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但很多人卻並不是奔著產品來的,畢竟這產品就算再先進,離他們也還是比較遙遠。

很大一部分人,幾乎全部都是奔著直播間李天航的顏值而來。

李天航則繼續在台上介紹道,「關於晶片,想必大家都不會陌生,我們的手機、電腦、汽車以及很多精密的電子設備,都需要晶片。」

「它就像一台設備的心臟,只有心臟越強大,設備的運行才會越流暢。」

「眾所周知,目前世界上已經出現了2nm晶片。」

「但仍然只是處於測試狀態,要達到量產階段還需要很長的路要走。」

「而我們天航科技的晶片,非但能夠做到1nm級別,更是可以將這個尺寸的晶片進行量產。」

此話說出,整個現場再一次沸騰。

和在網上觀看的很多人一樣,現場的不少人都認為這個東西僅僅只是展示品,而沒辦法量產。

但現在,李天航親口當着無數的鏡頭和現場的人說出這些話,這代表着,這種領先世界的頂級晶片是能夠隨時裝配到手機上進行售賣的。

「那麼,其它更多專業的話我也就不多說了,咱們就以最直觀的畫面,來感受1nm的強悍性能。」

「在此,我還要特地感謝魅靈手機的老闆黃成黃先生。」

「他為我們提供了幾台還在組裝的樣品機。」

「正好可供我們的晶片進行搭載測試。」

背景畫面給到台下第一排的黃成,他依舊是不動聲色的面帶微笑,但內心此刻早已被狂喜所替代。

自己的選擇果然是正確的。

先不說晶片問題,就李天航提出的這一波,直接就能讓魅靈手機衝上熱搜啊。

要知道,這可是全網直播,為了宣傳天航科技,更有無數陰星轉發了這次發佈會。

可想而知,這次發佈會的覆蓋層面絕對是史無前例的廣泛,李天航僅僅只是提一提魅靈手機這四個字,就足以讓他們的訂單瘋狂飆升。

「這台手機是魅靈準備發佈的下一代新機M20。」

「黃先生在這之前已經打算妥協,與米國的高通公司合作使用它們的晶片。」

「這次能夠得到黃先生的支持,我們天航科技同樣不會讓他失望。」

「所以,這次除了我們的晶片進行全額預售之外,這台M20手機,同樣可以通過魅靈手機的官網進行預訂。」

「全新的M20將搭載這款最先進的1nm工藝晶片。」

這是李天航和黃成見面之後達成的協議,他對魅靈手機一直都是非常敬佩的。

在這之前因為不妥協,一直使用國產晶片而拒絕和高通合作,這導致魅靈手機訂單下滑的同時,也遭到了高通的打壓。

如今,既然自己有這種晶片量產,魅靈手機當然是他的第一選擇。

「這個測試我們會做最直觀的比較,所以我們拿出一台現在市面上,最頂級的平果手機14來進行一個對比。」

一台魅靈M20,一台蘋果14同時被擺放在跟前。

同時所有鏡頭全部集中到了這兩台手機上。

「首先是開機速度……」李天航說道,「大家都知道,開機的快慢有很多因素決定,硬件配置、預裝軟件、程序載入等,但這隻適用於傳統的只能手機,對於搭載了1nm核心晶片的手機來說,這些問題會被最小的弱化。」

隨着李天航話音落下,一旁的工作人員幾乎是同時拿起手機開機。

兩台手機同時在黑屏狀態下亮起的徽標,接着就是開機的過程。

僅僅兩秒時間,魅靈手機直接進入到了開機界面。

【卧槽,這開機速度,神了啊。】

【怎麼可能這麼快,這也太離譜了吧。】

【不得不說,這台魅靈手機還真的挺好看的啊,以前咋都沒聽說過。】

【這個界面,這個設計感,這麼好看的手機居然都沒人知道。】

【太強了,1nm晶片就是牛幣啊!】

【……】

各大直播間彈幕奮飛之際,一旁的平果14依然還處於徽標界面。

直到5秒鐘的時間之後,平果14這才進入到了主界面。

「OK,開機完成。」李天航看着鏡頭說道,「由於這次主要是對晶片的介紹,關於手機的其它功能,有待魅靈手機事後的繼續發佈宣傳,現在我們就僅僅只對搭載了這款1nm晶片的手機進行性能測試。」

「我們對一款目前市面上比較火爆的遊戲諸神進行測試。」

隨着李天航話音落下,工作人員同時打開兩個手機的兩個遊戲。

M20幾乎是秒進入遊戲登陸界面,而反觀平果14,雖然進入速度也很快,但在M20的面前,差距顯而易見。

不僅如此,整個遊戲界面更是有着絲滑般的順暢,從登陸到運行,M20無論在原畫還是幀率上都被徹底拉滿,沒有任何卡頓。

平果14同樣也是流暢運行,但在這比較之下,二者誰更強大顯而易見。

不僅如此,下面的溫控更是顯示M20在遊戲中的溫度僅僅維持在三十攝氏度而已,而平果14好多次都彪升到了四十多度。

李天航笑着說道,「M20有這樣的表現,晶片功不可沒,但同樣的,這也得益於黃先生對這款手機的精心打磨,軟件的優化,以及其它硬件的匹配。」

李天航這種謙虛的態度更是在這一刻被所有人點贊。

台下的黃成眼中唯一存在的就只有感激。

李天航的這些舉動,無疑是把已經快要瀕臨破產的魅靈手機給徹底拉到了岸上來,甚至還會因此而一飛衝天。

接下來對晶片各方面的能力進行測試,基本上都是完爆了平果14.

當然,這也都在李天航的預料之中,畢竟是1nm工藝,要是都沒有了這點兒性能,那還開什麼發佈會啊。

朵躍手機總部,張少華看着屏幕上的一切,面色已是變得一片鐵青…… 上集提到三仙島在請來強援「一神教」后,扶桑神教也不甘示弱地開始調兵遣將起來,並搶先對離自己最近的「瀛洲島」發起了佯攻。三仙島方面被迫主動應戰。

在一片煙波浩渺的海面上,原本還有大小數以千計的漁船正在遠離「瀛洲島」萬里之外的一處洋流漁場附近捕魚,無數的漁民們撒開大網后看著撈上船來仍舊活蹦亂跳的各種海魚時,不禁對自己家下半年的溫飽問題再無憂愁,心想若是能再撈上幾網便可滿載而歸,接下來的一年中即使不再出海打魚也能夠一家老小日常開支了。

然而,最近幾十年來世道不太平,來自外海扶桑列島的無數倭寇經常武裝起來搶劫漁船並綁架漁民,三島原本每年都有數以千萬計的沿岸少地漁民為了解決溫飽而不得不定期出海打魚為生,但後來頻頻出現有去無回的怪異景象。起初,當地官府以為是海中鯊魚、妖獸疑惑風暴所致,便花高價錢請來許多鍊氣期修真者駕馭法器為漁民們保駕護航。可是,後來才發現根本不是鯊魚和海怪作祟,也不見風暴來襲,而是數以萬計的扶桑神教低階陰陽師利用法術或者式神潛入水中來到近海實施綁架。

經過一番遭遇戰之後,三仙島一方修真者因準備不足且以寡擊眾,除了少數逃出生天之外,大部分不是被當場擊殺就是被生擒活捉,準備與那些被綁架的凡人漁民一起送回本島供應教主的前妻道侶——怨鬼般若千美吞噬。那怨鬼每天都要吃掉十萬凡人,依靠吸收海量精血、魂魄、恐懼、怨恨、憤怒、絕望等一系列負面情緒所化之怨念來修鍊並重鑄肉身,是為「羅剎鬼體」,與地心世界「幽冥鬼蜮」的鬼族真身不同,因為後者除了「形象」為死者「地魂」外,入地附后全靠陰氣凝聚身體。

就這樣,消息一傳出之後,整個三仙島聯盟內外都大為震動,於是才有了聯合發布「禁止遠海捕魚」的公告,並同時加速了三仙島向外界尋求援助的進程。正因如此,就算那數以千計僅在離島萬里內近海處捕魚的漁民們最近也頻繁遭到了扶桑神教陰陽師的各種攻擊和綁架。於是,三島紛紛派出低階修真者前往近海迎戰並與之火拚,基本上都是一個「築基真修」帶上十名「練氣靈徒」組成一個「行動小組」,然後再由十個「小組」組成一個「小隊」,由一名「金丹真人」親自率領前往迎戰。

這時,每十個「小隊」就相應組成了一個「大隊」,由一名「元嬰真君」坐鎮指揮,平時不會主動出擊,除非對方派出的陰陽師修為境界也達到元嬰期才會單挑。

也正是因為這種針尖對麥芒的長期巨大消耗戰,使得三仙島上各種修真資源變得奇缺起來,尤其是各種療傷、解毒和恢復法力的丹藥最是搶手,各種威力不小的中下品法器、法寶和中低階符籙都成了搶手貨,畢竟手上的靈石再多也不如多幾分保命的手段來得實在。於是,來自黑龍壇的巨量丹藥、法器法寶、各種符籙大受歡迎。

「快看!那是什麼?」一眾近海漁民正在瞅著前方十餘裡外的奇怪現象不禁問道:「是水龍捲嗎?不對呀,這海上多見颱風,幾乎沒見過龍捲風,為什麼會出現那種現象呢?」————「嗨呀,那鐵定是扶桑神教的妖邪又來抓人了,快駕船往回逃吧,再不逃就沒命了!只有逃到我方『仙師』們布置的安全區域中才能活命……」

就在萬千漁民驚恐欲絕地調轉船頭拚命往遠處岸邊划船的時候,卻見頭頂的天空上有數以百計密密麻麻的「人」在快速飛過,直奔船體後方十餘裡外的龍捲水柱而去。看到這一幕後,這些漁民哪個還不知道趕緊逃命要緊?畢竟,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只有遠離是非之地,才能讓自己活得更久一些,否則便會像螻蟻一般死掉了。

就在這些漁船還沒劃出多遠的時候,便遙遙聽到後方十裡外傳來陣陣驚天動地的巨響,緊接著從水龍捲中衝出無數的身形矯健剪紙人,竟然不怕被海水浸濕還渾身靈光乍現地向著三仙島一方數百名御器飛行的鍊氣士發動攻擊,只見有無數的水劍、冰錐、水刃、水鳥、水蛇、水龍……反正就是無數種水系法術鋪天蓋地猛攻而來。

而三仙島這邊的修真者們也似乎沒有絲毫畏懼紛紛掐訣念咒地放出各自的攻擊性法術或是法器符籙來,只見滿天的刀光劍影、各種火球風刃甚至還有符籙放出的巨石擂木、雷霆閃電等法術,正毫不示弱地迎著對方所放各種水系法術猛攻過去,頓時驚天動地並使下方一片海浪滔天,讓遠在十裡外偷偷觀戰的漁民們看得驚駭欲絕!

「嘎嘎,三仙島的修真者,讓你們看看我扶桑神教陰陽師的厲害!」只見數以百計的陰陽師在遠離水龍捲的多艘大型飛船上盤膝而坐,一邊不停地掐訣念咒,一邊不停地隨手掏一把剪紙式神漫天狂撒,彷彿中元節給逝去的先人撒紙錢一般輕鬆。不過,這些剪紙式神都是以「鬼畫符」的方式封印了大量毒蛇、猛獸、猛禽、鯊魚甚至敵方被俘修真者的魂魄后,被用「秘法」祭煉成「式神」的,雖然威力並不算太強大,但用來對付鍊氣期修真者已綽綽有餘,甚至還能依靠數量優勢威脅築基真修。

這些陰陽師中厲害的甚至能依靠「祀神」法術將自己家族已經逝的祖先以靈魂體方式召喚出來參與戰鬥,這便是具有「鬼族」血統的「草壁家」陰陽師們的專長,比如其家主草碧小月就是一名很厲害的「亡靈召喚師」。此外,草碧遼善於將西方異能世界魔法學校里學到的東西跟自己家族的「祀神」和「式神」法術相結合,製造出各種有自我意識的強大變異「式神」來為我助戰。而草碧操作為草壁家族最強大的女陰陽師,更是實力卓絕不輸於草碧遼,故在與對方元嬰真君對戰中能輕鬆取勝。

「不好,快撤!」坐鎮大隊中心的那名元嬰真君,忽然感應到百里開外有三股威壓遠強於自己修為境界的詭異氣息正在靠近時,不禁驚駭欲絕地大喊一聲后便趕緊放出自己的飛行法寶,大袖一籠便將自己的嫡系後輩罩住之後化作遁光逃之夭夭,至於剩下那些與自己關係並不熟的真丹、築基、練氣期手下們,誰還管得了其死活?

眨眼之間,這些剩下的所有人便被三股滔天靈壓禁錮在原地動彈不得,除了眼睛能看和耳朵能聽之外,就連平時習慣放出體外做探查的神識都被硬生生地壓縮回了自己體內,整個人除了在驚駭欲絕中等死外就再也無法求生了。等到那三股驚天威壓來到近前時,一眾三仙島的修真者才看清對方竟然是一男兩女三個頭戴籠冠白衣飄飄的年輕人,也就是扶桑列島修真界的所謂「陰陽師」。只不過他們此刻完全沒有打招呼的意思,而是拋出一個口袋法寶發出驚天吸力后,便將所有俘虜吸入袋中了。

這些人被吸進特殊法寶「乾坤袋」中后,鐵定地將會成為般若千美這個女鬼的血食,否則那些扶桑神教陰陽師們也不至於採用以多打少的雷霆手段來大量殺傷三仙島的低階修士了。這裡所說的「低階修士」,在修真界中多指練氣、築基、真丹境界的修真者,中階修士便是元嬰、元神、煉虛境界的修真者,高階修士則是歸元、合體、大乘境界的修真者。大乘之後渡劫成仙的修真者中散仙、真仙、金仙則為低階仙人,太乙、大羅、混元則為中階仙人,准聖、大覺、法則聖人可認為是高階仙人。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三仙島附近海域各處,這讓原本還想將計就計互相消耗的三仙島一方頓時處於劣勢。不過,自從有了西方「一神教」的「異能者」大軍在後面「圍點打援」之後,三仙島一方在某些局部戰場上也取得了不小的戰果,比如「方丈島」海域的拉鋸戰便是如此,因為扶桑神教想要攔腰切斷三仙島的戰時互助通道。

為了配合此次「攔腰行動」,扶桑大軍的主力正在全力佯攻「瀛洲島」,其中便由元神初期的桃谷繪梨衣暗中坐鎮,並由草壁家三名元嬰後期陰陽師明面上所率領的所有陰陽師組成的大部隊,而土御門陰陽寮一派的陰陽師大軍正好在其中,進攻得最猛烈也終於牽動了三仙島方面極大的注意力。這情形,迫使三仙島一方不得不留下兩名元神坐鎮和絕大部分兵力防守。包括「一神教」的三位天使在內,剩下四名元神以及少部分兵力就成了與對方各自實施「圍點打援」捉對死磕到底的主力軍了。

此時,「蓬萊島「與」方丈島「之間近海忽然天地色變,狂風驟起,無數巨大水龍捲正聲勢駭人地直奔」方丈島「而去,此時的」方丈島「有方丈真尊在親自指揮防守反擊,並不惜代價地將數十堆小山一般高的靈石提前埋入了護島大陣各處陣盤和陣樞中,終於及時開啟了一個籠罩方圓十餘萬里大小由天地元氣所化的透明護罩,硬是擋住了開花院秀元、袖羅兩名元嬰後期陰陽師所率領的扶桑大軍剩餘力量鋪天蓋地的猛攻,讓躲在暗處準備偷襲的路邊老色鬼、百目鬼君和鬼塚龍太郎未能得逞。

雙方就這樣展開了拉鋸戰,「方丈島」上的修真者們可以透過護島大陣將自己的各種法術、法器法寶、各種符籙產生的攻擊效果毫無保留釋放出去,與鋪天蓋地而下的那些各類式神所放出來的各類攻擊對轟在一起相互溟滅。這種在幻真界里極少發生的「滅門之戰」正悄無聲息地上演著,就看雙方儲備戰略的資源是誰家先被消耗光。不過,也有特殊情況,就像「瀛洲島」那樣先期被「奸商」套走大量靈石導致維護法陣正常運轉都不夠用,因此不得不調集一切力量破釜沉舟與入侵者死磕到底。

由於「東瀛島」上有東瀛真尊贏無悔與大天使阿克安琪兒率領的所有鬥士們共同鎮守合力迎敵,因此一時之間倒也不用擔心會被敵人攻破,但是死傷慘重肯定是在所難免。不過,這時候躲在暗處一直沒有出手扶桑神教三個元神期的老妖怪顯然是在等待時機,就看「瀛洲島」與「方丈島」那個先撐不住了被強行攻破最好。實在不行的話,再依葫蘆畫瓢擠出一隊人馬前去攻打「蓬萊島」,便能逼迫蓬萊真尊那個女妖精現身,到時三仙島與「一神教」一方就只剩下兩名元神:三比二可以群毆了! 這一夜,鄭筱楓算是沒法再睡得著了,這要是再睡得著,那簡直匪夷所思啊。戰鬥這就算是已經打響了,下一波攻勢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又會來,他要是還能像前一個晚上那樣安然入睡,那也太沒心沒肺、不負責任了。

但話雖這麼說,他要是一直不睡也不行,精力不足,到了關鍵時候必然得掉鏈子。鄭筱楓尋思著,要不自己再弄個副負責人出來,跟自己輪輪班,就算不為了睡覺,一個人指揮幾萬乃至幾十萬人也確實太誇張了點。

其實鄭筱楓最先想到的人選是程如雪,他毫不懷疑程如雪的應變能力在自己之上,只是她作為女孩,沒什麼身手,又不太愛顯露,可能會導致給人一種她沒什麼能力的錯覺。反正程如雪現在也閑著,要是能和她搭檔鄭筱楓自然是開心的,但想來想去,覺得還是算了,他可捨不得讓程如雪跑到前線來冒險。

第二人選是趙完璧,他也不是十六個負責人之一,可惜他的任務絲毫不比這十六個人輕鬆,估摸著,嚴飛宇的內心深處最大的指望恐怕就是他研究的盔甲能早日投入量產吧,那樣這百萬大軍就可以毫無顧忌地一路朝著王宮殺過去了。

莫非得從軍隊之中提拔人選?可現在鄭筱楓跟他們都不熟,也不知道誰可以委以重任,看來只能先觀察觀察了,既然受人所託,這段時間就先辛苦辛苦吧。

開了那麼久的槍,兩條胳膊也都酸了,機關槍的后坐力可不是鬧著玩的,他現在算是真切體會到了,之前看徐青雲抬著槍舉重若輕邊跑邊打是多麼離譜的一件事,那肌肉強度、身體素質,江湖上只傳他智計過人真是埋沒他了,相較之下,可想而知沈千珏和風魔欽的身手會恐怖到什麼程度。

「要是能見見沈千珏就好了,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在哪呢。」鄭筱楓心想著,他現在也開始有點和白千羽一樣期盼了。

緩了差不多之後,鄭筱楓便在自己的分區之中隨便走走、巡視起來,士兵們看見他路過,紛紛起身敬了個軍禮,鄭筱楓點了點頭以作回應。

「兄弟們,做得非常好,我們再接再厲。」鄭筱楓還不忘在廣播里說上一句,誇讚,永遠是高階的智慧。

士兵們肅穆的神情全都印在了鄭筱楓的腦海里,每個人的目光都幾乎一刻不停地盯著遠方,能加入這樣一個隊伍,實屬幸事。

只是走了好久,鄭筱楓連半層樓的盡頭都沒能看見,六十多公里啊,實在太長了,想想都頭疼。

要是以後發生了更為混亂更為持久的戰鬥,鄭筱楓自問,自已這個負責人所能做到的影響一定是微乎其微,遠方發生什麼事他很難第一時間知道,就算是剛剛,自己其實也只不過就是發布了兩條簡單的指令而已。

「這個問題得想個辦法解決。」鄭筱楓心想,要不自己私下成立一個領導班子,把一個分區再分成若干個小模塊,大事傳達精神,小事他們自行決定即可?聽起來不錯,也許真可以跟他們搞搞自己最擅長的管理那一套。

事實上嚴飛宇也正是這麼做的,只不過他可能懶得再往下細說而已,說不定其他幾個負責人已經開始這麼搞了。

想著,鄭筱楓打定了主意,要發掘至少十個自己可以信賴的人,分擔自己的指揮壓力。

月亮很圓,可惜沒什麼星星,看來今晚夜觀天象的計劃破滅了,那骷髏大軍沒趕著天黑攻過來,已經算挺夠意思的了。

一夜無事,但大概凌晨五點鐘左右的時候聽說,北區那邊也爆發了小規模的戰鬥。

同樣,兩邊只是交了不過四十多分鐘的火,戰鬥就結束了,大致情況和鄭筱楓他們這邊極為相像。愛迪生放炮本就是一絕,對火力的運用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無論是小型爆破還是大規模作戰都是如此,更不用說唐納德帶的那幫人,齊刷刷的幾萬聲槍響,精確的打擊,必定槍槍命中,一打一大片,這誰頂得住。白千羽和董缺得只是劃了划水,戰鬥甚至比鄭筱楓這邊還要遠遠輕鬆。

「如果它們一直這樣,我們完全可以耗死它們了。」總指揮部,程如雪喃喃地說。這一夜,她沒有離開帳篷,主要是擔心前線的狀況,尤為擔心鄭筱楓,嚴飛宇倒也覺得沒有必要阻止她第一時間獲取消息,便讓她一直留在這兒了。

「可惜,這偏偏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情況,所以,這裡面一定有蹊蹺。」嚴飛宇說著,更加篤定了心中的某些想法。

「如果只是更加猛烈的進攻那還好說,那是在我們準備範圍之內的事情,就怕……極樂天還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後手。」

嚴飛宇點了點頭,表示了贊同:「我很欣賞你的思維,人,不需要有多聰明,只需要懂得恐懼。」

早飯過後,上面更新了消息,大軍將會在三十六個小時之後抵達,也就是說至少得三十六個小時之後,他們的擔憂才能稍稍緩解一些了。

時間說快也快,又是傍晚,這一天之內,東西南北四個方向各自發生了大大小小六七次的戰鬥,可沒有一次帶給了城牆實質性的衝擊,嚴飛宇和程如雪這邊甚至都有些懷疑,是不是對方就是想要通過不停地戰鬥,使眾軍時刻處於緊張的狀態,等到強弩之末的時候再來致命的一擊了,這倒還真是很有可能的一種情況。

大概剩餘二十五個小時的時候,程如雪再次去找了嚴飛宇。

Prev Post
讓蕭琳感覺到困難的是,王爺現在的狀態好像有些不太對勁,王妃是個女人,必然善妒,不會接納她的。
Next Post
幾人進去時林母立即從沙發上起身,視線一落到林雅身上,便再不捨得移開,眼眶瞬間變紅:「小雅。」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