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他的額角滲出一滴冷汗,忌憚的看向冷冰冰的上官晏,:「主子,您未免出手太狠了吧!那上面可是抹著劇毒呢,見血封喉啊!您要是不想讓小的出現在您面前,您大可說一聲,沒必要這麼恨吧!」

「我有什麼好事?」上官晏不管那麼多,只是陰森森的看着他。

像是只要他說錯一個字,下一秒,等待他的說不定就是粉身碎骨。

真不知道上官晏都經歷過什麼不為人知的事,身上戾氣大的,連他這個暗衛見了都發憷。

畫影只得收了玩笑的態度,恭聲答道:「是小的說錯了!求公子您大人有大量別跟小的計較。」

「沒有下次!」

上官晏閉上眼,冷冷的說道:「去查一下沈從文近來的事情,要事無巨細。」

「遵命。」

畫影應聲,而後一個閃身消失在了院中。

上官晏看了看南宮玥的後窗,轉身重新進了寢房。

南宮玥的閨房之中,綠萼緩緩的從坐姿滑成了躺着,卻依然睡得香甜無比。

靜丫頭推門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躺在地上睡覺的綠萼。

她歪頭看了看綠萼,又抬眼看了看後窗正對着的院子,她打不過那個男的。

想了想,靜丫頭上前將綠萼抱到了南宮玥的床上,然後自己也爬**,閉眼睡了過去。

第二日。

南宮玥愣愣的睜開眼,就看到搖搖晃晃的灰色床帳。

灰色的床帳?

誰在她睡覺的時候,將她粉色的床帳換成了灰色?

醜死了!

「綠萼!」南宮玥不悅的喚道,:「誰把我的……」

「醒了?」

上官晏清冷的聲音突然在床帳外響起。

南宮玥陡然睜大了眼睛,偷偷將床帳掀開一條縫往外看去,卻正好看到背對着她系腰帶的上官晏。

不可能!

南宮玥猛地合**帳,不斷的在心裏默念:南宮玥你看錯了,聽錯了!

三息后,她伸出一根手指分開床帳,外面已經沒有了上官晏的身影。

南宮玥鬆了一口氣,小聲的嘟囔道:「就說事看錯了,聽錯了,上官晏怎……」

「我怎麼了?」

上官晏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並且遮擋着她的床帳忽然自己動了起來。

南宮玥順着移動的床帳看去,就見上官晏穿戴整齊的站在床邊,正將用細繩將床帳綁好。

「……」

這麼大個人,能是幻覺?

「我怎麼了?」

見她不說話,上官晏低頭疑問的朝她看來。

南宮玥咽了一口口水,發聲艱難的問道:「你怎麼在我的房間?」

「你的房間?」上官晏挑了挑眉,轉頭看向房內的擺設,道:「我還真不知道你這麼崇拜我,竟然特意將你的房間弄成跟我的一模一樣,嗯?」

南宮玥遲鈍的跟着他的目光看去,越看越心驚,越看越覺得無地自容。

這那是她的房間?這明明就是上官晏的房間!

啊啊,她竟然在上官晏的床上睡了一晚!

想到這兒,南宮玥不禁抱緊胸前的薄被,惱的恨不得一頭撞死過去。

半晌,她硬著頭皮問道:「我怎麼會在這兒?」

「你不是說這是你的房間?」上官晏笑笑着反問,:「你不在你的房間,你在哪兒?」

「小叔叔,我錯了!」

南宮玥欲哭無淚,並且在心裏告誡自己,以後千萬不能再得罪這個小心眼的了,實在是太壞了!

「哼!」上官晏冷哼一聲,淡淡的道:「昨晚你喝醉了,說什麼也不肯走,還給了我這個,說是銀票!」

上官晏從袖中拿出一張紙,在她面前揮了揮,一臉嘲諷。

南宮玥一臉獃滯,似乎沒想到自己竟然還有這麼無恥的一面。

「起來吧!」

上官晏將紙扔到她身上,轉身走到羅漢榻上坐下。

南宮玥低頭看自己的『銀票』,這才發現她身上的衣物,因為睡時沒脫下已經皺巴巴的,完全不能看了。

再看羅漢榻上堆在一起的被褥,南宮玥哪裏還能不明白昨晚是怎麼回事?

一定是她昨晚霸佔了上官晏的床榻,所以他只能去睡了羅漢榻。

隨便撫了撫衣服,南宮玥掀開被子下床走到羅漢榻前,討好的說道:「小叔叔,你幫我看看,我這個計劃做的怎麼樣?」

上官晏翻了一頁手裏的書,淡淡的道:「看了,有紕漏的地方已經給標註。」

南宮玥聞言,重新看向手裏的紙張。

只見在一行行鬼畫符一樣的字跡中,不是有一小行漂亮的簪花小楷出沒,將她的字襯托的更加慘不忍睹。

不過更讓南宮玥心驚的是,這些漂亮的簪花小楷點出來的東西,無一不是她沒想到的。

而且裏面還詳細的列出了可用之人!

整個計劃看下來,更加的天衣無縫,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而且只要按照這個計劃實施下去,她根本就不用出面就能得到想要的結果。

南宮玥剛屢完整個事情的發展,就又聽上官晏道:「按照這上面的行事,應無礙!」

「豈止是無礙?」南宮玥激動的眼神發亮,一把抽了上官晏手中的書,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道:「小叔叔,謝謝你!」

。 馮天魁覺得後背發涼,頭都要炸了,這樣的強悍的對手!怎麼打,怪不得張小六子第一時間就想要老蔣支援,湯玉麟跑的特么這麼快!

也難怪蔣百里先生說中國軍隊會一潰千里,南京武漢都守不住!

更別說周小山在講課時候,專門介紹過日軍的武士道精神,哪怕戰場上的傷兵,也能拉響手雷,跟你同歸於盡!

「什麼是擲彈筒?」

「這是日軍獨有的裝備!」

周小山從司令辦公桌拿了張筆和紙,就開始畫了起來!

隨著大致的參數寫下來,馮天魁眉頭都皺到一塊去了!

看著周小山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他恨不得撕了這小子!

原來這小子早知道自己識字,不識字的事情是裝的!

「我識字的事情,是家烈告訴你的?」

「不是,要是這點眼力勁都沒有,也不配在司令身邊了!」

「注意保密,不準對任何人說!」

「明白!」

「擲彈筒,這玩意相當於一個短距離的迫擊炮了,攜帶方便,威力還這麼大,怎麼從來沒聽說過,國軍也沒有裝備!」

「這東西,沒有標尺,全靠經驗,訓練需要實彈來堆,在日本老兵手裡,指哪裡打哪裡,我們自己拿著,沒有上百發榴彈的訓練,怕是連敵人邊也摸不到!」

看著馮天魁有點灰心,周小山又給他提氣!

「所以,和日軍對戰,狙擊手,也就是神槍手非常重要,必須給我瞄準了對手的機槍手,擲彈兵打,讓他們拿到武器就斃命,戰場上的主動就是我們的了!」

「可是,人家那麼多飛機大炮啊!」

「挖工事,利用地形,不打沒有準備的仗!打不過就跑,讓敵人照著我們思路打!」

「也是,可是有些遭遇戰,攻堅戰,不打不行,不贏不行啊!」

和這小子聊天,很容易上癮,馮天魁發下這小子不僅嘴皮子好使,而且肚子里有好些乾貨!

層出不窮的點子,及其具有實用性!

絕不是紙上談兵那種!

大過年的,他都沒怎麼回家,恨不得晚上睡覺時候,都把這小子抓身邊擺龍門陣!

他也按照這小子建議,讓警衛五連,改名為工兵連,警衛四連,實際編號不變,在剿匪以後,潛伏進保安團,成為保安團二營,以永州城為預設戰場,開始巷戰訓練!

先練出些軍官種子,兩個月以後,和陣地訓練的工兵連,山地訓練的警衛五連互換!

保安團照他的意思,已經把架子拉起來,收了四百多個新兵,連永州城裡幾個門牙,地頭蛇都被這小子抓了壯丁,訓練了一個月,這幾天都和警察局一起幹活,趁著城裡人過年團聚,挨家挨戶的登記戶籍,還對外來人口,試行暫住證制度,定時登記,把四連藏進去,一點都不惹人注目!

馮天魁答應的很痛快,一轉眼就後悔了!

這小子越說越離譜!

照這小子的說法,通訊器材,電話電報都要買,師部通訊科,要改組成通訊營,電台不僅要大量培養通訊人才,還要購置電台!

炮營要加強,十幾門山炮簡直太寒顫,丟六十六師的臉!

不僅要購炮,購重炮,還要訓練炮兵,甚至擴充到加強團!

甚至要購置軍馬,馱馬,不僅要有騎兵,讓炮團輜重團馱馬化,有條件要組織騎兵營,通訊營,畢竟營以下隊伍,再有錢也沒法配置電台!

總之一句話,買馬!

如果有能可能,六十六師,平均三個士兵就得配備一匹馬!

他還說趁著南京派來的飛行員在,多給寫好處收買,幫六十六師培養飛行人才!

寧可沒有飛機,也不能沒有飛行員!

簡直把自己當成了土財主,豈有此理,就是士兵改善伙食,實彈射擊的子彈槍支,馮天魁都跟幾個旅長焦頭爛額了,你這些建議,天文數字一樣的錢,我那裡去弄?

要是敢這樣原樣和大帥說,哪怕劉湘算是四川頭號的土財主,他能吐自己一臉唾沫!

氣死個仙人板板!

要是依著自己的性子,春節這幾天,他就給周小山這混賬開印!

打他個幾百軍棍,讓他屁股上桃花開!

看著馮天魁窩了一肚子氣回家了!

周小山樂的呲牙咧嘴,轉眼就後悔了,司令不陪自己玩了,這大過年的,還真無聊!

什麼年代,連個手機都沒有,想當個低頭族都沒門!

乾脆組織警衛營沒法回家的兵,開始訓練!

反正你們閑著也是閑著,少上街打望,這樣對身體好!

一出手就是兵王的標準,弄得這參差不齊的一百多人叫苦連天!

一直到部隊集結,開拔的日子!

商人重利輕離別!

得知馮司令要親自去剿匪,川陝鏢局和永豐商行胡掌柜就開始秘密組織貨源,年都不過了,組織了幾百個大車貨物,浩浩蕩蕩的就往金陽去了!

要是往年這個時候,他們可一點都不敢動,至少三月才開始開拔!

剛過了春節土匪,都是窮瘋了的惡匪,過路費要的高不說,一不小心就容易丟了性命!

陝西頻臨四川這段更加複雜,好多躲避紅四方面軍的惡棍地主,保安團間雜其中,像震川陝和秦嶺手裡就好有多這樣的人,良莠不齊!

警衛營新編的三四五連,以及原來的一連和二連,集結以後,帶上火炮營就去了金陽。

馮天魁到了一二三旅的旅部,大大咧咧就讓周小山組織軍事會議!

春節前他就承諾了,周小山全權指揮剿匪戰鬥!

「據可靠情報,春節時候,我們六十六師一二三旅的秦旅長家小姨子還坐著汽車,吃著火鍋唱著歌,就特么被土匪震川陝搶了,人財兩空!所以,土匪,什麼時候都要剿,尤其是是春節的時候!」

Prev Post
「好!可以是可以,不過,我得是正統,其餘三峰均為記名。」楊無忌留了一個心眼。
Next Post
遲疑了下,伊芷陌輕聲道,「這段時間我也聽冬夜姐姐她們說了,很多事情你也是身不由己,我能不能和她們一樣,也習武,以後我就能自己照顧好自己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