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那邊啊,是蘇葉的住所……」

兌換員也不隱瞞,將昨天晚上和今天中午發生的一切都說了出來,引得五女驚呼連連。

他們都沒想到僅僅過了一天,蘇葉就鬧出了這麼大的事。

齊紫萱更是連連看向柳夢,那眼神就好像在說,你放著這麼一條粗大腿不抱,還出來自己拼搏,你是不是傻啊!

「小夢,我們快去看看你那個青梅竹馬吧!」

將學生卡收起,齊紫萱拉著柳夢的胳膊就想朝一號別墅走去,這一刻他對於蘇葉的好奇已經提升到了極致。

「喂,喂,慢點啊!」

柳夢驚呼道,趕緊將胳膊從齊紫萱手中抽出。

雖然有些不想讓齊紫萱接觸到蘇葉,但齊紫萱現在都提出來了,不去也有些說不過去。

正好她也有些話想對蘇葉說。

很快的,柳夢五人就來到了一號別墅前:「哇!那就是蘇葉嗎?好帥啊!」

遠遠看到蘇葉的瞬間,齊紫萱立刻眼冒桃花,如果不是被柳夢和白萱兒兩人死死拉著,說不定齊紫萱此刻已經要衝上前了。

「白萱兒!齊紫萱!」

見到柳夢五女到來,一名來自武陵一中的學生認出了白萱兒兩女的身份:「你們也是來挑戰蘇葉的嗎?」

至於柳夢三人,則是被他無視了,以為他們是白萱兒兩女新收的跟班,這種事在他們一中並不少見。

就好比他身邊的幾人,就是他剛收的小弟。

「你是隔壁班的那個誰來著……你們在這裡幹嘛?」

看著開口的那人,齊紫萱隱約想起來說話這人的身份,好像是隔壁班的一名同學,有過幾次接觸。

「額……」

見齊紫萱連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來,那名男生瞬間無語。

「魯哥,她們是?」

見自家的臨時老大認識來人,一名來自武陵四中的學生好奇問道,看向白萱兒五女的目光中也充滿了某種慾望,令柳夢幾人都忍不住微微皺眉。

「你看什麼呢!」

感受到自家小弟的目光,那人差點沒嚇得兩腳發軟。

毫不客氣的給了自家小弟一腳,把那人踢了個踉蹌后,那一中的學生狠聲道:「這位是白基地長家的白萱兒大小姐,這位是齊營長家的齊紫萱大小姐,給老子放尊重點!」

「什麼!」

聽完自家老大的介紹,那人嚇得差點癱軟到地上,兩條腿控制不住的發顫。

剛想出聲求饒,就直接被白萱兒揮手打斷了:「趕緊滾吧,不要在這裡礙我們的眼。」

這一刻,白萱兒將基地長家大小姐的姿態發揮得淋漓盡致,把那幾人震得連話都不敢多說一句,低著頭就朝遠處走去。

「柳夢,你們怎麼過來了?」

這個時候蘇葉也發現了柳夢五人,只是在看到白萱兒后,蘇葉瞬間在心裡嘀咕道:「她怎麼也在這裡?難道是知道我的身份了?應該只是巧合吧!」

他自認為自己已經做的夠隱蔽了,白萱兒絕對猜不到他就是當初在三星山救她的那人。

「你可真夠威風的啊」

走到蘇葉面前,柳夢笑道:「我們剛回來,就聽到了你的事迹,你知道嗎?你現在已經被稱為年輕一代最強者了。」

儘管早就知道蘇葉很強,但她們怎麼也沒想到蘇葉會強到那種地步,一個人的收穫比她們五人加起來的收穫還要多上兩三倍。

「呵,淡定淡定,基操而已!」

也不再繼續躺著,蘇葉站起身來,一臉得意地說道:「正好我這烤肉也差不多了,要不要來吃點?這可是黑鐵六級的次元魔獸肉呢!」

「好啊!好啊!」

還沒等柳夢幾人開口,齊紫萱就直接上前一步,來到了蘇葉身邊:「多謝蘇大帥哥了,白姐,小夢,你們快進來啊!」

「你是?」

感受著齊紫萱看向自己的火熱目光,蘇葉不動神色的退後兩步,看向齊紫萱的目光也隱隱有些不善。

對於這種自來熟的人,如果不是看在柳夢幾人的面子上,他會很直接的一腳將其踢出自己的別墅。

「呵呵!」

苦笑一聲,白萱兒主動上前把齊紫萱拉了回來,並對蘇葉抱歉道:「不好意思蘇葉,紫萱她就是這種性格,還請不要跟她計較。」

柳夢三人這時也趕緊走了上來,替白萱兒兩人介紹起來。

「既然都是朋友,那就先進來坐吧!」

讓開一個位置,蘇葉讓柳夢五女先進別墅,不然一直在門口說話,有些太不夠意思了。

同時蘇葉也不忘將篝火上的烤肉拿下,只留下一堆篝火替他守著大門。

「住別墅的就是不一樣!」

遠處一名學生看到這一幕,當即對身邊的同伴說到,話語中充滿了羨慕:「居然同時有那麼多美女找他,羨慕啊!」

「別羨慕了,有本事你也住別墅去,到時候也會有美女找你的!」

拍了拍同伴的肩膀,那人轉身就朝安全區走去。

有空在這裡羨慕蘇葉,還不如多去獵殺幾隻次元魔獸來的實際。

很快的,有五名美女住進蘇葉別墅的消息就在學生中流傳開來,激起了一堆學生奮鬥的決心。

蘇葉就是他們奮鬥的偶像!

他們也想有妹子跟他們一起住別墅啊!

另一邊,蘇葉讓柳夢幾人坐到別墅一樓的大廳內后,轉身走進廚房拿出一疊盤子和一把小刀,刷刷幾下就將烤肉切成一片片肉片。

「都愣著幹嘛,吃吧,看看我的手藝怎麼樣。」

說完蘇葉拿出青木基地專用手機,給兌換點的兌換員打了個電話:「喂,給我送幾瓶飲料到一號別墅,還有江北老酒也給我帶一件過來。」

那豪橫的語氣,看的柳夢幾人那是一愣一愣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那邊的都是萬花谷魔修,主要特點就是女性修士比較多,喜歡佩戴由純銀打造的飾品……」

「不要被她們的美色誘惑,她們全身都含有不一的毒液,種類也各異。」

午休結束之後,徐前輩也回到了流連客棧里,星絡仙門學宮的拓展課,正式開始第一課,嚴執事帶領着眾學生前往到鑒寶閣。

途經市集的時候,看到一夥衣衫襤褸的艷麗嫵媚女子。

嚴執事特徵止住腳步,抬起手,指著那邊萬花谷魔修,向學生們科普道。

「她們親你一口,你們全身上下所有孔洞都可能變為蠱蟲巢穴。白錦,說說看遇到萬花谷的魔修,該如何應對。」

「一支扦插入腹,碎其金丹,擒其元嬰便可萬花叢中過,滴血不沾身…..」

白錦想說付費的,畢竟…..萬花谷都是臭要飯的,但細思,就覺得此話不適合自己的身份說,就稍微正常回答道。

然後,瞄了一眼兩壓自己肩上,饒有興趣聽嚴執事講課的魔女師姐。

「嗨~」

對面萬花谷魔修也聽到這邊,對她們的品頭論足,但並沒有生氣,甚至極其惡劣的拋了一個飛吻過來:「可愛的弟弟們要姐姐們的優惠卷嗎?」

「可以的哦~只限漂亮的弟弟,如果還是青頭,姐姐這裏有紅包給的呢!」

星絡仙門雖然惡名遠揚,但其的本質上還是一個名門正派。

只要沒有得罪星絡仙門,沒有讓惡因種下的話,一般來說,在鬧市區或別人的地盤上面,星絡門還是比較穩的。

如果種下惡因,一條因果線上,所有生靈都等著死全家吧!

萬花谷對星絡仙門規矩都門清,所以才能笑吟吟開口調戲少男。

換到荒郊野嶺,塑料姐妹花們早開始比賽誰的逃遁術來的狂野了。

嚴執事額頭青筋暴起,似故意般抬高手掌繼續對着花魁們指指點點。

但很可惜…..那些花魁們,都沒有衝動易怒的暴躁老娘們,揮舞香風手帕勸說星絡仙門年輕一代弟子來玩呀。

反正都是修真之人,大把時光,玩一個三五年,也不耽誤修行,說不定萬花閣里遇到善合歡的魔女姐姐…..

到時候,三五天就能趕上你們在深山老林里苦修數年。

嚴執事一人人身攻擊,壓根無法斗贏悍婦們七嘴八舌的陰陽怪氣。

「老阿姨,你們的衣服那麼少,是今日份要飯額度還不夠嗎?」

「那麼大一個肚臍眼凸起,裏面應該藏有一隻蟲蟲吧?還在蠕動着的?」

白錦沒有開口,但他身旁夢綺,開口模仿白錦聲音,陰陽怪氣嘲諷起來。

她最討厭的就是小浪蹄子,尤其頭上還掛有花魁名字的。

夢綺曾經有過一段婚姻,直到,曾經相濡以沫的狗東西,花費家裏一年積蓄三千兩贖了一個花魁回來。

那花魁茶味極弄,在丈夫面前如乖巧小兔嘰般溫順,吹起床邊風來,那真的不是一三十中年頂得住的。

最終,曾幾何時的糟糠之妻,被丈夫當做黃臉婆掃地出門。

夢綺見不得小浪蹄子賣弄姿色,但凡看到要麼逼良為娼,要麼勸妓從良。

「?」

萬花谷的花魁臉上的笑容僵住,夢綺猛攻她們的要害,讓她們血壓升高。

想要成為花魁可不只琴棋書畫,吟詩作對樣樣精通,在魅術和修為,與毒功上都有達到優秀的水平。

她們明明那麼努力,最終,卻被罵做臭要飯的…….

頂嗨的住啊,撕了那狗男人爛嘴!

合歡宗全體,都將萬花谷的花魁看做衣衫襤褸臭要飯,而看傀壘殿就是一群社交自閉孤兒。

萬花谷所有魔修,看合歡宗就像看到一間精神病院,傀壘殿就純狗東西!

三大魔門本就互看不順眼,沒有直接互撕到頭破血流,純粹是因為沒有利益衝突而已。

「鏘!」

徐前輩一抬手,金劍發出嗡鳴,臉色淡漠的看着萬花谷魔修。

互黑互罵他不插手,但動手,就不要怪他不守地頭蛇大厭的規矩。

Prev Post
酒闌重得敘歡娛,鳳屏鴛枕宿金鋪。
Next Post
抓住陳雨然這富婆的胃,貌似是條生財之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