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謝謝你,凱恩。」

蘇葉幸福的抬起頭親吻了一下慕凱恩的額頭,她得想辦法儘快解決陸信才,把他留著遲早是一個禍害。

她現在好不容易已經和慕凱恩一起過上穩定幸福的日子,不能讓這一切都功虧一簣!

至於慕老夫人那個老不死的,她也沒什麼好怕的,已經是半條腿就要踏入墓地的人了,能有什麼威脅?

見他們要出來了,蘇錦藝趕緊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跑去。

只是還沒跑一會兒,就迎面而來了一個妖嬈的女人。

嚇得蘇錦藝趕緊止住了步伐,滿臉戒備的看著眼前這個濃妝艷抹的女人,「你是誰?」

「你好,初次見面,我叫南碧彤。」

南碧彤的嘴角微微勾起,禮貌的朝著她伸出了手。

蘇錦藝尬笑了一下,伸出自己的手握住了她。

「你好,我叫蘇錦藝。」

蘇錦藝說完趕緊收回了自己的手,這個女人好像有映像,不就是顧教授帶來的女伴么?

「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

「呵呵,小姑娘不要這麼害怕的看著我,怎麼說我也是亞帝斯學院里的老師。」

「原來是老師呀,老師你好。」

「現在這種場合,你才是主人,我只是一個客人而已。」

這話聽的蘇錦藝莫名的舒服,就喜歡和這種識趣的人打交道,「請問老師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那一位黑旋風幫會的那一個元首大人,在聽到了這裡之後,微微地點了點頭,然後接著說道:「嗯,情況,總的來說,也就是這個樣子。不過,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一個任務,那就是,必須先將劍蘭同盟會的戰車生產車間,還有他們的科技研究中心,全部都給滅掉!只有這樣,我們的那一個計劃,也才能夠真正地得以實現!」

隨後,那一位元首大人再一次看了那一個傢伙一眼,接著說道:「這樣,你再一次督促一下咱們的先遣隊員們,讓他們加速行動,爭取在這兩天之內,必須將劍蘭同盟會基地內的生產車間和科技研究中心的具體的位置,一定要給偵察清楚,一定要給偵察清楚,明白嗎?」

――――――――――――――――――――――――――

在劉劍飛的總部基地附近,在那一片密林之中,一場軍火交易正在進行之中。而這一次,看上去,好像跟以前的那幾次有所不同。是的,真的就是這樣子的。以前的時候,像是這樣的一種軍火生意,一般都會隱蔽進行的,因為這裡面涉及到了一些較為先進的武器!

如果被人給發現了的話,那麼,將會造成很大的麻煩。是的,要知道,他們劍蘭基地的這樣的一種生意,雖然說是可以進行的,而且,作為他們劍蘭同盟會的最為主要的一座基地,他們的最為重要的一種創收的手段,也就是這個。

不過,買賣是可以的,可是,若是因此而被一些行會大家給發現,惹了眼之後,那麼,情況可就很不妙很不妙了。是的,真的就是這樣子的。畢竟,到目前為止,劉劍飛現在的力量還並不是很強大。因此,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在他們還並不能夠公開的,明目張胆地跟一些有實力的對手,進行一番爭鬥的情況之下,一些行動,特別是關係到他們的一些生產機密的行動,自然而然的,必須先進行保密-處理。

―――――――-――――――――――――――――――

可是這一次,情況卻好像是適得其反!劉劍飛不但命令那一個負責進行軍火交易的相關人員,努力地將氣氛弄得更加地活躍一些,場景搞得更加地盛大一些,與此同時,更要大張聲勢!而對於劉劍飛來說,這樣做的一個最為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將那一些一直都在暗地裡偵察的敵軍的密探,給引誘出來。

或者,這樣以來,他們自己將會主動地跳出來!就算是他們暫時沒有能夠跳出來,在半路之中,也應該是有著他們的一些的眼線,會將一些情況,報告給他們的總部。

然後,自己再放長線而釣大魚!他就是要想方設法,先將這一個所謂的黑旋風幫會給端掉,這樣的話,自己的周邊地區,也就可以得以安寧了。在當前的這一段時間裡,自己必須首先將自己的周邊地區給搞定之後,然後,自己才可以放心大膽地從其他的一些地方,從其他的一些角度,繼續發起作戰。

―――――――――――――――――――――――――――

「當務之急,就是無論如何,也要先將這一個黑旋風幫會給揪出來,然後再將其幹掉!這樣的話,自己要想在這裡進行發現的話,也就不會放心,」劉劍飛這個時候,不停地在想著,想著。當然了,如果對付那一位黑旋風幫會的話,也是有著不少的辦法的。只是,從當前的這一種情況之下,好像當時很難說。如果自己的作戰力量,還是跟以前那樣的話,那倒也不用劉劍飛太愁了。

―――――――――――――――――――――――――

可是現實的情況卻是,現在,劉劍飛這邊的力量,已經無非曾經的時候那樣出色了。是的,確確實實就是這樣子。而之所以會造成這樣的一個原因,從根本上來說的話,主要還是因為,因為現在隨著時間的推移,應該說,大多數幫會基地都已經能夠生產一些比較先進的作戰單位的。這樣的話,一方面,自己的軍火生意,也就在一定程度上,不是那麼好做了。

另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兒,那就是,在當前的這一種情況之下,可以肯定的是,劉劍飛他們的劍蘭同盟會基地的整體作戰水平,已經不是很強大了。而這一切的一切的原因,都還是因為他們現在,已經沒有了此前的那樣一種優勢!那是一種主要依靠著作戰武器的先進性,而體現出來的一種優勢。可是現在,隨著其他的那一些的基地,已經逐漸地掌握了生產先進作戰武器的能力之後,這樣的一種情況,自然而然的,也就發生了改變了。

―――――――――――――――――――――――――

所以,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劉劍飛已經不敢輕易地跟任何對手開戰。現在,劉劍飛從谷幽蘭那裡學到了一個見識,那就是,在當前的這一種情況之下,他必須要做好一件事情,那就是,必須要做不賠本的買賣!而但凡是那一些賠本的生意,他是無論如何,也是不會去做的。因此,現在,在自己的作戰優勢已經很不明顯的情況之下,自己也只有暫時先學做縮頭烏龜了。他深深地明白一點兒,那就是,在沒有足夠實力的情況之下,強行逞強的話,那是絕對不行的。是的,真的就是那樣子的。

――――――――――――――――――――――――――

不過,儘管如此,對於這一個已經找上了自己的門上來的傢伙,對於這一個「黑旋風幫會」,劉劍飛卻是決定,必須要給他一點兒厲害嘗一嘗。不然的話,弄不好的話,他們的「劍蘭同盟會」將會成為很多基地和幫會的攻擊對象!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對於他們的這一座剛剛處在建設狀態之中的劍蘭幫會來說,那可是十分的不利的。是的,真的就是這樣子的。對於現在的這樣的一種局勢,他可是很清楚的。那就是,錦上添花者太少,甚至是幾乎沒有。而落井下石者,卻幾乎就是無處不在。

是的,現在,劉劍飛就是怕那一些惡毒的幫會組織,在由於一個黑旋風幫會出頭露面之後,而紛紛地進行效仿,這樣的話,他們將人紛紛的聯起手來,來群起而攻之,來對付自己。到了那個時候,嘿嘿,嘿嘿,自己就算是哭,也是拿不上音來的。

―――――――――――――――――――――――――――

所以,既然如此,現在,劉劍飛決定,無論如何,自己也必須先狠狠地打擊一下,那一個想挑釁自己的黑旋風幫會。只要自己現在,在一個適當的時候,在一種合適的情況之下,狠狠的敲打那傢伙一下,甚至必要的時候,還可以直接的將其給滅掉!

如此以來,那一些想要對自己進行動手的傢伙們,也就不敢再想三想四了。而這一點兒,也正是為什麼劉劍飛,無論如何,也要先幹掉那一個黑旋風幫會的主要原因。正所謂「殺一儆百」,就是說的這樣的一個道理。

―――――――――――――――――――――――――

當然了,劉劍飛也知道,那就是,這僅僅是一個權宜之計。是的,真的就是自己的一個權宜之計啊!要想真正地擺脫自己的這樣的一個被動的局面,應該說,最為重要的一個方面,那就是必須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千方百計地提高自己的綜合實力!

現在,只有實力才可以說話,只有擁有一點兒的數值,那麼,也就算是有了一些的正的信心與勇氣,然後,狠狠的教訓對方,甚至是狠狠地打死對方!這也是海陸兩上方面,共同來聯手去對付敵軍的那一份的海軍基地,以及,究竟應該採取一些什麼樣的,最為合理的措施?這一些,劉劍飛正在積極的爭取遲早的解決掉。

――――――――――――――――――――――――――

所以,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之下,劉劍飛決定,無論如何,自己也要把這一件事情完成。因為這直接地關係到,自己和谷幽蘭的那一座劍法同盟會,還能不能再繼續發現下去的一個關鍵性的問題。對於這一點兒,劉劍飛的心裡,那自然也是十分的清楚的。

而這一次,劉劍飛也正是想通過這樣的一個機會,讓對方意識到自己現在,真的已經是可以被攻擊了,而且,還有著很大的可行性。而實際上,自己方面也正在那裡各級地進行準備,為了能夠打贏這一場戰鬥,早做準備。

現在,在已經大張旗鼓地交易了一番這后,遵照著劉劍飛的指令,那麼,自己將向對方示意一定程度的外形,然後再尋機會狠狠地打擊對方那麼一下子。

「注意,密切地注意對方的行蹤!必要的時候,甚至還可以將自己的部分真實的力量,給暴露一下,這樣的話,對方也就很有可能,會真正的上了自己的當了!」劉劍飛暗自盤算著。

――――――――――――――――――――――――

而敵軍方面,此時此刻,那剛剛紛紛在接到了這裡之後,已經遠遠地,將速度提升到了最佳水平,正在準備著向著劉劍飛的基地攻擊過來的時候!因此,劉劍飛知道,自己根本就不能夠掉以輕心啊!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程慕凡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既然如此,你答應我的事可不能反悔哦。」

「程兄弟放心吧,絕對不會反悔的。想不到程兄弟這麼年輕就有這般能力,還真是我林某看走了眼。」林忠坐在程慕凡的對面腆著臉說道。

程慕凡本想說兩句話讓林忠感受一下被打臉的滋味,可沒想到他自己倒是說了出來。

程慕凡心想:「這樣也好,既然林忠答應了自己,以後有什麼事可以找他,那麼就算是交了一個朋友。」

「那要是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以後需要你幫忙的時候再找你,對了,你給我留個電話。」程慕凡喝盡杯中茶,將茶杯放下。

林忠聞言連忙將自己的號碼說給程慕凡記下,程慕凡轉身就離開了林忠的家。

林忠看着啪一聲關以上的房門,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氣。

現在已經是晚上,程慕凡徑直就回了家。

已經兩天沒去店鋪了,程慕凡心想明天一早就去店裏瞧瞧。

次日,程慕凡早早的就來到店裏,生活在鬧市區,儘管店鋪沒開門,可是桌子上還是蒙上了一層灰。

中午,黎江從程慕凡的店門前路過,見他正坐在裏面,於是便走了進來:「凡哥,你去哪兒了,怎麼這兩天都沒見你。」

「出去辦了點事,怎麼了,是找我有什麼事嗎?」程慕凡示意黎江坐下。

黎江擺了擺手:「沒事,就是沒見你開門有點納悶,那既然這樣我就先去忙了。」

說罷,黎江就徑直去了他的餐廳。

程慕凡一個人在店鋪里獃著,偶爾接到一兩單生意。

一直到了下午五點,程慕凡關了店門,徑直走向茗月居。

走到茗月居的門口,店中已經坐了很多人,只見唐蓉正在忙活着。

程慕凡整理了一下衣裝走進了茗月居。

「程先生你來了,昨天你跟着警察走了,有沒有出什麼事啊!他們有沒有找你的麻煩,或者有沒有為難你。「唐蓉一見程慕凡走進店中,便放下手頭的事情迎上來關切的問道。

程慕凡故作委屈的模樣,嘆了一口氣:「昨天我跟他們去了派出所,那些人就是抓着我不放,說是我把他們打成了那個樣子,無論如何都要我賠償,還要我給他們道歉,不然的話我就要被拘留。」

「那後來呢?」唐蓉略顯着急。

「後來我就給他們道了歉,還給了他們賠償,還被拘留了一天。」程慕凡越說越委屈。

此時,唐蓉聞言很是憤怒:「真是的,那些人簡直就是太過分了,本來就是他們無理在先,沒想到還要讓別人替他們買單。」

程慕凡看着唐蓉生氣的樣子,有些忍不住想笑,為了掩飾自己在撒謊而想笑,程慕凡假裝咳嗽了兩聲。

唐蓉倍感愧疚:「程先生,真的是太對不起你了,都是因為我你才會這樣的,都怪我,我還是給你一些補償吧。」

程慕凡頓時感到一喜,滿臉期待的看着唐蓉:「什麼補償?」

唐蓉連忙往後退了一步,有些尷尬,微微低下了頭:「程先生賠給他們多少錢啊,我可以雙倍補償給你,不然的話我這心裏很是過意不去。」

「我不想要錢!」程慕凡思索了片刻。

唐蓉則是微皺着眉頭,有些疑惑:「那你要什麼?」

程慕凡看了看唐蓉的樣子,似乎也看出唐蓉的尷尬:「我想要你……」

程慕凡還沒說完,唐蓉臉色巨變,皺起了眉頭,似乎有些生氣。

程慕凡接着說道:「我想要你給我來一壺茶。」

「噢…好!」唐蓉尷尬的笑了笑,轉身離去,很快就提着一壺茶回到程慕凡的面前。

此時不忙,唐蓉也隨之坐在了程慕凡的對面:「程先生,昨天的事情我真的太過意不去了,我還是給你錢補償你吧。」

程慕凡端起茶杯輕抿了一口:「不用了,剛才我是騙你的,我沒有給他們賠償,也沒有被拘留一天。」

「什麼?你為什麼要騙我!」唐蓉有些生氣。

「我就是想看看你是什麼神情,想知道你會不會關心我嘛!雖然沒有我說的那麼嚴重,可是好歹我也幫了你啊!你說是吧!」程慕凡則是調皮的笑了笑,隨後挑了挑眉。

唐蓉停止了笑容,眼神中充滿著憤怒與不屑:「原來你是想打我的主意啊,要是這樣,你就不要幫我啊,我又沒求着你幫我,哼!」

程慕凡看得出來唐蓉是真的有些生氣了,於是連忙服軟:「好了好了,不說了,你的事情我是很樂意去管的,就算你不要我管,只要我看到了,我就要管。」

程慕凡說罷,端起茶杯喝起了茶,他也不知道自己會對唐蓉發不起來脾氣,看着她就覺得怡然自得。

唐蓉聞言滿頭黑線。

「噝~~~」忽然,唐蓉皺起了眉頭,伸出手揉了揉太陽穴,看她的樣子有些難受。

「怎麼了?」程慕凡見狀連忙坐到唐蓉的旁邊關切的問道。

「頭好疼,還很暈。」唐蓉表情痛苦,忽然她有些體力不支,倒在了程慕凡的懷裏。

「唐蓉!唐蓉!」程慕凡連續呼叫了幾聲,唐蓉依舊毫無反應。

程慕凡知道情況不妙,此時他也不知道唐蓉究竟是怎麼了,於是只能趕緊帶着她往醫院趕。

唐蓉被送進急診室,程慕凡站在門外十分焦急,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那麼擔心唐蓉。

很快,醫生走了出來,唐蓉也隨之被推了出來,可是她還是沒有醒。

「醫生,我朋友她怎麼了?」程慕凡着急的問道。

「你放心,我們仔細的給她檢查過了,她的身體完全沒有任何問題,之所以會暈倒,可能是太累了,要讓她好好休息,這年頭的年輕人,就是太拼了。」

Prev Post
聽着他們的議論聲,溫思思眯眸,心下直打鼓。
Next Post
「你們找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