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好!可以是可以,不過,我得是正統,其餘三峰均為記名。」楊無忌留了一個心眼。

總和三個峰主這麼耗著,也不是個辦法。

「好!沒問題,我同意。」明月峰主最先表態。

原因很簡單,她們可以去拜託宗主,楊無忌難道就不可以嗎?

到時,宗主一番權衡,極有可能會拒絕她們這邊。

與其鬧得大家都不愉快,不如採用這個折中的辦法。

起碼說出去,陳偉還是自家嫡傳,記名嫡傳弟子,也是嫡傳。

另外兩峰相繼表態,點頭同意。

不同意的話,有陳偉加入,他們肯定會被明月峰拉開距離。

這樣做,最起碼不會打破現有的平衡。

要說誰撈到了好處?那只有陳偉一人。

能得到傳送陣法圖,還可以同時享受三峰的嫡傳弟子待遇。

每月丹藥獎勵少是少了些,總好過沒有。

三峰加起來,再加上楊無忌這邊,也算不上少。

「不是吧?他們竟然真的答應了!」

「沒辦法,誰叫人是天才,你不是呢?」

「天才天星門又不是沒出過,但像他這樣的天才,你確定不是頭一次見?」

「那就是天才中的天才!不必糾結。」

「啊,我好後悔,以前在他沒出人頭地的時候,怎麼沒去巴結呢,否則,我現在已經走上不同的人生道路了。」

「天才這東西,原來還可以靠後天覺醒,我學廢了!」

……

此時此刻,陳偉無疑不是最讓人羨慕的對象。

之後,陳偉跟隨天運峰主回到天運峰。

這原因嘛,很簡單,天運峰主替他準備了一座府邸,論豪華程度,天星門絕對沒有誰可以比得上,內置靈氣池,全天可以使用。

另外兩峰峰主剛落地,便立馬差人去準備丹藥秘籍,替陳偉送去。

都想著,不能讓天運峰主一個人拉走陳偉全部的好感度。

現在付出多一些,日後陳偉在陣法上有所造詣后,他們也能沾光。

楊無忌的話,則是將傳送陣陣法圖,以及畢生陣法研究整理成一份,叫人送去天運峰。

而陳偉的話,此時正側躺在床上,研究著剛送來的傳送陣陣法圖。

明白其運行原理后,比他想象中,要簡單不少。

立刻動用靈力,在房間地上刻畫出一個簡易,卻可以隨時定點傳送的陣法圖。

閉眼,再睜眼。

陳偉回到藍星這邊。

看著眼前撕裂開的空間入口,笑容浮現。

抬手一揮,將陣法隱去。

陳偉暫時沒有打算要過去。

腳尖一點,飛身上小白頭頂。

「回長生宗。」

「是。」

至於替身的話,則讓他一個人好好利用靈池,精進修鍊。

在自己不在這段時間,做好掩護,若真遇到難以渡過的問題,再傳消息,陳偉親自解決。

【怎麼又要走了?】

【不打算留在大夏,收幾個弟子嗎?】

【哎,我還以為他會幫我們一把呢,看來,是我想太多】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你確定這句話沒用錯意思?】

……

小白的飛行速度,比御劍更快。

小半天工夫不到,陳偉已是落地長生宗大門。

「行了,你回去吧,日後若有什麼要緊事,可以隨時到這來找我。」陳偉對小白說道。

小白並未馬上回答,幾秒后才反應過來,低頭答應一聲。

陳偉沒有怪罪小白的意思,看了眼頭頂的氣運金龍,再看看小白遠去的身影,心想,它多半是被嚇到了。

龍畢竟屬於神話生物,存在血脈壓制,說得過去。

【得,又看不到了】

【這節目遲早得涼】

【對比開播時的熱度,確實涼了不少,現在就兩億多熱度】

【比起那個,我們還是討論一下,關於狂化動物出現在鷹派的事吧】

……

陳偉回來以後,關山月她們也沒事,並未前去打擾。

期間,沈玉秋來過一次,來給陳偉送丹藥。

「八品丹藥!」其中有一枚赤色的丹藥,著實驚艷到陳偉。

沈玉秋的進步速度,用坐火箭來形容,都毫不誇張。

類似這樣的弟子培養一批起來,再通過傳送陣傳送過去……

「等等!」

陳偉眼前一亮,「我為什麼不直接把弟子送過去,成為各大宗門的嫡傳,借他們之力,幫我培養弟子呢?」

吸血同時,還能監控各大宗門內部的情況。

想到這,事不宜遲,陳偉立刻動身前往後山。

這一次,不僅要用靈氣最充裕的泥土,還要用龍血滋潤!

或許這樣造出來的弟子,會更具傳奇色彩。

一個個泥人迅速成形,男女都有。

一共十二個,或許是因為添加了龍血材料的緣故,這次的靈氣消耗,實屬不小。

但收穫也很誇張,十二名弟子,無一例外,全部達到元武境實力。

體內流動的氣血,更是富含龍氣!

「如此天賦,成為宗門嫡傳,肯定不難吧?」陳偉非常滿意。

接著,啟動傳送陣法,將十二人一一送到天運峰。

再之後,則讓他們各自隱匿氣息,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悄悄下山。

正好這個時間段,是各大宗門招收弟子的時間。

無需保留,參與測試,成為最吸睛的存在!

各大宗門恐怕做夢都想不到,這一屆招收到的,實力最頂尖的弟子,全部是由陳偉一人親手,批量打造。

這每一個弟子,都相當於是陳偉埋藏進各大宗門的炸彈,一旦引爆,威力無窮無盡!

「沒想到,我也有這麼陰險狡詐的時候。」陳偉打趣道。

接下來,是該好好研究研究,從天星門偷盜來的那些功法秘籍,只留精華部分。

7017k 「娘親,既然你不喜歡,不如給……」

柳琳的話還沒說完,趙氏便沖了進來:「我說小姑,你人還沒嫁呢,就想把家裏的東西往夫家搬了?

這件火狐披風,再怎麼着也不應該落到你的手中才是。」

趙氏本就一直惦記着田氏的火狐披風,一聽到柳琳想拿走那件火狐披風,她想也不想就沖了進來。

這火狐披風,拿出去賣,最起碼都值個幾兩銀子呢。

白白給了柳琳,憑啥。

柳琳看到趙氏蠟黃的臉沖了進來,不悅地撇撇嘴。

真是的,哪裏都有她的事。

「披風是我娘的,她說給誰就給誰。」柳琳看向田氏,「娘親,我都快要嫁人了,不過是想留點家裏的東西做個念想罷了。

更何況人家鄧家送來的東西都這麼好,我們如果不拿出些像樣的嫁妝,也不知道人家會如何嘲笑咱們家呢。」

趙氏心想,反正嫁過去的是你,被嘲笑的是你,抬不起頭的也是你,跟我們半文錢關係都沒有。

田氏還沒開腔,老柳頭便從外面走了進來。

「不就是一件披風罷了,你平常又不愛穿,就送給琳兒。」

趙氏瞬間拉長了臉,敢怒不敢言。

柳琳歡喜地看向老柳頭:「爹,這是真的嗎?」

老柳頭想到他瞞着柳琳關於鄧元身體的事,他急忙別開頭,不敢跟柳琳對視。

不過柳琳還沉醉在得到火狐披風的喜悅中,壓根沒留意到老柳頭的異樣。

田氏本就不喜歡那件火狐披風,她看老柳頭二話不說就要送給柳琳明白老柳頭是心裏愧疚所以才那麼做。

既然如此,她也沒說什麼,讓柳琳拿了那件火狐披風離開。

趙氏被氣得悶悶不樂,窩在床上,不肯出來吃飯。

田氏說了一句:「老大,你這媳婦善妒,不如休了。」

柳大一聽就知道肯定是趙氏又惹田氏不高興了,急忙說道:「娘親,趙氏好歹是金寶的親娘,待會我會好好教訓她的,您就彆氣了。」

田氏故意說這番話罷了,主要是想震懾趙氏。

果然,趙氏聽到那些話后急急忙忙地從屋裏走了出去。

一邊走一邊急吼吼地說道:「娘,我是真的不舒服才……」

她光顧著走,壓根沒留意到柳琳悄悄地對着她伸出腳,她被絆倒,狠狠地摔倒在地。

「柳琳,你!」

柳琳假裝吃驚地看着趙氏:「大嫂,你怎麼這麼不小心摔倒了,沒摔到哪裏吧,要不要我幫你?」

趙氏拂開柳琳假惺惺地伸過來的手:「讓開。」

柳琳紅了眼,委屈地看着趙氏:「大嫂,我也是一番心意罷了,你為何……」

趙氏冷哼了一聲:「別在這裏裝了,我明明看見你把腳縮了回去。」

「我在吃飯,什麼都沒做。」

「趙氏,你還想鬧到什麼時候?」田氏冷哼了一聲,不悅地晲了趙氏一眼。

趙氏立馬低下頭,不敢再說什麼。

她怕惹惱了田氏,田氏真的讓柳大休了她。

這個時代,被休可不是什麼光彩的事,走在路上都要遭受大家無情的嘲笑。

她一直都是嘲笑別人的那一個,她才不想變成被嘲笑的那個。

現在整個村子的人都知道柳琳在明年開春就會嫁到鎮上去,現在正在家裏準備婚嫁的東西。

Prev Post
如今所見這群被放逐的魔物,見識到他們的悲歡和無奈,她忽然覺得有些迷惘。
Next Post
他的額角滲出一滴冷汗,忌憚的看向冷冰冰的上官晏,:「主子,您未免出手太狠了吧!那上面可是抹著劇毒呢,見血封喉啊!您要是不想讓小的出現在您面前,您大可說一聲,沒必要這麼恨吧!」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