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一些村民或罵或哭,現場亂成一片。

見到張凡到來,張三叔揩了揩眼淚。

這一揩,臉上更多了幾道黑灰。

張凡打量著三叔,覺得三叔這回是真的疼入骨髓了:張家埠村歷來是鎮里最窮的村子,好不容易找了一條致富的路子,卻迎頭挨了一棒!幾十萬建的大棚,一把火燒成了灰。

「小凡……」張三叔強忍眼淚。

張凡心中相當不好受,上前緊緊地握著他的手:「三叔,你別難過,我們慢慢想辦法。大棚買保險沒有?」

「保險公司不給保。」

「噢……三叔,」張凡小聲道,「你別著急,保險公司不給保,有人給保!你看,放火的人我已經拍下照片了。」

說著,把手機上的照片給張三叔看。

幾個村委圍過來。

張凡把剛才的事講了一遍,不過,沒講他被打的事。

韓會計皺眉道:「這兩個人我認識,是鎮上的,成天福的手下。」

張凡點點頭道:「我猜測就是成天福乾的,別人沒犯罪動機,只有他具備。不過,這事他們未必會承認。」

「我們報警。」

「報警未必有用。警察也沒證據。」

「難不成被他們白乾了!」張三叔怒道,操起手機便撥了鎮警察所。

值班警察還沒睡醒,睡意朦朧地問:「光有照片,有其它證據嗎?」

「他們兩人從現場慌慌張張地跑走,而且還想殺人滅口,不是他們是誰!」三叔道。

警察不耐煩地斥道:「失火現場幾百人,有人跑掉,就是縱火者?殺人滅口更是扯淡,殺誰了,屍首在哪?我告訴你們,沒證據我們警察所根本不受理,掛了。」

「我草泥媽!」張三叔沙啞著喊起來,舉起手機要摔。

舉到頭頂,又不捨得摔,便蹲到地上,雙手抱著頭,哽咽起來。

眾人都上前去勸張三叔,張凡看不得這個情景,默默地走開了。

「小凡!」剛走出不遠,忽然後面有人喊他。

回頭一看,是巧花跑了過來。

巧花拎著水桶,鼻尖黑黑的一塊,像個美美的小丑。

「完了完了,最倒霉的是我!」她胸脯一起一伏地道。

「什麼情況?」

「三叔答應過我,雞棚辦起來之後,讓我當會計。」

噢,也是!雞場是村辦企業,她當了會計,在村民眼裡,基本就是村級幹部了。這下子一把火燒沒了,她能不難過嘛?

張凡見她生氣的時候相當好看,便伸手從她衣服下擺探進去,捏了捏她腰間軟軟的所在,笑著安慰道:「沒事,你喜歡做會計的話,以後我幫你找個會計的活。」

張凡知道,巧花從小學到初中,都是學校的學習尖子,後來因為家裡窮,她就退學了,把念書的機會讓給了弟弟。她去天健當會計的話,應該沒問題。

巧花並沒把張凡的話當回事,以為他隨便安慰一句而己,便苦笑了一下,問道:「小凡,你嘴巴上怎麼腫了一塊?」

「沒事,跑得急,撞樹了。」張凡慌張地遮掩。被人打,是男人的恥辱,能遮掩就遮掩。

「不像!不信!」

「真的!」

「小凡,你告訴我實話,我就……我就讓你再捏我那裡一下。」巧花幾分誘惑幾分羞怯地道。

張凡剛才捏了一下,手指肚上現在還酥麻著呢,真想再捏一下,便把剛才的遭遇講了一遍。

巧花聽了,低眉良久,道:「都怪我,都怪我,為了給我療傷,弄得你失去功夫挨人打……」

「沒事沒事,我以前也失去過功力,不過,我能恢復。」說著,微笑著把手又探到她衣服下面。

。隨着此次趙國和武國最後決戰的來臨,整個作戰隊伍也都充滿了肅殺之氣。

雙方都投入了此次作戰的最大兵力,趙國的軍隊在這一個月當中逐漸消耗之下,已經不能對武國軍隊造成不了什麼威脅,所以在戰爭發動后的半炷香后,就出現了敗勢。

部分明知道不敵的軍隊和修士,里馬出現了向後逃遁的情況。

《御屍大道》第115章【敗北】兩天後。

B-003號獵場。

時值傍晚,天空逐漸的變得昏暗,一片荒涼寂靜的山林中,一身輕裝的潘閑,憑空閃現,已經進入獵場七次的他,早已經習慣了入場方式。

除了第一次,一萬名種子選手是從天上掉下來外,後面進入獵場的新人,都是以憑空閃現的方式登場。

或許正是因為

《全民獵人時代》第247章四目道長阿米里和阿茲蒙已經在往中國隊禁區內快速前插。

紹賈帶球往前,中國隊左路防守球員任航在他的左側跟防。

如果繼續下底,中國隊防守球員很快就能回防到位站好位置,紹賈不想浪費機會,於是起腳從邊路往中國隊禁區送出直塞。

由於距離有些遠,所以這腳直塞球力量稍大,即使阿米里已經盡

《足球之請開始你的表演》0302大戰波斯鐵騎 貴叔驚訝完,又從百寶袋一樣的腰包里翻出一塊灰白色的蠟質石頭,像木又像玉,上面還篆刻著玄奧複雜的密麻符文。

這上面,顯然封印著什麼陣法。

他肉疼地抖了抖臉皮,不小心將厚厚的胭脂粉都抖下來幾片。

「這東西能夠封住他們的來路?」就算其中蘊含著陣法,我仍不太相信。

「還需要關老闆身上的某樣東西。」貴叔不再肉痛,轉而一臉不自然地看向我。

這表情,不會是要的命吧?

我心中咯噔一下,剛要問,便聽他繼續道:「需要借關老闆一點兒血。」

不就幾滴血?

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都這關頭了,還這麼不幹脆。

你看,又冒出這麼多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不是?

我急切地搖動小赤鈴,鎖定那些朝這裡湧來的活死人,同時將刀刃往食指上劃了一下,頓時鮮血溢出,正準備朝貴叔手中的石頭抹去時,卻被他攔住:「這不夠。」

我咬了咬牙,伸出手掌,沒想到他又說:「還是不行。」

「……」我扯了扯嘴角,沒好氣地道,「不是說一點血嗎?難不成要我割腕?」

「那倒不用。」貴叔說著看向我的胸口,「需要你儲藏在葫蘆里的血。」

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後從衣服下將和黑木牌一樣、掛在胸口處的手捻葫蘆取下。

裡面,還存放著李思雲犧牲自己替我凝聚的精血。

還剩兩滴。

葫蘆中,米粒大小的紅色血珠無需光照,同樣璀璨。

最近的那隻東西都快咬上我的脖子了,我反手一棍,將它敲散,然後催促貴叔道:「現在怎麼搞?」

「您先把血滴到上面。」貴叔將石頭塞給了我,然後又翻起他的百寶袋來。

一滴凝固如珠玉的精血觸碰到石頭,頓時化作流液,明明只有米粒大小的血珠,竟然化作無數細流,順著上面的符文,遍布整塊鵝卵大小的石頭表面。

我彷彿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力量,在石頭裡醞釀欲泄。

「就是它了!」貴叔很快就從百寶袋裡翻出一隻黃紙鶴,揚給我看,「你待會帶上石頭跟著它去,它落在哪裡,就把石頭往那裡的地面上砸,記住,一定要砸碎了。」

「茅山道術!」這個紙鶴,對於看著香江鬼片張大膽人而言,再熟悉不過。

九叔折的符紙鶴,不僅能帶路找東西,餓了還能吃。

貴叔見我的眼神,便知道我在猜測他可能的另外一重身份了,連忙辨清道:「呵呵,關老闆高看了,這不是吳某折的。」

行了,我就不問你怎麼會跟綵排過的一樣,拿出來的東西一個比一個適用。

我應了一聲「好」,示意他趕緊「施法」。

沒想到這紙鶴用起來的方法還真簡單,直接拿燈籠上一燒,就沒了。

紙鶴燒完之後,一個頭頂光圈的半透明紙鶴從灰燼里冒出,哀哀怨怨地往再度變得四望茫然的陰靈頭頂上飛去。

「關老闆,就看您的了。」貴叔朝我抱拳。

我沒時間再客套,直接轉身砸掉一個活死人,然後緊追掛掉的紙鶴而去。

黑木牌再度冒出黯淡光芒,將我籠罩,我沖入陰靈群中,頓時引起騷亂,不過近我身的,無一頭能倖免,全都被我身上黯淡光芒焚成灰燼。

但我的目的並非是來割草,而是打老虎!

就連這些不斷冒出來的被伏煞奪身的活死人,最多也只能算是蒼蠅。

伏煞以上,還有孤煞,而孤煞再往上,則是和曾經在市醫院ICU病房裡,出現過的那個小屁孩一樣的游煞!

游煞,才是我最忌憚的存在。

而能夠控制住這麼多的陰靈和伏煞的,絕大可能就是游煞!

為了小命,我必須在它冒頭之前,先將路給堵了。

頭頂上方散發著朦朧光芒的透明紙鶴飛得很快,正是如此,才讓我越發覺得心裡撥涼。

它這麼飛,不用多久,就能飛出鬼市死門方位所在的這條街了吧?

難不成,這些煞物不是在這裡冒頭的?

我心中想著,小赤鈴突然爆發出一陣強烈的音浪,將那隻下一秒就能將我的腦袋拍爛的大手阻擋了瞬間。

我連忙矮身箭步,往後倒退,由於太過倉促,一個屁股就摔在了地上。

孤煞!

果然!一開始我雖然陷在了陰靈群的中心位置,卻離這些煞物所在之處仍遠。

這裡,雖非與我的來路同一方向,距離我的目的地,卻同樣遙遠。

在這種環境下,我早就迷失了具體的方向,只是,這麼一想,又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只是一頭孤煞的話,我應對起來雖然麻煩,也不至於手忙腳亂。

不過,這裡明顯就是它們這次非法聚會的陣地,還是別打草驚蛇。

我立刻屏氣凝息,重新運轉起楊克勤偷偷傳給我的秘傳吐納之法,從正在四處搜尋的那頭孤煞旁邊溜了過去。

天空中的紙鶴速度逐漸慢了下來,應該不是在等我,而是已經接近目的地了。

我越往裡走,心情越沉重,同時,手中的打神棍,卻越發燙手。

這傢伙什麼好的不學,偏偏學黑木牌動不動就發燙。

黑色煞氣從發燙的打神棍上冒起,不多時就燃遍我全身。

奇怪的是,黑木牌的光芒這次是主動退卻的。

顯然,聰明如它,也知道在在這裡混,還是卧底當良民的好。

煞氣纏身之後,原本有意無意就往我身上掃的感知逐漸消失。

我鬆了口氣,知道自己算是混進來了。

而此地,竟然清一色都是煞物。

我掃了一圈周圍的環境,發現這裡是一片城中村,可奇怪的是,此地更像已經荒廢多年。

鬼市聽起來恐怖,卻是位於本市的核心地段,即使晚上再陰森,也不可能存在被荒廢的地方。

我下意識便認定,是因為這些東西聚集在此的緣故。

紙鶴在空中盤旋,隨時準備落下,而我則恨不得將手中的血文符籙石頭直接攥碎,同時準備將它隨時往紙鶴落下的地方砸去。

只是,我心中的不安突然強烈起來。

是因為這裡竟然沒有一頭游煞出現的緣故嗎?

我還沒來得及細想,頭頂光圈的透明紙鶴已經朝地上落了下來,就停在距離我前方十多米的位置。

我深深吸了口氣,腳下將力量蓄到極限。

然而,就在我準備衝出去的時候,一隻手,竟然無聲無息地搭在了我的肩上。

Prev Post
錢亮一驚,慚愧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Next Post
小舞聽著閉著一隻眼睛,吐了吐舌頭,一副調皮的模樣。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