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提前使用你出差那幾天的額度。」

江亦琛聽懂了,眸色忽然變得幽深:「你認真的?」

「逗你玩的。」顧念不顧形象哈哈大笑,翻身下來:「睡覺睡覺。」

她只是開個玩笑而已,江亦琛卻當真,他抓著她的腳踝,將她的腿折起來,冷笑:「我看你膽子是肥了。」

「救命,我真的是開玩笑的。」她急忙把自己縮起來,但是已經晚了,既然敢撩,撩起來的火就得自己負責熄滅。

…………

青城山俱樂部。

江亦琛到的時候,人已經很多了,高俊今天在這裡打拳,拳擊館那邊有不少人。

脫去外面的大衣,還有黑色毛衣,江亦琛穿著黑色背心,露出肌肉勻稱有力的身體,他活動了會就穿過大半個會所去了拳擊館那邊。

高俊一記漂亮的左勾拳面前不知道哪家倒霉的陪練很給面子順勢倒下。

「高總好拳法。」江亦琛拍了拍手,從人群裡面款款走出來。

高俊聽到聲音愣了一下,再一見到完好無損的江亦琛更是目光發直但是他很快反應過來,勉強一笑:「江總過獎了。」

看了眼面前倒下的人,江亦琛眼裡閃過一絲輕蔑,對著表情尷尬地高俊友好而又禮貌地笑:「高總,介意我陪您玩一場嗎?」

介意啊!

高俊看了眼眼前肌肉勻稱結實,體型高大的男人,再一聯想到之前聽過的說江亦琛是混黑道起家的,不免心裡有些發憷,但是這麼多人看著呢,他也不好意思拒絕,臉色蒼白一笑:「那我就不客氣了。」

江亦琛帶上拳套綁好護手繃帶,微微彎了腰身,朝著高俊冷笑,然後一記直拳,快很准朝著他的面部擊去。太忙了,今天不更了

。 第332章

不管是哪種可能性,現在都對她和趙衛東極為不利。

看到駱飛燕的表情,趙衛東同樣心生絕望。

那名殺手,果真落入林壞手裡了……

如果林壞真的把殺手交給鎮西統領審訊,別管那殺手是不是隱門的,就算他有再強大的意志力,也不可能在林鎮西手裡撐得過兩輪。

到時候,殺手肯定要把他趙衛東和駱飛燕供出來。

這絕對是死罪!

趙衛東害怕了,恐懼到了極點。

他深吸一口氣,語氣緩和下來:「林壞,俗話說做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大家各退一步,海闊天空。」

林壞:「滾你媽的!」

「你要抓我老丈人的時候,怎麼沒見你留一線。」

「你留你媽呢,到底裝不裝孫子?」

噗嗤——

李一諾忍不住笑起來。

趙衛東愈發憤怒了,但敢怒不敢言。

林壞這個二流子,死流氓,居然敢這麼罵他!還罵得這麼難聽!

趙衛東咬咬牙,知道自己已經被逼上絕路了,他今天要是不喊林壞一聲爺爺,恐怕林壞轉頭就會把殺手交給鎮西統領。

他鼓起勇氣,壓低聲音,喊道:「爺爺,我錯了,今天是我瞎了狗眼,請你原諒……」

林壞瞥了他一眼:「大點聲,是不是沒吃飯?」

趙衛東牙齒都快咬碎了,提高音量:「爺爺!我錯了!」

林壞:「滾!賤骨頭!」

「我沒你這麼不孝的孫子,趕緊滾,別讓我再看到你。」

趙衛東雙目發紅,幾乎要噴出火來,他強忍著要殺人的衝動,僵硬地揮揮手,帶著人趕緊離開了。

現場,死一般寂靜。

眾人甚至嚇得不敢喘氣,既佩服,又為林壞捏把汗。

一個混地下圈子的,居然敢逼吃皇糧的喊他爺爺,就是駱爺都沒這膽子。

林壞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吧。

都可以載入混混史冊了。

駱飛燕一臉不服,連忙追了上去,拉住趙衛東:「你就這麼走了?被一個下三濫這麼侮辱,你咽得下這口氣?」

「你別忘了,我們還留有一手。」

她說的,自然是那十幾個盤口的老大,以及那上千名打手。

趙衛東吸了口氣,臉色通紅:「別想了,這一手對別人興許有用,但對他沒用。」

駱飛燕更是不服:「我還不信這個邪。」

「我們的人就在天海市,而他的人都在東海和寧海,就算趕過來,也只能給他收屍。」

趙衛東:「這事我不參與,你想干就去干吧,但別說我沒提醒過你。」

駱飛燕:「草,老娘還沒怕過誰,我今天就干給你看。」

「趙衛東,你他媽真沒種。」

趙衛東沒有反駁她。

這娘們,顯然是沒栽在林壞手裡過,才敢這麼狂。

他敢打包票,林壞早就已經知道天海市埋伏了人了,但人家還是若無其事地回來鎮場子。

這說明什麼?

說明人家也有後手啊,有王牌。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他不敢再去試探了,一旦失手,粉身碎骨啊。

但駱飛燕沒想這麼多,連忙先給岳峰去了個電話:「岳峰,時機成熟了,馬上帶人過來,快!」

原本對駱飛燕言聽計從的岳峰,此時卻是嬉皮笑臉了起來:「啊?這麼快啊?」

「不好意思,我現在沒空。」

駱飛燕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你再說一遍,沒空?」

岳峰:「對啊,我現在趕著去賀喜呢。」

駱飛燕氣樂了:「你賀你媽的喜呢!」

「現在什麼時候了,你不知道什麼更重要?」

紫筆文學 笑傲江湖即將風起雲湧。

天行九歌世界、風雲世界和火影世界同樣泛起波瀾。

風起於微末,聚沙成海,日積千里如淵如瀑。

心之所向,則勢不可擋。

火影世界。

我愛羅回歸小隊的剎那,馬基、勘九郎與手鞠所在的光圈瞬間消失。

我愛羅獲得了《狂風刀法》、磁遁、《萬劍歸宗》和十公斤振金。

其中三項能力都直接融入身體與記憶之中唯獨振金是實體,被我愛羅用手拿著。

「我愛羅。」

勘九郎看到我愛羅這個弟弟,就好像老鼠見到貓一樣,下意識就躲到了手鞠的身後。

我愛羅只是冷哼一聲,自顧自的打量著手中的振金,想著是用來做出鎧甲,還是武器?

「今天的事,被列為S級機密,誰都不得向外透露,我們儘快完成任務回村。」

馬基心中同樣掀起一陣天天巨浪,久久不能平息,但身為忍者,並沒有因此而忘記自己的任務。[space]

我愛羅淡淡看了馬基一眼,讓馬基都心裡一激靈,好在我愛羅還有理智,並沒有對他這個帶隊老師下手。

「走吧,我已經迫不及待了!」

我愛羅心中早就憋著一股火,之前在答題空間不敢妄動,現在他決定在任務目標上,試試自己剛剛獲得的能力。

尤其是磁遁和《萬劍歸宗》。

磁遁占且不提,我愛羅獲得的《萬劍歸宗》與牧九歌通過交易獲得的修鍊方式不同。

我愛羅是直接獲得獎勵,不需要自廢武功,劍沖廢穴。

在獲得獎勵的剎那,我愛羅就相當於《萬劍歸宗》入門了。

而他損失的,只是三個沙遁忍術而已,簡直血賺。

然而獲得獎勵的喜悅,並沒有抹消我愛羅對殺戮的慾望。

接下來,就是一場血腥屠戮!

……

風雲世界。

劍晨被傳送回中華閣,外界光圈消失。

師徒相見,一起探討起答題空間,相對和諧。

劍晨也展示了他在答題空間獲得的獎勵。

《墨子劍法》、白眼、《柔拳》、《三霸劍》和蜘蛛俠能力。

其中蜘蛛俠的能力,對劍晨的增幅是最大的,相當於直接獲得了蜘蛛俠的力量。

如果單論肉身力量,風雲世界也只有那些神獸可以強過劍晨!

而且蜘蛛俠的能力還是很好用的,尤其是蜘蛛感應,可以提前預知危險。

不過現在劍晨心中最想知道的卻是「楚楚」是誰?

再三考慮之後,無名放下心愛的二胡,說道:「劍晨,隨為師前往凌雲窟。」

Prev Post
「我們接到舉報,你涉嫌打架鬥毆,我們需要帶你回去接受調查!」
Next Post
讓蕭琳感覺到困難的是,王爺現在的狀態好像有些不太對勁,王妃是個女人,必然善妒,不會接納她的。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