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你打算怎麼辦?小姨她們,動作挺快。」

方雅芝一邊說,一邊給葉奕深倒了一杯熱水遞過去。 「若是覺得自己可以靠他離開,儘管可以試試,不過那兩女人一定會被好生招待的。」

在兩方僵持之際,一個絕冷的聲音,從人群中響起。

人從兩旁站開,一個男人從中走出,臉上那半邊的紫金鐵片透露出無可頂替的高貴。

姜汪看到這熟悉的半邊面具,明白了這人就是當時軍隊圍困時的那最高話語權者。

他不敢與之對斗,努力平聲道:「你就是他們的幕後老大了吧,說條件吧,我們或許可以再談談。」

男人露出精美白皙的下巴半勾,冷冷說道:「你是認為自己挾持了一人,就能跟我談判了嗎?」

話音剛落不久,姜汪就看見一個黑影沖他飛來,隨後他便感覺到手中的人一個臨前的掙扎反應。

低頭一看,那人的心口處凹陷,鮮血從里流出。

甚至都來不及沒看到眼前這人有任何出手的動作,可人確實就被擊殺了,而他……

一句話時間,姜汪就失去了可以支撐說話的條件,啞然失笑。

他放開手裡的人,舉起雙手道:「好吧,你贏了,我投降!」

面具男人修長的手轉了轉自己的指環,低聲道:「這裡誰死對我都沒任何影響,但想活著就必須讓我看到你的價值。」

姜汪聽出男人的話意,接道:「閣下有話請直說,你想從我這得到什麼呢?」

男人並沒有言明,「價值是靠你自己體現,我只決定它能不能讓你繼續活。」

這人說話氣場一直都很足,甚至還有凌壓之勢。

姜汪不敢直接提通行證的事,現在還不能明確它在這人那裡的價值多少。

若是他就這樣就把最有力的底牌交出,結果也必然是死路。

他咬著牙回道:「不說的話,那我要怎麼知道自己的價值對你而言,有沒有價值呢?」

面具男人點點頭道:「沒關係,你可以慢慢想,我有時間……」

姜汪看到對方轉身的動作,一時懵了,不知他在做什麼。

可下一刻,大腦中系統的危險警報響起,他就知道自己這是要被「送走」了啊!

不多會兒,十幾個拿著棍棒的男人衝上台,朝著他就一頓打。

姜汪想還手時,卻瞥見台下那些人的槍口,都對準了莎莉·喬那邊。

隨之而來的就是瘋了一般的毒打,連開口求饒的空間都不給,他只能屈起身體雙手護頭了。

也不知他們這樣打了多久,姜汪只覺得自己的意識快要潰散了才停的。

「想的如何了?還沒想好的話那就再給你換個形式。」

全身都是陣陣痛楚,他連睜眼的力氣都沒了,本想緩緩再回答的,可下一秒就聽見驚叫還伴隨著衣服撕拉聲。

他猛地睜開眼睛,就看到了莎姐身上的衣服被扯下大半,旁邊還有幾個猥瑣男,用著貪婪的目光在緊盯著。

最害怕的事還是要發生了嗎?

他忍著劇痛,用力喊出:「別動她!要想怎樣我都聽你的。」

「人一旦有了軟肋后,就註定成不了天下大事。」

魔鬼般的笑聲響起,那說的話化作一把把的尖刀,深扎進了姜汪的心臟!

他不懂什麼天下大事,更不想管什麼軟肋,只想保護自己所想保護的人和事就好。

「不要!」

姜汪臉色驚變,怒喊一聲,努力想爬起卻失敗……

而兩人朝著莎姐過去,還順手在把腰帶解開,眼看著就要撲過去了。

莎莉·喬拼力想後退,被堵住的嘴一個字也說不出,急得掉淚了。

那被打得遍體鱗傷的軀體,沒力量再支撐站起,癱軟在地上的姜汪費力朝著她爬去。

「檢測到宿主死亡危險,為了系統的生存考慮,即將開啟全面託管模式……」」

什麼!託管?這不是在遊戲里的設置嘛,怎麼用我身上了阿!

哎,他是人,不是遊戲阿……

儘管姜汪在心裡驚訝著,但眼下自身的情況確實無法不能自救,也配合著放空了意識。

隱隱聽到腦海中的聲音再起,宣布著對他身體的終極宣判,「全面託管啟動成功,系統開始拯救……」

眼睛被操控著睜開,只見他一下跳起,幾個飛轉踢就把那些試圖靠近莎姐的人全都踢飛了。

台下的人猝不及防,動作都沒開,只接到指令。

但他們萬萬沒想到,如此飛快的子彈雨都被一一避開了。

不光如此,還能順利救走一個人,如鬼影一般閃走。

系統控制著他的身體行雲流水的一頓操作,睜開眼后就看到看著一群埋首慘嚎的人了。

這時的他目光凌厲地就站到那紫金面具男人跟前,語氣孤傲地說道:「現在,我可以有知道跟你開個談判了嗎?」

男人精緻的下巴勾笑,「有意思,一人就能打倒我手下那麼多人。說吧,要談些什麼?」

「姜汪」冷聲回道:「放我們走!」

「不可能!」

紫金面具男人絲毫沒有退步的意思,儘管他周圍的人都被打倒了。

「姜汪」陰沉開口:「是認為以你一人之力,就可以跟我對抗了嗎?」

男人搖搖頭,嫣笑道:「當然不是,我還有很多人,大概率是可以撐到你體力耗盡的那一刻。」

說完,他拍了拍手,隨後黑幕中就有出來了一大拿槍人。

「姜汪」咬著牙說道:「難道就不怕,我先第一個解決你嗎!」

紫金面具男人又笑了,「你很想這麼做,但卻不能!」

看到眼前的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他」就立即決殺了!

可「他」不能,因為這違背了系統與宿主約定,殺人就意味著自殺。

但讓「姜汪」疑惑的是,這人又是怎麼知道這個約定的呢?難道他也跟自己一樣是個系統嗎!

「你剛才出手是極快,非人所能達到的速度。但我也一直有在留意,你剛做的只是把人打傷擊退,並無人死。」

這還是頭一回遇到如此精明的人類,不禁犯難了起來。

「姜汪」緩緩說道:「你想要如何才能放人?」

男人捲起衣袖口,露出一塊黑色像鐘錶一樣的方塊。

。。璇風瓑浼氬啀璇..景家新房子裏,邢炙站在炕沿前方,剛剛給周宜箏重新換好了葯,周宜箏疑惑著看向邢炙,不知道這人為什麼處理好了傷勢之後還不走。

「有事?」周宜箏清冷著聲音問道。

邢炙其實早就想好了一堆措辭,想要盡量讓自己的觀點表達得委婉一些,可此時,一聽周宜箏這語氣,之前想好的說辭,立刻被邢炙拋之腦後。

他直言不諱地開口說道:「周姑娘,我對你的故事和仇恨並不感興趣,我只知道江湖人大多快意恩仇,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們一家人不求你如何報答,只求你不要連累我們。

眼下你住在我們

《暴富秘籍:我養的男主開掛了》第一百二十五章她吃醋了她不承認世界上,已經誕生了很多車隊,雖然沒有出現三級玩家,但是不少人的經驗都已經接近三級,恐怕今天晚上過去,世界上將會出現一批三級玩家。

其次是二級玩家的數量增多了不少,夏波當即劃掉五千萬貢獻值,彌補了損失的規則之力。

進化值和規則之力息息相關。

最初每一名成為規則的玩家都

《公路求生:從升級資源開始》第四百章:公路發展 韓雲那小子連夜趕回了中都大陸的煉丹師協會總部。

此時此刻,張大師和中都學院院長諸葛荀正在一處涼亭內下棋。

兩人一邊下棋,一邊感嘆著時光易逝,人易老。

聊著聊著,不約而同的,兩人又聊到了林天成。

至於林天成成為一代道祖的事情早已成為修真界修真者的飯後談資。

這個話題也早已被說爛了,但是,卻依舊沒有人會覺得膩,時不時總要提起這件事情。

「聽說天成去了那個世界,也不知道他還會不會再回來了。」張大師嘆了口氣道。

諸葛荀笑道,「一定會的,這小子重情重義,他的朋友親人都還在這個世界,他一定會回來的。」

「說的有理,當初聶總會長想要讓天成擔任煉丹師協會總會長一職,還好他沒有答應,不然就誤了他的大好前程。」

「是啊,我中都學院能出這麼一個優秀的學生!我諸葛荀這輩子也就別無所求了。」

張大師臉色一變,「盡往自己臉上貼金,天成在你中都學院呆的時間也沒幾個月。好像你們也教不了他什麼,反倒是他還幫你培養了不少雙重屬性體質,多重屬性體質的修真弟子。」

諸葛荀頓時發出了爽朗的笑聲,「哎呀,這都是過去的事了,不提了,咱不提了。」

其實諸葛荀的心裏也很清楚,張大師說的這些都是真的。

林天成在中都學院的時候就已經非常優秀了,學院也沒教他什麼東西。

他還憑藉着一套祖傳的功法幫助學院培育了不少多重體質修真弟子。

這些弟子後來都成為了學院的榮譽。

整個中都學院也因此名聲大噪,甚至是一些黃金級勢力的子弟都非常願意來中都學院學習。

「你也別光說我,難道你煉丹師協會就沒撈到好處嗎?我可是知道當初天成可是把上古煉丹術秘籍都給了你們,只可惜……」

張大師接話道,「只可惜我們資質不夠,沒能領悟多少。不然的話,煉丹師協會絕對要比現在更加興盛。」

諸葛荀所言不假,現在煉丹師協會總部所面臨的問題是明明有了精深奧妙的上古煉丹師秘技,卻晦澀難懂,難以深入研究。

到現在他們也只能學個皮毛。

不過這也很正常,倘若張大師知道就連仙庭之境白雲洞天的白雲洞主一開始也只能學個開頭,那他就不會這麼鬱悶了。

就在此時,韓雲匆匆忙忙地跑進了亭子裏,神色有些匆忙的樣子。

張大師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韓雲了,當時還感到非常奇怪呢!

「韓雲?你怎麼回來了,你不是說還要在天市呆個把月嗎?」

諸葛荀指了指旁邊的茶桌,「瞧你這氣喘的,還是先喝口水,把這氣捋順了再說吧!」

韓雲猛地灌了幾口茶之後,迫不及待地對師傅詢問道,「師傅,你可知道林天成這麼個人?當然,不是說那個成為道祖的林天成。」

成為道祖的那個林天成世人皆知,韓雲也不例外。

只是韓雲根本不可能把天市遇到的那個林天成和道祖林天成聯繫到一起。

為什麼會這麼想?

天市相對於中都大陸而言是一個窮鄉僻壤之所,堂堂一代道祖怎麼可能會去那樣的地方?

尤為重要的一點,沒有到一定歲數不是蒼顏白髮之人會是道祖嗎?

像林天成那個年紀,他能突破到渡劫期境界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當然這是針對於一衝天而言,若是韓雲去了二重天,開闊了眼界,他自然不會這麼認為。

其三,天市那個林天成要真是道祖的話,他哪裏會看得起自己,還讓自己跟他比試。

說不定早就一巴掌把他給扇飛了。

所以他匆忙趕回來,就是想要弄清楚這小子葫蘆里究竟賣的什麼葯。

張大師落了一枚棋子,極為肯定的說道,「當然認識了!」

諸葛荀笑就說道,「林天成這名號現在不是世人皆知嗎?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韓雲連忙搖頭道,「不不不,我說的不是同一個人。一個在天市的林天成,他說只要我向師父報出他的名號,我自然就知道一切了。所以我想問師父知不知道這麼個人。」

張大師和諸葛荀對峙了一眼之後都站了起來。

張大師急切地對韓雲詢問道:「快和我說說,究竟是怎麼回事?」

此時此刻,他的心裏有一種預感,那就是林天成回來了。

張大師只認識一個林天成,那個人既然這麼說了,那就極有可能是如假包換的林天成。

如果是冒牌的話,那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