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我們接到舉報,你涉嫌打架鬥毆,我們需要帶你回去接受調查!」

他剛說完,一個紋身男子就走了過來:「警官,我自首。」

「剛才這些人,是我們打的。」

此時,那些穿白大褂的醫生護士也都紛紛道:「對,我們能證明。」

「剛才就是他們在這裏打群架!」 王野愣住了。

他下意識的想要後退一步。

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好似不能夠有任何的動作!

直直的僵硬在了那裡。

眼前的這一幕。

已經遠遠地超出了王野的想象。

就在他的身體如墜冰窖,不自覺的顫抖時。

鏡子中的迷霧終於散去。

只見一個穿著黑紅哥特長裙的女子,手中持著漆黑的扇子,輕輕的遮擋在了自己的面容之前。

僅露出了那如同鮮血般的雙眸。

「你!你是誰?!」

王野顫顫巍巍的問道。

然而。

這個少女顯然並不想回答王野的這個問題。

而是用無比享受的語氣,對著王野說道:「真的是可愛的小男孩啊~你的身上有著我喜歡的氣息,那種濃郁純粹的氣息!」

女子用那赤紅的雙眸,死死的盯著眼前的王野。

隱藏在扇子之後的猩紅血唇不斷張合。

一股令人發酥的聲音,輕輕的飄入到了王野的耳中。

而她口中所說的濃郁純粹的氣息,則名為——

絕望!!!

只聽這個時候,女子對著王野又道:「可愛的傢伙,你想要逃離這般絕望的家庭嗎?逃離這般絕望的父親嗎?逃離這般絕望的生活嗎?」

「如果你想的話,就到姐姐的懷中來吧,姐姐可以給你這一切!」

說完。

女子緩緩的張開了自己的懷抱。

露出了隱藏在扇子之下的絕美容顏。

這是多麼妖艷的一張面孔啊!

比他的父親每夜帶回來的不同女子,竟還要美艷萬倍!

如同攝魂勾心般。

讓王野再也移不動自己的視線。

女子血紅的嘴唇向上勾勒,笑道:「來吧!來到姐姐的懷中,姐姐能夠給你最為夢幻般的生活!」

「夢幻般的生活……」

王野輕聲呢喃了一句,隨後又道:「那麼能夠讓我的媽媽開心,能夠讓爸爸不再打我了嗎?」

「因為爸爸的原因,所以媽媽她很早之前,就已經一個人搬出去住了。」

聽到王野的話語,女子大笑出聲:「沒問題!當然沒問題!只要是你想的,我都能夠給你!只要你來到了姐姐的懷中!」

看著眼前笑的如彼岸花般美麗的女子。

王野開始幻想著,自己未來美好的生活。

如果姐姐真的能夠做到的話。

那麼未來,爸爸不會打自己了,而媽媽在開心之後,也會回到自己的身邊。

這對於小小年紀的王野來說,絕對是夢幻般的生活了。

看著鏡子中的女子。

王野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便伸出手來,緩緩的按在了鏡子之上。

霎時間。

女子的表情變得無比的猙獰。

原本就陰冷的笑意,變得更加的瘋狂!

「沒錯!就讓我來實現你的願望吧!」

隨著女子的話音落下。

只聽到那尖銳刺耳的笑聲,猛地化作了渾厚混沌般的聲音。

原本白皙的皮膚,頓時如同花蕊一般散了開來。

露出了恐怖無比的真身!

那是一個龐大臃腫、帶有觸手的人形生物!

王野見狀,瞳孔猛地一縮。

下意識的就想要收起自己的手掌。

可是王野驚恐的發現,自己的手掌根本無法離開鏡面。

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觸手,透過鏡面纏繞在自己的手上。

並順著手臂不斷的朝著王野的頭顱纏去。

王野的臉色無比的蒼白。

他掙扎著搖著頭!

「不要!你快點離開我的身體!我不要夢幻般的生活了!爸爸!快來救我!」

「喊吧!喊吧!你就是喊破喉嚨!他也不會救你的!不過你放心,我肯定會幫你滿足夢幻般的生活的!」

這片空間的聲音。

已經被這怪誕的生物盡數阻隔。

伴隨著觸手的話音落下。

只看到他的觸手,將王野的頭顱包裹了起來。

然後順著王野的嘴巴、耳朵、鼻孔、甚至是眼睛的位置鑽了進去。

隨著觸手盡數湧入到了王野的身體之中。

只看到王野的身上一陣涌動。

血色的眼球便固定在了王野的眼眶之中。

隨著王野的鼻子微微抽動。

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享受的神色。

「這殘破世界的香味,真的是讓我感到無比的動心啊!」

「不過你放心,我會先完成你的願望的!」

伴隨著話音落下。

只看到他滿臉笑意的打開水龍頭,沖洗了一下滿是淚水和鼻涕的臉。

然後來到了廚房之中。

挑選出了其中一把最為鋒利的菜刀。

然後朝著王枸的房間中走去。

房間中。

王枸正煲著電話粥,猥瑣的笑容掛在他的臉上。

「寶貝,今晚有時間嗎?我想你了!」

「父親去世了?好吧,那麼我們改天再約吧。」

王枸滿臉遺憾的掛掉電話。

然後他便看著自家兒子,拿著菜刀從外面走了進來!

他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王野!你拿著菜刀是什麼意思?!」

「當然是創造一個沒有你的世界啊!這樣的話你就不會繼續打王野了!你覺得我說的對不對呢~」

「不會打王野?」

王枸敏銳的捕捉到了話語中的怪異。

同時也察覺到了王野雙眸的血紅!

一時間。

他身上只覺得布滿了陣陣凜冽的寒意。

只聽到他對著王野質問道:「你究竟是誰?!」

「區區人類,不配知曉吾之真名!」

伴隨著王野的話音落下。

只看到他張開自己的嘴巴。

一條觸手猛地從中刺出。

輕而易舉的勒住了王枸的脖頸。

Prev Post
蘇暖暖走近了過來,敲了敲木門,冷冷地道:「啟稟師尊,弟子已經挑選完心怡的靈獸,現如今將玉牌交於你!」
Next Post
「提前使用你出差那幾天的額度。」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