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哪知周鴻宇確是佯攻,瞬間出現在王鑫身後,一擊鞭腿,直接將對方的冰盔甲打碎。

隨後『凝』字神文爆發,凝錮王鑫所在空間,使其無法動彈。

就在此刻,周鴻宇以讓人難以看清的速度,一擊上踢腿掃出,強大的元氣震蕩四方,破山海!

轟!

這一腿,直接抽中了沒有護甲的王鑫,王鑫被空間禁錮無法躲避。

砰地一聲,咔嚓聲響起!

脊椎斷裂!

王鑫順勢向上飛起。

王鑫只覺得疼痛難忍,雖是被踢的騰空而起,卻也擺脫了凝字神文的空間禁錮。

王鑫剛想有所動作。

此時的周鴻宇,面色冷酷,正所謂趁他病,要他命。

看着被踢著騰空而起的王鑫。

文兵神隱突然出現在手中,因為特性是隱身,誰也沒有看見,周鴻宇手中的武器。

卻見周鴻宇一連揮手十六下,神隱的劍氣和極速特性爆發。

空中的王鑫瞬間變成一道血人。

所謂是:鴻宇手中劍,王鑫身上劈,一連十六劍,劍劍出暴擊。

此時王鑫人還沒落地,周鴻宇又是騰空而起。

「破山海」

周鴻宇大吼一聲,一擊鞭腿踢出。

「停!」

直到這一刻,裁判才從震撼中反應過來,大驚失色,破空而出,一把抓住了王鑫!

未曾料到周鴻宇攻擊的卻不是王鑫本人,而是他手中的長刀。

裁判護住了王鑫本人,卻是沒有考慮到手中的文兵。

一腳,長刀飛出!

周鴻宇一連三腳,卻是直接崩碎了王鑫的文兵。

「啊!」

王鑫意志力受到了重創,附着在文兵上的神文瞬間破碎,意志海動蕩,七竅流血,瘋狂慘叫起來!

裁判抓着王鑫,趕緊落入擂台之上。

看着周鴻宇道,渾身氣勢爆發道:「我叫你停,沒聽到嗎?」

擂台上,降落下來的周鴻宇頂住裁判的氣勢道:「不好意思啊裁判,新學的天階武技,還不熟練,一時控制不住。」

「你看我不是控制了一下方向嗎?」

「都沒有朝着王鑫踢!」

台下,隨着裁判氣勢的爆發,陳永和白楓也是氣勢爆發而出,意志之力更是鎖定住裁判。

只要出現一點違規的操作,必將迎來二人的致命打擊。

台上的裁判此時臉上滿是駭然,兩股殺機鎖定了他。

一滴冷汗瞬間出現在額頭,裁判趕緊收回自身的氣勢。

他在意周鴻宇踢向王鑫嗎?

他不在意,如果踢向王鑫,他就順勢擋下了,他是沒想到周鴻宇卻是踢向了文兵。

這下王鑫算是徹底廢了,也不知道有沒有性命之憂。

怕是不死也要殘廢!

裁判沒有回答周鴻宇,而是迅速檢查起了王鑫。

手筋腳筋皆是被劍氣斬斷,脊椎骨更是被踢斷,神文崩潰,意志海動蕩,身上還有多處劍傷!

這下怕是沒有幾萬功勛,怕是救治不回來了。

裁判趕緊做了緊急救治,止血,不然怕是流血都能要來王鑫的命。

PS:感謝書友『馮何笙』的100點起點幣打賞!

各位書友,有月票、推薦票的請投給鉛筆,拜託了!

如果能有打賞更是萬分感謝!你們的支持就是鉛筆碼字的動力。 這是真的想不出來。

誰都沒有辦法阻止齊墨川被警察帶走這條消息的傳播速度呀。

可齊氏的股票下跌,就是因為齊墨川被警方帶走了。

還是在齊墨川和蘇小荷的婚禮上被帶走的,那麼多現場嘉賓都看到了,就算是想封口也封不了,所以大家才沒有辦法。

蘇小荷停頓了兩秒鐘,再度掃過會議桌后的所有人。

還是沒有人說話。

「既然大家都沒有辦法,那我來說一個辦法好了,不管行不行,總比沒有辦法的好。」

「少奶奶,你說。」有高管附和了過來,是的,不管行不行得通,有辦法總比沒有好,這是真理。

「嫂子,你說。」一直不出聲的齊墨晨也開口了。

讓他拍戲讓他寫劇本讓他做製片人可以,他也很內行,可是商場上的這些事,他真的就是一個門外漢,從前沒有興趣,現在沒有興趣,他覺得他將來也絕對不會有興趣的。

蘇小荷轉頭看向財務部的經理,「孟經理,最近半年,齊氏集團的業績如何?」她只是齊墨川的妻子,所以對公司的情況真的不是很了解,但她相信齊墨川的能力,所以,哪怕是沒有提前了解,也知道在齊墨川的打理下,公司的業績一定是逐月遞增的。

不然,老爺子也不會那麼放心的把齊氏集團交給齊墨川。

孟經理點了點頭,很是佩服這個從前看起來不起眼的小女人,面對公司這麼多的高管,她從容不迫的姿態宛若是齊墨川在場一樣,明明看著很弱小,偏偏給人的感覺就是強勢,「業績線每個月都有遞增,在百分之二十五至百分之三十之間。」

蘇小荷點點頭,孟經理果然是做財務的,連業績上升的幅度也彙報了過來。

「既然每個月都有遞增,那就說明公司的業績不錯,如果不錯,那股票就不應該跌停,孟經理,你可以離場了,給你八分鐘時間寫一條二十字以內的言簡意賅的業績報告上報證監會,同時發布到公司的官網上,有沒有問題?」

孟經理已經起身,深知在股市還沒有中午休市的情況下,秒秒鐘都是金錢,「我這就去做。」

孟經理走了,很聽話的按照蘇小荷的吩咐去做了。

餘下的高管全都有些目瞪口呆。

要知道齊氏的財務經理從來都是齊墨川的心腹,他只認齊墨川一個人的話,但是現在,蘇小荷一開口,只用了幾句話他就絕對服從了。

這是完全的認可了蘇小荷的決定。

高管們在瞠目,蘇小荷卻是忙碌的,先是財務經理,接下來就換公關經理了。

「閔經理,作為公關部經理,你知道怎麼配合孟經理進行宣傳了吧?」不等孟經理完全的走出會議室,蘇小荷立刻轉向公關部經理,時間就是金錢,她沒有浪費一分一秒鐘的資本,必須爭分奪秒。

「知道。」閔經理起身,也離開了。

蘇小荷略鬆了一口氣,其實,閔經理該怎麼配合孟經理她一點也不知道要怎麼做,那些對她來說是一個未知的領域,齊墨川沒給她看過那類書。

不過她相信齊墨川既然選擇了眼前的這些高管,他們自然有他們的能力和本事。

只是齊墨川突然間的離開公司,讓他們一時間沒了主心骨,然後無法凝聚在一起罷了。

股票的問題,說到這裡,她覺得夠了。

接下來就是孟經理和閔經理去處理了,無需她這個門外漢多言。

眸色轉向齊墨晨,「墨川出了事,我也很難過,可是,他於公司來說不過是一個總裁罷了,他在與不在,公司都在這裡,董事長已經說了,墨川不在的這段時間,就由齊墨晨任代理總裁,各位有沒有什麼問題?」不管齊墨晨昨天的會議是不是開得成功,但他姓厲,他只要往那一坐,就是一種威懾,一種代替老爺子和齊墨川的威懾,有好於無,她還是希望齊墨晨繼續坐陣齊氏集團。

好過她一個人孤單單的在這裡,在場的人一定不知道,她很慌,只是強咬著牙關堅持罷了。

「我沒意見。」一個從來都是非常支持齊墨川的高管率先開口了。

「我也沒意見。」

一個人開了口,其它的人自然也都開了口。

齊氏集團姓厲,他們不過是為齊氏集團服務的,齊氏給了他們高額的薪水,他們就有義務為齊氏集團做事。

況且,代理總裁這個位置,也只能是齊家自己人來做。

而齊家除了齊墨川和老爺子以外,就只剩下了齊墨晨了。

不對,好象還有蘇小荷這個齊墨川太太。

就在眾人想起蘇小荷也算是齊家人的時候,她又開口了,「不過齊墨晨還有他自己的公司,為了不影響他公司的業務,嗯,我就掛個名在公司里擔個副總裁的職位,算是安撫一下股民的情緒,如何?」

「少奶奶,你……你好象連齊氏的職員都沒有做過吧?」有人反對了,是一個資深的高管,被一個看起來乳臭未乾的小丫頭當上他的頂頭上司,他有些不甘心。

「我同意,少奶奶說了,她只是挂名而已,只是要安撫一下股民的情緒,讓股民放心齊氏不是只有齊少一個人在坐陣,還有二少和少奶奶,這有何不可?」坐在蘇小荷身後的洛風立刻出言,如果說會議前他對蘇小荷要上任齊氏副總裁只是以為是趕鴨子上架,沒的選擇的選擇,但是經過剛剛的這十幾分鐘她的表現,他已經完全的信任蘇小荷了。

是不是人在最困難的時候,所激發出來的力量和能力都是無窮的呢。

反正他在蘇小荷的身上就看到了。

她的能力超出了他的想象力,他認可她了。

洛風這樣一說,之前的高管臉色一僵,雖然還有些不服氣,但是蘇小荷剛剛表現出來的強大氣場卻是他也不能抹煞的。

最後,整個會議室的人以三分之二的表決結果通過了蘇小荷的決定。

老爺子都認可的孫媳婦,誰人敢不認可。

。 驟然,房間里落針可聞。

曹淵一襲青衣,巋然不動,但是身上涌動的殺氣,卻讓人不寒而慄。

葉秋只覺得自己的呼吸都開始變得困難。

他有些震驚。

按理說,以他現在的修為,一般人根本無法壓制他,可是曹淵偏偏能做到這一點。

「不愧是一代龍主,九千歲那怕不會武功,在氣勢這一塊,並不輸給任何一位絕頂高手。」

葉秋在心中驚嘆。

「你的傷怎麼樣?」曹淵的眼神落在麒麟的肩膀上,問道。

「已經好了。」麒麟說。

「好了?」曹淵驚訝。

麒麟笑道:「葉秋給我治好了。他是我見過最厲害的醫生。」

曹淵深深看了葉秋一眼,說:「謝謝。」

「幾千歲您客氣了,大家都是兄弟,這是我應該做的。」葉秋說。

曹淵微微點頭,又問麒麟:「一路可還順利?」

「還好吧。蛇王和南滇怪婆婆追殺我到江州,後來又在回羊城的高速公路上截殺我,多虧了葉秋和長眉真人……」

麒麟把一路上的經過,完完整整的詳述了一遍。

聽完之後,曹淵大笑,說道:「怪婆婆死了,蛇王跑了,那我們敵人又少了兩個。」

「前輩,謝謝你。」

「謝謝你救了麒麟。」

曹淵向長眉真人道謝。

「你用不著謝我,我不是為了救麒麟,我是為了救他。」長眉真人指了指葉秋。

「那我更要感謝你。」曹淵道:「葉秋不僅是我們龍門的人,他還是我的救命恩人。」

長眉真人驚訝的問道:「他救過你的命?」

曹淵笑著說:「我身上的蠱毒還得靠他呢。」

原來如此。

「喝酒嗎?」長眉真人問道。

「有傷在身,暫時不喝。」曹淵說完,從旁邊拿出一瓶鈣片,倒了一片放進嘴裡咀嚼起來。

長眉真人見狀,詩興大發,端著酒杯,搖頭晃腦的念道:「年少荒唐已不再,如今都成下酒菜。老來無事細細嚼,一個故事一片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