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他無比嫌棄地掃了厲司景一眼:

「原來你的女人只是來賴了個床而已,你卻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打算直接把她送到科研室那邊做研究?」

厲司景看著一臉懵逼的蘇蘇,突然之間覺得十分的無語。

他差點忘了,昨天晚上那一場鬧劇從深更半夜一直鬧到了一兩點。

再加上蘇蘇現在身體還十分的虛弱,會賴床一下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只不過厲司景他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喊了蘇蘇兩聲,發現她並沒有醒過來,也沒有任何回應,就心急如焚,以為她又昏睡了過去。誰知道她只是因為有些累了,所以睡得比較沉罷了。

看到厲司景那一副有口難言的模樣,蘇蘇突然覺得心裡彷彿裹了蜜一樣。

文學網 時翡又成了網友們的歡樂源泉。

有著名喜劇導演開玩笑,無論時翡這次是否能到決賽,他都想邀請時翡參加他的小品。

「哦,這次選秀我這裡也是賽場之一,那沒事了。嘿嘿嘿,小時翡,我一定要好好教教你,如何成為一個合格的諧星。」

網友們哭天搶地——笑出來的。

不要啊!時寶崽崽快點跑!這裡有怪蜀黍盯上你了!喂,妖妖靈呢?!警察同志,就是這個人!

時翡也想大喊妖妖靈。

他盯著節目組一直藏著掖著,直到今天終於公布的評委名單看了許久。

評委嘉賓,玉梅影帝、金水影帝,沈軒恆。

「沒想到居然有沈軒恆老師!沈老師從來不參加任何綜藝節目!」

時翡身旁有幾個學員低聲雀躍的模樣,讓不關心影壇的的學員們很是好奇。

「你連沈老師都不知道?沈老師明年如果衝擊金球影帝成功,他就是世界最年輕的三大電影節滿貫影帝!」

「不僅如此,聽說沈老師還是花城豪門大少爺。一個明明能靠家業吃飯,非要靠演技吃飯的牛人!」

時翡在學員們科普沈老師的牛逼聲中,不動聲色地深呼吸。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沈軒恆是影帝,是豪門。

我還知道,沈影帝是垃圾遊戲的主角攻之一。

時翡因為最近過得太順利有點停滯的腦子,飛速轉動起來。

他的視線落到正目光灼灼看著他的攝像小哥身上,心跳漸漸平息。

怕什麼?他正在全平台直播中,就算有危險也不是現在。

酒店大廳的二樓,評委們正聚在一起,笑著對大廳中正在辦入住手續的選秀學員們指指點點。

他們重點討論對象,就是身處六十個打扮精緻的明星學員中,仍舊如鶴立雞群般顯眼的時翡。

「就憑那小子的長相和氣質,到現在都不紅,簡直不科學。」大鬍子導演拍著沈軒恆的肩膀道,「咱們下部戲的男三出事毀約了,我看時翡的氣質和長相很適合。」

沈軒恆微笑著搖搖頭:「男三雖然只是個花瓶,不怎麼需要演技,但也不能太草率。開拍還早,等節目結束,看看他是不是個可塑之才后再決定。」

大鬍子導演指著沈軒恆,對其他人嘆氣道:「你們誰說軒恆老弟溫柔好說話來著?他就只有微笑比較溫柔,一說到演戲,就成了冷酷無情的暴君。」

頭髮花白的氣質女士笑道:「什麼暴君?人家沈老師是對演藝事業精益求精,這才是真正的表演藝術家。」

大鬍子導演哼哼:「他真的是暴君,你不知道在劇組中,他和我吵架的時候有多可怕。」

沈軒恆無奈道:「你變相說你自己吵架也很可怕?」

大鬍子導演摸摸自己的鬍子:「我自誇不行嗎?」

評委們哈哈大笑。

沈軒恆的手機鈴音突然響了起來。

他給眾人道了一聲歉,一邊接電話,一邊往二樓的露台上走。

「喂,大哥,我缺錢。」

沈軒恆剛接通電話,就聽見一個流里流氣的聲音。

他眉頭微皺,語氣卻帶著笑意:「又去賭了?爸的話你又忘到腦後?」

「小賭怡情,就兩百萬。如果不是老頭子停了我的卡,我至於兩百萬都拿不出嗎!」電話里的人語氣很暴躁。

「我馬上給你打錢。但是這件事我會告訴爸。」沈軒恆推開露台的門,深吸了一口無人的花園中香甜的空氣。

「喂喂喂!你還告狀!不至於吧!」對方怒罵道,「沈軒恆!你以為你是誰!你只是個養子!你以為我叫你一聲大哥,你就真的是我大哥!你不過是沈家撿來的一條狗!」

沈軒恆微皺的眉頭鬆開,笑容一如既往溫柔:「正因為是狗,狗忠誠、認主人。」

沈軒恆放下手機,掛斷電話,話筒中罵罵咧咧的聲音戛然而止。

他點開手機私密相冊。指紋解鎖之後,照片中,一個穿著土氣藍白運動服的少年郎,正對著鏡頭笑容燦爛。

沈軒恆輕輕親吻了一下手機屏幕,幽幽嘆了一口氣:「鳩佔鵲巢的廢物,該挪一挪了。」

……

「嘶!」剛走出浴室,披著浴巾的時翡狠狠打了個寒顫,渾身汗毛聳立,雞皮疙瘩全冒了出來,「統子!你空調溫度調太低了!」

系統熊貓道:「宿主,你家大頭在群里找你,你家秦總發微信找你。」

華視財大氣粗,每個學員都是單人間,系統熊貓終於可以從包里爬出來透氣。

「大頭和秦總都不是我家的。」時翡鑽進被子,並順手把統子熊貓揣懷裡當暖爐。

點開微信,秦青舟問他工作是否順利。他簡略的回答之後,點開企鵝,發了一個「啊啊啊崩潰左右橫跳」的表情包。

時翡:「十萬火急!沈影帝居然是我評委!」

大頭:「早猜到了。你一時半會兒沒機會和沈影帝季歌王合作,相遇CG十有八、九會在這個節目期間出現。所以我才戳你啊,看你死了沒有。」

時翡:「滾!要死也是結局死!現在才開局,我安全著呢!」

大頭:「那可不一定。遊戲里推單人攻略路線,你一次只遇見一個瘋子。現實中,呵呵,兩個瘋子修羅場了解一下【吃瓜】。」

時翡:「【一棍子砸爛西瓜】我們都不認識,哪來的修羅場,滾!」

大頭:「你忘記遊戲角色設定了嗎?歌王和影帝老早就認識你,現在是重、逢!【笑得肚子疼】」

時翡:「【晴天霹靂兔斯基】」

此刻,時翡僵硬石化。

他終於想起,角色設定中,遊戲中沒做出來的「人物關係描述」。

垃圾遊戲之所以是垃圾遊戲,就是它複雜設定一大堆,遊戲劇情中根本沒涉及。

比如,主角是豪門,但家世背景只在過場動畫一筆帶過;

比如,主角是歌王的青梅竹馬、是影帝的白月光,但遊戲完全沒描述過他們如何相識。

當然,和主角攻略三位主角攻無關的娛樂圈事業線內容,在遊戲中也都是幾行文字、幾張插圖一筆帶過,讓時翡無法利用「劇透」優勢搞事業。

時翡臉埋在系統熊貓背上蹭了蹭,慢吞吞打字。

時翡:「我記得的劇情真是沒用。」

秦青舟一邊往嘴裡丟酒鬼花生,一邊挑眉。

沒用?那是因為你笨。幸虧我讓你把能記住的詳細設定都寫下來發給了我。

秦青舟拿起另一個手機,點開微信傳文件。

傳送失敗,微信只能傳20M以內的文件。

秦青舟:「……」

秦青舟出離憤怒,發微信朋友圈吐槽。

「張XX是智障嗎?!20M的文件傳輸限額,是陽間人能搞出來的事?!」

他這條朋友圈很快就有多人點贊,連時翡都切換手機頁面,給老總點了個贊並回復,「對對對,他就是個陰間智障」。

秦青舟翻了個白眼。

時翡還有心思回復朋友圈,看來並不是很焦慮。

他撥通了時翡的電話:「喂,我微信給你發個雲盤地址,裡面是節目已經公布的評委的資料。打星號的評委需要重點關注,這幾人人品不太好,你要重點注意。」

時翡拿手機的手立刻握緊:「好、好,謝謝老總,謝謝學長!」

秦青舟促狹道:「現在就肯叫老總,叫學長了?你以前怎麼叫我的?秦青舟!以後再在飯桌上說什麼長胖什麼衛生,你就一個人吃飯!」

時翡:「……」這是事後算賬?

秦青舟:「好了,不逗你了。你慢慢看,晚安。」

他掛斷電話,拿起另一個手機。

大頭:「人呢?啞巴了?」

時翡:「不是……學長剛傳給我一堆評委資料!」

大頭:「我就說,秦青舟永遠的神!看吧,瞌睡就給你送枕頭!趕緊看看,剩下兩個主角攻,究竟是什麼來頭!」

大頭又是一連串秦青舟的彩虹屁,時翡看都不看,直接關掉群聊,上雲盤接收資料去了。

……

第二天海選,時翡灌了一瓶容光煥發藥水,才找回狀態。

他最後一個大軸出場。

時翡出場的時候,網上觀看直播的觀眾,已經從熱淚盈眶,看到昏昏欲睡。

學員海選出場時,先放自我介紹短片,然後口頭自我介紹,再表演才藝。

評委不會立刻打分。他們會經過充分討論、並結合現場觀眾人氣投票等多項權重給學員打分。

分數和打分權重,將在直播結束的第二天公布在官網上。

這一期海選會剪輯成一小時的綜藝節目,在華視綜藝頻道周六黃金檔播放。

所以一輪游的學員,也不用擔心完全沒有曝光率。

海選學員的出場短片和自我介紹,果然如臨境影業公關經理所預料的那樣,全是賣慘。

我,小明星,很努力但人氣撲街,慘,求關注。

一個海選大會成了賣慘大會,有不少學員選擇了配合賣慘表演才藝,比如唱「學會的第一首歌」,「跳過的第一支舞」,「父母離世前最後一曲鋼琴」……

有的表演進行到一半,學員的情緒崩潰,泣不成聲。

觀眾們看第一個賣慘的時候在抹眼淚,看第二個賣慘的時候在哽咽,看第三個賣慘的時候眼眶通紅但哭不出來,第四個、第五個……

他們開始打哈欠。

賣慘套路反反覆復就那麼幾套,一兩個就罷了,連續二十九個,那真是看得人腦子都麻了。

在繁華街道一個凄凄慘慘的乞丐向你乞討,和整整二十九個乞丐輪流向你哭嚎,這感覺能一樣嗎?

觀眾們的感動被揮霍完了,一些缺德的人,甚至開始在網路上寫諷刺段子。

「我每天早六晚零讀書,連重本都考不上,嗚嗚嗚,快給我一個重本錄取通知書!」

「誰不苦啊?哪個打工人不苦啊?沒意思,搬磚去了。」

「幾個帥哥美女賣慘之後,眼淚汪汪的樣子還蠻好看的。等時翡出場。」

「樓上,你就是饞時寶淚眼汪汪的身子!」……

終於輪到時翡出場了。

帥哥哭,我可以!

屏幕一暗一亮,觀眾們不斷深呼吸讓自己清醒,迎接心愛的時寶崽崽淚眼汪汪賣慘。

一聲嘹亮的小號,把深呼吸的觀眾們吹了個七零八落,好些觀眾人仰椅翻。

青春!活潑!奮鬥!努力!向上!

視頻中的時翡,踩著激昂的進行曲鼓點聲跑步上場!

「噗!咳咳咳……」正在喝茶醒神的評委們紛紛嗆到。

※※※※※※※※※※※※※※※※※※※※

昨天評論里有個預言家,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