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趙老弟。」

「武副隊。」

趙信很熟絡的打着招呼,旋即對他指了一下裴淵。

「武副隊,我是白城裴家的裴淵。」裴淵趕忙上前問候。

「嗯。」

看到裴淵的時候,武天龍就沒了那份熱情。

對他而言,就算是京城的人來了這,他該是這麼態度還是這個態度。想讓武天龍笑臉相迎,都得是他心裏認可的人才行。

哪怕是緝妖大隊的工作人員,他也不是每個人都很滿意。

熱臉貼了冷屁股。

裴淵也不惱,乾笑了兩下就退到趙信的身旁。

太着急了!

等他退回來的時候心裏有些懊惱剛才的舉動,緝妖大隊的人與他也不相識,其實他應該等趙信介紹更好一些。

「快進去吧,這段時間外面也夠冷的。」

進到緝妖大隊大樓,一路上碰到了不少緝妖大隊的工作人員。他們好似都認識趙信似得,在看到他的時候都有些驚訝,旋即點頭問候。

趙信也感覺有些莫名其妙,武天龍看了他一眼笑道。

「現在你可是咱們體系裏的名人,別說是咱們洛城的緝妖大隊,就算是京城的人也都知道你。」

「我怎麼還成名人了。」趙信不解道。

「音樂館和百樂購物中心都是你解決的,然後還有秋組他稍微推了一把,就把你給推上去了。」武天龍的聲音越來越低,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這事兒你可別怪秋組,對你來說這是好事,也算對你的一種……補償吧。」

「補償?」

「你姐她……」

「我姐好了。」趙信咧嘴笑了出來,道,「她現在可好好的,晚上還要給我做紅燒排骨。你們可真是,想補償我提前來個電話啊,我要虛名有什麼用,咋不說補償給我點錢,我們門派現在可缺錢了。」

「好了?」武天龍怔住。

上回在百樂購物中心,他是親眼看到柳言被狼人開膛破肚。而且被趙信抱出去的時候,也確實是沒了氣息。

竟然好了?!

想了想,武天龍也沒糾結這些,人能好絕對是好事。

「這還真是個好消息啊。」武天龍笑了出來,「你小子,早說啊。我這段時間還在想,晚上愁的我都睡不着覺。」

「幹嘛睡不着。」

「我不知道怎麼面對你啊。」武天龍長吐了口氣,「好了就行,好事兒好事兒,我們秋組也為你這件事愁的頭髮都白了不少。」

「他白那是應該的。」

提到秋雲生,趙信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

做為緝妖大隊的負責人,不能在第一時間知曉救世主的動向,他的這個負責人做的就已經不稱職了。

別說什麼,他們也無法提前預知救世主的動向。

緝妖是他們的本職工作。

晚知曉一分鐘,會造成多少人遇難。滿口的仁義道德,以人民的安全為己任,那他倒是真的做到那種程度啊。

可能是趙信對他的要求高了一些。

或者對他有一些偏見。

可是身為負責人,他就理所當然的要承受這些。

感受到趙信情緒的變化,武天龍知道趙信心中還是意難平,就趕忙換了個話題。

「不提組長了,你突然來緝妖大隊,電話里還說的那麼鄭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武天龍眯眼,「是不是有人惹你了,一句話,我給你擺平。」

「嘿呀。」

趙信莫名的長嘆了口氣。

「你說,我都不是你們緝妖大隊的人,怎麼天天就給你們幹活了。」

「對救世主有什麼新進展么?」

「有點不多。」武天龍摸了摸下巴,道,「上回的狼人我們都帶回來,也進行了一定的實驗分析,就是……」

突兀地,武天龍朝着裴淵看了一眼。

他都差點忘了這還有個外人,下意識的就跟趙信說緝妖大隊的內部情況了。

「別看他,我這回來跟他也有點關係。」趙信輕輕聳肩,將手機取了出來,「聽聽吧,突破口來了。」 看見忽然闖入的老人,凌雪薇神色一變,柳眉微皺,盯着他開口道,「你是何人?」

看見魏老走了進來,李會長以及醫療協會的一眾人等,全都站了起來,對着魏老恭敬的說道,「魏老!」

隨後,李會長甚至還把原本屬於他的座位讓給了魏老,恭恭敬敬的讓魏老坐了下來,而後就好像是一個奴才一般的站在一邊。

看見眼前的畫面,凌雪薇的神色變得越發的漆黑了。

李會長對着凌雪薇,用高傲無比的語氣說道,「凌總,你面前坐着的這位便是魏和清,魏老,乃是我們龍國武宗排名第八的醫藥大宗,藥王谷的長老!」

「如今看見魏老,你還不趕快行禮?」

李會長的話一說完,其餘的醫療協會的人全都對着凌雪薇說道:

「沒錯,凌總,魏老的身份何其的尊貴?你看見魏老,竟然還如此無動於衷?」

「哪怕你是雪薇集團的總裁,可是看見魏老,也沒有不行禮的說法!」

「莫非,凌總,覺得自己作為雪薇集團的總裁,身份高貴,瞧不上魏老?」

聽見眾人嘈雜的聲音,凌雪薇柳眉緊皺,思考了片刻,微微的施了一禮,說道,「魏老,你好!」

坐在位置上的魏老,很是喜歡別人在他面前卑躬屈膝,表情得意。

不過語氣卻極為淡然的說道,「小女娃,今天,我特意從藥王谷來到這江中,安排了這個會議,就是為了一個很簡單的目的,那便是給雪薇集團兩個選擇。」

「第一個便是歸順醫療協會,第二個,便是老朽親自出手,拿下雪薇集團,你趕緊考慮一下吧!」

聽見這句話之後,凌雪薇的神色頓時便變得漆黑一片,開口道,「魏老,你這是何意?」

「談生意,可不是你這樣談的,要是這樣說的話,那麼我覺得我們已經沒有繼續談下去的意義了。」

說完之後,凌雪薇直接向著門口走去。

但是,包間門口,此時正站着兩個男子,這兩個男子的身上散發出了極其駭人的寒氣以及壓力!

「小女娃,你覺得,沒有老朽的允許,你走得出這間屋子嗎?」

魏老淡然的喝了一口面前的茶,淡淡的開口道。

凌雪薇柳眉微皺,看着座位上的魏老,又卡了看一邊的李會長,而後說道,「李慧慧在那個,這便是你的待客之道?原來你們醫療協會,都是這樣談合作的?」

李會長現在仗着有魏老撐腰,直接撕下了面具,說道,「凌總,不好意思,這件事情,是魏老的注意,我只是一個出力的而已。」

「如果凌總想要走出這個大門的話,最好還是同意了我們的要求,免得再弄出什麼不必要的麻煩,你說是吧,凌總?」

「你們!」

凌雪薇頓時便被氣得不行,神色難看的說道,「想都不要想,這麼無理的要求,我絕不可能答應你們,如果我老公知道了這件事情的話,你們一定會吃不了兜著走!」

「哈哈哈!」

魏老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徑直站了起來,背負着雙手,眼神冰冷的看着凌雪薇,開口道,「你老公,就是那個北境王?要是來了也好,省的老朽再多跑一趟去找他算賬!」

聽見這個老頭知道葉臨天是什麼人,凌雪薇頓時身形一顫。

魏老繼續說道,「要是尋常之人,聽見你老公的名號,恐怕還真會被嚇得渾身冷汗,雙腿發軟直接向著地上跪去,可是,別人害怕他,老朽可不怕。」

「因為,老朽乃是藥王谷之人,是藥王谷的長老,哪怕是這北境王現在就站在我的眼前,我也要讓他老老實實的給我低頭認錯!」

話剛一說完,包間的門便直接被踹開了,門口的兩個守衛直接被門板轟飛了出去,撞在了後面的牆壁之上,而後滾落在地,死活不知。

隨後,一道冷冷的聲音,從破碎的門口傳來。

「哦?你說你能讓我低頭認錯?」

葉臨天直接從門口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神色淡然的環視了一周包間之中的人,而後凜冽的目光落在了對面的魏老身上。

看見葉臨天忽然闖了進來,凌雪薇懸著的心頓時便放了下來,而日趕忙跑到葉臨天的身邊,眼中滿是委屈。

葉臨天趕忙摸了摸凌雪薇的頭,說道,「沒事,有我在!」

隨後,他便繼續盯着魏老一行人。

此時,魏老的神色很是難看,他看了看被轟飛在地的兩個守衛,眼中滿是怒火。

而站在魏老身邊的李會長幾人,早就已經被嚇得不知所措了,眼神惶恐的盯着忽然闖進來的葉臨天。

這便是北境王?

竟然這麼年輕!

但是,卻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帶着一種可怕的壓迫感!

緊緊只是一個眼神,就讓他們惶恐不安!

而此時,魏老的神色也是變幻莫測,用充滿怒火的眼神緊盯着葉臨天,接着憤怒的說道,「你便是北境王?」

「好小子,當真如同傳聞中的那樣囂張跋扈,狂妄無比啊!竟然敢對我藥王谷的人動手!老朽給你一個機會,現在趕快道歉還來得及!」

「不然的話,要是惹怒了老朽,後果可不是你能夠承擔的!」

聽到這句話,葉臨天頓時便笑了起來,而後說道,「你說什麼?你這是在威脅本王嗎?那我倒要好好瞧瞧,你這個老王八生氣了,究竟有多可怕!」

說完之後,葉臨天徑直從了出去,啪的一聲,一巴掌扇在了魏老的臉上,響聲整天!

砰!

頓時!

魏老直接被那股強大的力量抽飛了出去,在空中旋轉了好幾圈在重重的摔在地上,將椅子都砸壞了好幾把!

看見這個畫面,包間之中頓時便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之中!

每一個人的眼睛都瞪得奇大無比,全都震驚的無以復加,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麼!

北境王,竟然敢動手打魏老!

魏老是什麼人?那可是來自藥王谷的長老!

身份何其尊貴!

糟了!

這下要出大事情!

此時,被扇在地上的魏老,發出了陣陣慘叫,而後捂著血肉模糊的臉,不斷的吐出最終的血水,而後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憤怒無比的對着葉臨天咆哮道,「你,你這個小畜生,竟然膽敢對我出手,我看你真是活膩了,我藥王谷與你葉臨天,勢不兩立,快給我來人!」

頓時,包間之外便出現了四個守衛。

這些人看見魏老滿嘴鮮血,臉部高高腫起,全都震驚不已。

「魏老,這是何人所為?」

其中的一個守衛趕緊走了過去,查看了魏老的傷勢。

魏老怒不可遏的指著葉臨天說道,「就是此人,趕緊給我將他擒住!」

「遵命!」

眨眼間,四人便直接向著葉臨天包圍了過去,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都爆發出了駭人的氣勢!

竟然是一個戰神,還有三位軍王!

葉臨天冷冷的笑了笑,而後淡然的看着幾人向著他包圍過來,隨後,眨眼間,葉臨天便出手了,砰砰幾聲之後,在人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四個護衛便全都倒在了地上,每一個人都捂著自己的肚子慘叫連連!

頓時,魏老開始慌亂了!

他神色惶恐的看着向他慢慢走來的葉臨天,大喊道,「你你要幹什麼,老朽告訴你,我乃是藥王谷的長老,你要是敢對我出手的話,那斌是再跟整個藥王谷為敵,到時候不管是你還是雪薇集團都會遭到藥王谷的猛烈報復,那根本不是你能夠承受得起的!」

「聒噪!」

葉臨天冷冷說道,而後一巴掌扇出,再次將他扇飛了出去,這一回,魏老嘴中的牙齒盡數掉落。

隨後,葉臨天將魏老提了起來,說道,「你是魏老對吧?今天,本王不會殺了你,只是給你個教訓!」

「你回去通知你們藥王谷的所有人,如果他們要是再敢道江中來的話,本王定會帶着三十萬北境破龍軍,去藥王谷做做客!」

Prev Post
想到此處,蘇沫不禁好一陣嘆息。
Next Post
「彭老混,他孫子還偷我家的雞蛋,還偷我家種的菜。」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