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一定要讓陳飛揚和鄭強做一輩子的兄弟!

「強哥,陳總有你這個兄弟,是他一輩子的福氣。從今天起,請允許我也叫你一聲哥,這是我的電話號碼,有事常聯繫。」

鄭強被葉青芸一陣捧,更是不知所以,還把自己知道的,暗戀陳飛揚的高中女同學,都偷偷指給葉青芸看。

葉青芸越看的多,臉上的笑容就越燦爛。

她不在乎這些暗戀陳飛揚的女生有多漂亮,反正都沒有她漂亮。

或許是因為心情舒暢,或許是為了給陳飛揚在同學面前掙面子,她還主動去把單買了,更是收穫好感無數。

散場之後,葉青芸開車載著陳飛揚,準備送他回家。

陳飛揚連連擺擺,表情分外凝重:「別送我了,趕緊走。最好連夜開車回容城,要不然就走不掉了!」

。 不過在這種情況之下,這個魯長青明知道刺激如果和這個李子熊一樣和沈建進行作戰的話,完全都不是沈建的對手,而且肯定會被沈建擊殺,甚至他最孩子結局很可能比這個李子熊還要凄慘,所以這時候的他頭腦清醒了很多,在如今沈建的強勢之下,這個魯長青在如今甚至連看都不敢正眼去看沈建一眼。

「這個馮明忠現在是什麼人,你應該知道了吧。我現在就告訴你,這個李子熊如果從某種意義上來看,並不是被我所擊殺的,而是被這個馮明忠所害死的,如果你們如今要恨的話,就乾脆去恨這個馮明忠吧。而且我今天還要提醒你們一句,你們這些叛出蘇家管轄的小家族,如今可以說根本就沒有太強大的實力,你們其實即便是真的投奔了馮家的話,你們最後的結局也僅僅會成為馮家的炮灰罷了,你覺得馮家真的會對你們好?」

此刻聽了沈建的話,這個魯長青雖聽起來覺得有一定的道理,不過這時候也不敢聲張,如今的他可以說完全已經進退兩難,一方面,如果戰鬥的話,此刻的他絕對不是沈建的對手,而那個馮明忠家大勢力大,魯長青又不敢得罪。所以在這個時候這個魯長青只有默默的退出,想要走到這個馮明忠的身後需求保護,因為如今的這個魯長青在心裡當然知道,這個沈建如想要對他下手的話,可能他接下來連沈建的一擊都難以承受。

而在這時候,這個魯長青剛剛想要逃離的時候,沈建便開始了再次對他說道:「怎麼?剛才一個勁兒的和我挑釁,現在想走?」

沈建說話的聲音其實並不大,不過在這個時候,這個魯長青在聽到沈建此刻所說的話的時候,竟然被嚇了一跳,此刻的魯長青在沈建面前甚至被嚇到的兩條腿發軟,他如今已經完全的知道了沈建在實力方面的可怕。

魯長青此刻覺得非常的為難,如今的他也只能夠寄希望於這個馮明忠身上了,要知道,這個馮明忠可是一位武魂境三段的高手,如今的沈建在實力上即便再強大,也完全不是這個馮明忠的對手。

當此刻魯長青將自己的目光投向不遠處的這個馮明忠的時候,沈建焉能不知道這個魯長青心中想了什麼,然後說道:「我告訴,我知道如今的你心中希望這個馮明忠能夠幫助你來對付我,不過我現在還是要告訴你,你這樣做是完全沒有用的,因為他不會管你。因為像你這樣並非是馮家家族的人,這個馮明忠是絕對不會拿你的命當回事的。」

魯長青在這時候還是不敢說話,再次的將眼光投向了這個馮明忠。

雖然沈建對他所說的話聽起來極為的刺耳,然而此刻他卻依然想要幻想著這個馮明忠能夠救他,因為此刻除了馮明忠,已經沒有人能夠救得了他了,而這個馮明忠雖然很可能就是沈建說的那種人,並不會真的去搭理他們這次小家族的人,不過他在這個薊州學院裡面沒有任何的背景,如今的他也只能夠將這個魯長青當做是唯一的一位救命稻草了。

然後,此刻魯長青想要繼續離開沈建然後走向沈建這邊的時候,神經說道:「想走,鑽過去。」

聽到了沈建此刻的話,這個魯長青此刻的臉色可以說極為的不好看,剛才在沈建想要進入到這個薊州學院的時候,當初這個魯長青也同樣對沈建說過這樣的話,所所以在這個時候,當沈建在雖然說話的時候,他竟然感覺到此刻沈建的話竟然如同帝王下的聖旨一般,讓此刻的他沒有任何反駁的膽量。

「明忠兄,救我。」魯長青對著不遠處的一直皺著眉頭的這個馮明忠求助道。

「誰說我的不不管這些小家族的子弟,如今你這些原屬於蘇家屬地的這些小家族的子弟們脫離了蘇家,投奔我們馮家,就相當於棄暗投明,所以這時候我當然會保護你的安全。」

馮明忠說話的時候裝作慷慨激昂的樣子,沈建怎麼看怎麼覺得這個人假惺惺。

隨後這個馮明忠竟然也同時催動雷自己的武魂,他的武魂是一把鐵鍬,也是具有一定攻擊力的,那種對於攻擊力的加成相對於刀槍劍戟來說還是相對弱一些罷了。

所以在這個時候,這個馮明忠畢竟是一位武魂境界的高手,他此刻身上所發出來的這種氣勢極為龐大,可以說完全都不是剛才的這個魯長青以及李子熊可以相比的。

沈建此刻冷笑著看了他一眼,可以說完全都沒有將這個馮明忠當回事從,然後一邊催動著自己的體外的妖力能量以及元力能量,隨時等著這個馮明忠對他發起攻擊。

如今以神經的實力,除非今後遇到那些武魂境四段以上的這些武者,或者遇到那些二階中期以上血脈實力的妖獸,才能夠真正的對沈建的安全造成一定的威脅,否則的話,就憑藉著像馮明忠一樣的這些修為境界上僅僅處於武魂境三段的這個馮明忠來說,神經完全都沒有將他放在眼裡。

這時候的沈建,依然對著魯長青說道:「你,爬過去。」

魯長青這時候甚至都想到了跑,不過此刻的他完全知道,自己如今就算是真的想要逃跑也是完全逃不掉的,不過此刻他看了看不遠處的這個馮明忠如今對沈建發起了攻擊,在這個魯長青的心中此刻竟然漸漸的燃起了一絲希望。

不過,此刻的這個魯長青竟然依然沒有跪倒,因為此刻的這個馮明忠畢竟已經向這個沈建發起了攻擊,這個馮明忠必然會過來保護他。

「看來,如今你竟然依然冥頑不靈,竟然再次寄希望於這個馮明忠,那好,今天我就當著他的面廢掉你,就看看他會不會真的救你。

然後,在沈建的是右手之上此刻忽然之間被沈建凝聚出了兩個元力風刃,這兩個元力風刃洛蘊含著他的九陽焚天火的力量,這種火焰力量十分的厲害,而且,對於這個魯長青來說也是非常具有殺傷力的,因為這個魯長青的血魂是一個古松,屬於木屬性的血魂,而沈建如今的武魂可是蘊含著九陽焚天火這種非常厲害的火焰力量的,所以這時候當沈建向著這個魯長青發出攻擊的時候,這個魯長青頓時感覺道了一種發自靈魂的驚顫。

本來這個魯長青還想要催動自己的古松武魂,然後對自己來進行防禦,不過這時候沈建所凝聚出的這個風刃,攻擊力真的是太強大了,所以這個時候沈建利用他的風刃的攻擊速度,讓這個魯長青此刻甚至想躲避都不行,最後也只能夠硬生生迎接著如今沈建對他的攻擊。

沈建的強大,在如今甚至都遠遠的超出了魯長青的想象,當沈建凝聚的兩道風刃對他發起了一陣攻擊的時候,魯長青在靈魂上甚至感受到了一種威脅。

沈建在此刻之所以通過凝聚風刃對付這個魯長青,是因為如今這個馮明忠的攻擊已經來到了他的跟前,最後以至於如今的沈建沒有精力去侮辱這個魯長青,所以這時候的沈建只想要想辦法將這個魯長青打殘,然後再對如進行侮辱。

不過,此刻如今沈建發出去的這兩道風刃,其攻擊力真的是太大了,正好打在了魯長青的兩條腿跟上,然後讓這個魯長青的兩條腿頓時有一種火焰的灼燒之力,感覺到自己的兩條腿非常的疼痛,所以在這個時候,這個魯長青竟然感受到了一種發自靈魂的疼痛感覺,如今的他,感覺到自己的雙腿一陣劇烈的疼痛之後,就失去了知覺,隨後這個魯長青便倒在了這裡,如此刻當然知道,如今自己的兩條腿已經徹底的廢掉了,如果說在這個時候沈建要想擊殺他的話,幾乎就如同碾死一隻螞蟻那樣的容易,如今的這魯長青甚至連是一絲一毫的還手之力都沒有。

所以這個時候,沈建這樣子就是讓這個魯長青不要跑,然後在集中精力去對付這個馮明忠。

而此刻,馮明忠的攻擊已經來到了沈建的面前,此刻在馮明忠的頭頂之上武魂凝聚出來,然後馮明忠運轉了體內的功法和武技,在自己從身前竟然男凝聚出了一個金黃色大刀。

沈建此刻當然知道,這個金黃色的大刀,是這個馮明忠通過自己的功法凝聚出的,不過目前這個大刀卻並不能直接但參與到鬥爭中來,因為沈建知道,這個馮明忠如今的修為境界也僅僅是處於武魂境三段而已,雖然他的實力在武魂境前期來講已經算是頂尖,不過他的修為境界卻依然是武魂境前期,凝沒有真的的達到武魂境的中期,如果他的實力真正的達到了武魂境中期的話,他才真正的擁有元力凝兵的技能。

不過如今這個沈建所表現出的實力,是看再次的出乎了這個馮明忠的想象,因為此刻這個沈建僅僅用兩道風刃就完全的廢掉了這個魯長青的雙腿,而對於這馮明忠自己來講,他絕對自己此刻完全都沒有這樣的實力,如今他心裡用非常的明白,沈建不僅僅在生髮速度方面十分的厲害,同時在攻擊力上面也同樣極為厲害,馮明忠通過自己家族的資源培養,雖然如今在實力是非常的強大,不過如今的他在面對沈建的時候,全完全沒有足夠的信心去打敗這個沈建。

而對於這個沈建來講,此刻的他可以說完全沒有將這個馮明忠當回事,此刻的沈建當然知道,儘管這個馮明忠此刻凝聚了一個金黃色大刀,而且這個金黃色的大刀完全是用元力能量凝而成,不過他目前的修為境也僅僅處於武魂境前期,武魂境前期是無法直接進行元力凝兵的,所以此刻的這個馮明忠所凝聚出來的這個金黃色的大刀,卻並不能直接的參與到鬥爭中,反之,必須要讓自己的這個大刀和自己的武魂鐵鍬進行融合才能夠真正發揮出攻擊力。

此刻果然不出沈建所料,如今馮明忠所催動出來的這個金黃色元力大刀,此刻迅速的和自己頭頂上的這個鐵鍬武魂融合在了一起,然後向著沈建攻擊而去。

這個馮明忠畢竟是一位武魂境三段的高手,攻擊力還是非常強大的,當這個元力大刀和這個鐵鍬武魂融合在一起之時,所發出的這種非常強大的氣勢和力量,讓此刻的神覺得極為的驚嘆。

「幸虧我除了修鍊人族的修鍊體系,同時還修鍊妖族修鍊體系給,否則的話,以我目前的實力,如果用人族秀蓮體系來對付這個馮明忠的話,恐怕還真的需要耗費一定的功夫,畢竟如果按照人類武者的修鍊體系來看,這個馮明忠可是一位武魂境三段的高手,然而沈建目前的實力才僅僅處於武魂境一段而已,畢竟是有兩個小境界的差距。」沈建心中自思道。

這時候,沈建開始同樣在自己的體內催動妖族血脈力量和人族元力能量,他打算同樣用他的鵬羽暴擊和炎血掌來對付這個馮明忠。

這時候,馮明忠的攻擊終於到來,巨大的武魂鐵鍬,此刻竟然向著沈的頭頂上狠狠的砸了過去,不過沈建此刻在心中卻並不懼怕這個馮明忠的攻擊,鵬羽暴擊和炎血掌同時催動,然後雙掌同時向著這個大鐵鍬攻擊而去。

然後只聽「轟隆」一聲,馮明忠頓時感覺到一種壓力,如今沈建對他的攻擊真的是太強大了,尤其是這個鵬羽暴擊,這種在力量上面的加成實在是過於強大,以至於這個馮明忠感覺自己的體內元力瞬間被消耗一空。

此刻的這個馮明忠心中完全沒有想到,這個沈建如今實力很強,沒想到竟然強大到如此的地步,當自己體內聚集了所有元力能量的時候,所催動的可以說是自己的全力一擊,不過這樣的攻擊,似乎對於此刻的沈建沒有任何的影響,如今沈建和馮明忠硬拼一記的時候,竟然依然巋然不動,彷彿此刻這個馮明忠的攻擊對於沈建來講沒有任何的影響。。 風清知曉柳護衛的顧忌,便又囑咐了一句,「我與顧掌柜是熟識,柳叔帶阿青放心回去便是。」

「是,公子。」

柳叔不再多說,見書童阿青還在磨磨蹭蹭便乾脆一手將阿青的后領子牽住,提著便走了。

見兩人走遠,顧七輕笑:「你這護衛剛剛什麼眼神,是怕價錢談不攏,我會宰了你?放心,四海做的是正經買賣。」

風清無奈一笑:「阿七又在玩笑了。」

「別叫那麼肉麻,咱兩也就是談了兩樁不算愉快的買賣的關係,風先生還是叫我顧掌柜吧。」

風清覺得嘴巴有些發苦,只是這會兒也不好再說什麼旁的話,便問:「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遠安鎮。」

「既然圖紙已經給你了,錢貨兩清,四海的人明日一早便會撤出遠安鎮。」說罷顧七起身拿走了桌面上的木匣子:

「多謝風先生的慷慨,在下就不打擾先生的大事了,後會無期。」

風清起身,沉默了片刻:「那便祝顧掌柜一路順風,前程似錦。」

顧七離開,走出數丈後方才伸手擺了擺:「借吉言。」

翌日,清早。

顧七帶著四海鏢局的人如約撤出了遠安鎮,只是一行人行至臨平鎮時卻停了下來。

臨平鎮距離遠安鎮不過幾十里地,如今借著遠安鎮的繁華,臨平鎮也日漸繁華起來,再不是半年前,顧大年帶著剛剛穿越不久的顧七逃荒到臨平鎮時所見的蕭條光景了。

一行人熟門熟路穿過熱鬧的主街拐進一條僻靜小巷,小巷的盡頭是一處大宅院的後門。

後門的樣式並不起眼,惹人注意的是後門邊上有一棵兩人粗的老梧桐樹。

這老樹前頭遭了大災,大半的樹枝都枯了,只有一處生出新枝發了嫩芽,不過寥寥幾片,翠綠翠綠的,朝著向陽處,顯得生機勃勃。

老梧桐樹的邊上有一口百年老井,井口處刻著一個大大的周字。

黃山海將馬交給一旁的手下,親自上前扣門;三聲輕扣,只最後一聲用了些力氣,如此規律的重複了四五次,就見有一灰衣管事開門迎了出來。

那管事顯然也是認識黃山海的,一見便笑道:「是黃兄弟來了。趕巧了,大爺昨日剛到宅子里,如今正在書房呢,我去稟一聲,就說黃兄弟過來了,大爺定是要見你的。」

「周管事先不忙。」黃山海說著側開半個身,將身後的人讓了出來:「勞煩您稟一聲,就說我家七爺也來了。」

「是顧大掌柜?」

周管事驚訝,等看清黃山海身後的人,忙又笑道:「真是趕巧了,剛剛我家大爺還問起顧大掌柜,準備讓小的叫人去給顧大掌柜傳個信。沒想到顧掌柜這會兒就來了。」

周管事將一行人迎進了花廳,上了茶水,又叫小廝去傳話。半盞茶的功夫便見周璃帶著幾卷賬目走了進來。

周璃將卷冊往顧七身側的茶桌上一推,笑道:「昨日我來時,知你在遠安鎮,正想著要不要叫人去通知你一聲,沒想到你到先來了。

這些都是這幾月何松鎮那邊四海鏢局的賬目,我已經過了一邊,你也一同看看。」 身後傳來一位男子輕微的聲音。

諾曉芹害怕的回頭一看「啊,你…你聽的可能是我在排練…..真不好意思嚇到先生您了。」

男子默默地點個頭,尷尬的打算走開,正巧看到一個行李箱「您是來住宿的吧?」

「本來是的,但臨時改變了主意。」她開始離開那危險的地方,害怕別人會發現了什麼,以最快的速度跑掉了。

「小姐,您的行李箱忘了帶走,喂?」雖說不知道是怎麼了,怎麼好端端的行李箱也不要就這麼的走開了。男子無奈地提著那一個行李箱正要離開時,不小心的發現柵欄被弄斷了。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那一位嚇得慌張的女孩弄得,說不定剛剛是她不小心快掉了下去,但是自己救了自己裝作沒事發生,因為害怕丟臉所以就逃了。

「唉,現在的年輕人可真是調皮呢,這木柵都補修好幾次了還是有人去搗蛋把它弄斷!」

最後男子搖著頭無奈的離開。

────────────────────────────────────

天色已晚,最近天氣的溫度越來越寒冷,要是一不小心很容易感冒的,而他很平靜地望著窗外的夜景。「這時的她在做什麼呢?」

在這還待不到第二個夜晚上,樊紀天自覺地想起昨晚與姚若馨爭吵的場面,而自從那天後就沒有任何有關她的消息。當然,因為那女人現在不想見的就是自己,怎麼可能會抽個時間過來看他一下。不過這樣也好,他正好暫時不用看到那張厭煩的嘴臉了。

「天哥,出大事了!」

原來平靜的氣氛被一位忽然闖進來的男子打破了。

樊紀天轉身回頭看了一下,一副高冷的姿態看著,還沒聽到重要的事,眉頭就已經蹙了一團。

「冒冒失失的,我怎麼教你的,怎樣了?」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但看這人臉色那慌張的表情一定是出了什麼大事了。

「林管家來了電話,說、說說姚小姐逃走了!」事情十分令人緊張,發出來的聲音一直在顫抖個不停。

「說清楚。」

聽男子說完后,樊紀天勃然變色,俊美的臉上氣得髮指眥裂,就差了還沒有接近暴跳如雷的情況之下。

「回來的傭人……說姚小姐打暈她然後換掉了對方的衣服……之後就逃走了……」他的傷口明明還沒完全恢復,為什麼有辦法動那麼大的力氣,就連起身速度的反應也是那麼的神速,嚇得男子當場軟了腿看著他。

「去,我要見諾曉芹。」他不敢置信地瞪了男子,手腳利落地拿起柜子上的手機。

果然,手機一直沒有人接聽,無論打了多少通依舊是沒人接。

半晌。

諾曉芹小心翼翼的往前踏進病房內,一副疲憊不堪的模樣靠近了他。「少爺……」

他一轉過身,眼神直直凝望著那受驚嚇的小眼珠子,身上充滿一股霸氣的氣息在她的四周圍繞。

而她更加緊張了。

「把妳回來的事情重新的給我再說一遍。」

那眼神沒有飄移過,直勾勾的注視著那飄忽不定的眼睛。

樊紀天沒有學過心理學,但他做過的壞事不少,遠遠超乎過別人想象中的事,所以經常在職場上與人有正面衝突甚至是鬧上了法庭,但這些他早已經見怪不怪,因為在他的人生字典里只有勝利這兩個字。想要爬得比別人更高,就必須把自己的私心扔在一旁,用那犀利的眼神看待這整個世界。

諾曉芹根本逃不過他的法眼,從她一走進來那麼恐懼的模樣就知道問題沒有那麼簡單。

「姚小姐本來跟我出門逛街……然後坐上計程車的時我因為有點累睡覺了,接著當我醒來后就發現姚小姐不見了……」早在回來之前她跟管家所說的話已經忘了一部分,再說過了這麼久的時間才讓她馬上從家裡趕到醫院,要是時間在早一些的話絕對不可能會輕易的忘掉,不過她很努力的把這麼有邏輯的程序想出來說明算是不錯了。

「穎,剛剛說的是這樣嗎?」冷凝的黑眸閃過一絲怒意。

「她剛剛不是這樣跟管家說的……」原來站在他身旁的男子是白龍會的手下其中之一,簡單來說,他是樊紀天另外一位得力助手。而這個人唯一的優點就是聽覺的能力,從剛剛到現在他的耳朵一直仔細的傾聽著官家與諾曉芹之間的對話。

常聽別人說過,女人的心思是善變的,就如天氣一樣變換多端,所以連剛才自己說過的話也可以一下子變成另一種話,完全對不上自己之前說過的那一段。

「少爺,我說的句句是事實,再說了我沒理由欺騙各位呀。」她的表情越來越感到不安,說出來的話有些激動了情緒。

「曉芹,都還沒說妳騙人緊張什麼?」樊紀天攥緊手中上的手機,慢慢的走到了她的面前。

雖說腳上的傷隱約的疼痛,但這點對他而言根本不算什麼。

「我……我是怕少爺您懷疑而已。」不知道為什麼他整個人一靠過來,她就退步的更加強烈。

「懷疑?妳這麼乖巧聽話會瞞了我什麼事嗎?」他的嘴角微微勾起,暫時收回審視的目光。

「絕對沒有的……」可想而知是自己太緊張罷了,掩飾那麼好的她怎麼可能還會被質疑呢。

「這就對了。沒想到妳跟小姐的感情這麼好,好到可以一起逛街買東西,不過話說回來,妳們怎麼會挑在我住院的那段時間去逛街,怎麼不等我出院后在去呢?」溫柔的表情瞬間轉變為憤怒,開始咄咄逼人的追問了她。

面對這樣的逼問,一連幾個問讓她全身像是被扎了幾針一樣,招架不住的她全身開始跟著顫慄。

「說,妳到底瞞了我什麼事了?!」他的話在這一刻起,兇狠的語氣和眼神向著她,緊緊盯住幾乎快嚇壞的諾曉芹。雙手碰在那怯弱的肩膀上不停的搖晃著,他不可能這麼傻,連對方是什麼樣的態度會看不出來,從頭到尾那樣的心虛是偽裝不了的,諾曉芹根本不適合說謊的料,從她進來說話的那一開始她的眼睛一直在閃躲那雙犀利的眼神。

「少爺……我沒有瞞您什麼,我剛才都說,小姐趁我不注意后就走了……」

「那你們是去哪邊逛的?」無論現在她說什麼,他連一個字都不會相信了,見她的身體抖的這麼厲害,肯定是有什麼重大的事。

「我記不得了……」做出那樣的事情她怎麼可能會告訴他真相。

。 「你們這是想幹嘛?」

北條誠被夾在溫香軟玉中有些懵逼。

「你一個人效率太低下了,我還等著吃完飯快點回家呢,所以勉為其難地幫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