主就可以了。」胡天笑著說道。

「好,那我們三個人先喝一斤。」郝大光很開心的說道。

於是秘書小高拿過來了三個玻璃杯,倒了三杯綠水本地的白酒。

郝大光跟高秘書拿起了就被,他笑著對胡天說道:「胡天先生,來,我敬您一杯。」

「郝縣長,不用敬酒的,隨便一點就可以了,,我們一起喝一杯吧。」胡天笑著說道。

說完后,胡天就拿起酒杯跟他們幹了一個。

一杯酒下肚后,胡天感覺整個人都變的暖洋洋的了。

看來這種綠水本地的白酒,還挺不錯的,雖然味道有點辛辣,但卻一點都不上頭。

郝大光喝了一酒後,臉色頓時有點紅紅的了。

他笑著說道:「胡天先生,嘗嘗我們綠水的家常菜。」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胡天笑著說道。

說著,胡天就拿起了筷子,然後夾了一筷子菜嘗了一下。

「不錯啊,這個味道非常美味,看來你們縣招辦的廚師手藝很好啊。」胡天笑著讚歎道。

旁邊的高秘書笑著說道:「胡天先生,這些菜都是原汁原味的本地菜,你要是喜歡的話,歡迎你以後常來綠水玩。」

「是啊,胡天先生。」郝大光點了點頭說道。

胡天笑著說道:「好,有機會一定。」

這個時候,郝大光對秘書小高使了個眼色。

「胡天先生,郝縣長,我想起來了,還有一道菜在廚房,我去催一催。」高秘書站起來說道。

郝大光笑著揮了揮手,於是高秘書出去了。

他出去的時候,還把包廂門給帶上了。

這個時候,郝大光親自給胡天倒了一杯酒。

「胡天先生,來,喝酒。」郝大光笑著說道。

胡天心想,這個傢伙把秘書給支開了,他難道有什麼事要跟自己說嗎?

於是胡天笑著說道:「郝縣長,你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說呀?」

「沒有,沒有。」郝大光搖了搖頭,然後端起了酒杯,要敬胡天的酒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楚若雲越發得意,眸底溢滿了精光,「大姐姐,你方才還言之鑿鑿說這丫鬟在撒謊,可為何你卻拿不出證據來?」

意味深長的一句話令旁觀之人想入非非。

沐國公夫人更是瞪大了一雙寒眸,恨不得將楚鳳九拆骨入腹。

楚鳳九冷冽的眸光落在那丫鬟身上,不緊不慢開口,「你說那手鐲是我今日親手交給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